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的岳父是崇祯在线阅读 - 第449章 奉旨抢劫

第449章 奉旨抢劫

        手持法国皇帝路易十四御笔朱批的私掠许可证,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儿,从陈子龙以下,众兄弟一时间都惊呆了。

        “真的假的?”

        “我看看。”

        这下子热闹了,众兄弟纷纷簇拥过来,听着通译的讲解,不时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这也行?”

        “啥玩意儿啊!”

        这是啥,这就是法兰西王国的圣旨呀,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从未听说过皇帝下旨号召海盗公然抢劫的。

        议论纷纷中,陈子龙不由得摸了摸头,咱弟兄也算见多识广了,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咱兄弟也是干山寨的,可这事儿不光彩,平时劫个道都得蒙着面,遮遮掩掩的,再怎么也得把替天行道的大旗亮出来吧。

        再看看人家这些干海盗的……

        “奉旨抢劫!”

        人和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呢,这下子众兄弟心里不平衡,你一句,我一句,开始为自己叫屈。

        陈子龙实在听不下去了,忙道:“行了,咱兄弟也不含糊呀,咱们也不招安了么?”

        众人这才悻悻作罢,狠狠在那些西洋海盗的尸体上踹了两脚,也懒得收尸,就这么曝尸荒野来了个天葬。

        “啊啐!”

        又是几口唾沫啐了上去。

        “走!”

        陈子龙挥了挥手,叫弟兄们赶紧离开这里。

        这一次击溃了海盗兵的夜袭,而众兄弟无一伤亡,这样爽脆漂亮的一场战斗,让陈子龙心气又高涨起来。

        这营地已经不能呆了,众兄弟翻身上马继续向着密林深处走去,前往下一个宿营地。

        一时间热带雨林深处除了沙沙的脚步声,便只有各种鸟类清脆的鸣叫声,不远处还有一条粗大的蟒蛇吊在树杈上,用铜铃大的眼珠默默的看着。

        这一刻凶险中又弥漫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

        一路上众兄弟仍旧在议论着,那位公然给本国海盗发放劫掠许可证的路易十四,对此君的厚颜无耻叹为观止。

        其实这事儿真是冤枉路易十四了,劫掠许可证这玩意不但法兰西发过,这可不是法兰西的专利。

        这玩意连大明大传统盟友葡萄牙王国发过,西班牙王国发过,大不列颠儿女王也发过。

        众多给海盗发放死掠许可证的欧洲列强里头,最热衷于海盗事业的就是那个女人,大不列颠某莎白女王。

        这位大姐才是真的厚颜无耻,正是她一手把海盗变成了一门生意,不但大肆给海盗颁发许可证。

        甚至于还带领全体大不列颠人,走上了举国上下当海盗的热潮,以杀人放火为荣。

        就是这位大姐硬生生用全民海盗行为把强盛的西班牙王国,荷兰王国给抢垮了,抢垮了……

        把一个殖民帝国抢垮了,这你敢信嘛?

        正是某莎白女王硬生生靠全民抢劫,成就了诺大的日不落帝国,可以说将中世纪的海盗文化发挥到极致。

        她是怎么干的呢,简单说就是允许英国老百姓自己组成船队、装配武力,出海去打劫西班牙与法国的商船甚至是军舰。

        得到的战利品一部分上交给英国国王,其余的可以自行占有,美其名叫做“私掠船”。

        这就是是奉旨抢劫的合法生意,这样一来国家不需要花钱制造军舰、更不需要每个月想办法弄钱给军队发军饷。

        赚了钱国家有得分,赔了钱自己想办法。怎么看都像是现在职场上流行的外包制度,都是贵族跟读书人想出来的缺德办法。

        当然了,在如今中兴大明这个时代,英伦人的全民海盗大潮还没发生,可这是早晚会发生的事情。

        同时间,港口。

        被击毙的西班牙士兵横七竖八的躺着,因为炮战引发的大火已经熄灭,只有炮台上还在冒烟的灰烬。

        不远处的港口里停满了各种战舰,武装商船,蜂拥登陆的海盗彻底击溃了西班牙守军。

        两千多装备精良的海盗,凭借凶悍的火力攻占了西班牙人开设的收税点之后,将几十万枚银币席卷一空。

        大批海盗成群结队的又向着市场,一座座庄园冲了过去。

        而这个时期的海盗无疑是十分残暴的,烧,杀,劫,掠着一切看的见,或是被藏起来的巨额财富。

        这伙袭击营地的海盗也不全是法国人,其中还有英国人,北欧人,甚至还有西班牙人的大杂烩。

        不要说千吨级别的主力舰,西班牙陆军有的装备海盗都有,因为这些海盗里面,本来就有着大量正规军士兵。

        是的你没看错。

        因为这个时期干海盗实在太暴利了,所以很多政府军士兵都投靠了海盗,改行干上了打家劫舍的无本生意。

        甚至还一度建立了一个共和国,海盗共和国,首都在加勒比黄金水道的必经之路上,一个叫做拿骚的港口。

        并且这个海盗共和国,一度在加勒比海沿岸横行一时,以至于无人敢惹,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此时天色大亮,一夜的劫掠过后,大发横财的两千多名海盗来不及休息,依旧成群结队,红着眼珠在岛上乱蹿。

        见男人就杀,将女人就上,将来不及逃走的农场主射杀在自己的庄园里,从而攫取了巨额的财富。

        这就叫黑吃黑。

        那些被打死的庄园奴隶主也不值得同情,当然了,在这些西洋人的头脑里是不存在是非观念的。

        除了金钱便只有利益。

        “哈哈!”

        港口上,一个穿着白衬衣的金发青年,在一群海盗的簇拥下发出了亢奋的大笑声,他叫亨利摩根,一个二十三岁的威尔士人。

        这是他当上海盗首领之后的第一次大规模劫掠行动,没想到第一次出手便大获成功,取得了一次辉煌的胜利。

        巨大的胜利,丰厚的缴获让年轻的亨利摩根,看起来好似一头打了鸡血的公牛,下令将被俘的西班牙驻军团长,还有几十个军官押了过来。

        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归顺,或者死亡!”

        还别说,不愧是威尔士人,虽说这位年轻的海盗头子才刚刚当上首领不久,便因为心狠手辣被人熟知。

        可终究是大不列颠的人,连说话都带着莎士比亚的腔调,可那个被俘的西班牙团长十分骄傲。

        “啐!”

        英勇的中校西班牙团长带着深深的骄傲,向着亨利先生啐了口唾沫,骄傲的下巴抬了起来。

        这让亨利摩根勃然大怒,缓缓从腰间拔出了火枪,对准了团长的脑袋,眼中闪烁着常人难以直视的凶光。

        “砰!”

        坚贞不屈的西军中校倒了下去,鲜血好似花瓣一般绽放着。

        亨利摩根好似一头狮子般咆哮起来:“归顺,或者死亡!”

        残暴是他的标签,这位年纪轻轻就当上首领的海盗头子,所到之处可以说鸡犬不留。

        这位爷的故事可以说太精彩了……

        大名鼎鼎的摩根船长就是他,典型的亦官亦盗,在大不列颠儿的历史里,据说是凭着勇气、智慧和残忍,或许再加上运气。

        硬生生从一个普通海贼变成海盗之王,将军,总督的。

        这位爷本来是英国牙买加部队的一名士兵,驻守牙买加的时候,结识了岛上的小偷、骗子、逃奴、杀人犯。

        这些人纠集成很多帮派的海盗,于是这位亨利先生果断抛弃了自己士兵的身份,成为了海盗的一员。

        并且凭借出色的军事才能,很快当上了海盗头子,当然了,他能当上海盗头子也不是全靠好勇斗狠。

        人家也是有背景的,他的叔叔爱德华?摩根,就是加勒比地区英军的指挥官,他的未婚妻就是指挥官的女儿,也就是他的堂妹。

        可以这样说,这位摩根先生既是高级英国军官,又是海盗统领,同时也是西班牙人灾星。

        再后来摩根袭击了古巴,又袭击了巴拿马,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如今这个时期的摩根船长,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

        “砰,砰!”

        说话间又是几声枪响,摩根亲手枪毙了一些不愿意投靠他的西班牙军官,剩下的军官都吓坏了。

        半推半就,半遮半掩的举起了手,按着圣经宣誓了效忠,还签了效忠摩根先生的生死文书。

        还别说,绅士就是绅士,干海盗也得有仪式感,这叫什么?

        这叫契约精神!

        “哈哈!”

        摩根这才满意的大笑起来,一下子又收服了上百名精锐士兵,让他的实力再一次得到了膨胀。

        看着正在一个个种植园里大开杀戒的手下,摩根觉得神清气爽,手持单筒望远镜,脚踩西班牙中校的尸体,这一刻好似天下我有。

        摩根正在兴头上,可这时候被一队手下人的归来打断了,这队手下有十几个人,可是很狼狈。

        十几个人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走了回来,仔细看还都受了点伤,有些被铳子打断了胳膊,有些崴了脚,还有的被树枝划伤了脸。

        这一看就是吃了败仗,逃跑的时候太狼狈了……

        “混蛋!”

        看着这些伤痕累累的手下,摩根的好心情被破坏了,这就好像一个人正在对着满桌子的美味大快朵颐。

        可突然发现盘子里有一只苍蝇,什么兴致都没了,脾气暴躁的摩根大步上前,狠狠将一个崴了脚的手下踹翻。

        紧急着便咆哮起来:“说!”

        “我需要一个解释!”

        那手下吓坏了,哭丧着脸诉起苦来,也是该着这伙人倒霉,这伙人是昨天晚上尾随逃难者进入山林的。

        这是怎么想的呐?

        很简单,海盗舰队攻下了港口,闹出了那么大动静,你要是有钱的农场主,大商人你会怎么办?

        当然是收拾值钱的细软往山里跑呀,还别说,这伙人还挺聪明的,果断尾随逃难的队伍进了深山老林。

        还盯上了一头大肥羊,不用问,那头大肥羊便是陈子龙和他的弟兄们,本以为能大发一笔横财,可万万没有想到。

        “没想到啊!”

        受伤的海盗嚎啕大哭起来,没想到肥羊摇身一变成了吃人不眨眼的恶魔,一顿乱枪把弟兄们打死了一多半,剩下的只好逃了回来。

        最近林子里的时候整整一个排,四十多好手,被一顿乱枪攒射过后,剩下十几个人逃了回来。

        “蠢货!”

        看着这伙狼狈的手下,绘声绘色的描述着那伙人,是怎么从肥羊变成恶魔的,摩根气的鼻子都歪了。

        这叫什么事儿呀?

        摩根的第一反应是对方人多势众,搞不好他这些手下,是遇到了被打散的西班牙正规军。

        便谨慎的问道:“对方有多少人?”

        那手下战战兢兢的应道:“二十,不……三四十人!”

        “蠢货!”

        摩根快要气疯了,破口大骂起来:“到底是二十人,还是三四十人,就算是三四十人,就能把你们吓破了胆?”

        他这辈子最恨懦夫,当场举起火枪想要把这些混蛋毙掉,可是被左右其他几个头领拼死拦住。

        “摩根,冷静点!”

        “冷静!”

        在同伙的拼命阻拦下,暴跳如雷的摩根大统领才冷静了下来,又逮着这废物手下盘问了起来。

        “对方是什么人?”

        “长什么样子?”

        可任凭摩根怎么问,那手下只是一问三不知,这是废话,大半夜跑去偷袭人家,先是中了陷阱,而又被四面八方射来的交叉火力打的抬不起头。

        谁能看清敌人长啥样啊……

        “呼,呼。”

        摩根愤怒的急促喘息,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一个排被人埋伏了,伤亡将近七成。

        可竟然连对方长什么样都没弄清楚,这让他摩根船长的脸往哪里搁,成天打雁还能被打雁啄瞎了眼?

        “来人!”

        摩根把那蠢货部下,揪着衣服领子拽了起来,唾沫横飞的咆哮着:“我给你一个连,你带路,去把那些混蛋的脑袋割下来!”

        在加勒比沿岸这地方,还没有人敢和他摩根船长作对,连西班牙殖民政府都不敢来招惹他。

        这伙人竟敢袭击他的队伍,必须全部弄死!

        “快去!”

        那部下吓的一哆嗦,赶忙双腿一并敬了个礼,大声答应了:“是,先生!”

        随着摩根船长一挥手,他身后一个连的海盗兵叫嚣起来,提着枪,挎着剑,咒骂着纷纷翻身上马。

        一行人在向导带领下杀气腾腾的冲向了岛屿深处的原始森林。

        “哈哈。”

        很快摩根又哈哈大笑起来,不要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意外,破坏了大伙的好心情嘛。

        这次他动用了一个连,足够剿灭那支来历不明的队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