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能合伙人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乱世宁德城

第四十五章乱世宁德城

        第四十五章宁德府城

        一夜过去。

        云木一家受到了村民们无与伦比的礼遇,男女老少对他们一家感激涕零。

        在得知云木一家是去宁德府投奔落脚时,村民还热情邀请云木一家人在村中落户。

        云木一家人自然是连连拒绝,一大早就出发离开了村庄。

        离开时,村民们为他们一家人送行。

        在村民眼中,云木一家人看到了因亲人不幸离去的悲伤,也看到了对未来生活,对危险的恐惧。

        云老爹喟然长叹:“唉,这世道,一年比一年乱了,以前我闯荡天下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多邪乎事,可是这半年来...啧啧啧,要不是木子和小月武道有成,不惧寻常邪祟,恐怕咱们一家人都到不了宁德府,迟早死在半路上。”

        “世道确实乱了。”

        云木心中亦是感慨,旁人可能不知道其中原因,可是他却能猜出几分端倪。

        当初仙佛神魔追杀吞天魔主就是为了争夺“造化仙宫”,最顶层的仙佛神魔知道造化系统的存在,并且正魔双方围绕“造化殿”展开了剧烈争夺。

        云木的凌云殿是第九座造化殿,其他八座造化殿很有可能落入仙佛神魔手中。

        云木怀疑,魔道玩家之所以蓬勃发展,规模越来越大,其背后的幕后黑手很有可能就是魔门大能。

        或者说,正魔双方可能各自都拥有了造化殿...

        想到这,云木不禁头皮发麻。

        身怀系统的沙雕玩家的潜力有多大?破坏力有多强?

        云木很清楚。

        一想到正魔各方大能很有可能各自以玩家布局,杀个你死我活,他心中便不寒而栗。

        这哪是青云界世道会乱,恐怕诸天万界统统都要成一团浆糊,血流成河。

        “乱了,乱了,诸天万界生灵皆为大能棋子,双方没有杀出胜负之前,蝼蚁恐怕永远没有安宁可言。”

        云木心中感慨,一言不发。

        另一边,云母、云月今天也很沉默。

        昨晚听着村民们为亲人离去而哀伤痛哭,她们心中也很不好过,好端端的一个人,眨眼功夫说没就没了。

        尤其是云月,一直以来她都以身怀“造化”为荣,直到昨晚遇见那两位造化玩家.....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造化玩家”并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身份。

        他们和普通凡人一样,有高尚有卑劣,有像她这样资质非凡洪福齐天,也有像“霸刀狂少”两兄弟一样为长生之道而误入歧途。

        云小月依偎在母亲怀里,脑海中思绪纷飞,想了很多很多,对造化系统,对世界有了新的认识。

        想着想着,云小月唤出了系统面板。

        云小月当初在玩家论坛煞费苦心寻找高手,可惜没找到,反而被人当成了骗子,没少受人白眼和谩骂,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她终于还是找到了一位真正的得道老神仙。

        这位名为【无名】的神仙老爷爷颇为神秘,云小月根本看不见对方个人信息,每次聊天结束后,他们的聊天信息也会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于直接消失在道友栏里,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

        然而,每次云小月呼唤对方,【无名】十之八~九都会出现解答她的疑惑,指点她修行。

        这一次,也不例外,在云小月呼唤之后,道友栏出现了【无名】。

        云小月:“师父~师父,今天我遇见造化玩家了,他们可坏了,为了修炼魔功驱使恶鬼吞噬村民精气......”

        无名:“他们是魔道玩家,堕入魔道了。”

        云小月:“我哥也是这么说的,说他们入了歧途,死不足惜。”

        无名:“你哥说得不错。”

        云小月:“嗯嗯,我哥平日里看起来傻乎乎的,但他看事情可透彻了,根本没有和那两个坏蛋多说,见面就打,还有...师父,我给你老人家丢脸了,我传授仙家养精功给我哥,结果他都炼出了气血化形了,我还没有摸到门槛...”

        无名:“欲要气血化形,需得先天元精圆满,你炼精功夫六大神妙异象才练出四种,还差一点火候。”

        云小月:“师父,徒儿是不是有点笨...”

        无名:“不,你是天女转世,天纵之资。”

        云小月:“真的吗?”

        无名:“真的,你的天赋毋庸置疑,养精功夫只是仙道基本功,日后炼气修长生才是你的强项,到时候你肯定能够超越你兄长,好好修行,得道成仙不是梦。”

        云小月:“嗯嗯,师父我明白了,我哥其实真的挺有天赋的,师父,你真的不打算收我哥为徒?我哥天赋比我好。”

        无名:“缘分,缘分未到。”

        云小月瘪瘪嘴:“又来缘分...”

        马车晃晃悠悠在乡间小道上驶过,云木嘴角不由勾勒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有点哭笑不得。

        这妮子,我平日里傻乎乎?谁给你的胆子这么说的。

        平日里看起来听话懂事,没想到暗地里这么编排你哥!

        ......

        又是赶了整整两天的路,云木一家人终于来到了宁德府城。

        宁德城乃是宁德府城,人口稠密,商业发达,城墙雄伟气魄,城内屋舍鳞次栉比,酒楼客栈、勾栏瓦肆等等从前见都没有见过的营生目不暇接,再加上车水马龙,往来不绝的游人,让云家人看傻了眼。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云木,不过为了配合家人激动的情绪,他也跟着激动了一把。

        路旁的宁德府城人见了云家这群土包子,一个个轻声低笑,目露鄙夷之色,不过也没有人嘴欠出言奚落。

        云木不爽,不过也没和一群市井小民一般见识。

        云老爹的生死好友名叫马远明,马家在宁德府不算是小家族,不仅乡下有大片土地,在宁德府城还置办了不少产业。

        这位伯父马远明就开了一间药铺,名为“青木堂”,听说很有名。

        事实上的确很有名,云老爹稍稍一打听,很快就知道了青木堂的方位。

        马车在药铺门口停下,云老爹刚刚跳下马车,大喊一声“老马”。

        很快,药铺内一位中年男子闻声出来,一见云老汉,直接来了一个熊抱,泪涕横流。

        “云老哥,昔日一别,没想到今日还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