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能合伙人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这就尴尬了!

第七十一章这就尴尬了!

        第七十一章这就尴尬了!

        “云木老弟,来,这位是天禧前辈,修的是阴冥尸道,嘿嘿,天禧兄与寻常尸族不一样,早年受城隍老爷指点,一向安心修炼,从不走什么歪门邪道,近期道行大成,拜入我宁德地府门下。”

        牛咕咕先向云木介绍了身旁身披铠甲,凡人将军状打扮的道友,正如云木所猜,对方是僵尸,而且道行极深,媲美筑基期修士。

        紧接着,牛咕咕又向对方介绍云木。

        “天禧前辈,这位就是我之前和你提起的云木老弟,嘿嘿,云木老弟在炼丹上造诣非比寻常,就算是城隍老爷也是赞不绝口,直言他日有望成就丹道宗师。”

        云木对阴冥鬼族、尸族并没有什么恶感,善恶好坏与修行什么道无关,完全在于“心”之一字,对方既然能够得到城隍爷认可,想必也不会是作恶多端的妖魔之辈。

        云木冲着对方和善一笑:“见过天禧前辈,牛哥严重了,我在炼丹术上只是入门,哪里有什么高深造诣,更别说什么丹道宗师了。”

        “哈哈哈,称呼什么前辈,太客气了,能让城隍老爷高看,你本事肯定不小,反倒是老夫,牛老弟说我道行大成,实在是惭愧惭愧,不过是初入飞僵之列,以道友的资质,用不了几年就能超过我。”

        天禧身为筑基期前辈的他,显得颇为客气,抱拳行礼打招呼,江湖气十足。

        牛咕咕见状,哭笑不得。

        “两位,不必谦虚了,大家都不是外人。”

        云木、天禧闻言哈哈哈大笑,并没有继续客套谦虚。

        有客上门,云木自然是带着客人重回参天小苑。

        之前条件有限,洞府没有阵法禁制保护,参天小苑在神识强大的修士面前就像是不穿衣服一样,根本没有秘密可言,这段时间云木依靠炼丹术赚了大笔灵石后,他的洞府也鸟枪换炮了,别的不说,谷内谷外都布下了阵法禁制,不说抵御强敌,至少多了一道防线,加强了安全感。

        云木领着牛咕咕、天禧进入洞府,在路上,云木也打听到更多这位飞僵前辈的情况。

        说起来,这位飞僵前辈还是他的邻居,住在距参天小苑十里外的阴风峡谷里,那里阴气浓郁,颇为适合阴冥鬼族、尸族居住,今日是来他这个邻居家串门的。

        落座之后,在牛咕咕的带动下,三人开始寒暄,一度聊得颇为投机,宾主尽欢。

        天禧:“云木小友,听牛老弟说,你也是刚刚搬来宁德山,不知之前在哪修行?”

        云木笑了笑,道:“之前我还是河川府一普通乡下少年,有幸得了仙缘,这才来了宁德府。”

        飞僵天禧有点惊讶:“我之前在河川府一个名叫白云寨的小地方,不知道友可听说过?”

        还没等云木开口,一旁的牛咕咕倒是露出惊讶之色:“咦,云木兄,我好像听你提起过,你老家也是河川府白云寨,那岂不是说你们二位还是老乡!”

        “没错,我老家正是河川府白云寨,没想到天禧前辈也是。”

        云木也瞪大了眼睛,很是吃惊,还有这么巧的事。

        飞僵天禧也惊了,还有这种事?

        紧接着,牛咕咕来了兴致,介绍了云木一家曾经受到妖怪威胁,不得不背井离乡逃到宁德府投奔亲友的经历,听得飞僵天禧又是惊叹连连。

        “这么巧?缘分,果然是缘分,若是老夫早知云木小友受妖怪威胁,绝对出手助小友斩妖除魔。”

        “哈哈哈,早知道小小白云寨还有天禧前辈这样的高人,我就不用千里奔逃了。”云木也跟着胡说八道,他们又不会穿越时空的大神通,当时即便知道白云寨还有这么一位筑基期的飞僵高手,他也不敢有什么想法。

        二人的对话扯归扯,但也算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关系一下子拉进了不少。

        牛咕咕见双方聊得火候差不多了,这才禀明来意,原来这位飞僵前辈是来找云木炼制灵丹的。

        云木没有满口答应:“天禧前辈,不知你想炼制什么灵丹,我刚踏上仙途,炼丹术也刚刚入门,一品、二品丹药勉强可以炼制,高级灵丹恐怕就有心无力了。”

        诚如他所说,三品及以上的高级灵丹他修为低微根本炼不了,就算是二品灵丹,他这会一心想着给云老爹炼制【补命门】,也不大想接活分散他的精力。

        飞僵天禧:“无妨,我求的丹药并不高级,只是一品灵丹,听牛老弟说,整个宁德山脉,一品灵丹没有人比你炼的更好。”

        云木一听是一品灵丹,当即松了一口气,那就不影响他时间了。

        “天禧前辈,不知是何种一品灵丹?”

        “黄芽丹!”

        飞僵天禧说完,云木、牛咕咕脸上都满是惊讶之色。

        牛咕咕忙不迭开口道:“天禧前辈,你有黄芽灵草?黄芽丹其他的灵材、药材不难寻,唯独黄芽灵草最为珍贵,有【先天之精】之称。”

        天禧点头,不过意外的是,他脸上没有多少喜色,反倒是一副苦大仇深、痛苦悲愤的模样。

        “不瞒两位小兄弟,老夫我之所有有黄芽灵草,是因为我好巧不巧培育出了一方黄芽药田。”

        “什么!”

        云木、牛咕咕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尤其是云木,这会,他有种不妙的预感,他在古墓中收走的黄芽药田不会就是天禧前辈的吧.

        白云寨,古墓,僵尸、药田...全他妈对上了。

        卧槽,这天禧前辈就是古墓主人?

        现在是债主找上门来了?

        云木心里没来由一阵心虚。

        另一边,天禧对二人震惊的神色丝毫不意外,毕竟,谁听到这消息都会惊讶一番,于是乎,他叹息一声,道:

        “你们不必惊讶,我话还没有说完,这黄芽药田刚刚成形就没了,我身上的黄芽灵草还是以前积攒的一点余货。”

        “前...前辈,你的黄芽药田是怎么没的?”

        云木、牛咕咕面面相觑。

        “唉!”

        说到这,完全化为人形,面容和善的天禧面目变得狰狞,戾气十足,眸光中带着无尽的愤懑与不甘。

        “一位恐怖的前辈高人把黄芽药田凭空移走了!!!硬生生移走了,也不知用的什么神通,我百年辛苦一朝化为乌有!”

        卧槽!

        还真是他!

        云木惊了,心里没来由心虚。

        另一边,牛咕咕也惊了。

        他对云木一家的经历了解的并不详尽,并不知道云木一家曾躲在古墓避难,但是...他很清楚,那会小小白云寨出现的所谓前辈高人恐怕就是云木的师父,只有大仙宗出来的高人才有这么大的能耐。

        这么说,是云木师父偷...不,移走了黄芽药田?

        牛咕咕心猛的砰砰直跳,仿佛发现了一个了不起的秘密一般。

        想到这,牛咕咕望了望云木。

        正好,云木也望向牛咕咕。

        大眼瞪小眼,二人神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