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能合伙人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乳虎露齿

第十一章乳虎露齿

        第十一章乳虎露齿

        “不要慌,不要跑~别惊动了狗群把事情闹大了。”

        在这关键时刻,云老汉还是颇为镇定,解释道:“村里的狗只要靠近就会认出我们,到时候自然会散去。”

        云木也是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希望这波犬吠没有引起村民们注意。”

        一家人齐齐点头,不过内心难免飘过担忧之色。

        不多时,几头大狗率先冲了过来,来到近前,不断冲着云木一家人犬吠。

        云老汉,云木二人发出怒骂,驱赶着大狗。

        狗子们近前后,听到熟悉的声音,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于是一个个也不再激烈犬吠了,而是吐着舌头围着云木一家人打转。

        呼!

        云木一家人送了一口气,随后不再多说,转身就想继续前行,趁早离开,以免夜长梦多。

        “走吧!”

        云老汉吩咐一声,不过一家人还没有走几步路,村口就出现了一个个明晃晃的火光,村民们举着火把,发现了田野上的异状。

        “不好,把人惊醒了,快跑!”

        镇定的云老汉这下慌了神,拉着云母,陡然间激活了当年当大头兵时的本事,鞋底抹油,溜之大吉。

        云木也心领神会,拉着小妹云月在漆黑的田埂上狂奔。

        出来打探情况的村民见到了漆黑田野上奔跑的身影,又看了看没有追击的大狗,刹那间,他们明白了什么。

        村里的狗不追击,那证明不是敌袭,而是村里人。

        这深更半夜,谁会偷偷摸摸出村?

        用屁股想,肯定是云木一家人!

        “不好啦,云月一家人逃婚了,快...来人啊,快把他们抓住!”

        随着几声大吼,以及连绵不绝的敲锣声,沉睡中的上云村沸腾了,修习武艺的村民一个个抄起家伙,冲了出去。

        更有人点着了烽火,通知了白云寨其他各村。

        白云寨各村是绿林中人后裔,各村一脉相承,尤其是“河伯娶妻”这种关乎各村的大事上,白云寨各村同气连枝,守望相助。

        上云村这边一发信号,其他各村也知道了情况,整个白云寨为之轰动,各村武者齐齐出动了。

        另一边,趁着村子里手忙脚乱,云木一家人穿过田野,来到了山脚下,一头扎进了山。

        云木与云老爹商讨时,最坏的情况是出村时被拦下,一家人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眼下出了村才被发现,这对云木一家来说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至少进山了。

        山里比田野大路更易躲藏。

        不过这也只是相对而言,云木一家人熟悉附近的大山、道路,村子里的武者同样门清,很快猜到了他们的意图。

        后面有人追赶,侧面还有人抄近道拦截。

        很快,云木一家人被一群上云村武者高手围住了,看他们身上的气势,一个个皆是真气境高手无疑。

        云木目光一扫,追过来的五个真气境武者他都认识,年纪大多与云老爹相仿,不是村中主事人就是河伯庙麾下护法。

        “云老汉,老子就知道你老小子不安分,都这时候了,还想带着闺女跑路,哼,果然被我们逮个正着。”

        说话的人是上云村河伯庙大护法白大虎,步入真气境多年,乃是上云村第一高手,在整个白云寨也能排进前五,实力不俗,自从成为河伯庙护法后,他就自诩高人一等,张扬跋扈,在村中风评极差。

        “大虎哥,你就行行好,放我们一家生路吧...”云母一见是白大虎,当即出声求饶,说起来,云母也姓白,和白大虎出自一脉,论关系,称呼一声“表哥”也是没错的。

        白大虎听闻云母哀求,脸上缓和了几分,道:“大妹子,不是哥不讲情分,实在是你们做的事让我很为难,要不这样吧,交出月丫头,束手就擒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们说说情...”

        “呸~”云老汉粗鲁地吐了一口浓痰,不屑地对白大虎道:“少在这里装好人,河伯庙何时轮得到你这狗东西说话,我们束手就擒,你立了功,回头就能把我们卖了,哼,想要我女儿,你先从老子尸体上趟过去。”

        为了以儆效尤,威吓惊醒后人,逃避“河伯娶妻”下场都极其凄惨,直系亲人都会被诛连。

        白大虎确实没有保住云木一家人的心思和能力,不过被云老汉当面揭穿,脸上一时间挂不住,恼羞成怒,愤愤然道:

        “好你个不识好歹的老家伙,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真气境高手,那又如何,你早年身体亏空了,如今又能发挥出几成实力,给我上!”

        白大虎身旁四位真气境村民闻言,脸色平静,一个个冲着云老汉抱拳一声,然后抄家伙就上。

        “云老哥,得罪了。”

        云老汉也光棍,大喝一声:

        “来就来,有什么得罪的,今日你我没有对错,胜负生死,听天由命!”

        云老汉抽出长枪,傲然挺胸,雄赳赳,气昂昂。

        说起来,云老汉虽然早年身体亏空严重,武道一途断送,不过从尸山血海活着走出来的人,没点本事是不可能的。

        云老汉精湛的枪法,凌厉的攻势让人心惊肉跳,等闲武者不敢近身,实力非同小可,和村中真气境武者境对上,以一敌众,丝毫不落下风。

        云木也在一旁,不过第一时间他没有出手,而是握着长枪“瑟瑟发抖”,一副欠缺打斗经验的后生仔模样。

        这自然是示敌以弱。

        蛇蟒最擅长隐蔽,《巨蟒吞象功》模仿上古巨蛇所创,不仅威力霸道绝伦,而且还有隐秘气息之效,这些日子云木武功与日俱增,除了云老汉这个身边人知道,其余人根本没有发现。

        最为重要的是,白云寨这个穷乡僻壤,如此年轻的真气境武者很是罕见。

        如果事先不知情,根本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在云木身上。

        事实也是如此,白大虎一声令下,四位真气境高手都冲向了云老汉,选择性忽略了云木,反正有白大虎在一旁看着,任他们母子三人也逃不掉。

        他们忽略了云木,云木自然没有忽略他们,在他们对云老汉合围,有威胁到云老爹的一瞬间,云木出手了,体内真气鼓动,一枪刺出,一点寒芒在黑夜中炸开。

        四位真气境高手注意力都放在云老汉这个退伍老兵身上,面对身侧突然爆发的袭击,四位武者村民纷纷面露迷惑之色。

        尤其是那位被云木攻击的村民,脸上更是满脸惊骇。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一听云木出枪裹挟凌厉劲风,他心中就大呼不妙。

        真气境!

        “木子,你小子也是真气境!”

        那武者村民惊诧之后,不敢多想,连忙调集体内真气,挥刀欲打飞云木的偷袭。

        叮当!

        金石交击之声在黑夜中想起,大刀一挥,打偏了云木突如其来的一刺。

        然而,如此好机会,云木怎么可能就此罢休。

        一枪拦下后,他不依不饶,马步向前一踏,长枪如同狂蛇一般,一刺又一刺,点点寒芒如花般绚丽。

        那武者村民本就是被偷袭,挡住第一招就有用尽全力,一时间没有多少余力周转,面对云木接下来疾风骤雨式的攻击,根本是应接不暇。

        噗嗤!

        这是长枪划破血肉的声音。

        “啊~”

        这是那位武者村民撕心裂肺的痛苦惊呼声,他接连被云木捅伤了大腿、腹部。

        眨眼功夫,一位真气境武者重创,快到令众人都有些发愣。

        “老石!”

        其余三位围攻云老汉的武者顾不了云老汉,纷纷撤身,朝着云木招呼过来,替那位村民解围。

        一时间,压力来到了云木身上,众人的攻击如雨点般落在他身上。

        云木丝毫不慌,变枪为棍,施展了《无漏棍法》,棍影重重,将众人的攻击一一挡住,显得颇为轻松惬意。

        一旁瞧热闹的白大虎惊呆了,不敢置信,指着云木道:

        “好小子,你竟然是真气境武者,而且明显火候不浅,谁他娘传你是个二傻子了。”

        云老汉傲然道:“狗东西,有眼不识凌云木!”

        云木有些无语老爹,当年老爹被人家这么骂过,现在好了,逮着机会就来一句。

        白大虎无视云老汉的嘲讽,抽出背后长刀,亲自参战了。

        “一起上,不要给我面子,除了云小妹,统统就地斩杀!”

        石姓村民的负伤让村民们义愤填膺,昔日的些许情分荡然无存,一个个恨不得让云木一家血债血偿。

        云木、云老汉内心当即一沉,对方对付他两没什么,可是没有了顾忌,连云母也下杀手,那情况就坏了。

        第一时间,云木果决道:

        “阿爹,你带娘和小妹走,我来断后。”

        “好!”

        云老汉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明白这是唯一的脱身之策,于是二话不说,带着娘两就跑。

        “快追,不要让他们跑来了!”

        白大虎见云老汉带着云月母女两奔逃,一慌,招呼众人就要追过去。

        不过这时,一道道寒芒如影随形拦住了众人的去路。

        “你们的对手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