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能合伙人在线阅读 - 第十章夜深犬吠

第十章夜深犬吠

        第十章夜深犬吠

        “狗子哥,谢谢你,你是个好人,你还是回去吧,我不会跟你走的。”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云月最终还是没有狠下心来,阿爹和老哥平时待自己很好,不能因为这会的冷漠无情而让家人因自己而受难!

        这都是自己的命!

        云小妹最终还是认命了,下一刻,她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匆匆向着自己的房间奔去。

        “小妹,以后你有我,我养你啊!”

        狗子有心叫住云月,可见她如此决绝,最终心中的告白还是没有宣之于口,只是愣愣地望着云小妹消失的背影,双眼无神,失魂落魄。

        ......

        云木挑着肥硕的兔子,赶在太阳下山前赶回来家中。

        云老汉在家中院子静静地等候,见到云木安全归来,冲着云木微微点头,伸手接过兔子,然后交给云母处理,然后神秘兮兮地将云木拉到一片,商谈晚上逃离白云寨的细节。

        晚上的晚饭吃的很是丰盛,不仅有云木带回来的兔子肉,还有麂子肉、野鸡肉、大雁等等,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河里游的,恨不得把家中的藏货一次性全拿出来吃个够。

        云母勤俭持家惯了,今天突然听到云老爹吩咐,把晚饭弄得这么丰盛,心中奇怪极了,隐隐间有些担忧,生怕云老汉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做饭时她没有多想,可是看着这一桌子丰富到令普通村民咋舌的山珍海味,云母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的好奇。

        “当家的,今天是什么日子,这大鱼大肉的...木子每天打猎也辛苦,这一天吃的顶的上人家一年...日子也不是这么过的...”

        “是啊,老爹,今天怎么了?”

        正埋头对付大鱼大肉的云小妹闻言也抬起了头,小腮帮子鼓鼓的,眼睛好奇地盯着云老爹。

        “今天不吃掉就浪费了。”云老爹狠狠地咬了一块大肉。

        什么意思?云母、云小妹越听越糊涂,不吃怎么就浪费了?

        “老哥,阿爹什么意思,我为什么没有听懂?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了?”云月看了看一言不发,神情严肃的云老汉,有些发憷,没敢追问,于是撇过头问老哥云木。

        这些天,她总感觉老爹和兄长怪怪的。

        云木笑了笑,反正已经决定今晚离开白云寨,也是时候告诉云母和小妹了,于是他压低嗓音,沉声道:

        “我和老爹商议过了,我们今晚举家搬家,逃离白云寨!”

        噼啪!

        云母、云小妹的竹筷掉落在桌上,母女二人一个个皆是满脸错愕,神色精彩极了。

        难怪这些天父子二人神秘兮兮,说话都躲在角落,窸窸窣窣,原来两人是在谋划逃离白云寨。

        难怪了!

        回想起往日父子二人的反常行为,一切都能自圆其说了。

        云母心中自是惊喜,但也有些顾虑,担忧道:“村里肯定不会放我们离开的,要是万一被逮住...”

        云老汉安抚道:“无妨,这些不用你们担心,万事有我和木子,用不着你们娘两操心。”

        云母自然是希望女儿不受罪,心底也是盼望着逃出白云寨的,如今丈夫和长子都下定决心了,她哪还有什么意见,当即点了点头。

        云木见状,笑了笑,没有多说,正如他所料,只要老爹下定决心,云母不会有太多意见。

        云老爹看了看桌子,压低了嗓子,用满是一家之主的威严语气,道:

        “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吃了晚饭,你们娘两去收拾一下,东西不要带太多,收拾细软就行,一到子时,咱们立刻出发。”

        “诶!”

        云母欣喜地点了点头,掉在桌面的筷子再次出现在手中,整个人动作似乎都轻快了三分,端起饭碗猛吃,似要赶紧巴拉完回屋收拾细软。

        而另一边,云小妹整个人呆愣在餐桌上,看着神情严肃,生人勿进的老爹以及带着春风和煦笑容的老哥,眼睛上情不自禁蒙了雾气,挥之不散。

        老爹和兄长竟然真的打算带自己逃出白云寨,

        而且明显是谋划许久,

        似乎从自己被河神选中后就开始筹备了。

        一想到就在不久前自己还埋怨老爹和兄长,说他们对自己漠不关心...云小妹心中就有些囧,脸不禁有些发烫。

        之前的幽怨有多大,这时候的感动就有多深。

        想着想着,云小妹泪雨婆娑。

        云老汉不擅长安抚人,于是冲着云木使了一个眼色。

        云木会心一笑,然后拍了拍小妹的肩膀,柔声道:“好了小妹,别哭了,放心好了,一切有阿爹和兄长,你赶紧吃完,等会和娘收拾细软。”

        “嗯嗯~”

        云小妹乖巧地点头,手不停地擦眼泪,看起来有点窘迫,可爱极了。

        .....

        吃完晚饭后,云木一家如往常一般,早早熄灯休息。

        周遭监视云木家的武者村民也随着夜幕降临而放松了警惕,沉沉睡去。

        子夜时分,万籁俱寂。

        村民们都沉沉睡去,云木一家这时候却从床上爬起来。

        事实上,一家人都没有睡,紧张之下,众人都是在床上枯坐,静等子时到来。

        子时一到,一家人带上早就准备好的细软包裹,为了不声张,没敢点灯,就这么摸黑走出了小院。

        离开前,牛棚中发出一声低沉的牛哞,似乎是家中老牛为他们送行一般。

        众人听闻后,心思复杂,可惜了,老牛,没法带你走。

        云木一家人也没敢多想,云老汉带路,云木殿后,带着云母、云月娘两匆匆朝着村外方向赶去。

        因为山中时不时有野兽下山伤人,故而上云村修有城墙防护,村庄出口也有栅栏保护,即便是晚上也有人守护,若是大摇大摆朝着从村口离开,那无疑会惊动整个村子,到时候可就难了。

        云木一家人自然不会从村口离开。

        云木和云老爹身姿矫捷,寻常土墙根本拦不住他们,哪怕带着云母和小妹,他们也能轻松翻越。

        很快,云木一家四口来到了村东围墙下。

        “我先去探探路。”

        来到墙脚下,云木如灵猴一般,纵身一跃,跳上了土墙。

        入目,黑漆漆的一片,偶尔有几声稀稀疏疏的犬吠传来。

        很快,云木跳回去。

        “没人。”

        云木一家人心中大喜,紧张的情绪稍稍一松。

        云老爹带着云母,云木带着云小妹,小跑一段,随后脚踏土墙,纵身一跃,眨眼功夫就跳出了城墙,来到了村外。

        出了村,将云木、云小妹放下,一家四口不用多说,很是默契,纷纷加快步伐,借着月光朝着村外赶去,情绪紧张到极点。

        “阿爹真是老当益壮。”

        云木压低声音,小声称赞了一句。

        “那是自然!”

        云老汉咧嘴一笑,颇有几分傲娇的模样。

        云母、云小妹闻言,一个个也是会心一笑,心中前所未有地轻松,前些日子压抑、痛苦的情绪消失的无影无踪。

        出了村子,以后就自由了,不用担心受怕。

        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不过很可惜,世间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就在云木一家人走了不到半里路时,身后传来犬吠声。

        一开始,云木一家人也没有在意,夜深犬吠在农村极为正常。

        可是等到犬吠此起彼伏时,吼声震天时,云老爹、云木这才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大变。

        一犬吠形,百犬吠声,一人传虚,百人传实。

        一开始,也许家犬并没有发现云木一家人踪迹,可是随着群犬惊动,田野上匆匆行走的云木一家人就成了黑夜里的萤火虫,不被群犬发现都难。

        夜色中,云木看见几道黑色的身影从村子的方向朝他们急速奔来。

        “被这群狗东西发现了,有点不妙了。”

        1603445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