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小说 - 向他的小祖宗服个软在线阅读 - 第69章 帅有什么用?

第69章 帅有什么用?

        李情深坐在旁边,就跟上学的时候,班主任站在身后一样,让凌沫沫半点都不敢松懈。

        这么接连弹下去,手指和手腕是真的很累,而且坐了这么久,她也有点想上洗手间了。

        凌沫沫觉得自己此时此刻的情况,像极了小时候上学那会儿,上课想要去个洗手间,都要做半天的心理建设,踌躇好久,实在等不到上课铃声响,才在最后关头忍无可忍的举起手小声而又胆怯的说一句“老师,我想去厕所”。

        凌沫沫忍了一会儿,又忍了一会儿,实在是忍不住的她,悄悄地往李情深那边偷瞄了一眼。

        男子斜着头,在开着窗外,没看她。

        一直觉得自己死死被他盯着的凌沫沫,浑身稍微松懈了一些,她手的动作未停,喊了声:“老师。”

        李情深没反应。

        凌沫沫以为是自己的声音太小了,被钢琴声掩盖住了,提高嗓音又喊了声:“老师。”

        李情深还是没任何的反应。

        凌沫沫蹙了蹙眉,停下弹钢琴的动作,“老师。”

        安静的音乐室里,她这道声音不算响亮,但也绝对谈不上很轻。

        她看他靠着沙发,还是一动不动的样子,有些纳闷的伸长了脖子,这才发现,他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斜斜的靠着沙发睡着了。

        凌沫沫轻手轻脚的站起身,悄悄地走出音乐室,趁着上洗手间的这会儿时间,她揉了揉手腕和手指。

        她没太敢在外面逗留太久,上完洗手间,对着窗外的风景伸了个懒腰,站了不到一分钟,就急匆匆的折回了音乐室。

        她出去的时候,没关紧音乐室的门,轻轻一推就开了,她先伸了个脑袋进去,看到他还是刚刚那副模样睡着,这才放下心来的挤进音乐室。

        吃完饭这么久,她还没喝过水,有些口渴的她,蹑手蹑脚的走到他坐的茶桌前,动作很轻的端起自己的水杯,小心翼翼的吞了几口。

        这杯子有些重,她放下的时候,没控制好力气,和桌子相碰发出很清晰地声响。

        她吓得心一哆嗦,看向李情深,见他睡着的脸上表情纹丝不动,这才暗松了口气。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一半打在他脸上,另一半隐藏在阴影里,光影交替下,他的五官显得愈发精致出众。

        凌沫沫顺着他乌黑茂密的头发,看到了他的合着的双眼上,这是她第一次发现,他睫毛竟然比女生还要长,他皮肤很白,看不到半点毛孔,鼻翼挺拔,下颚线流畅,藏在衬衣领口里的喉结若隐若现。

        抛开她对李情深那些根深蒂固的偏见,平心而论,他绝对是她遇见过的异性中长得最出色的那一个,颜值远超她十六七岁那两年疯狂迷恋的爱豆们。

        凌沫沫察觉到自己在盯着李情深发呆,连忙眨了眨眼睛。

        “帅有什么用?”想到自己刚刚竟觉得他帅,她忍不住带着点不服气嘟囔出声:“还不是生了个让人讨厌的性子。”

        因为他睡着,她没了日常在他面前扮演出来的那些乖巧,想到他恶劣的脾气,还有他今天折磨自己这么弹钢琴,她毫不犹豫的冲着他龇牙咧嘴的摆出一个鬼脸。

        凌沫沫不太敢造次,转身往钢琴那边走去,走了没两步,她突然回头,学着老虎的样子冲着他伸出爪子,无声的嗷呜了一声往他身上隔空挠了两下。

        落座在钢琴前,凌沫沫继续弹琴。

        音乐室里的气氛又和平了下来,仿佛刚刚她去洗手间,在他面前张牙舞爪的做出来的那些小插曲根本不曾发生过一样。

        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面前的钢琴上,没发现坐在沙发上的李情深,在琴声响起来的那一刻,唇角悄无声息的往上扬了扬。

        他在她喊第二声老师的时候,就醒了。

        她出去又回来,他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以为她会直接去钢琴前,没想到她竟然冲着他这边走来。

        他看着像是在沉睡,只有天知道,随着她的靠近,随着他能闻见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他整个人有多紧张。

        她盯着他看,她那些很小声的吐槽,还有她的鬼脸,他都有听到,也有在眼睛微微睁开的一道细缝里看到。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小时候的她。

        记不清那是第二次还是第三次他跟着母亲去探望她外婆,母亲提前没跟她外婆打招呼,来的很突然,她外婆把冰箱里能拿出来的食材都拿出来准备午饭了,甚至她外婆还让她把她珍藏着的一盒舍不得吃的巧克力拿出来。

        他记得很清楚,当时的她特别不情愿,但还是顺着外婆的意思,磨磨蹭蹭进卧室,抱着一个粉色的铁盒子走了出来。

        看得出来小姑娘是真的很珍爱那盒巧克力,到现在包装都还是完整的。

        外婆拆开巧克力盒子,放在他面前招呼他吃的时候,她躲在外婆身后不满的鼓了鼓腮。

        当时七八岁的她,脸本来就圆圆的,那副模样像极了一只小河豚。

        后来外婆去煮饭了,他母亲去帮她外婆打下手,电视机里放着他们来的时候她正看着的动画片,可她的注意力却始终不在动画片上,而是不断地往他面前的巧克力盒子上落。

        吃完午饭,母亲跟她外婆出去了一会儿,他靠在沙发上,跟今天一样,闭目养神,她以为他睡着了,悄悄地蹭过来,把盒子里的巧克力偷走一颗又一颗。

        大概她觉得他抢了她心爱的东西,对他很愤恨,嘴里一直都在嘟嘟囔囔着:“这巧克力我藏了好久都舍不得吃。”

        “你这人怎么那么讨厌啊,外婆为什么对你比对我好。”

        “还让我喊你小叔叔,呸!”

        她边说,边冲着他无声的呸了一下,然后就伸出两根手指扒拉着下眼皮对着他吐舌头做出一个她自我觉得很恐怖的表情。

        她玩的不亦乐乎,压根不知道她面前的镜子里,倒映着她全部的一举一动。

        他忍着笑,当成睡醒的样子,微微动了动腿,她脸上顿时变成了甜甜的笑,跟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飞速的坐回远处的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还对着电视里的主人公“哇”了声:“好厉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