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 第483章 做贼心虚

第483章 做贼心虚

        姜维张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实在太诡异了。为了一个袁氏子弟,吴魏联手去辽东,其中还有曹纂和周鲂这样的死敌。

        “有兴趣吗?”诸葛亮说道。

        姜维回过神来,连忙拱手施礼,正打算请缨,一低头,看到自己的双腿,满腔热血顿时化作一盆冷水。

        一个残废,行动都不方便,跑到辽东能去干什么?

        “丞相,我……”姜维抚着双膝。“怕是有心无力。”

        “有心就好。”诸葛亮摆摆手,一个随从推着一辆四轮小车走了进来,在阶下停住。小车虽然没什么装饰,却很精巧,前进后退自如,只是转弯时有点麻烦,需要将前面两个轮子抬起来。“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小车,只需一人推行,你就可以行动自如。”

        诸葛亮看着姜维,语重心长的说道:“伯约,凡事皆有利弊,你虽行动不便,却有更多的时间思考,未尝不是机会。”

        姜维心中百感交集,拱手道:“既然丞相如此说,维恭敬不如从命。”

        诸葛亮满意地点点头,命人将姜维抱到小车上。小车上垫了褥子,很软和,两侧有扶手,手臂放在上面不高不低,简直是量身定做。前面还有一块横板,可以伏着,也可以当作小书案。

        姜维试了试,又由小吏推着,在院子里走了几圈,非常满意,再三向诸葛亮表示感谢。

        诸葛亮挥挥手,示意随从退下。两人就在院子里,一立一坐。

        “此次去辽东,需要和一个人联络,他或许能助你一臂之力。”

        “谁?”

        “轲比能。”

        姜维怔了片刻。

        他知道轲比能,那是小种鲜卑的大帅,最近在塞外名气很大。诸葛亮让他联系轲比能,这是要借助鲜卑人的力量行事吗?

        但犹豫只是片刻,他很快将这种情绪抛在一边,点头答应。

        “喏。”

        诸葛亮将姜维刹那间的犹豫看在眼里,却没说什么。他接着说了一些具体的事宜,条理清晰,显然早有准备,并非临时起意。

        姜维一一用心记了。

        诸葛亮说完,沉默了片刻。“你说途中有些见闻,不太方便在书信里说,究竟是什么?”

        姜维打起精神,将在船上时听到的谣言说了一遍。诸葛亮静静地听着,眉心微蹙,却没说一句话。等姜维说完,他笑了一声。“这曹苗还真是看得起我。”

        姜维愣住了,不解地看着诸葛亮。

        “他一定以为前些年的谣言是我所作,所以反戈一击,传出这样的谣言来。只不过有些事第一次做是天才,第二次是庸才,第三次就是蠢材了。他先在魏国以此术待钟繇,又在武昌以此术乱吴政,现在还想有同样的方法乱我汉廷,未免想当然了。”

        姜维躬身道:“丞相所言甚是。些许魑魅魍魉之术,不足以乱正人君子视听,只怕一些小人信以为真。”

        “我知道了。”诸葛亮伸出手,按在姜维肩膀上。“行事当密,不密则败。我回京之后,来往的人必不会少,就不和你再见面了。你一路小心。”

        “多谢丞相。”

        ——

        诸葛亮出了小院,站在门外的留府长史蒋琬迎了上来。

        “公琰。”诸葛亮缓缓向前走去。

        “丞相。”蒋琬亦步亦趋。

        “有件事,你听说了吗?”

        “不知丞相所指为何?”

        “听说最近成都有不少谣言,其中有一些还与乘舆有关。”

        蒋琬面不改色,轻轻点了点头。“琬也听说了。”

        “为何不报?”

        “丞相,谣言止于智者,不必过于用心。如果事事上报追查,除了虚耗精力之外,别无益处。”

        “话虽如此,可是这谣言不仅牵连乘舆与我,更辱及先帝。若是有人从中鼓动,岂不有碍稳定?”

        “成都尚好,几乎无人相信这类荒诞不经的鬼话。”

        诸葛亮神情稍缓。“宫里知道吗?”

        蒋琬摇摇头。“有几个郎官轻信乱传,被董休昭(董允)杖毙了,便无人再提。如今风平浪静,一如丞相离京之时。”

        诸葛亮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蒋琬回头看了看,轻声说道:“丞相,当真要姜伯约去辽东?”

        “公琰以为不可?”

        “琬岂敢。”蒋琬说道:“只是败军之将,不宜言勇。伯约新败,士气低垂,辽东遥远,孤立少援,他能坚持得住吗?万一有什么闪失,岂不可惜?”

        “你觉得可惜吗?”诸葛亮抚着胡须,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每个人都要证明自己,他如此,我如此,大汉也不例外。”

        蒋琬神色微变,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

        楼船还没靠岸,曹苗就看到了雀跃的孙鲁班。

        “看来公主这几个月玩得很开心。”曹苗笑道。

        孙夫人看了曹苗一眼,欲言又止。曹苗瞅瞅她,笑得更加灿烂。“你放松些,别跟做了贼似的,一眼就被人看出破绽。”

        孙夫人嘀咕了两句什么,曹苗没听清,却能感觉到她放松了些。

        跳板刚刚放下,孙鲁班就冲了上来,一把抱住孙夫人。“姑姑,你可算来了。辽东太好玩了,到处都是猎物,以你的射艺,每天都能满载而归。咦,姑姑,你的气色这么好,是吃了什么补药吗?”

        “青春永驻美白养颜长生不老内补气血外充筋骨十全大补丸。”曹苗笑道。

        “什么大补丸?”孙鲁班舍了面色泛红的孙夫人,扑向曹苗,双臂吊着曹苗的脖子。“我也要。”

        “待会儿就给你。”曹苗捏捏孙鲁班的脸。“瞅瞅你,黑得跟炭似的。”

        “嘿嘿,天天吹风,可不就黑了。”孙鲁班不好意思的摸着脸。“你刚才好像说能美白?”

        “当然,每天一剂,美白养颜。”

        “咳!”孙夫人拿出长辈的尊严,咳嗽了一声,防止曹苗再胡说八道,说漏了嘴。“大虎,你身为公主,不宜跳脱,为人所笑。”

        孙鲁班讪讪地笑了两声。“这儿又没有外人,没关系啦。姑姑,你的气色真好,简直像年轻了二十岁。”

        “胡说八道。年轻二十岁,我还要叫你姊姊不成?”孙夫人忍俊不禁,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随即又觉得不妥,连忙转换话题。“你父王有回复,他收到战马了,非常满意。不过袁氏旧部的事还要抓紧办。”

        “姑姑放心吧,我已经知道袁氏旧部大概关在什么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