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能合伙人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送礼攀交情非易事

第六十九章送礼攀交情非易事

        第六十九章送礼攀交情非易事

        辟谷丹是最常见的入门丹药,哪怕是极品辟谷丹,对于宁德城隍这位堂堂五品神灵而言也不算什么,根本不可能引得他大惊小怪。

        真正令他动容的是炼制极品辟谷丹的人。

        刚刚接触炼丹术就炼出成品丹药的炼丹天才大有人在,可是一出手就炼出极品丹药的人却是凤毛麟角。

        尤其是辟谷丹,别看这辟谷丹是丹药中最简单、最基础的灵丹,不涉及太复杂的药理,炼制过程也颇为简单,是许多炼丹术入门的必学丹方之一,但最基础的也是最难的,辟谷丹容易学,可是想要将其炼好却并不容易。

        宁德城隍对炼丹术也颇有心得,他很清楚。

        寻常炼丹师将炼丹视作术,为求炼制出合格的灵丹而穷思毕精,重炼丹手法、穷追炼丹过程诸多细节,而真正的炼丹宗师莫不是追求丹道,不拘泥于一格。

        炼制辟谷丹没有那么多花俏之处,也就最能看出一位炼丹术在丹道上的领悟。

        欲炼极品辟谷丹,非丹道宗师不可。

        也就是说,云木虽仅仅只是刚刚接触炼丹术,但他对丹道的领悟却超过了九成九的炼丹师。

        这才是宁德城隍为之动容的原因。

        “老爷,还是您老眼力好,一眼看出云木出身大仙宗,以前小的心里还有些嘀咕,可是见了这极品辟谷丹,我再也没有话说了,他肯定是远古仙宗弟子,只有那种地方才能教出如此出色的弟子。”

        牛咕咕脸上满是感慨之色,这会他的话完全不是奉承、拍城隍老爷的马屁,而是发自肺腑,同时对云木充满了羡慕与嫉妒。

        宁德城隍不置可否,心中却是掀起了翻江巨浪。

        他也是远古仙宗出身,很清楚极品辟谷丹意味着什么。

        以云木对丹道的领悟,他哪是寻常的远古仙宗弟子,分明是有望继承道统的仙苗,位列仙宗天骄序列。

        这种人物,只要没有夭折,将来成就不会差。

        想到这,宁德城隍心中不由又冒出一个念头,正所谓名师出高徒,一年前云木只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乡野少年,摇身一变对丹道有如此深厚的领悟,那其背后的师父恐怕也不是易于之辈,恐怕之前猜测的“金丹期”是低估了。

        是不是可以接触一下云木背后的高人?

        若是能通过云木这条线搭上远古仙宗,那么时刻困恼他的危机就有望破局了。

        宁德城隍心中不禁冒出了这个念头。

        别看他堂堂宁德城隍爷,执掌一方阴司地府,又是宁德山脉一众修仙门派、家族、散修的领袖,在这宁德一亩三分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神通广大,权势滔天。

        然而,他自己心里很清楚,这一切都是虚的。

        他背后远古仙宗的老祖几百年前陨落了,堂堂横跨数界的大仙宗也随之没落,作为远古仙宗敕封的神灵,宁德城隍瞬间没有了靠山,未来充满了变数与危机。

        神道神灵的“长生不死、逍遥自在”寄托有二。

        一是香火念力,只要有生灵信奉,神灵就能保证神性不消,长生不死,这是神道神灵最普遍的长生之道,许多没有大靠山的神灵,或者是淫祀野神都凭此长生。

        不过香火之道并非长久之道,有时候一个天灾人就可能断了神灵的长生之道,古往今来,莫名其妙就陨落的神灵数不胜数,也许某个破落不堪的山神庙,当年也曾辉煌鼎盛。

        二是背靠大能仙人,仙人老祖敕封宁德城隍为五品城隍神,其本命神龛寄托于老祖长生宫,只要老祖不死,有老祖庇护,哪怕宁德府遭遇天灾,他的香火断了,宁德城隍也不会死,日后随时可以东山再起。

        可以说,以前宁德城隍虽然没有得道成仙,可是某种程度上和成仙也没有什么差别,一样长生不死,逍遥自在。

        不过眼下仙人老祖陨落了,一切也就变了。

        宁德城隍爷想要长生不死,只能依靠自身的香火念力,一旦宁德府出了乱子,便会动摇他的根基。

        也正因为如此,这些年来宁德城隍也才会各种招兵买马,不惜将盛产天材地宝的宁德山脉拿出来吸引各路修仙者,为的就是加强宁德府实力,以免乱世降临,影响他的香火神道。

        通过他的经营,宁德府修仙界焕然一新。

        修仙门派、家族、散修云集,城隍地府阴军鬼族实力日渐壮大,这股力量,就算是比之一般的一流修仙宗门也差不了多少了。

        可是,宁德城隍心中还是有些不安,心里很不踏实。

        生怕一觉醒来,群魔乱舞祸害宁德府,导致他神道逐渐式微,最终没落。

        这种担忧的情绪一直压在宁德城隍心中,直到云木这个大仙宗弟子的出现,让他看到了一丝破局的曙光。

        “不知道能不能投靠...不行,不能操之过急,我想投靠人家背后的丹道仙宗,人家也不一定愿意接受,大仙宗敕封的神位,多少人盯着。”

        宁德城隍爷一开始心头还是一片火热,想着接触远古仙宗的高人,可是想着想着,最终他还是摇头否决了。

        终究是情分太薄了,平白无故,人家不可能帮他。

        “或许,破局的希望在云木这小家伙身上,他眼下修为低微还没有多少话语权,日后实力强大,真正进入仙宗核心,或许就能帮上我,嗯~该如何交好云木呢...”

        宁德城隍陷入沉思。

        他看得出来,这小家伙云木并不想平白受人恩贵,之前接受了他的馈赠,那是因为有意在宁德山脉修行,不好拂了他这个地主的面子,又觉得这点小人情,日后轻易可以偿还,这才大方接受。

        宁德城隍爷有些头痛了。

        给人送礼攀交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真正有本事的人,他家的门槛不是那么好踏破的,你想送,那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收。

        他如果二话不说天天给云木送大礼,各种修仙资源不要钱似的送,恐怕人家第一时间不是感激,而是心生警惕了。

        更别说人家背后还有一位师父,到时候认定他图谋不轨,不用妖魔乱世,人家师父就把他先收拾了。

        “唉,这年头攀交情,送人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宁德城隍在心中叹息,暗自感慨自己太心急了,想了想,既然不好主动出击,那他只好静静等待结交的机会了。

        “牛咕咕。”

        “老爷,小的在。”

        牛咕咕一直都在,只是将城隍老爷脸上阴晴不定,时喜时悲,他大气都不敢喘,一听老爷有吩咐,他神色一怔,连忙应和。

        “回去后好好与云木小友来往,他若是有什么麻烦,全力相助,若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你就向我禀报,听懂了没。”

        “是!老爷,小的明白。”

        从地府宫殿出来,牛咕咕一头雾水,他还以为城隍爷如此郑重其事,肯定是吩咐他一件什么天大的事,可是谁知只是让他结交云木。

        大仙宗弟子如此吃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