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妖女哪里逃在线阅读 - 第三一一章 我的校尉大人

第三一一章 我的校尉大人

        虞红裳提供的那艘快船,果然无比神速。此船顺水而下,仅仅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鄱阳湖口。

        李轩在此处又用了一道飞符,从鄱阳龙君那里借来了二十多条虺豚拉船,于是这艘船的速度,更是风驰电掣,比之后世那些摩托快艇都强了好几倍,以至于那几面帆都成了累赘,只因风的速度已经跟不上了。

        而在风驰电掣的同时,这艘船居然还非常的稳当,一路波澜不兴。

        就在一天时间之后,李轩已经在金陵城北的码头上岸了。

        此处早就得到消息的彭富来与张泰山,已经在码头上等着他。

        李轩看了两人一眼,然后就讶异的将剑眉微扬,心想这两个家伙,居然都没有荒废了修行。

        张泰山突破五重楼境,他是一点意外都没有的。毕竟这家伙是他们当中武道天资最好的,李轩也为他友情赞助过几枚灵丹。

        可彭富来这厮,居然也有四重楼境了。

        不过上岸之后,李轩还是面色不虞的问:“究竟怎么回事?你们兄弟两个平时都牛皮吹上天,可如今连一个人都照看不住?”

        彭富来略显尴尬:“可问题不是出自我们的辖区,而是乐芊芊参与的城墙修复。之前地震的时候,南京城墙与八门金水阵不是损毁了吗?芊芊她被调去参与修复,可就是她负责的这一段出了事。

        昨日八门金水阵重启,结果她负责的那断墙塌了,还影响了周围的部分符阵与城墙,让朝廷损失了至少四十万两纹银,还误了至少一个月的工时。据说是符文没有刻好,而且是一些较为简单的。有人就怀疑她是故意的,将她捕拿问询。偏偏这个时候,芊芊她的父母又不在南京城。”

        张泰山则挠着头,将一份卷宗送到李轩的手中:“其实事发之后不到一天,罗烟就已经单枪匹马把这桩案件调查的七七七八八了。你如果不回来,我们稍后就可以把人捞出镇妖塔。

        可问题是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之后,即便我们证明了芊芊的清白,她这次也难逃失查之责。”

        李轩把卷宗接在手中之后,随意翻了翻,面色就变得铁青一片:“那么芊芊她现在,还在镇妖塔里面?这桩案子又是谁在审理?”

        “在镇妖塔,正被人审着呢。主办此案的是内堂都察,伏魔都尉柏寒。”

        彭富来语声凝然道:“还记得内监察使石心么?这个柏寒,以前就是石心的嫡系部属。所以为妥当起见,我们还是准备等你过来,想着也不差这点时间。

        芊芊的父母在朱雀堂内有着众多老友,许多人都在关照着芊芊。内堂的人被他们盯着,不敢做什么过份的事,之前江校尉就已经就此事去找过总管。”

        “石心?”

        李轩心想怪不得,他一直就在奇怪,到底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    ※※

        在镇妖塔的第十一层,一间昏暗的审讯室里面。乐芊芊被沉重的锁链拷着,眼眶发红的看着她眼前的地面。

        “说吧,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不是有人指使?”

        内堂都察,伏魔都尉柏寒就坐在乐芊芊的对面。他正眼神冷冽的看着这个脸色苍白如纸,发丝紊乱的女孩。

        “别以为你的父母在六道司里面有些关系,就可以有恃无恐了。我们内堂办案,谁都别想干涉。你不老实交代,是别想出去的。”

        乐芊芊根本就没听他说什么,她在想自己怎么就落到这个地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谁在算计她?

        自己可真没用,居然稀里糊涂就被抓了进来。如果校尉大人知道了,不知会怎么笑话她,她给校尉大人他丢人了。

        校尉大人他在龙虎山那边,应该正是春风得意?薛云柔对他一往情深,非君不嫁,公主殿下应该也是情根深种,爱得死去活来的那种。

        他身边的红颜知己如今是越来越多了,而她乐芊芊,接下来却不知会发配到哪个旯旮里面。

        六道司的规矩她是知道的,这次朝廷损失这么重,朱雀堂是一定要给一个交代的。所以哪怕最终证明了她无罪,她也一样要被追究责任。

        贬职发配是最轻的,重则直接被六道司革职。

        想到这里,乐芊芊不禁浑身发冷。她把自己整个娇躯蜷缩着,抵抗着那透骨的寒意。

        被发配地方其实没什么,无非是换个地方任职而已,她不一定要待在南京的。可这也意味着,自己从此将远离校尉大人,连远远看着他的愿望都无法实现。

        乐芊芊心想那传说那个传言搞不好就是真的,校尉他修了邪法,最擅迷惑女人心,看一眼就会失魂落魄,看第二眼就会怀孕——

        “你知道害怕了?”

        柏寒只道是乐芊芊生出了畏惧之心,他眼里不由闪现出一抹喜意,开始放缓语气,循循善诱道:“乐博士,我知道你的为人,循规蹈矩、安常守分,也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的。

        你只要把指使之人说出来,那么一切都好说,我会尽力帮你争取一个好的判罚。事后你们家只要能把银钱补上,那么无罪处理也是可以的。”

        乐芊芊不由抬起头,以诧异目光看着柏寒,心想这个人,他当自己是白痴吗?

        这么大的事情,认罪后还能够脱身?骗小孩都没有这么骗的。

        这家伙一直强调指使之人,又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是在针对她背后的两位校尉?

        一股怒火顿时从她心底冲涌而出:“我才没被人指使!你这人心肠太坏,不安好心。”

        柏寒读愣了愣神,面目就阴沉了下来,可他依旧用平和的语气道:“这次承包城墙土石的商家,有三家与诚意伯府有牵涉。你是吃了什么迷汤,要为他们奋不顾身?你帮了李轩他们家,那么他能帮你脱罪吗?”

        乐芊芊摇了摇头,她已经懒得再与柏寒说话了。

        柏寒此时又眯着眼,一声轻哼:“看来乐博士你吃的苦头还不够,来人,将她送入到黑牢,给我关上一天,不得送任何食水。”

        在不能动刑的情况下,其实把人关到黑水牢更好,

        不过柏寒到底有着顾忌,知道乐芊芊的背景深厚。他倒不怕得罪人,只是担心乐芊芊的那些叔伯看不下去,找到理由插手进来。

        乐芊芊的小脸,也更加发白。

        她知道黑牢,里面一点光线都没有,也没有任何声音。让她想起了小时候自己被寄养在亲戚家,被关小黑屋时的情景。

        也就在这个时候,她目中余光忽然望见了一抹光亮。她心有所感的看向了门,然后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牢门之外,笑眯眯的看着她。

        “校尉大人?”这一刻,无限的惊喜在乐芊芊胸中炸开。

        内堂都察,伏魔都尉柏寒也侧目回望,然后就眼眸一厉:“李轩?”

        他心绪微微沉冷,却没有任何的惧意:“李校尉你这可是违规!内堂办案,你理当回避,这可不是审镇妖塔爆破案的时候。是什么人把他放过来的?你们都是死人吗?”

        他后面两句,却是冲着不远处跟过来的部属与牢卒。

        李轩却直接推门而入,直接将一张文书,拍在了柏寒的怀里:“这是你的调职令,从内堂调职朱雀堂,前往六盘水任当地的伏魔都尉。”

        柏寒身体不由一僵,他知道六盘水是什么地方,那里古称夜郎县,就在贵州烟瘴之地,周围也是南方十万大山的一部分,是当今天下妖族最活跃的地带。

        且因六盘水地势之故,那里也是天下间阴魂厉魄集中的区域。

        朝廷至今都没能在那里建立州府,只能以土司羁縻。

        柏寒的嘴唇已开始发白:“六道司从没在六盘水设过都尉,你也没这权利。”

        他拿着那文书看,发现竟是发自于朱雀楼,上面有着朱雀堂总管的印章。

        说是因六盘水妖魔作乱,事态紧急之故,需得临时抽调伏魔都尉柏寒前往六盘水,主持当地‘伏魔分巡司’的筹办。

        柏寒看到这里,还是冷笑着的,心想朱雀堂哪里管得到内堂的事?

        可接下来他就面色微变,在这之后,竟还有两位内监察使的印章。

        其中之一,就是公孙灵。他知道这位为查一桩案件,如今就在南直隶。

        “以前没有,现在就有了。朝廷意打算在贵州改土归流,所以六盘水那边,六道司总需开拓的。”

        李轩心想把你调到别的地方,他反倒不放心了,万一坏了事怎办?

        “你说得对,我当然没这权利,可别人有。”

        以他现在的人脉,还找不到人帮忙吗?

        “你这是在打击报复~”柏寒语音发颤:“即便要将我调职,那也该由总堂签发的调职令。”

        “堂里面已经就此事上报,有两位内监察使的署名,总堂那边会追认的。”

        李轩走到乐芊芊的面前,先是看着泪痕满面的她笑了笑,然后就将她的镣铐一一打开,

        柏寒的眸光顿时一厉:“你敢私放人犯?”

        可李轩一点理会他的意思都没有,将那些锁铐打开之后,就随手丢在一旁。乐芊芊则情绪难以自禁,直接扑入到李轩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