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隋末之大夏龙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围困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围困

        大军缓缓后撤,尉迟恭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踪,相反是大张旗鼓的撤军,生怕敌人不追上来一样。大军浩浩荡荡,在原地留下了一片狼藉。

        “撤军了?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撤军?”松赞干布很惊讶,双方还没有厮杀多少次呢!对方居然撤军了,他并不认为大夏这是看见自己不方便进攻,    就决定撤军,在昆仑关前的浴血奋战,他都是看在眼中的。

        他绝对有理由相信,只要敌人一声令下,不管前面是刀山火海,大夏的将士们都是会进攻的,    而且十分凶猛残暴,这种临阵退缩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在大夏身上的。

        “或许是大将军那边行动了,否则的话,臣是找不到任何理由的。”禄东赞想了想,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也唯有这种可能,才能迫使大夏撤军?

        “你是说大将军已经出现在敌人的后方,对方粮道出现了问题,这才撤军?”松赞干布很快就想到其中的道理,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也只有这种可能,才让骁勇善战的大夏人撤军。

        “也只有这种可能了,赞普,我们的机会来了,哈哈,三十万大军,就这样被大将军围困了。”禄东赞哈哈大笑,神情猖狂,他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痛快过了,虽然是在战略性撤退,可是被人追着打的感觉很不爽,    现在总算是有好消息传来了。

        松赞干布比较老成,这个时候脸上也露出喜色,只要灭了这三十万骑兵,大夏最起码数年之内,不会入侵吐蕃,自己有数年的时间准备,到时候,鹿死谁手,还真的不知道呢!

        “还是大将军厉害啊!”松赞干布连连点头,说道:“传令下去,渡河追击,大将军手中虽然有些兵马,但敌人十分骁勇善战,大将军未必能拦得住对方。”尉迟恭也好,或者是其他的两路大军也好,兵强马壮,在后路断绝的情况,    肯定会拼死反抗的,    那个时候,    李勣不一定是对手,唯有两面夹击,才能彻底的击溃眼前的敌人。

        “不可。”禄东赞想了想,赶紧解释道:“赞普,我们现在进攻虽然能加快围剿敌人的速度,但这个时候敌人若是进攻我们,我们当如何是好?敌人实际上可是在找我们决战的啊!”

        松赞干布听了之后,脸色一愣,很快就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尉迟恭是在找我们决战,只要击败了我们,这盘棋也就活了,身后就算有大将军的进攻又能如何?他可以吃我们的粮食,甚至他巴不得我们进攻。”

        “赞普英明,敌人这个时候就是希望我们追上去。”禄东赞见松赞干布还没有被眼前的情况迷惑了头脑,心里面顿时松了一口气。

        “哼哼,那就等上一段时间。”松赞干布压下心中的一点想法,吩咐道:“派人去联系一下大将军,看看大将军那边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他在敌人后方,日子未必好过。”

        “赞普,恐怕不用联系大将军了,您看那边。”禄东赞忽然指着远处说道。

        松赞干布望去,却见有一队人马飞奔而来,穿着十分精良,为首的是一个汉人打扮,他知道,这是李勣派来的人马。

        果然,那队人马飞奔到自己面前,口中称着赞普,送上了李勣的书信,等到打开书信的时候,松赞干布才知道这段时间李勣干的事情,在茫茫群山之中,从南杀到北,出现乌海大营之北,不仅仅占据了乌海大营,还彻底的封锁了大夏的粮道。

        “现在好了,大将军让我们缓慢北进,免得和敌人决战。”松赞干布决定老老实实的按照李勣的要求去办事,没办法,谁让李勣这个人实在是太厉害了,眼前这样的局面,还是被对方给扭转过来了。他认为听从李勣的是没有错误的。

        “赞普所言甚是。”禄东赞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担心松赞干布见到这种情况,还会奋勇当先,一心想将敌人消灭掉,和李勣相互配合,两面夹击,最后被敌人歼灭了。

        让尉迟恭很郁闷的是,自己并没有等到松赞干布的兵马,等到大军到达诺矣江的时候,顿时有些不妙了,敌人兵马已经到了诺矣江边,挡住了尉迟恭的去路,而他也发现后面的敌人已经追上来了,松赞干布的兵马也已经渡过了牦牛河。

        “李勣用兵,非我等能够比拟的,他的兵马行动十分迅速,等我们发现不对的时候,他已经抢占了先机。”大营中的气氛十分浓重,但中军大帐之中,尉迟恭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担心之色。

        “大将军,现在敌人已经追上来,干脆我们就灭了松赞干布就是了。”李景智跃跃而试,大声说道:“这个家伙,居然还敢追击我们,先灭了他再说。”

        “松赞干布恐怕是不会撤军的。”李景桓摇摇头,说道:“都在这个时候,他除掉拼死抵抗之外,不会有其他的手段。按照松赞干布的行动时间,他应该已经和李勣联系上了。正准备前后夹击呢!”

        “不撤军,那就打了他撤军。”尉迟恭面色阴沉,捏紧了拳头,虎目中迸射出冷光,现在大夏兵马最需要的是什么,不是粮草而是水源。南有牦牛河,北有诺矣江,按照道理,这是一个水源比较充沛的地方,可是让人尴尬的是,吐蕃人分别占据了两个地方,大夏反而被围困在中间,这就有些尴尬了。

        “本将军亲自断后,两位殿下率领进攻松赞干布,然后率领大军向西北方向撤退。”尉迟恭指着面前的地图,说道:“李勣分明是想断了我们的水源,但战场上的情况哪里是他想怎样就能怎样的,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调动他们的兵马,我们也能在运动中获得生存的机会。眼下这种情况不会坚持太久的,陛下那边肯定会有安排的。只要我们能坚持下去,最后胜利的肯定是我们。”

        “好计策。”李景智和李景桓兄弟两人相互望了一眼,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从一条直线,变成三足鼎立,甚至还能得到水源,或许粮草方面要紧张一些,但绝对的比眼下的局面要好。

        “传令下去,明日之后,大军粮食再减半,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坚持更长的时间,等待陛下的援军。”尉迟恭面色凝重,若不是自己的失误,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索性的是,大军还有一些粮草,勉强还能支撑数日。

        第二天,尉迟恭亲自断后,李景智和李景桓两人各自率领三万大军,会合众将,向松赞干布发起进攻,果然如同三人推演的一样,见到大夏兵马在进攻,顿时不敢抵挡,毫不犹豫的率领兵马缓缓后撤,生怕自己的主力遭受敌人的打击。

        而李景智兄弟两人等到吐蕃兵马退后,趁机向西北方向撤退,占据诺矣江上游,尉迟恭在损失了部分兵马之后,在李景智等人的交叉掩护下,也进入大营之中,龟缩于大营之中,死守大营,就是不出来。

        大营前,李勣看着一地的尸体,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旁边的松赞干布和禄东赞两人脸上也露出一丝尴尬之色,原本是一件喜事,眼见着就能将敌人击溃在当前,可是没想到的是,敌人居然逃走了。

        “赞普,既然敌人已经逃脱了,就不能改变了。”李勣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敌人虽然缩在大营之中,可是他们的粮草已经没有多少了,坚持不了多久。”

        “是啊!大将军所言甚是。”松赞干布连连点头,说道:“大夏兵马还是很厉害的,这次差点击溃了我的中军。听说冲锋陷阵的是大夏皇子?”

        “不错,正是李贼之子。”李勣举起手中的千里镜,说道:“赞普,末将会分兵一部,让他们驻扎在诺矣江的北面,一方面防备敌人逃走,而另外一方面,也是防备敌人的援军。”

        “大夏还有援军?”松赞干布脸色顿时有些不好了,现在成功就在眼前,大夏突然出现了大批的援军前来,这不是找死吗?

        “肯定是有的,而且很快就会杀出来的。赞普不要忘记了,敌人在临羌城方面还有三万大军,这些兵马都是在蓝田大营中训练,经过长途跋涉之后,进入临羌城,只要有一员上将,率领大军就能杀入乌海大营。”李勣眉宇之间多了一些担忧。

        事实上,现在的局势并不是像眼前这么好。大夏并非没有像表面上这么凄惨,他是见过大夏士兵的骁勇善战,哪怕自己身处绝境之中,这些人也不会投降的,他们只是会奋力厮杀,力争斩杀更多的敌人。

        想要解决眼前的十万大军,李勣可不想和对方硬碰硬,那样一来,自己将会损失惨重,是不可能应对接下来的战争。

        “我在乌海大营留了两万,一方面断绝敌人的粮道,抵挡敌人随时会出现的援军,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周转粮草,将粮草运送至昆仑关。”李勣解释道。

        在李勣看来,身后留下的这些兵马,足以抵挡大夏援军更长的时间,他也不需要更长的时间,不过十天的时间就足够了。

        李勣有把握在十天之内,解决眼前的敌人。等到那个时候,大夏的进攻就被自己轻松化解,而自己的兵马也顺势北上,再次和大夏决战。

        大夏六十万大军损失了十五万大军,已经是伤筋动骨了,若是再损失一些粮草,大夏这些进攻只能是以失败而告终。

        “大将军是说,我们这次不主动进攻,而是以防御为主?”禄东赞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李勣并不想主动进攻,而是想将敌人围困在这里,等待敌人的粮草断绝之后,轻松将敌人击溃。

        “不错,在水源方面,我们是威胁不了对方,可是在粮草方面就不一样了。”李勣清瘦的面容上多了一些狰狞,这是他唯一的机会,算计这么长时间,总算是让他逮到了,也不枉他在深山之中,饱受雷暴、冰雹之苦。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的乌海大营前,李煜亲率的三万骑兵已经杀了过来,看着前方混乱的大营,李煜面色平静。

        “父皇,进攻吗?”李景琮迫不及待的询问道。

        “许敬宗的兵马到哪里了?”李煜手执长槊询问道。

        “回陛下的话,许敬宗已经出了临羌城。”向伯玉赶紧说道。

        “既然已经出了临羌城,那这里的事情就不要管了,这里留给许敬宗,我们前往下一站,敌人既然占据了乌海大营,说明李勣已经发动了,尉迟恭现在缺少粮草,甚至连水源都缺少,尉迟恭他们更缺少的是我们的消息,这让他们有坚持下的信心。”李煜并没有将眼前的一万兵马放在心上,给他一天的时间,就能解决眼前的乌海大营。

        但实际上,并没有这个必要,现在需要援救的是尉迟恭,李煜也没有想到,李勣的胆子这么大,直接率领十几万大军冒险北上,联合松赞干布,给尉迟恭来了一个关门打狗之势,可以想象,这个时候尉迟恭所面临的困境了。

        “陛下,敌人将大量的粮草周转到昆仑关了。”向伯玉提醒道。

        “很好啊!当初李勣就是假冒我大夏士兵,借着机会夺取了乌海大营,这次我们也可以用同样的手段,赚取昆仑关。”李煜听了之后,顿时轻笑道:“免得李勣到时候说我大夏无人,乌海大营轻松被他骗到手。等夺取了昆仑关之后,我们立刻杀向南方。”

        乌海大营守将显然没有想到李煜见到自己,并没有下令大军强攻,而是饶过了乌海大营,直接进攻昆仑关,他并不知道这就是后世有名的蛙跳战术。

        等到他得到昆仑关被李煜用一个时辰的时间攻陷的时候,顿时知道事情不妙了,毫不犹豫的点燃了乌海大营,自己领军仓皇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