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能合伙人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福祸难料

第七十二章福祸难料

        第七十二章福祸难料

        云木从牛咕咕眼神中看出,这家伙估计猜到黄芽药田的消失与他有关。

        这也很正常,当初在宁德城隍地府,城隍爷“点破”云木出身远古大仙宗牛,当时牛咕咕也在场,“知道”云木背后有了不起的师承。

        两相结合,即便再傻的人也能猜到,天禧的黄芽药田被云木师门长辈偷走了,不,是取走了。

        基于以上的考虑,云木倒是不担心牛咕咕泄密,给他胆子也不敢乱说。

        不担心事情败露归不担心,云木心里还是没来由一阵心虚。

        他之前想的是,反正是邪魔外道的黄芽药田,不拿白不拿。

        可是谁能想到,峰回路转,一年不到,正主会找上门来。

        而且人家貌似并非作恶多端之辈,而是一向老老实实修行。

        云木想了想,小时候还真没听说过白云寨村民受僵尸袭击的传闻。

        一时间,云木不知说什么好,心里尴尬到了极点。

        牛咕咕隐隐猜到了什么,但他哪敢说什么,也不敢和云木有什么眼神交流了,只是楞在原地,眼观鼻,鼻观心。

        另一边,飞僵天禧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自己悲惨的遭遇,一见云木、牛咕咕低头不说话,他顿时误会了,以为二人不信他的话,当场就急了。

        “二位贤弟,老夫说的句句属实,可没有半句诓骗尔等,真有一位前辈高人凭空移走了我的黄芽药田,你们不信,大可以去我曾经的古墓洞府一观。”

        “不不不,前辈,我们都相信你。”

        云木、牛咕咕强行按下心中的杂念,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正常。

        “那就行。”

        飞僵天禧没有多想,突闻这么荒诞的经历,任谁都会心里嘀咕,二人的表现没有出乎他的意外。

        “咳咳咳~云木小友,牛老弟,若是之前,我坐拥一块黄芽药田,送二位一些也无妨,眼下我手上的黄芽灵草也不多了,这灵草对我修行颇为重要,我就想着炼成【黄芽丹】,不知道云木小友...”

        “前辈,说哪里的话,包在我身上了,我对炼制一品灵丹颇有心得,时常炼成极品丹,你找我炼丹,算是找对人了。”

        放在往常,云木肯定不愿意揽这种活,更不会打包票。

        牛咕咕也连忙接话:“没错,云木老弟对丹道理解远超寻常炼丹师,时不时就炼出极品丹,这段时间,我店里生意火爆,多亏了他。”

        飞僵天禧听闻,悲苦的脸上多了几分喜色。

        “那就麻烦云木小友了。”

        “不客气,不客气。”

        过不多时,飞僵天禧留下了三株黄芽灵草,然后便与牛咕咕离开了参天小苑。

        离开时,云木也嘱咐牛咕咕一声,让他帮忙收集二品灵丹【补命门】所需的灵材。

        牛咕咕自然爽快答允,并且在临走前,给了云木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云木哭笑不得地看着牛咕咕与飞僵天禧离开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

        黄芽药田还是不可能还的,其中牵扯太多,云木不可能为此冒险。

        “看来,只能日后从其他方面补偿一下这位飞僵了。”

        云木暗叹一声,当下,他返回洞府,找出《炼丹心得》、《丹方大全》,开始好好研究黄芽丹。

        别的不说,黄芽丹得先给人家炼好。

        ......

        另一边,牛咕咕与飞僵天禧离开参天小苑后不久就分别了,天禧回了阴风峡谷,牛咕咕则去了山城牛氏药丹坊,交代一声店里伙计给参天小苑送药材,转身又匆匆离开了。

        牛咕咕风风火火又赶到了宁德府城,面见了宁德城隍。

        城隍爷见牛咕咕风风火火,当即来了兴致,欣喜问道:“可是云木那边有了麻烦?”

        人家有麻烦,那就意味着有了攀交情的机会。

        宁德城隍不会把希望全放在云木身上,但有机会攀交情,他还是不会错过。

        牛咕咕闻言,面色有些古怪,他怎么觉得城隍老爷巴不得云木遇见难事似的。

        “启禀老爷,是也不是。”

        “快快道来,莫要磨叽。”

        “是!老爷,事情是这样,前些日子咱们地府不是有位天禧前辈加入,您还让我接待,今日,天禧前辈找我炼一种一品灵丹,而且还要找最厉害的,于是我就把云木兄弟介绍给他......”

        牛咕咕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和盘托出。

        座上的城隍爷听完也是一愣。

        “你是说,天禧那小子培育出了黄芽药田?然后药田被云木师父收走了?”

        牛咕咕嘿嘿一笑:

        “老爷,后面是我猜的,不过您想啊,黄芽药田乃是极其特殊的药田,听说许多炼虚大乘修士都没把握培育出黄芽药田,也就只有出身丹道大仙宗的前辈高人才能毫发无损地移走黄芽药田,老爷,您说是不是?”

        “不错,你猜的很对!”

        宁德城隍爷连连点头,对牛咕咕的猜测颇为赞同。

        看来还是低估了云木背后的师父了,想必此人在远古大仙宗中的地位也非同一般!

        城隍爷心中喃喃自语,心中越发坚定起初的想法。

        想了想,城隍爷吩咐道:“咕咕,你回去后莫要多说,就当不知道此事,前往不要让天禧那小子知道真相!”

        牛咕咕讨好一笑,道:“是,老爷,小的也不傻,明白事情轻重。”

        宁德城隍爷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话锋一转,道:

        “世上福祸难料,表面上天禧那小子天将横祸,凄凄惨惨,实则未必不是他的一桩大机缘,那云木为救自家小妹,以凡人之躯敢与神灵斗法,由此可见他是一位重情义的人,你日后多在云木称赞天禧,说他不是胡作非为的僵尸,而是老老实实修行的尸道修士,想必云木会记住它。”

        牛咕咕闻言,眼前一亮。

        “您是说,天禧前辈有可能会得到大仙宗的补偿?”

        宁德城隍摇摇头:

        “前辈高人做事,本神怎么猜的透,不过只要天禧那小子好好修行,不误入歧途,日后必有福报,好了,你去将天禧唤来,我要和他谈谈心。”

        “是,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