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573章 董卓挠头,袁绍也挠头

第573章 董卓挠头,袁绍也挠头

        一干将领在相国府门外堵着徐荣、董璜、吕布三人,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董卓耳中,敞着怀的他也有些了烦躁不安……

        “夫君你怎么了?刚刚还答应了不生气的……怎么又皱着眉头……”

        纤手轻轻按在紧皱的眉头,眼前雪白沟壑足以挑战每一个男人的欲望,貂蝉极为自信,感受着腰肢上的强壮、粗糙大手,嘴角若有若无浮现让人迷离的弧度,    可下一刻,杏眼中闪过一丝讶然……

        “唉……”

        董卓双手将身上女人抱起,像是担心伤到了她,动作轻柔的许多,脸上的苦色更多了一分。

        “还不如将颍川郡扔给虎娃呢,老子也不用如此头疼了……”

        “啊?”

        貂蝉心下一惊。

        “夫君你……你不会真的把颍川郡交给虎娃吧?将士会真的不满的!”

        董卓白了她一眼,苦笑道:“连你都知道将士们的不满,    咱又如何不知?可狼多肉少,怎么分?”

        貂蝉皱眉道:“夫君是相国,    难道还不能让他们听话?”

        董卓瞪了她一眼,不悦道:“军中岂能乱来,会死人的!”

        说着,又对董虎气愤起来。

        “虎娃也太浑了,就算心有不满,私下里与咱说,咱还能袒护了那不孝子?偏偏弄得军中上下皆人心不安……”

        “来人!”

        唠叨了句不满话语后,董卓冲着门外冷哼了声,一个青衣宦官低头走入。

        “老奴在。”

        “让人通告各营,就说虎娃大胜,咱很高兴,这个月咱发双份粮饷!还有,告诉牛辅、李傕、郭汜那帮混账,咱让谁做颍川郡太守,谁就是太守,哪个再敢与咱胡咧咧,    咱绝对饶不了他!”

        “告诉牛辅、李傕、郭汜,    咱准备问虎娃讨要河内郡,他们若是老实,牛辅可为河内郡太守,李傕、郭汜为河内南北校尉,若不听话,咱就剥了他们的衣甲,啥都不给!”

        “让人快马前往原武,把虎娃给咱叫回来,一个统兵大将……尽他娘地做不着调的屁事!”

        说着,董卓很是不耐烦摆了摆手,青衣宦官低身退出房门,又细细将房门关好,尚未远去就听到房内一声长叹。

        “唉……”

        “头疼啊——”

        ……

        董卓头疼无比,不仅头疼军中不满声音,更加头疼如何迫使董虎吐出河内郡。

        仅半日,城外军营欢声雷动,董卓大把撒出铜钱,不满声音也一下子消失了不少,当牛辅、李傕、郭汜等人得知自己将成为河内郡的一哥后,也都老实了。

        强行迁都后,关中人丁超过了百万,    而河内郡的人丁也将近百万,关中需要养活多少人?河内郡又需要养活几个?两者自然没法子比较的,听到自己即将获得偌大的一块肥肉后,牛辅、李傕、郭汜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董卓成了事实的关中王,可他头上毕竟还有一个朝廷,司徒王允在得知了“四郡”后,急匆匆跑到相国府,想说服董卓让清正廉洁官吏就任四郡太守什么的,董卓自然不会答应,吃过一次亏后,哪里会愿意再吃一次亏?

        董卓虽然没有答应“四郡”太守的事情,但他却答应王允,朝廷可以派出一个使团,若朝廷能够说服正在造反的一干家伙老老实实,幽、冀、青、兖、豫、徐都让朝廷治理,朝廷三公说咋整就咋整。

        还别说,朝廷还真的派了使团,由“大鸿胪韩融、少府阴修、执金吾胡母班、将作大匠吴修、越骑校尉王瑰”组成的说服团,与此同时,董卓也派出了自己的谈判团,由董旻、董瑁为主,李儒、贾诩、牛辅、李傕、郭汜等人为辅,主旨就一个,能多占便宜就多占,若占不到便宜,河内、陈留、颍川、南阳四郡就必须全部拿下。

        与朝廷说服团、董卓的谈判团一同的还有一封调令,调董虎立即返回长安,具体缘由也没说,反正就是让正在收割麦子的浑小子立即返回长安。

        董虎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此时的他正撅腚抓紧收割麦子呢,陷入激烈争吵的各路诸侯们同样不知道,几日来,所有人都在激烈争吵,尤其是陈留郡太守张邈、广陵太守张超兄弟。

        战争还没有彻底结束,胜负还未真正分出,各路诸侯就成了背叛者,不仅张邈、张超兄弟气的脸红脖子粗,曹操也每每与袁绍大怒对怼。

        但许攸、荀彧、程昱三人带回来的消息却极为致命,不仅威胁到了各路诸侯们的生死,也威胁到了河内、整个冀州的生死,若说之前他们担忧背后的黄巾军的趁机作乱,而现在,董虎已经在计划着进攻事宜。

        各路诸侯进入帅台后,还未开始呢,众人再次进入激烈争吵,但一刻钟后,所有人又都沉默不语……

        袁绍看向一日前急匆匆前来的王匡、朱儁、韩馥等人,抱拳道:“各位也都知道了那董虎的算计,今日当着诸位的面,袁某就想问问王太守一句话语,若那董虎说服了黑山军张燕、黄牛角,四路围攻河内,你可否挡得住?”

        不等王匡恼怒,袁绍又看向冀州牧韩馥,神色极为郑重。

        “一旦董虎说服了黑山军张燕、黄牛角,那就不仅仅只是河内郡一地的事情,那董虎明确讨要河内郡,河内郡是不可能送给黑山军的,若他能说服黑山军,肯定是拿冀州做筹码的!”

        “文节(韩馥),你可否出兵全力进入河内郡,帮助王太守堵住太行陉、轵关陉,可否全力相助河内将董虎挡在黄河南岸?”

        韩馥一阵皱眉,若无十万黑山军的事情,他还能全力帮助河内郡抵御贼人,可现在,袁绍的话语再明白不过了,一旦他全力相助王匡,就意味着舍弃整个冀州……

        看到韩馥不开口,王匡心下大怒,猛然站起。

        “那小儿想抢占老子的河内,那就用命来拿!太行陉、轵关陉道路狭窄,只要老子堵住路口,那该死的董虎凭什么渡过天险黄河?”

        王匡暴怒,袁绍暗自叹气,神色郑重看向所有人。

        “太行八陉,井陉、滏口陉、白陉居于冀州,且皆被十万黑山军占据,也就是说,冀州军必须将黑山军堵在山中,王太守必须堵住董虎自黄河,自太行陉、轵关陉的围攻,如此一来,黄河之北十五万兵马无法给予我等任何相助。”

        “没有了河北十五万兵马相助,我等十万兵马可否挡住那董虎十五万兵马?”

        “提醒诸位,那董虎有数万精锐骑,而我等并无虎牢关那般天险可阻。”

        ……

        袁绍话语说出,兖州刺史刘岱、东郡太守乔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北海太守孔融全都沉默不语,几日来的争吵,所有人都已经认可了袁绍话语,力保河内郡、陈留郡、南阳郡,就意味着双方继续开战,且不论青、兖境内的黄巾军,仅眼前,董虎掌握的兵马,他们又如何抵挡?

        若抵挡不住,今日是董虎讨要四郡之地,明日就是杀入整个兖州、冀州、豫州,就会砍下他们的脑袋,杀入他们的地盘……

        许攸见所有人都不开口,轻咳了声后,看向所有人说道:“若诸位不想与那董虎去谈,我军就必须合兵一处,只有聚起二十五万兵马才能与那董虎厮杀,而且只有立即渡河进入河北之地,依托黄河天险……”

        “刘某反对!”

        刘岱瞬间站起,怒视许攸道:“你是想将青兖豫徐全都扔给那该死的小儿吗?”

        “若袁盟主要放弃整个河南之地,桥某现在就返回东郡!”

        “哼!事情都已经如此了,孔某留在此处也没了什么用处,孔某今日就返回北海……”

        “慢着!”

        就在孔融不满时,曹操猛然站起阻止,一脸正色道:“诸位若今日散去,董贼必然会更进一步,只有我等联合在一起,才能共同抵御那该死的董虎。”

        见所有人都冷着脸,曹操犹豫了片刻……

        “王太守且不论,若那董虎想要陈留郡,他就必须拿出足够的补偿,比如济阴郡,朝廷必须承认张公是济阴郡太守!”

        张邈正待恼怒呢,听了曹操的话语后,人也沉默了下来。

        就在这时,厅堂外一阵骚动……

        “滚开!”

        “滚!”

        一兵卒跌倒撞开了厅堂大门,下一刻,就见一脸怒容的袁术闯入。

        “袁本初——”

        袁术暴怒,指着袁绍就是大骂。

        “大家伙推举你为盟主,你要出卖他人也就罢了,难道还要将亲兄弟卖给董贼吗——”

        袁术大怒,袁绍鼻息一阵粗重喘息,猛然站起。

        “你的兵马呢?”

        “各家都拿出了数万兵马,你的兵马呢——”

        袁术脸红脖子粗,这段时间里他可是被到处乱窜的董骨欺负惨了,大将纪灵不仅战败,他更是被人堵在宛城出不去。

        正当袁术还要再怒,曹操上前将他拉住,一脸正色道:“公路莫怒,操就问你一句,若史侯领数万兵马杀入南阳郡,你可否挡得住?”

        听了这话语,袁术瞬间恼了,猛然推了一把曹操。

        “曹阿瞒!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都投降了那该死的董贼吗?是要让老子一人与董贼拼命吗?”

        曹操鼻息一阵粗重,他也不开口阻拦了,一屁股坐下,别头不理会脸红脖子粗的袁术,其余人或低眉饮酒,或低声彼此交谈,竟然没有一人与他说话了……

        “袁本初你……”

        “闭嘴!”

        袁绍心下恼怒,他也不想搭理二五仔的弟弟,而是转脸看向低眉不语的张邈。

        “孟卓(张邈),若朝廷答应你出任济阴郡太守,可否愿意同意那张义出任陈留郡太守?”

        张邈一阵沉默,最后还是默默点头。

        “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