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 第488章 防不胜防

第488章 防不胜防

        “你师姐去了弹汗山?”曹苗收枪,转头看向诗彩影。

        诗彩影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同时做好了拔刀格挡的准备。

        她觉得曹苗有一枪捅死她的冲动。

        “她说去去就回,最多三天时间。”

        见诗彩影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曹苗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本想收起来,临机一动,却又更添了几分杀气。“三天就回?如果回不来呢?”

        “肯定能回来。”诗彩影脱口而出。

        “哦,她去弹汗山干什么?”曹苗说道。他看过地图,三天来回,附近只有轲比能的营地弹汗山。

        “她去弹汗山,当然……”诗彩影说了一半,意识到自己又说漏了嘴,很是沮丧。“你能不能别这么奸猾?我不是你的敌人。”

        曹苗笑了一声,举起手指。“就三天,到时候看不以她,我可就不等了。阿虎想留下就留下,我肯定不等了。我不远千里地跑来,不是被人当猴耍的。”

        他顿了顿,又道:“再说了,我虽然想弄死天子,却也没有配合你们骚扰我魏国边境的兴趣。这要是传出去,将来我还有脸见幽州父老吗?”

        “谁跟人说要骚扰魏国边境?”

        “这季节,鲜卑人除了骚扰边境,还能干什么?”曹苗冷笑道:“我劝你们好自为之,田豫虽然不在幽州了,毌丘俭也年轻,又一门心思想搞公孙渊,可是我大魏名将比比皆是,随便找一个出来,都够你们鲜卑人喝一壶的。你们想和诸葛亮眉来眼去,小心眼珠子都被抠出来。”

        诗彩影哑口无言,连忙追了过去。“你为什么这么说?”

        “这还不简单吗?诸葛亮连秦岭都过不了,他派姜维来和你们联络,自然是希望你们在凉州搞点事情,让大将军难以兼顾。可是你别忘了,他有秦岭可守,你们有什么可守?一旦大将军发怒,尽起铁骑,就算不能将你们赶尽杀绝,将你们赶到大漠深处还是没问题的。到时候你们怎么办,去北海放羊?”

        曹苗冷笑一声。“说你们傻,你们还不服,这么弱智的手段都看不出来。算了,我有眼无珠,白跑一趟,也不用等三天了,现在就闪人。”

        说着,他大声喊道:“玄棋,玄棋,收拾行李,走啦。”

        玄棋从帐篷里钻出来,疑惑地看着曹苗。诗彩影急了,连忙上前一步,张开双臂,拦住曹苗退路。

        “你不能走!”

        “笑话,我想走,你拦得住吗?”曹苗抖了抖手中长枪,斜睨着诗彩影,大有一言不合就捅死她的意思。玄棋吓了一跳,连忙过来护住,阿虎也从帐篷里钻了出来,一把抱住曹苗。

        诗彩影脸色连变,推开玄棋。“进帐吧,我们把话说开。你若是还想走,我绝不拦你。”说完,一甩手,进了帐篷。

        曹苗站着不动,玄棋过来,将他推了进去。

        诗彩影已经在火塘边坐好。在这里,她更喜欢盘腿而坐,而不是跪坐。她低着头,扶着膝盖,看起来有些沮丧,有些疲惫。

        曹苗在火塘边坐下,长枪就搁在手边。玄棋看得心里发慌,悄悄的拿起长枪,靠在旁边。

        曹苗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呷了一口。

        “郁筑犍和我师姐并不和睦,两人经常打架。师姐武艺好,郁筑徤力气大,各有胜负。”

        “为什么啊?”

        “师姐……总拿郁筑徤和任城王相比,说他什么也不是。”

        “你师姐觉得任城王好?”曹苗也有点糊涂了。“她不是说任城王是畜生,不把她当人看吗?”

        诗彩影很尴尬。“也许是故意气郁筑徤吧。师姐脾气怪,一般人搞不清她的心思。”

        曹苗说道:“这么说来,其实她还是爱着任城王的,只是恨任城王不重视她,要用她换马,所以一气之下离开。见过高山,自然看不上小土坡,所以看谁都不入眼,后悔了,又抹不开脸回去,憋了一肚子气,只好逮谁骂谁了。”

        诗彩影连连点头。“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这和她去弹汗山有什么关系?”

        “郁筑犍听说毌丘俭将用兵辽东,想趁机掳掠上谷、涿郡,但是师姐不同意。郁筑犍兵力有限,不敢单独行动,只能向大帅求助,所以赶去弹汗山。他自己的面子不够,必须带上师姐,又怕师姐不肯去,这才借着姜维的由头。”

        曹苗立刻发现了诗彩影透露出的信息。“借着姜维的由头,你师姐就愿意去了?”

        诗彩影叹了一口气,彻底放弃了和曹苗斗心机的打算。她不能不开口,开口就防不住曹苗的追问,不如主动坦白。

        “师姐当年在洛阳时,就说曹叡不是你们曹家的种,还提醒任城王小心曹丕,任城王不信,还说师姐挑拨他们兄弟关系。结果……”诗彩影长叹一声,没有再说下去。

        曹苗也很意外,半晌才道:“你师姐眼光挺毒,这一点比我那父王强多了。她去见姜维,不会是想联络西蜀,打败天子,为任城王报仇吧?”

        “这一点,我是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只能等她回来,你当面问她了。”

        曹苗点点头。“田豫和任城王关系不错,你师姐杀田豫的使者,又是为了什么,迁怒?”

        诗彩影摇摇头。“那只是一个障眼法,师姐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和田豫见面。他们其实一直有联络,夏舍,也就是那个宣称被杀的使者,就是他们的联络人。”

        “有什么样的消息,必须当面说?和辽东的事有关?”

        “和玉枭印有关。”

        “玉枭印?”曹苗微怔,随即自责不已。他已经将玉枭事这件给忘了。

        诗彩影眼中露出一丝得意。“你父王没对你说过玉枭印失踪的事?”

        曹苗不动声色的看着诗彩影。“说过一些,不过我当时没在意,记不清了。这玉枭印是你师姐给你的?她是不是觉得,有了这玉枭印,我父王就能夺回皇位,为任城王报仇?”

        “也许吧。这玉枭印是怎么落在她手里的,我也不清楚。师姐让我带着玉枭印,赶去雍丘,交还给你父王。我到雍丘后,观察了很久,觉得你父王成不了事,后来正好看到你装疯卖傻,觉得是个机会,所以就给了你。没想到,你主动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