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还真有人跳出来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还真有人跳出来

        带领大家将调查思路全部跑偏。

        魏定波就开始等,看看有没有人会站出来,说这个调查有问题,军统的行动有蹊跷。

        军统方面已经得知消息,自然也明白他们应该怎么配合,那就是死不承认。

        等到消息被人放出来,军统方面拒不承认,    反而是对魏定波不利。

        可是越对他不利,越能表明有人想要陷害他。

        这个等待的过程,就是消息发酵的过程,要让有心人意识到,军统锄奸的行动是有问题的,才会意识到魏定波有问题。

        望月稚子和江天晓都知道这件事情,所以眼睛一直盯着武汉区内,    看看谁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

        可是等来等去,也没人跳出来。

        什么情况?

        没反应过来?

        意识不到这件事情存在问题?

        不应该啊,    这件事情还是比较明显的。

        之前总务科的科长,以及武汉区的几个老人,对魏定波意见还是不小的。

        当时将办公室全部换新,总务科的人可说辞不少,江天晓是硬逼着他们换的。

        这个时候这些人不跳出来,说两句话?

        就在魏定波等待的有些怀疑的时候,突然武汉区内,有了不同的声音。

        那就是说魏定波和军统有关系。

        谁说出来的?

        不知道!

        就一晚上,这个消息就在武汉区里面,蔓延开始了。

        蔓延之后,魏定波反而是松了口气。

        因为这样的蔓延,一看就是有人在背后放消息,却不想被人知晓。

        这个人不想被人知道,是担心魏定波惦记报复。

        可是在森田大悟等人眼里呢?

        这不就是军统故意放出消息,担心自己被察觉,所以躲在背后。

        越是这样不知道是谁放出的消息,    魏定波越开心。

        因为这样的话,就要开始在武汉区内自查,    调查武汉区内谁是军统的卧底。

        你让魏定波去外面调查抗日分子,不如让他调查武汉区,看似工作的很认真,而且有重大发现,不过是浪费时间的错误调查罢了。

        “区长,我现在开始秘密调查吗?”江天晓来到魏定波面前问道。

        望月稚子刚好也在,她同样是来询问这件事情的。

        魏定波想了想说道:“这个人既然是从暗处放出消息,那么肯定是躲藏的非常好,现在调查极有可能没有任何发现,还容易打草惊蛇。”

        “区长的意思是?”江天晓问道。

        “我们既然是等他们露出马脚,那么现在这个消息出来,应该给我带来麻烦才对。

        只有等到我陷入麻烦之中,躲在幕后的人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了,才可能跳出来坐收渔利,等到那个时候,反而是更加容易抓到他。”魏定波说道。

        不过就是要多浪费一些时间,且让大家更加怀疑这个背后的人,    到时候可以借刀杀人,除掉这个汉奸。

        魏定波的心思江天晓和望月稚子可不知道,    反而觉得魏定波说的很有道理,    这样抓捕军统的潜伏人员,才能更加的神不知鬼不觉。

        让对方以为自己赢了,其实他才能踏入圈套之内。

        将江天晓等人忽悠了一下,魏定波说道:“下午森田大悟队长,应该就会找我去一趟,我去装装样子。”

        果然下午的时候,森田大悟就将魏定波叫了过去,这给武汉区的众人一种什么感觉?

        那就是你的事情东窗事发了,现在找你过去就是审讯你。

        毕竟军统锄奸的速度,确实快的惊人。

        之前很多人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消息一出,越想越有道理,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

        你说魏定波清白?

        大家心里不太相信啊。

        起码也要保持怀疑吧。

        魏定波下午去了宪兵队,见到了森田大悟队长。

        刚一见面,魏定波就说道:“多谢队长。”

        这个谢,一方面是谢森田大悟配合这一次的行动,另一方面是谢他之前同意魏定波接手武汉区。

        “坐吧。”

        “是队长。”

        “有发现吗?”

        “暂时没有。”

        “能有发现吗?”

        “时间一长,对方肯定会露出马脚,一定可以抓到人。”魏定波说道。

        “你就这么确信,对方是军统的人?”森田大悟问道。

        “队长,这一次的事情蹊跷程度很高,加上之前地下党的事情,属下觉得军统很有可能就是有样学样。弄不好他们的人,是想要将我如同姚区长一样扳倒,然后扶持他们的人上位。”魏定波煞有其事的说道。

        反正是胡编乱造,你能怎么说就怎么说。

        而且姚筠伯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现在说开也无妨。

        最重要的是魏定波其实就算是,抗日组织推出来的,是抗日组织扶持上位的。

        他现在主动说这件事情,倒显得他和这件事情一点都不沾边。

        看到魏定波说的越来越玄乎,森田大悟说道:“就算是扳倒你,不见得他们的潜伏人员就能上位,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如果只是一个小小的武汉区成员,怎么上位?”

        “队长你想,如果只是一个小小的武汉区成员,军统何必来这么一手,来诬陷我呢,他们能得到的好处有限。”魏定波强调。

        不过森田大悟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魏定波说的只是一种可能,军统或许就是想要给武汉区找找麻烦。

        影响影响武汉区的工作。

        而且那些被抓的人,他们也算是利用了一下,锄奸的效率确实可以威慑一部分人。

        但魏定波也有自己的坚持,他依然认为自己说的比较有可能。

        这个问题中两人没有达成共识,森田大悟换了一个话题说道:“柳尼娜从武汉区离开,没有直接回去上海,而是去了金陵一趟你知道吗?”

        “去了金陵?”魏定波确实是刚知道。

        柳尼娜想干嘛?

        当时见面她已经表现出来,李士群对她的敲打,她这种情况下还敢去金陵,这不是顶风作案。

        这是什么意思?

        柳尼娜会这么蠢吗?

        柳尼娜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怎么会做如此愚蠢的事情,且这件事情森田大悟还知道了。

        知道了也就罢了,现如今还告诉自己,魏定波有点不明白,这里面究竟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