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能合伙人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古墓药园

第十四章古墓药园

        第十四章古墓药园

        听闻云老爹承认,云木、云母、云月齐齐沉默,脑海中不禁回忆起往日的一些事情来。

        也就是一年前,云老汉总是早出晚归,不知在忙活什么,平日里打猎、做工赚的工钱也花的很快,根本没有带多少回家,时不时还跋山涉水去几十里外的城里活动,神神秘秘。

        云母一度认为云老爹在外面鬼混,有了新欢,养了外室。

        为了这事,云母没少和云老爹吵架,发脾气。

        云老爹并没有就此事解释什么,问他也不说,只说他有事,过一段日子就明白了了。

        这个说辞,别说云母不信,就算是未觉醒宿慧的云木、云月二人也不信。

        骗鬼呢?天天出去瞎忙活,钱如流水般花出去,不是外面有女人了,谁相信!

        故而,这半年来,云母以泪洗面,怨声载道,双方时不时就会大吵一架。

        云木记得,他觉醒宿慧的那一夜,爹娘便是在吵架。

        也就是出了“河伯娶妻”这件事暂时压下了双方的争吵。

        而眼下,听闻云老爹娓娓道来,全家人都是大吃一惊。

        尤其是云母,平日里为了云老汉神神秘秘外出没少吵架,眼下听闻丈夫不是出去鬼混,而是未雨绸缪,心中有几分尴尬的同时也有几分埋怨:

        “当家的,你也真是的,早和我说你是去干正事,我也不会天天和你置气,你还信不过我...”

        云老汉摇摇头,一副看破云母的模样:“嘴巴没个把门的,早和你说了,万一你和村里长舌妇絮叨,一不小心说露嘴了,那全家不是完了。”

        “我...怎么会...”

        云母心虚地低下了头,语气弱了下来。

        云木、云月在一旁听了爹娘的对话,抿嘴偷笑。

        不过无论是云月还是云木,望向前方带路的身影,心思拂过一丝别样的心思。

        密林中,弓着身子前行的身影略有几分佝偻与瘦弱,但是此时此刻,却是那么的伟岸,那么的有力,给人以心灵上的安宁。

        夜深人静,云老爹带着一家人,来到大山某处山岭,轻车熟路地钻进了一个隐蔽的洞口,经过极为狭窄,仅供一人通行的长长盗洞后,又避开了一处又一处机关,最后来到了古墓内部。

        真正进入古墓后,一片豁然开朗,没有了之前的一路逼仄狭小,坚石堆砌墙壁过道足够让三四个人并排通行,两边一个个排列整齐的房屋,...一行人仿佛来到了一座地下小城。

        当然,墓中阴气逼人,阴森恐怖,让人很不舒服。

        “爹,哥,我有点怕~”云小妹死死的保住云木的胳膊,身子都微微有些发颤。

        “别怕,有我们在。”

        云木心中没有多少害怕,上一世寻访仙缘,他也去造访过不少所谓“道门真人”的长眠地,不过小妹第一次经历,害怕是难免的。

        云老爹看了看脸色苍白的云母、云月一眼,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于是将火折子递给云木,然后又从怀中取出三个红绳吊坠,分别送给云母小妹,以及云木。

        云木看了看手中青铜打造、布满奇特花纹的兽牙吊坠,诧异问道:“爹,这是什么?”

        云老爹笑道:“这是摸金校尉才有的摸金符,可以辟邪镇凶,静心凝神,带着它就不怕了,还有,白溪河神可能会点神通道法,带上它也能避免被他施展法术找到。”

        “这么神奇!”

        云母、云月听闻,纷纷握紧了手中摸金符,突然间,似乎有了安全感一般。

        云木握着手中的摸金符,云老爹的形象在他印象中再度刷新,还真是全考虑好了。

        “这座古墓乃是一座将军墓,过道两边都是陪葬室,里面是身前追随他的将士,你们不要惊扰了别人,月儿,你也不要怕,咱们住的地方在前面,那是一处药田,据说是将军专门培育草药的地方,环境很不错,一点也不阴森。”

        说话间,云老汉带着一家人七弯八拐,终于,来到了他口中适宜居住的药园。

        云老汉轻车熟路地打开开关,只听一声“轰隆隆”的沉闷声响。

        一道大门缓缓打开,一道道刺目光芒从石门中射出,将漆黑的过道照的灯火通明,相比起起来,云木手中的火折子成了萤火之光。

        云木一家人下意识地伸手遮掩眼睛,等眼睛适应了光明,这才缓缓睁开眼睛,仔细打量眼前的景象。

        下一刻,除了云老汉,所有人齐齐瞪大了双眼,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但见,药园之内,一片珠光宝气。

        无论是石壁还是洞顶,到处镶嵌着一颗颗散发着炫目光芒的夜明珠、宝石,尤其是上方穹顶,熠熠生辉,仿佛穹顶星空,美的令人心醉。

        一开始害怕的云母、云月这会见到了这金碧辉煌的一幕,一个个也发出惊呼声,脸上满是迷醉之色,方才的害怕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木也在打量这个古墓药园,不过他的目光不在绚丽多彩的珠光宝玉上,而是细细打量药园的布局。

        药园占地大约有四五亩的样子,垄沟交错,大大小小一块块药园方方正正,显得井井有条,令人惊奇的是,药田竟然真种满了草药,青翠欲滴,看起来长势颇为不错。

        在药园最里面有一汪清泉,清澈的泉水从岩石缝内流出,滴滴而落,极为悦耳,日积月累之下,形成了一大片水塘,潺潺的流水从水塘里流出,灌溉滋润着大大小小的药园。

        最令人诧异的是,清泉不远处,还有一口冒着蒸蒸热气的水塘。

        一冷一热两个水源竟然和谐地同时出现在小小药园中。

        在药园门口左边石台上,有三个木头搭建的简易小屋,小屋并没有腐朽破烂,很显然,是云老爹后来搭建的。

        云老爹轻车熟路带着一家人顺着凿出的石阶登上了石台,来到了木头屋中。

        小屋中,摆满了一代代粮食、被褥以及各类生活物资,不用说,这些东西都是云老爹这一年来陆续购置的,为的就是预防万一,未雨绸缪。

        云老爹舒舒服服地坐在小屋旁的岩石上,颇为自得道:

        “怎么样,环境还可以吧,在这里带上一阵子,等白云寨的搜查不了了之了,咱们再逃出白云寨,远走高飞,再也不回来了。”

        “嗯~”

        这一夜,虽然身处阴森可怖的古墓,可是一家人却睡得无比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