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渣总追妻火葬场在线阅读 - 第1336章 你走吧

第1336章 你走吧

        云桑站了一会儿,想到外面还有很多他们特地从世界各地邀请来的亲朋好友在。

        若主人都消失,只留下客人实在是不够礼貌。

        更何况,这是端端出生以来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这么重要的日子,不该被付紫薇毁了。

        她呼口气,再次面对一脸焦急的夜靖寒道:“先去接待客人吧。”

        夜靖寒拉住她有些愧疚的道:“桑桑,对不起,我的人没看好她……我进去跟爸妈解释一下!”

        云桑低声道:“你现在解释,也已经于事无补了,这件事,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他们没那么容易释然,让我爸妈冷静一下吧,他们想得通的,不能把客人丢在外面,我们先去接待客人。”

        她说完往外走去。

        夜靖寒像个跟屁虫一般,立刻跟了上去,粘在了云桑的身边。

        她在后院儿找到了成澈和容黛,这会儿,他们夫妻正跟温夜笙和小黑他们几人一起逗端端。

        一个月来,一直脾气很大的端端,这会儿也不知道是看谁看顺眼了,一直在兴奋的挥舞着小手儿,开心的踢着腿儿傻乐。

        韩潇摸了摸她的小脸儿道:“小宝贝,你妈天天在群里败坏你,说你脾气臭,每天把哭当活儿干,难带的要命,我看呀,她竟瞎说,你看看,咱们多像个小天使呀。”

        听到这话,原本心情沉重的云桑缓步靠近,从后面拍了韩潇的后背一下,温笑道:“我哪儿瞎说了,她这会儿没哭?”

        容黛一脸柔和的道:“没哭,一声都没哼,我们一直乐着呢,对吧,端端。”

        她边说着,边摸了摸容黛的小手,这一摸,端端小腿儿踢腾的更欢实了。

        韩潇见状,恍然道:“我知道了,你家端端这是喜欢新鲜人儿呀,我们这些老面孔她看够了,今天她成叔叔和婶婶来了,她看到了新面孔,高兴了呗。”

        容黛笑了笑道:“这就是缘分呀,对了,以后不能叫叔叔婶婶了,我们都说好了,要结干亲。”

        她说着,摸了摸端端,柔声道:“以后,端端要改口要叫我们干爸干妈了,对不对呀。”

        干爸干妈也是爸妈,培养着培养着,兴许就变成儿媳妇了呢。

        端端看着容黛,没来由的咧着小嘴儿笑了起来。

        看着端端笑,一旁云桑心里的阴霾也被驱散了几分。

        看来,这小丫头跟成家两口子,是真的颇有些缘分。

        如果将来她真能跟成家修出姻缘,也不会像她遇到付紫薇这样,经历这么多的嫌恶……                云桑呼口气,甩了甩头,这种时候,没必要被那个恶毒的老女人影响心情。

        她见大家都围着端端,就径直走向正抱着安安的魏嫣然,将安安抱过,轻轻在他脸颊上亲吻了一下,柔声跟他说起了话。

        安安虽然每天都会看到妈妈,但因为妈妈坐月子,不能抱宝宝,所以已经很久没有被妈妈这样抱在怀里了。

        这会儿,他开心的环着云桑的脖颈,不管云桑问什么,都乖巧的应答。

        母子俩相处的,别提多融洽了。

        宴席下午三点左右就结束了。

        客人们都被送走后,夜商本还想留在这里,去安抚一下云鹏程夫妻俩。

        可夜靖寒不想让他们再添乱了,便让夜靖凡将父亲带了回去。

        他将人送走,回到云家客厅的时候,云鹏程夫妻和云桑姐弟俩都在。

        云崇这会儿也已经知道付紫薇闯了什么祸。

        看到夜靖寒后,他眉心紧锁着郁闷的道:“靖寒哥,你这母亲……到底是个什么牌子的祸害,怎么就这么见不得别人好呢!她出来胡言乱语一通,她是痛快了,可我爸妈现在都难受死了。

        你说夜悔那种冷血的恶魔,怎么可能会是我们家的人,他绝对不是!你母亲真的也太恶心人了吧,她怎么就……”                他话都没说完,旁侧云鹏程见夜靖寒眉心深锁,愧疚的低垂着头一脸难受的样子。

        想到夜靖寒也不愿意事情闹成这样,他便沉声打断道:“阿崇,这件事,与靖寒无关!”

        云崇其实很清楚,如今靖寒哥是站在云家这边的。

        自己埋怨的越多,靖寒哥就越难受。

        可夜靖寒又做错了什么呢?

        思及此,他便立刻收敛了自己还没能说出口的牢骚。

        “靖寒哥,对不起,我不是在针对你,我是觉得你母亲错了。”

        夜靖寒还不等说什么,就听云鹏程又道:“阿崇,你还小,家里的事情,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回学校去吧,别耽误了明天的课。”

        “可……”                “听爸爸的!”

        云崇凝了凝眉心,终是起身离开。

        他知道,家里人不让他操心,是还把他当成孩子,在保护他、照顾他,可是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爸妈心里痛苦,姐姐也难受,他又怎么能好受得了呢?

        他得出去找地方,发泄一下心里的郁闷才行!                云崇离开后,夜靖寒走到了云鹏程和时茵身前,声音有些压抑的道:“爸妈,今天……对不起,是我安排的人失职,没有看住我妈,才让她有了出来胡言乱语的机会……”                云桑转眸看着夜靖寒那一脸愧疚的模样,蹙了蹙眉心。

        这件事……错的,终究是付紫薇。

        夜靖寒又道:“而且我母亲说的不是事实,杨管家知道夜纤落的一切,当年他一醒来,我就找他求证过,夜悔与云家,半分关系都没有!”

        时茵与云鹏程对视了一眼,其实经过了这几个小时,有些事情,她心里虽然不舒服,却也相通了。

        她还不至于傻到,为了一个已经不存在的人,来影响现在的美好生活。

        她起身柔声道:“靖寒,你在我们面前,没必要这样小心翼翼的,我们没事,都这把年纪了,有些道理也都懂的,别说那种东西……不见得能有用,就算有用又如何?

        你爸也没有背叛我,我们也不至于这么想不开,倒是你……没事吧?”

        听到时茵这样说,云桑纳闷的转头看向夜靖寒,妈妈这话什么意思,他能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