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 第10章 腐朽的快乐(乱武三国万点打赏加更)

第10章 腐朽的快乐(乱武三国万点打赏加更)

        下午,青桃取来了配好的药,煎煮好,摆在曹苗的卧榻旁。

        曹苗没喝。等青桃出去,他让阿虎将药倒进罐子里,悄悄给韩东送去。阿虎虽不理解,却极是信服曹苗,照计施行,找个机会,将药送了过去。

        遵照曹苗的吩咐,他特地避开青桃、红杏的视线。对这种特殊的信任,他非常珍惜,还有些说不出的得意。不用曹苗多说,他自己也知道小心。

        大约一个时辰后,阿虎悄悄回来了,一脸不忿。他告诉曹苗,那个韩东不仅不领情,还怀疑他在药里下毒,逼着他喝了两口,又等了好一会儿,见他没事,这才把剩下的药喝完。

        曹苗一点也不意外。如果韩东一点不怀疑,直接将药喝了,那才叫不正常呢。阿虎虽然机灵,毕竟还是太年轻,不知道这里面的诀窍。

        “他伤得怎么样?”

        “伤得很重。”阿虎说道,眉间闪过一丝不忍。“除了胸肋,背上也有伤,翻身都难。”

        曹苗很诧异。他只是撞了韩东一下,力道有限,最多让韩东疼两天,或者断一两根肋骨,不会有什么内伤。至于背上,更不可能,韩东是横向撞在墙上的,背部不可能受伤,尤其不可能见血。

        阿虎接着说道:“看样子,应该是另外有人出手伤了他。但是他不肯说,我也不敢多问。我听宋叔说,昨天夜里盗贼见了血,墙头上的瓦都染红了,应该伤得不轻。只是盗贼消失在前院,他们不敢进去查。”

        曹苗心中隐隐不安。韩东伤得不明不白,是有人想杀了韩东,栽赃我,栽赃雍丘王府吗?

        ——

        天渐渐阴了下来。

        乌云翻滚,如群鸦会聚。风越刮越紧,扯得院中的绿树、翠竹东倒西歪。闪电在乌云间不时闪现,闷雷由远及近,一声接着一声,震得人心头莫名发慌。

        一场大雨将至,空气闷得人喘不过气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心里,不吐不快。

        曹苗被雷声惊醒,睁开了朦胧的双眼,看着阴沉的天空。

        “天黑啦?”

        “没呢,要下雨了。”坐在一旁的红杏转过身来,见曹苗醒了,连忙起身。“王子饿么,要喝水么?”

        曹苗坐起身,再次打了个哈欠。两世为人,好久没有睡这么久的午觉了,一时竟有些犯懒。

        “阿虎呢?”

        红杏脸上的笑容变得不太自然。她低下头,捻着衣带。“阿虎习武去了。阿虎再好,毕竟还是要从军的,花些时间打熬筋骨,练习武艺,将来才能活得久一点。”

        曹苗瞅了红杏一眼,咧了咧嘴角,忍不住想笑。这年头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吗?还没发育就知道争宠。他知道青桃、红杏对阿虎住进书房有想法,只是没放在心上。

        他对男风没什么兴趣,对幼女也一样。他虽不是什么道德君子,基本的底线还是有的。

        见曹苗脸上有笑容,表情看起来也算正常,红杏鼓起勇气,请求道:“王子,你腿麻吗?婢子为你捶捶腿吧。”

        曹苗看看眼神恳切的红杏,点了点头。红杏转忧为喜,跪坐在曹苗面前,将曹苗的腿搁在自己腿上,握着小拳头,轻轻敲击起来。她的手法很熟练,不轻不重,很舒服,原本有些麻的腿痒簌簌的,迅速活了过来。曹苗斜靠在榻上,享受着腐朽的快乐。

        “红杏是你的本名吗?”

        “不是呢。按照朝廷制度,各府里的奴婢不是士息,就是犯官子女。”红杏垂着头,声音有些低沉。“只是时间太久了,婢子也记不清了,不知道本籍何处,父母为谁,也和他们没什么关系。婢子现在就是雍丘王府的人,就是王子的人。”

        曹苗语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半晌才道:“青桃也是?”

        “想来也是吧。”红杏想了想,又道:“不过青桃姊姊是读过书的,还会作诗,与婢子不同。”

        “青桃还会作诗?”

        “王子可千万别问她,她是不会认的。婢子也是碰巧,有次起夜,听她吟诗,一边吟一边哭。只是第二天问她,她怎么也不肯承认,还变了脸色,说婢子说梦话。”

        “你还记得她吟的什么诗吗?”曹苗打了个哈欠。

        红杏歪着脑袋想了想。“记不清了,只知道什么花,什么琴的。”

        曹苗没有再问,闭上眼睛假寐。他对古诗赋了解不多,之前的曹苗倒是读过不少诗,可是急切之间,他也想不起哪一首里面有花有琴。又或者正如红杏所说,这就是青桃自己作的诗,那他更无从猜起了。

        但红杏所言也并非无用,至少说明青桃不是普通人家出身,或许原来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家子弟,如今却成了侍候人的奴婢。

        按她的年龄来算,家道中落,成为官奴婢应该就是七八年以内的事,最多不会超过十年。今年是诸葛亮第一次北伐,往前推十年,正是汉魏禅代的前夜,许都、邺城都发生过叛乱,牵连甚广,或许青桃就是其中某个人的子女。

        政治斗争就是这么残酷,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曹植不就是这样的例子?名为藩王,实为囚徒,还不如青桃呢。

        命运的咽喉啊,千万不能扼在别人的手里。

        红杏捶完了一个腿,又换到另一侧。虽然她很小心,还是惊动了出神的曹苗。曹苗没什么反应,她却怯怯的伏地请罪,动作熟练,纯粹出乎本能,小小的身子竟有些颤抖。

        曹苗有些意外。在此之前,他就留意到青桃、红杏虽是他的贴身婢女,却与他并不亲近,反倒有敬而远之的迹象。此刻见红杏这般模样,他意识到,之前的曹苗或许伤害过她们。

        一个疯子,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曹苗一时犯了难。我是应该像以前一样对待青桃、红杏,以免别人看出破绽,还是略做改变?

        迅速权衡了一下利弊,曹苗恶声恶气的哼了一声:“仔细着点,要不揭了你的皮。”说着,抬起自己的腿。红杏虽然挨了骂,却如释重负,忙不迭的请罪,将曹苗的腿抱在怀中,小心翼翼的揉捏起来。

        东室内,青桃站在窗前,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眼中闪过一丝异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