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小说 - 肆意温柔在线阅读 - 珉苒篇*美满

珉苒篇*美满

        珉苒篇*美满

        那天戚珉这样说了之后,徐苒就没有再问出什么实际的东西来,不过她觉得,戚珉这也算是默默地回应了吧。

        总之,只要戚珉一天没有女朋友,她就还有一天的希望,而且据她所知,戚珉身边就只有她一个女生,反正其他女孩她是没有看见的。

        徐苒其实有点奇怪,为什么戚珉这么好看,居然没有女孩子追求,成绩又好,长的又好看,是学校的大才子呀,这名头听着也舒服啊,可的确是没什么人追求。

        也许真的是像表姐说的那样,戚珉在别人的眼中就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神仙大佬吧,反正在徐苒眼中,戚珉就是自己的男朋友,说起来也够不要脸的。

        不过嘛,追求戚珉这样的人,就是需要不要脸的精神,才能百战百输,百输再战。

        徐苒学的这个专业其实自己不是很喜欢,对于德语,她没有什么兴趣,还是主要是因为戚珉选择了,所以才会选择。

        不过自从听过戚珉的德语演讲之后,徐苒却突然爱上了这个语言,太美妙了,从戚珉的嘴中说出来就好像是天籁一般。

        她决心要好好学,也不能太丢戚珉的脸,每天跟在戚珉身边,成绩太差,似乎也不太好呢。

        于是不知不觉的,徐苒摸鱼的时候少了,认真学习的时候多了,戚珉也发现了徐苒的这个改变,所以对徐苒似乎也温柔了许多,徐苒的问题,总是会耐心的解答。

        有戚珉这个学霸在身边,徐苒就是不想学好是也不可能的,跟在优秀的人身边,就是磨磨蹭蹭的,也总是可以沾到一点“仙气”的。

        就这么恍恍惚惚的,大半个学期就过去了,戚珉和徐苒还啥关系都没有确定下来,不过这也只是在两人看来,其他人可不这么认为。

        毕竟戚珉和徐苒每天都同进同出的,就差穿一条裤子了,大家都自然而然的觉得戚珉和徐苒是在一起了,就连戚珉的室友都是这样觉得的,还问戚珉什么时候请客,把女朋友带出来见见。

        戚珉只笑笑不说话,似乎也没有意识去解释这件事情,也不觉得大家这样误会不好,也许在戚珉的心里,徐苒早就已经占据了一席之地了。

        而徐苒这边呢,原本对她多有奚落的,也刮目相看,只以为又是一个来搞笑的,却万万没有想到,居然真的可以追求到戚珉。

        有人心想,原来戚珉喜欢的是这样死皮赖脸的女生,早知道自己也上了,这么优秀的男人,要是自己的男朋友也显的挺有面子的。

        徐苒的室友让徐苒把戚珉约出来吃饭,说大学女生寝室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谁谈了恋爱都要请室友吃饭的,徐苒得让戚珉请客吃饭啊。

        徐苒和戚珉虽然没有在一起,可也没有澄清,只翻了一个白眼道,“凭什么啊,他的钱不是钱,和你素昧平生,为什么要请你吃饭?

        你是谁啊?”

        之前徐苒刚刚追求戚珉的时候,他们是怎么背后偷偷地议论她还记得呢,这下想反过来要吃饭了,做她的春秋大梦吧,戚珉的钱不是钱啊,为什么要请他们这样的人?

        徐苒就这么直接的怼了回去,一点面子也没有给,当时大家都在寝室,一下子那个舍友就很下不来台,尴尬的要死。

        可徐苒却一点也不觉得改改,如果这个问题是米瑜提出来的,徐苒还有可能答应,可是其他两个人凭什么提出这样的要求,这是想占便宜还是想撬墙角啊。

        给他们惯的,他们恐怕也从来没有遇到像徐苒这样的人,居然这么直接,好半天寝室里都没有人说话,也不知道该说啥,那个提出来的人恐怕已经在心里把徐苒骂了千百遍了。

        徐苒不介意,反正她和他们关系本来就不好,再差一点也无所谓了,这样的人徐苒见多了。

        可以说,徐苒可能不是很多人眼中的乖宝宝,所以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任何一个按常理出牌的恐怕也会碍于面子答应了,奈何啊,徐苒的面子只给自己想给的人,不想给的人一点也不给。

        那时候徐苒也没有想到有些人可以这么不要脸,竟然把怨气全撒在徐苒的身上。

        之后在寝室里,徐苒就发现自己被孤立了,米瑜虽然一开始和她关系不错,可是米瑜没有什么主见,可能是被他们怂恿两句也就一样的心态了。

        徐苒回到寝室都没有人说话了,徐苒不怪米瑜,大多数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不会为了一个人而去得罪更多的人,在寝室里,显然孤立徐苒才是正确的选择。

        孤立就孤立吧,徐苒也无所谓,就减少了回寝室的时间,大多数世界都花在了图书馆和自习室。

        可是呢,有些东西也是有底线的,不能一味的觉得无所谓。

        比如徐苒发现最近她的东西总是莫名其妙的少掉,沐浴露洗发水什么的少的很快,还有床上偶尔有脏东西。

        这些徐苒已经遇到过好几次了,可没有证据,似乎连说都不能说,一次两次的,徐苒没说什么,三次之后,徐苒很果决的在自己的桌子和床上装了微型摄像头,只能拍摄到自己这边的角度,别人的角度她也没兴趣,她就不信抓不住他们。

        徐苒周六上午八点就出门了,晚上九点才回来,她早上在桌子上放了一条很贵重的项链,还在一边放了一只口红,结果她回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

        正好大家都在,徐苒就直接问了,“谁拿了我的项链和口红,就在桌子上。”

        寝室里瞬间安静下来,大家都做各种的事情,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当徐苒不存在,徐苒又问了两遍,还是没有人回答,连米瑜也没有,徐苒也就没有客气了。

        “既然你们都不说,那就报警吧,我的那条项链六十八万,相信警方会立案调查的。”

        徐苒拿出手机,有人坐不住了,韩敏先开口,“什么样子的项链要六十八万,故意吓唬我们呢,我们可没有动。”

        “这条项链是我舅舅在巴黎拍下的,证书什么都在,别说六十八万,就是六亿八千万的项链也是有的,那只口红只一千多,比较便宜,我就不计较了,这个项链我可不想便宜了小偷。”

        徐苒就要打电话,这时米瑜才站了出来,“苒苒,都是一个寝室的,也用不着报警吧。”

        徐苒睨了她一眼,米瑜心虚了,“那我的项链会自己出现吗?”

        “你报警就报警,反正不是我们寝室的人拿的,什么好东西,说的好像我们没有见过一样。”

        韩敏白了徐苒一眼,反正也不是她拿的。

        而赵芳就有点虚了,可是这个时候又下不来台,不知道该怎么办,想着反正也没有证据证明,应该也没事,而且最多就是吓唬吓唬她们而已。

        徐苒看着也不像是能买的起几十万项链的人,平常看着低调的很,这说起来也是徐苒的错了。

        太过低调,让人以为是软柿子,那是不屑于和她们闹,要是在以前,根本没有哪个敢惹徐苒这个刺头,看见徐苒都躲着走。

        “哦,那就这样吧。”

        徐苒看他们的样子也不知悔改,那就别改好了。

        徐苒出去直接打了110报警,价值六十八万的项链,警方很快就答应马上过来。

        之后徐苒给戚珉打了电话,“戚珉,我报警了。”

        “你怎么了?”

        戚珉才回到寝室没多久,在和室友聊天,突然接到徐苒的电话,吓了一跳,徐苒不是回寝室了吗?

        报警做什么?

        “我的项链被偷了,就放在寝室桌子上,价值六十多万,他们都不承认偷了,那我只好报警了。”

        徐苒低着头,点了点脚尖。

        “需要我过来吗?”

        戚珉蹙眉,一个寝室居然闹的这么僵吗?

        “不用啊,我一个人就可以,但是你过来我会更高兴。”

        “等我一会,先把这个事情告诉辅导员,语气好一点,委屈一点,别这么强硬。”

        戚珉头疼的很,还是头一次看见直接报警的,徐苒的性子果然不一样。

        徐苒发消息给辅导员,这个点,不知道辅导员会不会生气。

        徐苒在楼下等着,等了一会,戚珉比警方先到,“辅导员怎么说?”

        “说马上过来。”

        徐苒低着头。

        “你现在出来干什么,如果万一是你们寝室的人偷的,再悄悄地放回去怎么办?

        你是不是傻?”

        戚珉看着她有些生气,万一那人把东西放回去,还说是徐苒自己不小心放错了地方,到时候就有口难辩了。

        “你放心好了,我留了后招。”

        徐苒调皮的眨眨眼。

        等了一会,警方和辅导员都到了,来了两个警察叔叔,了解了一下情况,戚珉跟着进去,辅导员本来想说些什么,不过听说两人是男女朋友,说不好这项链还是戚珉送的,辅导员就没说什么。

        几个人进寝室的时候,寝室的几个人都惊呆了,没有想到徐苒居然会真的报警,而且还是这么迅速,这下子心里有鬼的脸色都变了,却在硬绷着,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

        “你确定是丢了吗?

        还是不小心放在哪里了?”

        警察看了几个人一眼问徐苒。

        “我出门的时候就放在桌子上,晚上回来就不见了。”

        “那你们有人见过她的项链吗?”

        这好端端的,能去哪呢。

        “没有,我没见过。”

        “我也没有。”

        大家都极力的证明自己的清白,“徐苒,你还是好好找一找吧,说不定就压在哪里呢。”

        幸好刚才已经放回去了,她们才不怕呢。

        听到这话,徐苒看了一眼桌子,桌子上很空,就在右上角摆了一本书,可是徐苒记得刚才是没有这本书的,走了过去拿起书,那条项链赫然就是在下面,大家都看见了。

        “我就说嘛,徐苒你肯定是放在哪里不记得了。”

        “既然找到了,那我们就走了。”

        警察叔叔心想这么贵重的东西,徐苒可能是一时情急才报警,也没有过分苛责。

        “等一下,这不是我放的,我有证据。”

        徐苒踮起脚尖,在靠近墙壁的床板上取下一个微型摄像头,“谁偷了,又放回去,这个摄像头看的一清二楚。”

        连警察都惊恐的看着徐苒,居然有人在寝室安装摄像头。

        “这个摄像头我调整过了,只能拍摄我这边的范围,也没有声音,所以算不上什么侵犯隐私吧,如果不来我这个位置,根本拍摄不到。”

        徐苒把摄像头交给警察,拿出手机连上系统,直接把视频摆了出来给他们看,视频就很明显了,韩敏最先拿起项链来玩,还打开徐苒的柜子拿里面的零食。

        徐苒有一个柜子是没有上锁的,她也很少吃零食,这些零食都是家里准备的,她带过来之后就没有开过,本来也不怎么在寝室,所以少了也不知道,谁知道居然便宜了他们。

        最后也的确不是韩敏拿的,是赵芳拿了项链,口红则是米瑜最先拿起来涂了一下,徐苒看了一眼米瑜,当初还觉得她挺好相处的,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人云亦云的一个人,别人说几句,也跟着走罢了。

        辅导员看完了视频,看了几个人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同一个寝室闹成这样。

        徐苒也是聪明,要是徐苒没有这个摄像头,那今天是真的有嘴也说不清楚了,还会被人反咬一口,说徐苒故意诬陷室友,都是女孩子,何必这样呢。

        据辅导员所知,徐苒是一个很热情的女孩子,学习也认真,在班上人缘还挺好的,怎么在寝室关系却这么差,不过不管怎么说,偷东西,翻柜子,这些事情都是他们的错。

        “跟我们去一趟吧,林老师也去录个笔录吧。”

        警察叔叔收起摄像头。

        韩敏和赵芳紧张的要哭出来了,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么贵重,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不敢拿,可是拿都拿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这件事情最终还是在派出所走了一遭,因为东西还了回去,几个人也诚挚的向徐苒道歉了,恳求徐苒的原谅。

        因为数额巨大,如果徐苒起诉的话,赵芳最起码要吃几年牢饭,就算后面放了回去,那也构成盗窃罪的。

        辅导员问徐苒的意思,以辅导员自己来说,这件事情肯定是可以大事化小最好,因为学校的学生被判刑对学校的名声也不好听,不过辅导员并没有开口,还是让徐苒自己做决定。

        戚珉走了出去,徐苒跟着,到了外面,就两个人,徐苒问他,“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你想起诉她吗?”

        “其实我只是想要给她一个教训,你不知道,他们有多坏,往我床上扔垃圾,用我的东西,还孤立我,可我没有都没有做错。”

        徐苒低着头,拿脚尖踩着地上的落叶,难道就一定要所有的事情都顺从着他们,他们才愿意和她玩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宁愿一个人玩。

        而且孤立也无所谓啊,可是为什么要欺负人呢?

        不聊天她一点也不在意,可是为什么要动自己的东西呢?

        难道这也是为人处世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永远也不想和他们同流合污。

        “为什么呢?

        他们为什么要孤立你?”

        戚珉很不解,徐苒就是话多了一些,喜欢叽叽喳喳而已,也不用做的这么狠吧。

        “那还不是因为你啊。”

        徐苒怨念的撇了戚珉一眼,“当初他们两个笑话我追不上你,虽然我现在也没有追上你,可是他们认为追上了,想让你请客吃饭,我就回绝了他们,凭什么啊,你都还没有请我吃过饭,为什么要请他们吃饭,他们算什么啊,然后就不高兴了呗,就针对我了。”

        “你是傻吗?”

        戚珉被气笑了,不就是一顿饭嘛,至于闹成这样吗?

        不过戚珉想想也是,徐苒的性子比较直接,不会拐弯抹角,肯定是让人下不来台了,不过这也不能怪徐苒,她也没说错。

        就算是请客,那也得徐苒先提,别人提出来算什么话,这不是为难人吗?

        也就是徐苒这么直接了,换了其他人肯定就咬牙答应了,白白便宜了他们一顿饭。

        “我才不傻呢,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啊?

        说不定是想撬我墙角呢,你都还没有成为我男朋友,他们凭什么撬墙角,真是不要脸。”

        徐苒越想越起,又絮絮叨叨道,“都怪你太难追了。”

        “好了,本来就笨,生气就更蠢了,那你想怎么样?”

        戚珉发现徐苒是真的很率真,不会那些弯弯绕绕,和徐苒相处很轻松愉快。

        “那怎么办?

        辅导员好像不太高兴。”

        徐苒从小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所以在做这件事情之前也没觉得怎么样。

        可是对很多人来说,这样的事情,恐怕最多只会想想,不敢去做,最起码不敢直接报警,肯定是先和老师说的,这下子冷静下来,徐苒才想到可能会给学校造成不好的影响。

        “你站着,我去和老师说,既然你不想起诉,那就私了,不过也会让她们吃点苦头的。”

        戚珉走向了辅导员,两人聊了一会,辅导员也放心下来,不用继续闹大对谁都好,戚珉点点头就准备走了,辅导员八卦了一句,“戚珉,怎么是你来说,不是徐苒呢,你们什么关系啊?”

        戚珉想了想,“她是我女朋友。”

        说完这句话,戚珉了走了,一步步走向徐苒,那个女孩还在等着他,看见他过来连忙笑了起来,要是知道刚才戚珉说的话,恐怕徐苒的尾巴就要摇上天了。

        这件事情最终以赵芳被记留校察看的处分,韩敏和米瑜记大过处分为结果,学校也通报了,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徐苒也打算搬出去住了,要不然恐怕别人都怕自己会在寝室按摄像头。

        徐苒搬出去这件事情很简单,她身上有钱,父母从来不管自己的零花钱,都是给副卡随便刷,也好在在这样的散养下居然没有养歪,也是一种能力了。

        徐苒找了一个房子,两室一厅的,有两个房间,之前是有两个人合租的,不过徐苒不喜欢合租,反正也不缺这么点房租,一个人住着舒服。

        搬家那天是戚珉来帮忙的,让徐苒比较诧异的是,她原本是打算让管家来搬家的,这件事情也和家里说了,家里都同意,结果戚珉主动要求来搬家,那徐苒可求之不得啊,连忙打电话让管家不用来了。

        把东西搬了过去,徐苒在整理,戚珉看了一圈,门窗都完好无损,没有什么安全隐患,不过徐苒一个人住这里,戚珉还是有些担心。

        “住外面挺舒服的,我也想搬出来住。”

        戚珉不动声色。

        “搬啊,到时候我去给你搬家。”

        徐苒居然一下子没有回过神来。

        “可我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我觉得这里就不错,挺干净的。”

        “那是,这可是我找的房子啊,那必须是干净的。”

        徐苒还是没有回过神,还在沾沾自喜。

        “我想搬过来住。”

        戚珉直截了当,要是和徐苒绕弯子,恐怕这辈子她也听不懂,她就是一根筋。

        “你搬……什么?

        你想搬过来住?

        和我一起?

        同居?”

        徐苒终于回过神来了,被戚珉的话吓到了。

        “不是同居,是合租,正好你也差一个租客,我还可以帮你分摊一半的房租呢。”

        戚珉面不改色,和徐苒的表情反差巨大。

        “可是我不用分……啊,对哈,房租太贵了,我需要人帮忙分摊房租,那你搬过来吧。”

        徐苒本来还想说不用,看见戚珉的眼神之后,徐苒硬生生的改了口,总觉得戚珉的眼神危险的很,就好像自己要是不答应的话,戚珉就要做点什么了。

        “那好,既然你邀请我搬过来,那我就搬过来吧。”

        戚珉颔首,推开另一个卧室的门。

        “……”徐苒看着戚珉的背影心想,自己什么时候邀请了戚珉?

        不过戚珉愿意搬来和自己住也是好事啊,说不定自己马上就要成功了,到时候来个梦游扑倒啥的,那可就刺激了,毕竟梦游,也不能怪她吧,这样一想,徐苒觉得自己的长征马上就要结束了。

        就这样的,戚珉搬了进来,虽然两人是合租,只是室友而已,可是别人会信吗?

        这么多房子,你和谁合租不好,非要和同进同出的那个人合租,说不是同居都没有人相信,就连戚珉的室友也这样说,戚珉收拾东西的时候还打趣他什么时候带弟妹出来见个面。

        戚珉和室友的关系都是不错的,也知道他们是没有恶意的,只不过也没有说话,两人的关系,可还没有到这么快就可以带出来见“家长”的地步。

        其实都还是不清不楚的,模模糊糊的,连戚珉都有些奇怪,为什么之前徐苒追他这么紧,可是现在他表现的挺明白的了,可是徐苒却像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说她傻气都是抬高了她,戚珉都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徐苒了。

        戚珉搬出来的事情没有和家里说,不过在过年的时候还是说了,只是说住寝室有点不方便,何晚也没有多问,戚珉是个有主意的,又是男孩子,可以保护好自己,要是以后桃桃搬出去住,那肯定是要问清楚的。

        寒假过去,戚珉提前一天回来准备搞卫生,结果戚珉推开门之后发现房间一尘不染,地上的瓷板光彩照人,徐苒就坐在客厅。

        “你打扫的?”

        戚珉不太相信。

        “当然…不可能了,是家里的阿姨打扫的,我哪里有这个能耐啊。”

        徐苒笑嘻嘻的站起来去拉戚珉的行李箱,“辛苦我们大才子了,来喝水,刚刚烧好的。”

        “不用,我的东西没有乱动吧?”

        戚珉推开房间。

        “没有啊,我只叫阿姨拖了一下地,你的东西我都没有动,你自己拿出来晒一下太阳。”

        和戚珉住了一段时间了,戚珉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徐苒还是很有眼力见的。

        “嗯。”

        戚珉打扫了一下自己的房间,出来就看见摆满了一桌子的菜,“你点了外卖?”

        这是毋庸置疑的,徐苒可没有做饭的好手艺。

        “是啊,来给你接风洗尘的,快吃吧。”

        徐苒摆好了碗筷。

        “下次别点这么多,浪费。”

        戚珉坐下来。

        “知道了,以后我们吃食堂,还环保呢。”

        徐苒点点头答应了下来,他们也很少点外卖,基本上都是早上出去,晚上才回来,哪里有时间点外卖啊。

        现在徐苒被戚珉带着,也是天天泡在图书馆自习室,都不知道自由为何物了,而且有了戚珉的带头作为,徐苒居然不觉得难熬,有时候还觉得学习挺好玩的。

        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徐苒整天和戚珉在一起,那可不就是会把爱学习这件大事发扬光大嘛。

        吃了饭徐苒打扫了一下桌子,戚珉把笔记本搬出来,招手让徐苒过来。

        “做什么?”

        徐苒兴致勃勃的坐到戚珉的身边。

        “你上个学期有一门考查课没有拿到九十分,所以这一次你得重新订立目标。”

        戚珉这架势活像是徐苒以前的班主任一样。

        “啊,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我上次就一个没有九十,那是因为那个老师针对我好吗,给我一个八十九。”

        徐苒气恼道,上个学期她表现挺好的,为什么不给她九十呢,其余的都有九十多,尤其是有一门考试课九十五分呢,班上第一。

        徐苒明明就是一个学渣,居然就这么被迫成为了学霸,还是在戚珉的潜移默化中,“被迫”的十分高兴。

        上个学期那个成绩给徐母看的时候,徐母看了又看,看着徐苒的样子,好像在说,“这是真的吗?”

        连徐母都不相信,自己家女儿就花了一年的时间,从学渣变成了学霸,再从学霸变成了学神。

        过年时候,徐母走亲戚的时候腰杆子都挺直了,硬气的很,别人问起徐苒的学习也可以骄傲的说出来了,收获别人的夸赞。

        不用像以前一样,尴尬的说没什么好,别人还要反过来安慰几句说反正也不是会读书才有用,可是呢,指不定心里在怎么的笑话徐苒和徐母呢。

        人这一生,从小到大都在攀比,结婚之前是攀比自己,结婚时攀比老公,生了娃就开始攀比孩子了。

        徐母自身还是不错的,一直都是被人羡慕的,老公就更是了,绝对是嫁的十分好的。

        只可惜啊,这个娃呀,徐苒也就长的漂亮被人夸过,关于成绩这方面啊,从前的十几年就没有过一次。

        这一次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徐母哪里能不高兴呢,这不,放假的时候,把徐苒放心尖上宠着,在家里就没对她红过眼,压岁钱也比往年多了一倍,徐苒这个年过的那叫一个享受啊,这才知道原来学习成绩好还有这么多的好处,对学习的怨念都少了许多。

        可是这个全部课程都九十,这个目标已经很高了,为什么还要提高呢?

        “老师为什么就针对你?

        不针对其他人?”

        戚珉瞥了徐苒一眼。

        徐苒心虚的对了对手指,嘟喃道,“我也就是不小心迟到了一次嘛,迟到很正常嘛,人家都说没有逃课的大学是不完整的大学,我只是迟到一次怎么了嘛。”

        “迟到了,还好意思说老师针对你,你能不能不要毁坏老师的名声了?”

        戚珉在电脑上敲下一段话,转给徐苒看,“这个学期的目标就是全部九十二分,应该不难吧?”

        “很难,考试课我还可以努力一下,可是考察课,一大个教室,这么多人老师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打高分嘛,你就是为难我胖虎!”

        “你不是说要追我,我今年的目标是九十五,你想放弃了?”

        戚珉放下笔记本,看了她一眼。

        “我也不想啊,可是你也太难追了,我都追了你两年了,你还是没有答应,大家都觉得你是我男朋友,可是我什么权利都没有行使,别人说起来的时候也是很心虚的好吗。”

        现在大家早就默认两人是一对了,可是只有徐苒知道,根本就不是一对,什么梦游扑倒计划之类的全部都失败了。

        因为到了晚上,戚珉居然会锁门,防她像是防贼一样,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而且戚珉也是,也不主动搞一点机会。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徐苒觉得这个纱可能是铁布衫,哪里是什么纱嘛,手指都要捅破了也没有捅开。

        “你心虚什么,别人说起来的时候,你也没有反驳啊。”

        戚珉笑了一下,虽然他们也没有挑明,可都是默认的。

        徐苒瞥了戚珉一眼,“名不正言不顺啊,我哪里敢嚣张,我那不是不反驳,是不敢说话。”

        “那以后你就嚣张点。”

        戚珉弯了嘴角。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徐苒呆住了,怎么觉得戚珉的话这么有歧义呢?

        这意思是说答应做她男朋友了?

        “我女朋友的成绩可不能太差,所以你觉得这个目标高还是低?”

        戚珉又拿起了笔记本。

        “啊啊啊,真的吗?

        如果我考到了,你就答应我?”

        徐苒不敢相信,她还以为要再磨蹭戚珉一段时间呢,居然这么快就答应了吗?

        “你能考到吗?”

        戚珉不置可否。

        “必须能啊,你就等着收获我这么一枚可爱的女朋友吧,我们来订目标,我保证完成。”

        徐苒一点也没有觉得一个学期太长了,毕竟她可是放长线钓大鱼的人,她都已经等了这么久了,要是想到一个学期可以搞定的话,那也十分不错了。

        而且两人的关系,说实在的就是差那一个说出口的名分了,徐苒不在意再等一下。

        戚珉也没说话了,看着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其实徐苒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女孩,也很开朗活泼,像一个小太阳,和她在一起的确是很高兴的。

        有了戚珉的话,徐苒那学习起来的动力满满啊,绝对不喊苦不喊累的,每天都是乐滋滋的学习,也不迟到早退了,生怕老师什么时候扣了她的分。

        为了让老师记住自己,徐苒还每次下课之后还去找老师问问题,找几个难度有点高的,在老师面前多多刷脸,保证让老师在这个学期是不可能忘记的。

        有了徐苒这般的努力,学习成绩不好都是不可能的,这一个学期过的飞快,想着学习的确是容易让人忘记时间,到期末考试的时候,徐苒都觉得这一个学期过的好快啊。

        考完最后一门,徐苒从学校出来,已经是下午六点了,徐苒也没有急着回去,戚珉下午先回家了,他昨天就考完了。

        戚珉不在,徐苒就不急,在外面吃了火锅,回到出租屋都八点多了,徐苒打开门,没有来得及开灯,就被吓到了,摆了满屋子的玫瑰和蜡烛。

        戚珉从屋里走出来,捧着一束玫瑰,慢步走到徐苒面前,而后,单膝下跪,“苒苒,做我女朋友吧。”

        徐苒哪里想到自己还有这样的惊喜,当下眼眶就红了,接过玫瑰花,“可我的期末考试成绩还没有出来的。”

        戚珉闻言站了起来,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把人拥进怀里,“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