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玄幻小说 - 新神魔大陆在线阅读 - 第267章马善和温良去人间

第267章马善和温良去人间

        有一天,洞穴里爬进来一个道人,这个道人应该是受了重伤,洞庭龙王突然发现道人,吓得浑身发抖,其实情况是麻杆打狼两头怕,道人也吓得要死,一条龙啊,最弱也会张嘴吃人。

        幸亏双方都是傻小子,洞庭龙王算是个小孩,心智未成熟,那个道人是西方灵柩山神棺内一盏神灯的火焰,几亿年来一直在棺材里,当然啥也不懂。

        需要再叙述一下,西方神庭中崇尚自由、平等的观念,所以西方的两盏神灯都出现灵异了,一盏神灯的火焰偷偷摸摸逃跑了,就是受重伤的道人,当时还没有名字,另一个神灯更弱智,叫阿拉丁神灯。

        两军相遇勇者胜,这个重伤道人无力与一条龙对抗,首先开口说:“大哥,我身受重伤,求你救救我吧。”

        洞庭龙王更害怕了,强忍着发抖哆嗦的身体说:“我是大哥,那咱们结拜成兄弟,以后我的家就是你的家。”

        两个人就稀里糊涂的结拜成兄弟了,洞庭龙王照顾了道人三天三夜,道人伤势好了一些,然后给道人起了一个名字叫马善,善良的意思,然后让马善在洞里养伤,为了防止其他人误入,洞庭龙王告别马善,用圆石堵住洞口,就上天投降天庭了。

        洞庭龙王救女心切,驾云来到了秦之岭上空。

        洞庭龙王看着莽莽苍苍的山脉,勾起了童年的回忆,也不知道马善怎么样了,应该早就离开了吧,毕竟是萍水相逢,没什么深交。

        白龙山还是那座山,小溪涧早就看不见了,大概是塌方塌没有了,马善总不能埋在山里吧。

        洞庭龙王正准备离开,突然白龙山里有人高喊:“道友请留步!”

        这句话差点把龙王吓了个半死,申公豹不是已经塞进北海之眼了吗?怎么又出来了?

        洞庭龙王降下云头,看到山里出来两人,其实就是马善和温良,只不过很久很久没见过面了,大家模样都变了。

        洞庭龙王看看来的人,前面一人就是马善,扇云盔,淡黄袍,点铁枪,白龙马,面如傅粉,三绺长髯。另一人是温良,有三只眼。

        马善说:“道友认得我不?”

        洞庭龙王说:“我是洞庭龙神,莫非你是马兄弟?”

        马善跳下马抱拳说:“大哥别来无恙,小弟正是马善。”

        洞庭龙王上前抱着马善说:“好兄弟,哥哥想死你了。”

        马善说:“哥哥不在龙宫享福,为何到此?”

        洞庭龙王长话短说,女儿被神魔大陆的魔法师打了,自己想去请三山五岳的朋友来救女儿。

        马善一是与西方有仇,二是要报恩,于是拉着洞庭龙王说:“哥哥何需远行?小弟愿意去人间看看。”

        洞庭龙王大喜说:“好兄弟,多谢多谢,我带了一件武器,你看趁手不趁手?”

        这就是当龙王的好处,俗话说得好,愁龙王无宝!意思是别看龙王本领不大,龙宫和广大的水底,总有宝贝隐藏。

        这次洞庭龙王带了一把方天画戟,重七千二百斤,放在仙界,也是能拿出来炫耀的。

        洞庭龙王说:“贤弟,你试一试手,有点沉重。”

        马善接过来使了个花枪,感觉是有点重,但用用就能习惯了,毕竟是神仙嘛,还能被这几千斤压倒。

        马善说:“好兵器!只是我怎么好拿哥哥的东西?”

        洞庭龙王说:“贤弟如何见外?我又不会使用兵器,特意从海底寻得,也是与你缘,你就收下无妨。”

        马善说:“哥哥如此说来,小弟也不矫情,哥哥自回龙宫,我收拾一下就去人间。”

        洞庭龙王说:“贤弟如何能找到我的女儿?”

        马善笑笑说:“哥哥与我十几万年未见,而且容貌都变了,缘何哥哥一来我就知道?我有秘法,哥哥与我有恩,在哪都能找到哥哥,侄女也是一样,哥哥尽管放心。”

        这马善的本体是火焰,所以拥有无数火源,在西方称为光明种子,对其他修行者是一点用也没有,但是对马善来说,有一个火源,就可以复活本体,通常只放在相信的人身上,而且这种神奇的能量同样复制到龙女身上了。

        马善和结拜的兄弟温良回到山寨,稍作收拾,就出发了。

        马善非仙非妖非鬼,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有火焰的形状却没有火的元素,他是灵柩棺材里的光源产生了意识,变化成人的形状。

        马善可以随意穿行三界之中,他来到人间,很快就发现了龙女。

        ……

        圣约翰教堂的祷告大厅里,空气凝重寂静,仿佛掉下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到。

        当危险来临的时候,主教猜测敌人根本不怕昏睡魔法。

        危险在一根柱子里,张奎又来了,此刻就藏在柱子里。对于雷电魔法,张奎不怎么害怕了,藏在地下,雷电慢慢就会消失的。

        张奎看到圣堂武士时,心里有点忌惮,这个盾牌太大了,一把宽剑闪着雷光,一张饱经沧桑的面容,肯定是经验丰富,肯定不是好惹的。

        主教走来走去,很多次经过张奎藏身的柱子,这一次,张奎忍不住出手了,一剑砍向主教。

        说时迟那时快,圣堂武士自动和主教交换了位置,是双人护卫魔法,圣堂武士的看家本领。

        张奎的致命一击打在盾牌上,圣堂武士迅速反击,一剑砍下,但张奎的土遁之术太厉害,日行一千五白里,非常之快,已经退出柱子了。

        圣堂武士一剑砍掉半个柱子,张奎的剑又砍下来了,圣坛武士左手一举,用盾牌挡住。张奎反手再杀,“呛”的一声巨响,七杀剑和圣堂武士的大剑硬碰硬的拼在了一起。

        两个人风驰电掣杀成一团,都是以快制快,只能看到剑光闪闪。

        两人实力自然是张奎高出很多,但圣堂武士的盾牌就像一个铁乌龟壳,张奎又是穷神仙,没有好武器,而圣堂武士的宽刃剑很不错,攻击速度也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