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 第472章 戒骄戒躁

第472章 戒骄戒躁

        曹苗裹着厚厚的熊皮大衣,戴着熊皮帽子,穿着熊皮靴子,活脱脱像一头大黑熊,嘴边喷出的热气化作白雾,随即又结成霜。

        他指着被白雪覆盖的山坡。“小妹,你找找看,德思他们藏在哪里。”

        夏侯琰穿得也不少,但她完美的保持了形象。白色的大氅,大红的锦裘,雪白的貂皮衣领,精致的鹿皮靴,不像站在蛮荒的带方,倒像是大观园里踏雪赏梅的佳人。

        “看不出。”夏侯琰眼神忧虑。“这么冷,他们会不会冻死?”

        “冻不死。寒冷比酷热更容易承受,多穿点衣服就行了。”曹苗一边说,一边裹紧了熊皮大衣,心里嘀咕着抓紧时间搞点高度酒出来。这么冷的天气,没点烈酒暖身子,真会冻死人。

        当然,酒暖身子只是假相,真正的好东西还是高热量的食物。

        这可有点愁人,这里大部分是荒山野岭,粮食有限,一时半会的到哪儿去筹集高热量食物。

        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高科技战争果然不是想打就能打的。

        当以美帝为鉴,当以麦克阿瑟为鉴。

        “可是他们穿得都不多。”夏侯琰低声说道。

        “没事,他们还有膘。”想起曹纂等人胡吃海塞的样子,曹苗的嘴角就控制不住的抽搐。亏得曹纂只带了三十多个部曲来,再多几个,能直接将他吃垮。

        连续一个多月的高强度训练和养膘,曹纂不用穿熊皮大衣,也像个狗熊。只要不断粮,他在山里呆个把月是一点问题也没有。曹纂自己信心十足,很想立刻出征,尽快找到袁氏旧部,将袁熙、袁尚的儿孙们杀个干净,然后凯旋,回洛阳享受美好人生。

        但曹苗不同意,他要求曹纂再训练一个冬天。理由很充足,他就这么多人,承受不起任何闪失,必须确保万无一失。多做训练,有利于增加成功的可能性,至少不会因迷路之类的意外冻死在山里。

        此外,马钧也需要根据这种特殊的地形和气候改进武器,尤以弓弩为最。中原常用的弓弩不适应这种极寒天气,筋角变得极硬,而且容易开裂。马钧正在研究貊弓,从中寻找灵感。

        总而言之,需要准备的事情还有很多,不能太仓促。

        实际上,对曹苗来说,只有一个原因是重要的。

        他根本不想这么快解决问题。

        杀了袁氏后人之后怎么办?让袁叡坐在御座下,每天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吗?就算换一个人登基,又能好到哪儿去?

        自己上?他还没想好,总觉得条件不成熟,可能性不大。

        既然如此,拖几天才是最好的选择。反正对他来说,最后成不成都没什么根本性的影响。他觉得在海外挺好,自在。

        “时辰不早了,回吧。”夏侯琰看了看天色,提议道。

        曹苗答应了,命人吹响结束训练的号角。呜呜的牛角号吹响,在山林间悠悠回荡。夏侯琰睁大了眼睛,看着山林乱石间一个个身影缓缓蠕动、站起,排成队列,依次下山,惊得睁大了眼睛。

        这些人就在她的眼皮子下面藏着,她竟然一个也没发现。

        “德思阿兄好厉害,就像会隐身法一样。”

        “你千万别当面对他说,他会骄傲的。”

        “嗯嗯。”夏侯琰用力的点点头,眼睛笑成了小月牙。

        曹纂一行下了山,龙行虎步的来到曹苗面前,故意敞着怀。“怎么样,我藏得还算好吧?”

        “还行。”曹苗点点头,从袖子里抽出一卷纸递了过去。

        曹纂接过一看,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这是一副地形示意图,上面标着一些点,至少有一半和他的部下潜伏的地点重合。其中一个点用朱砂标记,打了一个叉,正是他本人所在的位置。

        “你这是……”

        “傻缺,能不能动动脑子?每天都藏在同样的地点,不怕被人伏击?”曹苗摇着头,接连叹了两声,转身走了。

        曹纂很苦恼。这片山林最好的潜伏地点就是这些,不藏在这里,还能藏在哪里?

        “别沮丧啦,允良阿兄是怕你骄傲。”夏侯琰扯扯曹纂的衣袖,悄声安慰道:“他对你们的训练成绩很满意的,只是不想当面夸你。”

        “真的?”曹纂的心情总算好了些。

        “当然,我怎么会骗你呢。”夏侯琰蹦蹦跳跳的向曹苗追去。在这蛮荒之地,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像在洛阳一样动静守礼,她想笑就笑,想跳就跳,随心所欲,根本不想回洛阳。

        所以,山庄建得慢一点也好。

        曹纂看看地图,又回头看看刚才藏身的山林,点点头。去除情绪因素,曹苗说得还是有道理的,这么明显的有利地形,他能想到,对手也能想到,会重点关注。

        “笑什么笑,你对自己的成绩很满意吗?”曹纂将地图塞给跟上来的部曲,严肃的说道。

        部曲们围着地图看了一眼,面面相觑。

        回到船上,曹苗已经派人准备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曹纂等人三五成群,各围着一个铁釜,一边吃一边讨论潜伏的心得。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情况,互相交流有利于提高,这已经是他们的保留节目。

        “允良,我准备趁着这几天天气好,带人往山里走一走。”曹纂一边吃着烫嘴的羊肉,一边说道:“上次听县长说,山里有一个部落,人数不算太多,却凶恶得很,经常出来打劫。我们既然在这儿落了脚,这方圆百里的,就只能我们打劫别人,哪能由别人来打劫我们?你说是吧?所以我想以战代练,把他们端了。”

        “你想好了?”

        “想好了。”曹纂转声叫来一个部曲,取过一份地图。“这是我安排人打听来的路线图,仔细对比过了,应该没有大的讹误。按路程算,来回三十余里,最多五天就能回来。快的话,三天就够了。”

        曹苗瞥了一眼地图,满意地点了点头。能在训练之余准备到这个程度,曹纂下了功夫。

        “我只有一个提醒:你派人去打听消息,有可能会打草惊蛇。山贼们比你想象的小心,肯定会有耳目在城里的。我们这么多人来,他们不可能不留意。”

        曹纂咧着嘴笑了起来。“我已经知道谁是山贼耳目,随时可以收网,让他为我所用。最后的验证就落在他们身上。到时候审讯,你还得帮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