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能合伙人在线阅读 - 第四章天倾自有高山顶

第四章天倾自有高山顶

        第四章天倾自有高山顶

        云木心中既诧异又释然,云老爹似乎是专门再等他,难怪白天一言不发,原来是准备晚上找自己商议,只是...云老爹怎么知道自己会来放置杂货的小屋。

        “爹,您一直在等我?”

        小屋子放置着许多农具、捕猎工具以及竹制箩筐等等杂物,看起来颇为拥挤、杂乱,云木就着云老汉坐下,心生好奇。

        云老汉点了点头,道:“白天你娘和小妹在,有些话不方便说。”

        云木也是点了点头,即便老爹不找他,他也准备抽空找老爹聊一聊,若是打算举家逃亡白云寨,云老爹这个一家之主的意见尤为重要,无论如何都要和老爹商量一番。

        毕竟,这不是小妹一个人的事,也不是云木一个人的事,而是关乎全家生死安危的大事,云老汉是要拿主意的。

        考虑到老爹军伍出身,胆子比寻常村民可大多了,说服老爹他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想到这,云木试探问道:

        “老爹,小妹这事你怎么看?”

        云老汉瞥了云木一眼,浑浊的双眼中放出一抹异彩,不答反问:“小木,你修炼出了真气?”

        云木一愣,然后没有多想,点了点头。

        “嗯,前几天修炼出了。”

        “哈哈哈哈,好样的!没辜负老子多年的教导!”云老汉咧嘴大笑,重重地拍了拍云木的肩膀,脸上满是兴奋之色,口中喃喃道:“这下把握就大多了。”

        云木微微点头,他能这么快修炼出真气,说是云老汉的功劳也不为过,确实是他给云木打下了扎实的基础,没有基础功,气血精气不足,何谈炼精化气,纵使有《狂蟒吞象功》与前世经验,恐怕也要花费一些功夫。

        不过...把握?

        什么把握?

        云木猜到了什么。

        云老汉看了看云木,咧嘴一笑,突然间,云老汉佝偻的身子一挺,强横的气势陡然迸发,一股裹挟着铁血杀伐的煞气充实小屋。

        寻常人可能没法深切体会,可是云木却感受到这股煞气的可怕之处,那绝对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人才有的杀伐煞气。

        紧接着,云老汉猛然出拳,打向半空,气势惊人,凌厉的拳风震的云木鬓发飞舞。

        真气境!

        云木心中大为诧异,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家老爹竟然也是真气境武者,之前老爹虽说表现出不凡的武艺,可是从没有在众人眼中展露过真气。

        云木下意识也认为自家老爹没有修炼出真气,毕竟,若是修炼出真气,那就是稀缺的人才,老爹哪怕在军中得罪了人,他也能捞一个不错的差事,前途可比当庄稼汉风光多了。

        “老爹,您修炼出了真气?”

        云老汉见云木一脸诧异,心中那叫一个舒坦,不过脸上还是颇为矜持:“那是自然,早年在军中就有了气感,修炼出了真气,要不是当年遭遇意外,身体亏空严重,武道一途就此葬送,说不定还能混个将军当当...想当年,老子可是...”

        云木选择性忽略云老爹“想当年如何如何”的吹嘘,而是抓住了话中重点,结合老爹之前的言行举止,他已经猜到了云老汉的意图。

        先问他是否修炼出真气,又在他面前展露隐藏多年的武功修为,其意图再明显不过,云老爹和他打得是同一个注意——逃离白云寨!

        老爹不愧是军伍出身,不是乡间胆小怕死的庄稼汉能比的,有种!

        云木心中自是大喜,若是云老爹也是这个打算,那么他之前的顾虑也就烟消云散了,云母向来夫唱妇随,没有什么主见,只要云老爹拿主意,云母都不会有什么意见。

        如此一来,全家也就统一了阵线,一心对外。

        “老爹,您这是打算带着全家逃离白云寨?”

        虽说猜到了云老爹的意图,不过云木还是有些不放心,将事情挑明。

        听到云木提起正事,云老爹饱经风霜的老脸上带着几分坚毅与果敢:“这是自然,难道让老子眼睁睁看着你家小妹跳进火坑不成?”

        说完,云老汉看了云木一眼:“哼,你小子不也打了这个主意!”

        云木笑了笑,没有多说。

        云老汉也跟着笑了笑,很是畅快,与白天压抑的氛围形成鲜明的对比。

        男人的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中!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敢动咱们家的人,淦他娘的!”

        云老汉说的铿锵有力,往日里有些佝偻的身子微微昂起,那一刻,伟岸的像一座山,哪怕天倾倒下来,他也能扛住!

        恍惚间,云木胸膛有一股热血翻涌、沸腾,曾经儿时记忆中的伟岸身影渐渐重新变得清晰,渐渐地与眼前男子重合!

        顶天立地从来与年龄无关,真正的大丈夫,当是如此!

        “好!”

        云木重重地点头。

        云老汉也满意地看着自家大儿子,方才得知儿子竟然真的炼成了真气,嘴上虽然没怎么说,可是心中的自豪与激动却是难以抑制。

        谁家没有凌云木!

        愚昧村民有眼不识凌云木,错把自家天资聪慧的儿子当成痴傻之人,简直是愚不可及!

        当然,最让云老汉欣慰的是自家儿子不怕事,不顾一切保护家人,若是胆小怕事,武艺再高,那也只是一个软蛋。

        云老汉心中一番感慨后,想到了什么,沉声问道:“小木,你敢杀人吗?”

        云木刚想说“敢”,云老汉却没有管他,自顾自道:

        “咱们家逃离白云寨,那就意味着与整个白云寨为敌,他们不会放我们离开,一旦我们被抓,等待我们的就是一个字——死!所以,这是一场战争,我们孤军奋战,所有挡在我们面前的人都是敌人,绝不可手下留情!”

        说到这,云老汉脸上满是决然之色。

        在他身上,云木仿佛看到了一支孤军奋战的军队,充满决绝,斗志昂扬!

        觉醒了宿慧的云木自然明白这些道理,重重点头,郑重道:

        “老爹,我晓得!”

        “嗯,你晓得就好。”

        云老汉点了点头,对于自家儿子,他还是放心的,正如小妹所说,自家儿子生来早慧,大智若愚,有些道理根本不用他多说。

        “这些天你好好准备,等时机到了再说。”

        说罢,云老汉就准备离开。

        “阿爹,等一下!”

        云木拦下了云老汉。

        云老汉诧异地看着云木。

        云木想了想,他前世今生的来历不好与家人纷说,不过《巨蟒吞象功》却完全没有隐瞒的必要,于是随意找了一个借口道:

        “老爹,前些日子放牛时我无意间捡到一门上乘武功秘籍,名叫《巨蟒吞象功》,这门武功可指导武者修炼真气,效力远超自己埋头苦修...”

        云老汉闻言,大吃一惊:“真有此事?”

        “千真万确!”

        云老汉闻言,眼眸中迸发出火热,不过只是一闪即逝,很快脸上有满是黯然之色:

        “唉,你好生修炼吧,我早年身体亏空,武道一途早就断了。”

        说罢,云老爹转身离去。

        云木望着云老爹,心中若有所思。

        也不知道老爹身体怎么了,等全家逃出白云寨,到时候一定找高人给瞧瞧。

        事分轻重缓急,云木眼下不怎么担心老爹,这方世界修仙者都有,灵丹妙药自然不会少,老爹暗疾在世俗人眼中可能无药可医,可是放在修仙世界,也许就是手到擒来的小事。

        眼下,小妹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这,云木不再多想,开始在小屋内翻找打猎的武器和工具,弓箭、夹子、铁铲、绳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