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小说 - 阔太生活起居注在线阅读 - 第145章 相思

第145章 相思

        关悦这人就是勤快,晚上都给洗好了,好几盆呢,朱春华回来一看就笑了,“这么多啊?”

        关悦指了指里面,“小七挖的。”

        压低了声音,把人拉卧室里面来,挺兴奋的,“今天不是去挖野菜,可多了,说是过两天还要去呢。”

        “你说奇怪不奇怪,人家眼里面哪棵草都像是菜,都能当草药一样,巴拉巴拉啥功效什么作用都说的一清二楚的,我还以为平时根本都不知道什么什么呢。”

        她一直觉得有钱人家养的小孩子,就是那种五谷不分,脚下面不沾土的人呢,别说是野菜了,韭菜跟小麦分得清就算是高手了,没想到高手在大户人家啊。

        朱春华捧着碗,吃饭呢,晚上又饿了,他就是回来洗洗澡,到时候还得去,不然朱杰那么大的人,别人弄不动他,就他一个人在那里靠着。

        “早上起来,我去给你们送包子去,我四点就起来调馅儿,一会儿我去过水烫好了,明天早上起来包好就蒸。”

        朱春华这人,怎么讲呢,别的本事没有,他就疼老婆孩子,吃了饭把碗筷洗了,看着那么多野菜,就自己烧水给烫好了。

        “你去医院去。”关悦看了看时间,十点了,她怕出来这么长时间,朱杰要洗漱睡觉。

        朱春华就不动,“没事儿,弄完我就走了。”

        他力气大,野菜团子能挤干净水分了,揉面力气也大,都给弄得板板整整的。

        朱杰奶奶就说朱春华,讲这个儿子一辈子没出息,跟个娘们一样,什么乱七八糟的活儿,扫地烧水都干,不大气。

        可是人家关悦跟他一辈子,关悦有福气啊。

        人家就会揉面,就围着灶台转悠,怎么了?

        忙一通就走了,自己骑着电动车去的,半路上没电了,自己脚一滑一滑的,路上有那种快速充电的,一次几块钱,他也没去,医院那边有免费的。

        医院门口有小车,上面摆着桃子,金秋红蜜,一个个的那么大,看着就好吃,“多少钱一斤?”

        “十块,先在大晚上收摊了,八块钱一斤。”

        朱春华笑了笑,走了。

        朱杰还没睡呢,“爸,回来了?”

        “嗯,我给你洗脸啊?”

        朱杰摇摇头,“梦梦给我洗了,你睡吧。”

        有个简易床,这病房贵呢,一天就是大几百,朱春华也有地方躺着。

        天擦黑,他就起来了,关杰也没睡好,他这样就是睡不好,迷迷瞪瞪的,整天躺着,白天睡多了,晚上就失眠。

        轻声问,“爸,你去哪儿呢?”

        “我去溜达溜达,你上厕所吗?我给你倒杯水,一会儿你妈就来给你送饭了,你自己吃,别管我。”

        床头上倒好一杯水,装在保温杯里面,关杰伸手就拿得到。

        你说他骑车去哪儿去了?

        去劳务市场去了。

        人家有找早工的,干几个小时活就没了,干的快。

        赚了八十块钱,给人家卸货来着。

        拿着钱,医院门口那卖水果的还在呢,捡了一兜子。

        关悦还在呢,一看他就问,“去劳务市场了吧?”

        她又不是不知道他,累都累死了,还溜达溜达,你以为是富贵闲人,早上起来拎着鸟笼子溜达呢?

        肯定是去劳务市场了。

        她点了点那一兜子桃子,“尤其是还拎着一兜子大桃子,平时哪里舍得买啊?”

        家里吃水果,就是庞广白买,她买东西,就是直接邮寄到家的,一买就是几盒几盒的,她就这样买东西,觉得家里那么多人,少了吃不着。

        像是这种桃子,一盒子可能九个,不太够。

        朱春华去洗手,洗了几个,切开一个,“这桃子真大,一个得一斤半了,切开吃。”

        关悦接过来,咬一口,这桃子,是真好吃,外面是胭脂红的色,里面果肉吃起来不是那种水脆的,它带着一点软,越吃里面越甜。

        “买很多了,一会你带回去,这是我们这边的特产,别的地方没有,小七肯定没吃过。”

        八十块钱,全买了桃子了,就跟人家耗着八块钱一斤,买十斤。

        朱春华这人,谁他也惦记着,也放在心上。

        庞广白去梦梦那边去看小孩,她还没有去看过,跟leo讲好,“弟弟你不要碰,ok?”

        leo点点头,他都知道,还知道补充,“弟弟不能碰,他太小了,对不对?”

        那么大的一个包子,一口一口塞嘴巴里面,吃东西就看起来很香了,他觉得太好吃了。

        关悦做包子,是真好吃,外面买不到,人家没有这么费劲实诚的,就是请厨师来做,也做不到这一种味道。

        吃起来不踏实的包子,不能称之为真正的包子。

        看起来大,一捏就两三口的那种,还有的馅儿乱七八糟的加料子,甜不甜,咸不咸的,怎么看怎么让人别扭。

        就简单一点,干干净净的菜,加上葱姜,花生油,撒点盐,揉的劲道的面,包起来水蒸气蒸熟了,人间有味是清欢。

        james吃一整个,他蛮高兴,“奶奶讲,还可以做蒸菜,还可以做窝窝头。”

        关悦就喜欢人家捧场,她有老手艺,野菜加上玉米面,白面,豆面,加点盐,上锅蒸就是了,吃起来香甜。

        讲究一点的,就给做成窝窝头样儿的,一口一口吃下去,真就是踏实。

        庞广白就感慨很深,指了指这大包子,“你们看,这个很便宜,我们自己挖来的不要钱,可是它还是很好吃,有点东西简单做就很味美,有点东西复杂做一样也味美。”

        leo抱着碗,大口大口喝玉米粥,喝完了,叹口气,憋气累的,拿着纸巾擦擦嘴,很爱干净了,下桌子去,“妈妈,我吃好了,洗完手就可以走。”

        就等他了。

        三个人出门,你说你出来就看下面顾姐在那里跳绳呢,小宝在那里推那个什么玩意,就是在地上的轮子,跟俯卧撑一样的推着。

        leo蹲下来,看他,“这是什么?”

        小宝一下子泄气,趴地上去了,他得锻炼啊,不锻炼她妈就过不下去了,骂死他了。

        “要出去啊?”

        “嗯,去弟妹家里玩,她今天下午刚好休息。”庞广白看这大太阳,真晒,秋老虎呢,下来早了一会儿,司机还没有过来。

        顾姐人矮,往后站了站,自己笑了,“你穿高跟鞋,我都不敢跟你站在一起了。”

        显得跟三等残废一样。

        庞广白笑了笑,这一片有阴凉,刚好都挤在一起,“小宝也很高。”

        看james已经在玩了,那个东西叫平板推,james穿短裤,庞广白脚尖动了动,“你要小心你的膝盖。”

        结果james一下就把自己推平了,膝盖在地上摩擦,这个东西用力很有技巧的,不是在地上简单的做平板动作。

        小宝以为他要哭,没想到马上爬起来,自己拍了拍膝盖,皮破了,“好疼啊。”

        他是真觉得疼。

        谁知道人家笑了笑,“没关系,我觉得我好像懂了。”

        自己又趴下了,慢慢的往前推,胳膊都在抖的那种。

        做的蛮好。

        庞广白比了比大拇指,“很棒。”

        leo很开心了,自己拍手,觉得大哥很牛。

        然后走到james的脚边,一下子就趴上去了。

        顾姐你说拉都拉不住,james一下给他压破功了。

        整个人都在地上了。

        疼的龇牙咧嘴的。

        旁边阿姨就吓死了,马上把人抱起来,james膝盖那里,就不太能看了,下巴那里磕破了一点。

        自己翻身坐起来,在地上,举起来手看了看,吹了吹。

        庞广白蹲在那里,心疼啊,“疼不疼?”

        看着都疼,伸手去握过来他手掌,眼泪都准备好了,结果看他呲牙一笑,“我手比较耐磨。”

        他用手非常非常多,所以你看他手,其实很糙。

        庞广白突然也想到了,拉着他的手,摸了摸,这么小的孩子,手比自己还要粗。

        一下子就鼻酸。

        你说老讲偏心,可是james确实要比leo辛苦很多,leo这个孩子,他对自己蛮好,会偷懒会耍滑。

        可是james不会,你跟他讲干什么,他一板一眼去做。

        没有告诉他的,他很有规矩的,绝对不会做错一点。

        leo站在一边,庞广白讲,“有没有跟你讲过你这样随便碰人很危险?”

        “你还要做,你来试一下,我要哥哥趴在你身上好不好?”

        leo就哭,自己捂着脸哭。

        他没觉得自己错。

        死活不要去要james趴在身上,一看就很疼。

        自己在地上耍无赖,抱着阿姨的腿。

        庞广白摊开手,“你要学会控制自己情绪,你什么时候可以好好跟我讲话,不要哭了的时候喊我好吗?”

        “你不要让魔鬼控制你的情绪,你要冷静下来,然后跟我分析一下刚才的事情,ok吧。”

        扭着头就跟顾姐笑了笑,“这个真的很不错,很好玩的。”

        顾姐心里啧啧啧,她爱看热闹,但是最怕的就是人家当着面教训孩子,火气大的看的她都觉得尴尬。

        你说劝吧,孩子是真不对,而且大人在气头上。

        你说不劝吧,你也不能干巴巴坐在那里看着人家孩子挨打挨骂。

        你要跟着一起骂吧,也不是很合适。

        她有尴尬症,一遇到人家当着面教训孩子就犯病,好多年了。

        并且无解。

        笑了笑,“我们家还有,买了俩,一开始那个小了,等着给james玩吧。”

        “那很好啊,谢谢。”

        又杂七杂八讲话,顿了顿,回头看一眼leo,“你想好了可以来跟我讲,不然我一会要出发了。”

        leo就仰着脸,一下子笑了,笑的八颗牙齿那种。

        “你想清楚了吗?”

        “清楚了,妈妈,我错了,哥哥做运动的时候我不能随便碰,我很重的。”

        james在一边消毒,阿姨包里面都随身带着的,这会儿看着他,摸了摸头,没说话。

        庞广白点点头,“下不为例。”

        看得人牙疼。

        “不是,你们家孩子就这么听话,你讲什么他就听什么啊?”

        你要他控制情绪他就能控制情绪?

        要他分析他就分析啊?

        眼神有点火热,觉得这是不是有什么秘籍啊?

        她也学学,孩子高考了,还有救。

        司机那边车子已经开进来了,看她还在这边聊天就没有过来,庞广白看了一下时间,“也不是,讲很多时候他要闹得,闹的话,他爹地就把他关房间里面,什么时候能笑着讲话再出来。”

        所以,leo就是哭成狗,他也要笑着打开门。

        笑不出来,庞京墨就根本不看那张脸。

        什么时候能笑着对我了,你就什么时候出来。

        不然谁爱看你闹腾的脸啊。

        顾姐听得很崇拜了,“你们狠得下心。”

        “嗯,家里隔音好。”

        顾姐看着人走了,再看自己儿子一眼。

        小宝就笑了,“别看我,你也不能重新生。”

        顾姐想想,还真没有人家这魄力,你说孩子就两三岁的时候最好玩了,要什么给什么,恨不得天天抱着,哭一声都觉得心碎了,哪里舍得扔房间里面啊。

        可是人家就舍得,房间隔音效果好。

        她们家可能就败在房间隔音效果差上面去了,老破旧小区。

        去看梦梦家小孩子,庞广白在一边坐着,娘家妈在一边看孩子呢。

        就看她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红包,“满月酒我们没有来,给小孩子添喜的,长得真秀气。”

        梦梦就笑了,她儿子她知道,爸爸妈妈都不漂亮,孩子就有点挫。

        她就佩服自己大嫂这面不改色的本事,听着她继续讲,“看看这眉毛,真的好漂亮啊,眉尾这里很有感觉的,以后要比大明星要帅。”

        leo脸皮可厚了,这会儿挤在人中间,削尖了脑袋凑上去看,趴在床边,看了一眼,跟着一起赞美,“弟弟真的好漂亮啊。”

        语气之真诚着实让人动容。

        james在后面也点点头,“是的。”

        梦梦妈端着水果进来呢,知道来特意去买的,她现在可贴着梦梦大哥一家呢,这房子,这手术,都是人家给的钱。

        不知足不行啊,一辈子赚不来的钱,你说这家里大房子,她也能隔三差五的住,跟小别墅一样。

        不就托女儿福了吗?

        james跟leo吃东西还可以,两个人吃水果就是吃水果,坐在一边一口一口的,不说是吃一两口就客气的那种,是真的吃。

        觉得蛮好吃,就吃呗。

        等着人走了,她就问梦梦,“你大嫂都这么说话吗?”

        再加上那俩孩子,才多大你说,跟他们妈妈一个口风。

        她自己外孙这样,还能像模像样的找出来优点夸,讲话怎么就这么讨喜呢。

        关键是人听了跟真的一样的讲,讲的你都当真了。

        梦梦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

        她就话少,讲也讲不对,打开那红包,钱一沓子抽出来了,捏了捏,“里面怎么还有东西呢?”

        撑开一看,一下子就愣住了,里面一对小金镯子。

        梦梦妈就乐了,你说这样的亲戚,谁家不想要啊。

        “你命好,看看。”指了指这钱,捏着那一对儿金镯子,给孩子戴上了,孩子手上光秃秃的。

        红绳也没有一条,“我都没想到给孩子编个红绳,你说你大嫂就想着给买金镯子了。”

        庞广白你说她是真喜欢那孩子吗?

        拉倒吧,她就见这么一次,不太有感觉。

        而且小孩子这样,她只喜欢自己儿子,别人的孩子很无感的。

        说到底,还是为了庞京墨。

        james跟leo这么大就知道捧场,难道就是马屁精

        也不是。

        为了捧妈妈场子而已。

        庞京墨早上起来就问冯邵,“几号了?”

        冯邵心里一顿,觉得你天天盯盘的人,日期排的没空隙的人,健忘症了吗?

        “15号。”

        庞京墨点点头。

        他想说什么,但是看冯邵木楞的眼神,咽下去了。

        等着吃午饭的时候,跟冯邵一起去吃东西,法餐厅那边的羊架两个人都比较喜欢吃,平时有空会来这边,刚坐下来,庞京墨问,“想喝什么?”

        冯邵知道他存在这里的酒有一瓶很贵的,“我今天有口福了,我知道你有一瓶柏翠酒庄的petrus,1998年份的紫色果香红酒,今年刚好是最佳的品尝时间。”

        “你知道的这么清楚,又是年份又是颜色的,我不给你喝都不行了。”

        到底还是上了,冯邵坐在他旁边,觉得人生巅峰了,喝着1998年的petruspomerol,一口千金,这么一杯他得好好喝。

        很陶醉了,品酒的时候,觉得散发出来的浓郁的果香,夹杂着那淡淡的莓果、香草跟摩卡还有橡木香气的余味,冯邵觉得高光时刻到了。

        柔和的口感在舌尖上打转,然后慢慢的滑下去,就听庞京墨讲一句,“奥,这一款酒虽然颜色难得,但是味道太浓郁了,我家里人不是很喜欢。”

        庞京墨淡淡的讲起来这个话题,跟无关紧要的风月一般。

        他家里人能喝酒的,认真讲,就一个。

        冯邵咯噔咽下去,觉得停留在嘴里面太长时间,有点气进去了,你直接说庞太就是了呗。

        作为一个合格的特助,老板无缘无故带你来吃大餐,羊肉的香味在鼻翼间弥漫,你就应该知道了,不是找你谈心就是要卖你,微笑,“是吗?庞太好像出去很长一段时间了。”

        就这么一个话引子,庞京墨就开始了他的个人表演,皱了皱眉头,不是很耐烦,“天气这么热,还要到处跑,今天不是在这里,就是在那里,做事情比我们还要忙。”

        “不过,我觉得应该快回来了,回来了又要喊累,去拍片子也不好好好做,中间就跑掉,黄导那边几次电话到我这边来。”

        讲的话比较多,冯邵切一块羊肉,慢慢的放到嘴巴里面,觉得羊肉他不香吗?

        你讲,你继续讲。

        他隐隐约约摸清了一些什么,可是不是很敢讲出来。

        适时地插一句,“那边很多好玩的东西,这一次一定很开心吧。”

        “还可以吧,就是挖很多野菜,做很多东西吃,还要讲给我带回来,我说不用。”

        庞京墨讲完有点口渴,晃了晃酒杯,喝了一口,笑了笑。

        “是吗,我还没有吃过,应该蛮好吃的。”冯邵觉得,你不吃,到时候给我点吃呗。

        庞京墨答应的蛮痛快的,“ok啊。”

        要走的时候,经理笑了笑,“庞先生,今天刚做好的souffle,要不要来一份打包当下午茶。”

        “不用了。”冯邵摆摆手,庞太现在不在家,打包回去也没人吃。

        庞京墨顿了顿,“还是打包吧,说不定下午会饿。”

        你说他欠不欠,他不喜欢吃梳乎厘蛋糕的,一小盒子,他自己巴拉几口,然后就不吃了,拍个照,发朋友圈。

        给找角度了,光线看起来不错。

        卡卡卡就是几张。

        拍完就扔了。

        他不喜欢吃这个。

        但是吃几天野菜的人,肯定肚子里面比较空。

        james看着,也觉得不是很好,他爹地这几天你瞧瞧,这纸醉金迷的人生啊,不是这个吃,就是那个玩,跟吃喝玩乐博主一样的。

        走的时候,拎着很多野菜包子跟窝头就回去了。

        庞京墨瞧着脚,冷冷的看了一眼,慢悠悠的想着,你不是爱吃野菜吗?

        你天天吃呗。

        反正他不喜欢吃。

        庞广白就气死了,你说给你带回来的你不吃,“我觉得你可以尝一口。”

        尊重一下别人的劳动成果呗。

        庞京墨就撕下来一口,就那样,他不喜欢吃这些粗粮,他就喜欢吃肉,喜欢吃大餐,“味道可以。”

        就是提不起食欲而已。

        庞广白也不吃了,她吃腻歪了。

        带回来就想给他吃来着,平时吃不到。

        结果刘妈捧场,她是真爱吃,看着就在手里面打量,瞧瞧,人家这手艺,是真好吃啊。

        庞京墨看俩儿子,又黑了一圈,跟野外求生了一样。

        平时吃晚饭哒哒哒就上楼,这会儿吃饱了也不走,坐在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