九界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 第457章 血在烧

第457章 血在烧

        曹苗摇摇头,难得的谦虚。“我可以做内助,但不够贤。”

        “不,我觉得你超厉害,比那些什么名士厉害多了。”

        “那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能破不能立。我最多只能算你的陈平,做不了张良。你要想成就一番事业,需要你的张良。”

        孙鲁班似懂非懂,只是见曹苗说得严肃,不像是玩笑,这才没有反驳。

        一旁的鲁弘听了,深以为然。她看了曹苗一眼,眼神有些异样。以前只觉得曹苗张狂,不可一世。现在看来,他其实是个明白人,而且很有自知之明。

        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不多。这世上有太多自以为是的名士,却没几个有自知之明的智者。

        更重要的是,他是真心诚意的放下男子的自负,为孙鲁班谋划未来,当然也包括孙夫人。

        孙鲁班就是孙夫人的未来。

        只是不知道他如何安排这姑侄二人。

        说了几句闲话,话题又转回当前的战局。孙鲁班余怒未消,由周鲂想到了其他人。即使她在前不久的战斗表现突出,令孙权大为满意,大臣们却集体有意无意的忽视了她的成绩,连说句公道话的都没有。

        形势比她想的更难,让她进一步理解了孙夫人的不易,也让她更加愤怒。

        这些愤怒一直藏在她的心里,直至被周鲂点燃。

        周鲂已经成了那些面目可憎的世家的代表,孙鲁班恨不得亲手弄死他。

        相比之下,曹苗倒是冷静得多,他为孙鲁班分析了当前的状况。

        从这二十多天的战斗来看,周鲂五天之内解决战斗的可能性微乎其乎。除了周鲸自负,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种复杂多变的地形无法发挥兵力优势,更适合小规模的精锐作战。

        就算是孙鲁班带着解烦兵上,也未必能速胜。

        如果考虑到鄱阳境内大大小小的山寨数不胜数,强攻必然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纵使能打赢,也是几年后的事,鄱阳郡也会成为一片焦土。

        这不是孙权期望看到的。和平解决,才是切实可行的办法。

        “你还是建议谈判?”孙鲁班犹豫着。

        “是的,公主与我有共同的利益。”

        孙鲁班说道:“我和你当然有共同的利益,可是曹纂……”

        “曹纂也姓曹。如果大魏皇帝姓袁,他家的富贵又能维持多久?”

        鲁弘明白了曹苗的意思。“曹君的意思是说,与曹纂合作,共赴辽东?”

        曹苗点点头。“曹纂悍勇,麾下士卒虽少,却都是精锐,应该有用。此去辽东,我们走的是海路,主动权还是在公主手中。”曹苗微微欠身。“他和我同宗,多少有些交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迫之以威,并非完全不可控制。”

        孙鲁班沉吟着,眼睛看向别处。鲁弘也不说话,低头翻看案上的文书。

        曹苗没有再说。心急吃不得热豆腐,这件事就是要慢慢谈,先让她们有个心理准备。等曹纂击破周鲂,吴人看着曹纂就在眼前,就是咽不下的时候,她们自然会考虑这个方案。

        战场上得不到的,也别想在谈判桌上得到。谈判能不能实现,还要看曹纂有没有谈判的实力。

        ——

        五天很短。

        周鲂不敢掉以轻心,特意召集诸将议事,悬以重赏,鼓舞士气。

        为了让将士们有足够的体力,他特意休整两天,杀猪宰羊,大飨士卒。同时多派斥候,侦察地形,又调集了更多的弓弩手,准备了充足的物资。

        经过调整,鄱阳郡兵的士气有了一定的提振,重新打起精神,向山顶发起最后的猛攻。战斗打得异常激烈,经过休整的鄱阳郡兵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在一天内连克两个山头。

        趁着这个机会,周鲂再次派人招降陈氏兄弟。现在投降,还能饶你一条命。如果还不识趣,后果自负。

        陈氏兄弟被打得心惊胆战,动摇了,派人来和曹纂商量。

        曹纂说,你们给我一点时间考虑。明日吴军进攻之前,我一定给你们答复。

        陈氏兄弟答应了。他们敬畏纂的勇悍,也不愿意与曹纂翻脸。真要逼急了曹纂,杀得两败俱伤,周鲂同样不会放过他们,一定会趁机进攻,屠灭他们的山寨,以此恐吓其他山寨。

        送死了陈氏兄弟的使者,曹纂请来了夏侯徽。

        “胜负就在今夜。”曹纂举起酒杯,对夏侯徽说道。

        夏侯徽点点头,举杯回敬。“为了大魏。”

        “为了大魏。”曹纂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有你和允良运筹,我冲锋陷阵,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夏侯徽也仰起脖子,将一杯酒喝下肚。她抹了抹嘴角,笑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我一个女流之辈,能为你们拾遗补阙,为大魏尽一份力,感激不尽。只可惜,我手无缚鸡之力,不能随你们上阵杀敌。”

        曹纂哈哈大笑,摇摇手。“你我三人,各司其职,没有什么高下之分。没有允良在吴人腹心运作,我们根本没机会出现在这里。没有你耳提面命,临机应变,我一个人也无法应对不断出现的意外。如今你们二人的谋划基本都已实现,最后这一击,理当由我来完成。”

        夏侯徽吁了一口气,心情说不出的激动。

        虽说出身将门,但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机会亲临战阵,还能够深度参与这样的军事行动,将来还要和曹苗、曹纂一起去辽东,为大魏的存亡奋战。

        如果能成功,这样的功绩足以光耀门户,说不定还能在青史上留下一笔。

        纵使失败,九泉之下,她也可以无愧于父亲,无愧于武皇帝。

        夏侯徽抚着微寒的甲胄铁片,心里却有一团火在燃烧。她又倒了一杯酒,高高举起。

        “德思,努力!”

        曹纂举起酒杯,与夏侯徽碰了一下,相视而笑。他喝完酒,放下酒杯,拿起一旁的战刀,转身出帐。

        七名部曲在帐外候着,一动不动,宛如木鸡。曹纂环顾一周,微微点头。

        “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