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能合伙人在线阅读 - 第六章吞象功第五层!

第六章吞象功第五层!

        第六章吞象功第五层!

        从日出到日落,云木这次钻入大山,一呆就是一天。

        云木早上布置了大量陷阱,下午就没有大兴土木,一心都放在狩猎上。

        一把弓箭、一杆长枪,三根投掷长矛,这就是他狩猎的全部家当。

        下午的运气比不上中午,一路遇到的黑麂、山鹿都极为机敏,云木刚发现,猎物就钻入密林,转眼消失不见。

        这是打猎的常态,中午轻轻松松大收获反倒是意外之喜。

        这也是云木大费周章布置陷阱的原因——陷阱比亲自狩猎更加实用。

        狩猎一下午,

        依旧没有什么收获,

        连只野兔都没抓到。

        好不容易看到一头肥嘟嘟的黑灰野兔,云木还没有张弓搭箭,结果一只黑色豹子捷足先登,一口咬断了灰兔脖子,叼在嘴上甩个不停。

        云木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直接来了个黑吃黑。

        云木箭术、枪法师从老爹云老汉,传承自军中一脉,箭法精湛扎实,枪法大开大合,横扫千军,不是上乘武功,但是杀伐果断,实用性很好。

        另外云木上一世闯荡江湖学的是棍法,名曰《无漏棍法》,这门棍法颇为高深,乃是上乘武功,攻击时如暴风骤雨,招招要害,防守时无漏无暇,体内真气加持之下,威力惊人。

        枪棍皆是长兵,有异曲同工之妙,云木倒也用的顺手。

        云木艺高人胆大,手持长枪,一人搏杀豹子丝毫不惧。

        几十个回合下来,在付出臂膀刮破一点皮的轻微代价后,顺利单杀豹子!

        一番大战下来,云木总计收获一头豹子、一只野兔,可谓是大丰收!

        豹子剥皮后直接进了云木肚子,化为他的“补精药”。

        豹子个头比黑麂打了一圈,肉吃起来隐隐有“芳香”之感,似乎更适合当“补精药”,效力远超黑麂。

        一番打坐修行炼化后,云木顺利突破《巨蟒吞象功》第二层。

        这让他惊喜不已。

        吃完一整头黑豹,又运功修行炼化“补精药”,运行了一周有一周小周天之法,时间飞快过去,不知不觉间,太阳已经西下了。

        “好家伙!果然还是要黑吃黑,光靠自己打猎太费劲了。”

        云木如是想着,顺手开始收拾家伙。

        黑豹吃完了,还剩一张豹子皮,颇为完整,值不少钱,带回家。

        葬身豹口的肥兔子还没空吃,云木也不打算吃了,今天总体收获超出他预期,不差这一口。

        肥兔子带回家给爹娘小妹吃!

        不多时,云木就回到了村子。

        “木子,出去打猎了,哎呦,收获不小嘛,好肥的兔子,啧啧啧...”

        “嘶,这是豹子皮!你瞅瞅,皮子毛发乌黑发亮,可值不少银子!”

        “小木,你受伤了?哎呦,你家小妹马上嫁给河神大人,有享不尽的富贵,你也能跟着沾光,何必去山里冒险打猎,豹子这种野物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

        一路上,不少村民和他打招呼,前面云木还能敷衍地回应两句,可是一听到有人揶揄自家妹子,阴阳怪气,幸灾乐祸,他顿时没有敷衍的心思。

        怒目一瞪,那人自讨没趣,灰溜溜离开了。

        云木向来喜怒不形于色,不过这会,太冷静了太反常,于是他发怒后又像个愣头青一般挤开众人,匆匆返家。

        村民们也没有计较,不少家中有女儿的村民更是心里一叹,不由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这一次躲过一劫,下次呢,还能这么好运吗?

        回到家中,云木将兔子交给云母和小妹处理,父子二人简单眼神交流后,来到了院子角落。

        云老汉:“手无碍?”

        云木无所谓笑笑:“没事,给豹子爪子刮了一些皮,无甚大碍。”

        “嗯。”

        云老汉出身军伍,眼力不俗,看了看伤口,发现却是很轻微,于是放下心来。

        云木没有在手伤上多纠结,而是皱眉道:

        “老爹,我清晨出去打猎有人跟踪,我没有甩开他,让他跟着,最后入了大山他们才离开。”

        话虽说一半,可是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他们全家都被监控了,想要逃出白云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云老汉闻言,眉头深皱,不过脸上却没有太过吃惊,显然,老头子对这情况早有预料。

        “我晓得了,这几天你只管你好好打猎,其他事你不用担心,我早有准备,现在不能说,说了不灵了。”

        云老汉深呼吸一口,显得很是从容。

        云木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老头子当年历经大大小小无数战斗,区区一小兵能从尸山血海中全胳膊全腿完好走出来,没点本事那是不可能的。

        至少比刚刚觉醒了宿慧的云木更有话语权。

        云木选择相信老爷子,不再多问。

        傍晚,云木一家享受了丰盛的晚餐,一只肥兔子对于缺少荤腥的庄稼人来说无疑是无比诱人的。

        云母每日以泪洗面,胃口不好,可是小妹年纪小,很是没心没肺,昨晚上还在被子里偷偷抹泪,今天见到了心心念的兔子肉,整个人眉开眼笑,一副“垂涎欲滴”的小吃货模样。

        云木看得出,这丫头是真开心,不是强颜欢笑。

        唉,果然还是个孩子!

        云木心中无奈又怜惜,这么可爱的丫头,怎么也不能让她遭罪了。

        不过事情事与愿违,小妹云月嘴馋兔子,可是最后分到她碗里的兔子却很少,大多数都被云老汉分进自己与云木碗里。

        云母、云小妹分的很少。

        云小妹见状,眼睛顿时蒙上了雾气...心里那叫一个委屈。

        人家都快嫁给白溪河神了,老爹还这么偏心!

        死囚行刑前都还给断头饭,让你吃好、吃饱,结果自己...连兔子肉都不给她吃...

        小妹云月心里越想越委屈,眼泪都差点当场落下来。

        云木见状不由哑然失笑,他明白云老爹为何做,当即向云老汉使了一个眼色,然后道:“老爹,我中午烤了一只山鸡吃了,我这碗兔子肉还是给小妹吃吧!”

        小妹云月正酝酿伤心的情绪,听闻云木这话,低埋的头微微抬起,心中又有了几分安慰,至少,老哥是疼自己的。

        不过很可惜,云老爹不买账,听了云木的话,他点了点头,道:“你不吃就给我吃,你小妹不用吃!”

        云小妹:“......”

        云木闻言也是一愣,云老爹不是一个对待女儿刻薄的人,哪怕有点重男轻女的思想,但是对小妹也极其疼爱,要不然也不会生出举家逃亡的想法。

        眼下老头子争着吃肉,很明显是感受到了压力,想养精蓄锐,以便迎接接下来的暴风骤雨。

        想到这,云木就没有在坚持,分了小妹一点,随后把一大碗给了云老爹。

        云小妹见状,心中的委屈在这一刻统统爆发了,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偏心老爹,坏老哥!”

        “呜呜呜呜~”

        说吧,云小妹拂袖掩泪,哭戚戚离开了饭桌。

        这一下,云母不淡定了,指着云老汉鼻子,骂骂咧咧。

        “你个老不休,孩子都这样了,你还和孩子抢东西吃,没吃过兔子肉啊...”

        “呜呜呜呜...你说你个挨千刀的...平时你都不这么过分,现在是撞邪了还是...”

        云母一旁埋怨,云老汉蒙头吃饭,也不搭理。

        最后,云母气不过,也不再搭理云老汉,端着饭食去安抚小妹。

        云木摇摇头,冲着云老爹道:“老爹,不至于,明日我多带一点猎物回来就行了。”

        云老汉闻言,脸色顿时一变,严肃道:“进山打猎不要贪心,不要莽撞冒险,这段时间你不能负伤!”

        云木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之前出手是因为对方一头刚刚成年的黑豹,他有稳胜的把握,若是换成一头壮年猛虎,他就不会强行出手了。

        不是打不过,是不敢负伤!

        接下来几天,云木每天都会进山打猎。

        因为布置了陷阱的缘故,接下来收获的猎物颇丰。

        陷阱加上自行狩猎,隔天一下子收获了一大一小两头麋鹿,一头黑麂以及一只野鸡。

        云木吃了一头大麋鹿,一头黑麂,一只野鸡。

        几味“补精药”下肚,云木修为一日千里,虽没能突破《巨蟒吞象功》第三层,不过却是实打实精进不少,真气越发浑厚。

        最后,云木带着一头小麋鹿回家,小麋鹿虽然小,但是分量比野兔可大多了,足够一家人放开吃。

        这一次,云老爹没有“厚此薄彼”分食,小妹如愿以偿吃个过瘾。

        不过云小妹心中还是有些耿耿于怀,看向云老爹和云木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幽怨与委屈。

        只是她乖巧懂事,没有把脾气表露出来。

        云老汉熟视无睹,一脸严肃。

        云木有心安抚解释,不过回头一想,小妹每晚委屈巴巴埋头痛哭也是好事,可以迷惑监视他们一家的村民,若是小妹没心没肺每天过得开心,到时候引起村民怀疑,横生波折就不妙了。

        接下来几天,云木依旧每日外出打猎。

        第三天,陷阱捕获一头小山猪,云木又射杀一公一母两只野鸡,收获还不错。

        一如既往,小山猪背到小溪边吃了,《巨蟒吞象功》功力又精进不少,体内真气越发浑厚,至于两只野鸡则带回家给家人加餐,给云老爹进补。

        第四天,云老爹依旧没有动身逃离白云寨的意思。

        云木也没有急,离小妹出嫁还有半个月,时间尚早,并不着急。

        最为重要的是,上云村村民对他们一家还很警惕,生怕他们逃跑,时刻有武者监视跟踪,这会动身不是明智之举。

        大晚上,云木悄悄找上云老汉,与他低声商谈一番后,两人一致认为不能急,

        于是乎,云木每日专注于打猎、修炼。

        在食用了大量肉食作为“补精药”后,他的修为也随之水涨船高,十天后,巨蟒吞象功更是一举突破到了第五层,真气浑厚,实力突飞猛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