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 第475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

第475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

        孙夫人不是夏侯琰,眼里只有那点儿女情长。

        对她来说,有更广阔的天地值得她去奋斗,合作的利益足以让她放弃和夏侯琰这样的小姑娘争风的念头。退一步说,她也不会产生夏侯琰那样的疑问,不觉得曹苗有专情于她一个人的可能。

        抛下了那些不必要的杂念,孙夫人随即说起了正事。

        曹苗也不希望孙夫人胡思乱想,所以暂时放下了撩拨她的绮念,探讨当前需要关切的实际问题。

        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就是冬天将至,进山劫人的行动无法展开,孙夫人首先要考虑驻营。

        驻营除了要有合适的地形,还要解决食物来源。没有一定的人口,是供养不起这么多人马的。战马还好解决,有的是放牧的地方,人却不能吃草,必须要从当地采购粮食。

        孙夫人与曹苗商量,打算返回途中发现的那个岛。那个岛上有当地夷民,种地养猪,还下海补鱼,人口也有数千,能够满足她的粮食需求。

        根据那副不太精确的地图,曹苗估计她说的应该是济州岛,旁边还有一个大岛,很可能是九州岛。只是因为比例不太准,这两个岛看起来很远,据说要走七八天。

        曹苗同意了孙夫人的方案。控制解烦营这么多年,孙夫人行军作战的统筹能力还是值得信任的。她说那个岛能满足她的补给需要,就应该没什么问题。

        为了让她进驻济州岛的阻力小一些,曹苗决定调拨一些岛上夷民最愿意交换的物资给她。如果能够通过交换解决问题,就尽量不要发生冲突,减少不必要的牺牲。冤家宜解不宜结,一旦见了血,结了仇,那就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了。

        先礼后兵,才是王道。

        基本方案确定,孙夫人招待夏侯琰吃饭,食物以从夷洲带来的南方食物为主,尤其是各种果干,还送了一些珍珠、孔雀羽毛之类的小礼物。

        夏侯琰出身好,见过这些东西,却并非唾手可得。能收到这些小礼物,心情大好,也没那么毒舌了。

        当然,之所以这么好说话,是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曹苗和孙夫人的关系,要不然肯定要炸毛。

        在酒席上,孙夫人说了一些沿途的见闻,令夏侯琰大开眼界。

        带方虽是蛮夷,毕竟内属多年,多少还是接受了一些汉人的习惯。孙夫人沿途所见是真正的化外之民,对夏侯琰来说,那些习俗闻所未闻,简直像是另一个世界。

        如果不是看孙夫人言语朴实,并非能言善辩之人,夏侯琰几乎要怀疑她是说谎。

        晚饭后,曹苗与孙夫人继续研讨问题,直到深夜。

        ——

        灯光摇曳,孙夫人伏在曹苗怀中,一动不动。

        曹苗的手指缓缓滑过孙夫人的背。

        与几个月前相比,孙夫人的背部肌肉放松了些,脊柱变形也有了明显改善。

        “出海的感觉如何?”

        “好。”孙夫人简洁的回答道:“自在,海阔天空。”

        曹苗无声的笑了笑。“没想我吗?”

        “想你作甚?”孙夫人反唇相讥。“你也未必有时间想我吧?”

        “天地良心。我可是无时不刻的不在想你。”曹苗转了个身,与孙夫人面对面。“你知道的,我其实对洛阳那个席位没什么兴趣,而且越想越觉得无趣。君臣、父子,夫妻、兄弟,一团糟,谁都不可信。”

        “那你就别费心了,随我出海吧。”

        “行啊,现在就走。”曹苗说着,作势欲起。

        孙夫人拍了他一下,嗔道:“别装了,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现在真不是时候。”她翻了个身,双手抱在脑后,仰面看着舱顶。“不管怎么说,总得帮大虎完成任务再说。”

        曹苗没吭声。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袁氏子孙究竟在哪儿都不知道,考虑怎么处理他们未免操之过急。

        “你怎么不说话?”

        “我能说什么?”曹苗笑道:“大虎在辽东,周鲂、鲁弘为她出谋划策,身边也是全是解烦兵,魏国只有夏侯徽一个女子,小有聪明,手无缚鸡之力。这是吴国劫人的最好机会,如果还不能得手,我也没办法。等明天开春解冻,曹纂赶到襄平附近,这件事别说你说了不算,我说也不算。”

        孙夫人想了想。“孙青听人说,曹纂刚刚荡平了一处山寨?”

        “试手而已,不值一提。”

        “初来乍到,能在山林之中奔袭三十余里,一击而中,自身零伤亡。这样的战绩也不值一提?”

        “对手太弱了。”曹苗想了想。“要不,你在这里多留几天,和曹纂交交手?”

        “倒也不是不可以。”孙夫人兴奋大增,翻身坐起。“我看看你究竟藏了多少私。”

        “我藏私?”曹苗很委屈,掀起被子,以示自己毫无保留。孙夫人掩唇而笑,伸手拧了他一下。“那你说说,为什么曹纂能在这样的战力,我解烦营却没有?乐安之战,我可是仔细研究过的,你休想瞒过。”

        曹苗也坐了起来,将孙夫人搂在怀里,又用被子将两人裹在一起。“这真不是我偏心,而是曹纂个人的原因。他能混入周鲂大营,生擒周鲂本人,除了时机掌握得好之外,和他个人的武力分不开。你要是能找到一个和曹纂不相上下的高手,你也能做到。”

        “我倒是能找这样的高手,只是不知道这高手能否为我所用。”

        “谁?”

        孙夫人在曹苗腿上掐了一下。“你说呢?”

        曹苗恍然,随即笑了起来。“我不行。我这人比较懒,做不到像他那样爬冰卧雪。再说了,他现在年轻,没什么问题,老了就麻烦了,风湿啊,老寒腿啊,会让他痛不欲生,恨不得早点死。”

        “你不愿意,那阿虎呢?”

        曹苗想了想,凑在孙夫人的耳边。“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什么秘密?”孙夫人侧过脸,脸颊有些发烫。

        “阿虎不姓韩,姓曹。他父亲可能是我二伯。”

        孙夫人倒吸一口冷气。“这么说,阿虎可能是你的从弟?他的生母是谁?”

        “不知道,我正准备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