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为王位而来!

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为王位而来!

        左司空杜挚立刻也跟着附和道:

        “老臣反对!”

        其余秦国大臣皆站出来反对。

        秦武王嬴荡心中已经明了:

        看来你们今天都要杀!

        你们死的不冤!

        秦武王嬴荡又在黄门总管黑夫耳边嘀咕了几句。

        黄门总管黑夫替秦武王嬴荡对着所有大臣说道:

        “还有没有人选?只要人选合适,乃是赢氏子孙,皆可!”

        “……”

        群臣沉默。

        贵族、世家亦沉默。

        他们心中的人选正是秦候嬴霸的五公子赢壮。

        那个容易被拿捏的公子。

        秦武王嬴荡已经知道了群臣的意思。

        正要对着黄门总管黑夫说什么的时候。

        忽然之间!

        所有群臣之后。

        传来一声虎啸龙吟之声。

        “我有一人可以保举!”

        鹤音穿耳。

        所有人寻声而去。

        只不过等到他们回头一看的时候。

        他们所有人都惊呆了。

        没有一个人不看傻眼。

        包括秦武王嬴荡。

        只不过秦武王嬴荡的眼神之中略带激动和得意:

        本王搭建这一台好戏!

        缺少一个主角!

        而本王等的就是你!

        你终于来了!

        赢天!

        “什么赢天?”

        以相国甘龙为首的群臣纷纷惊呼着看着身后从王宫大门堂而皇之昂首阔步信步而来的三公子赢天。

        他们都瞪大了眼睛。

        看着这个如鬼魅一样出现的三公子赢天。

        在他们的意识当中。

        三公子赢天早已经被秦武王嬴荡派人偷偷暗杀了。

        结果没想到他回来了!

        相国甘龙尤为震惊。

        他蛰伏于群臣之中。

        看着往王宫大殿之前走去的三公子赢天。

        不由得感叹道:

        “他一路坎坷而来!”

        “势必嫉恶如仇!”

        而所有大臣皆议论纷纷:

        “赢天?他还居然还活着?”

        “他要干什么?”

        “他胆子也太大了吧!”

        “居然还敢出现?”

        “来得好!今天便想办法将他杀了!”

        左司空杜挚、右司空蹇平等人议论纷纷之余。

        已经生出杀心。

        而其中的商君一看到三公子赢天激动地无以复加。

        他知道,今后无论是谁当秦王。

        他都难逃一死。

        与其继续苟活于世。

        不如洒脱的活着!

        活出那个少年奋发的自己。

        故而。

        他直接从大臣队伍中走了出来。

        直接跪在路中。

        对着三公子赢天行礼:

        “老臣……老臣商鞅……拜见……拜见三公子!”

        商鞅疯了似的磕头。

        三公子赢天见状赶紧起身去搀扶起垂垂老矣的商君。

        “太傅,快快请起!”

        商君被三公子赢天搀扶而起。

        死死的抓住三公子赢天地双手。

        老泪纵横。

        “三公子,你这一遭出现,难不成是……”

        三公子赢天点着头正色道:

        “一切如你所愿!”

        “我为保护秦国新法而来!”

        “……”

        商君闻言激动地泪如泉涌。

        在三公子赢天的劝慰之下。

        商君平复了一下心情。

        最后拉着三公子赢天的手毅然交代道:

        “三公子!”

        “今日你且放手去做!”

        “我商鞅愿为三公子一死!”

        “好!”

        三公子赢天咬着牙点头。

        三公子赢天再度往前走。

        就在这时。

        四公子嬴稷突然咳嗽着走出来。

        直接跪在三公子赢天面前行礼:

        “三哥,三哥!你终于回来了!”

        三公子赢天也是意外。

        没想到老四嬴稷居然会对自己如此热情。

        当即搀扶而起。

        四公子嬴稷眼眶早已被打湿:

        “三哥,你今天是为何而来?”

        三公子赢天也没有伪装的必要了。

        “自然是你我兄弟都想得到的那个!”

        四公子嬴稷闻言激动无比。

        半天都说不出来。

        咳咳咳!

        一阵咳嗽之后。

        用汗巾堵住嘴巴。

        汗巾上竟然全是血。

        三公子赢天见状立刻关心道:

        “老四!”

        “你怎么回事?”

        四公子嬴稷往前一步。

        苦笑着在三公子赢天耳边说道:

        “自从父王突然驾崩,大哥继位。”

        “我和舅舅就失势。”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

        “四弟我就开始莫名其妙的染病。”

        “后面我才发现,是大哥派人……在我饭菜中下毒……”

        三公子赢天闻言眉毛抽了一下:

        “老四,你别怕,三哥回来了。”

        “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们这些弟弟妹妹!”

        “你若是想当秦王,今日三哥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四公子嬴稷含笑摇头:

        “谁不想当秦王啊。”

        “当初为了秦王之位。”

        “你我兄弟可以说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恨不得对方死。”

        “可是四弟我在生病的这些日子想明白了。”

        “谁当秦王不是当。”

        “只要能将秦国强大,四弟我无所谓。”

        三公子赢天质疑道:

        “四弟,你当真不想当秦王?”

        四公子赢天继续摇头:

        “我说了,谁都想当。”

        “可我现在的身体……”

        “郎中说了,病入膏肓,药石无灵,时日无多。”

        “我即便是当了秦王,也做不了多久,反而会引起朝局动乱。”

        “三哥!兄弟我在这里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

        噗通!

        四公子嬴稷突然跪了下来。

        三公子赢天一脸疑惑:

        “四弟,你要求我什么事?”

        四公子嬴稷见三公子赢天还不答应自己。

        便痛哭道:

        “三哥,你且先答应了我再说。”

        三公子赢天犹豫了一下。

        最后还是不忍心这个快要病死的弟弟的请求。

        心软道:

        “莫说一件事!”

        “就是千件万件也会答应!”

        四公子嬴稷可停止哭泣。

        目光坚定且决绝:

        “三哥,我是当不了秦王了。”

        “但是我跟大哥、三哥还有父王一样。”

        “跟秦国的列祖列宗一样。”

        “梦寐以求,希望有一天秦国能够强大!”

        “我嬴稷的秦国梦!还望三哥替我实现!”

        “……”

        三公子赢天闻言诧异良久。

        这才明白四公子嬴稷不是装的。

        而是这些年,因为生病,再加上真的可能活不了多久。

        有些东西看透了。

        自己实现不了。

        便请求三公子赢天替他实现。

        三公子赢天听后感慨不已。

        拉着四公子嬴稷的手道:

        “老四!”

        “今时今日起!”

        “我赢天就是嬴稷,嬴稷就是赢天!”

        “你的秦国梦就是我的秦国梦!”

        “我一定会替你实现!”

        “谢三哥!”

        四公子嬴稷对着三公子赢天磕头之后。

        在三公子赢天拉他起来的时候。

        四公子嬴稷情绪激动道:

        “今日,我嬴稷跟四哥同进退,若三哥有意外,我嬴稷愿同去!”

        “好!”

        三公子赢天满意点头。

        商君的一幕就已经看周遭的大臣看傻。

        结果四公子嬴稷的一幕。

        更是让周遭的大臣看的惕然心惊。

        如果说三公子赢天本人回到了这里。

        对于他们并没有多少震撼和诚惶诚恐。

        但是他们看到了曾经那个挥斥方遒、气吞山河的三公子赢天回来了。

        当初在秦国庸城的一幕幕。

        三公子赢天提剑请命。

        智斗群儒。

        最后功成名就。

        那个不畏生死的三公子赢天回来了!

        无形之中。

        往日三公子赢天给他们带来的威压瞬间弥漫了整个王宫前的广场。

        三公子赢天只露面了这一回。

        便已经收服了商君和四公子嬴稷。

        这要是让三公子赢天多待一会儿。

        其结果不敢想象。

        老祖宗赢虔也是十分激动。

        因为他从一开始。

        就跟秦候嬴霸的想法一样。

        那就是三公子赢天继位秦王。

        也就是帝国之虎嬴华为了三公子赢天名誉自杀的一刻。

        老祖宗赢虔知道三公子赢天继位秦王。

        必然使秦国更加强大。

        但是秦国的贵族、世家必然遭受打击。

        虽然他是秦国贵族之首。

        但是深明大义。

        在秦国强大一统天下。

        和秦国贵族世家之间。

        他还是选择三公子赢天。

        而相国甘龙、左司空杜挚、右司空蹇平知道三公子赢天的能力与魄力。

        他今日敢孤身前来。

        必然做好了万全准备。

        心中不禁有些担忧起来。

        松开了四公子嬴稷。

        三公子赢天继续向往前。

        走到了所有大臣、贵族、世家、禁军面前。

        也就是王宫大殿前的台阶。

        台阶之上是现在的秦王嬴荡。

        以及黄门总管黑夫,老祖宗赢虔。

        秦武王嬴荡看着三公子赢天对着黄门总管黑夫低声说了几句。

        黄门总管黑夫替秦武王嬴荡说道:

        “老三,你来了!”

        “这些年你都干嘛去了。”

        “怎么见到本王不行礼啊?”

        三公子赢天闻言躬身行礼,并没有下跪。

        不卑不亢道:

        “三弟赢天,拜见大哥!”

        三公子赢天说完之后。

        猛地转身看向了所有的大臣、武将、贵族、世家头顶、左右两千禁军。

        “尔等想要造反吗?”

        “我赢天乃是先王三公子!”

        “现任秦王乃是我的大哥!”

        “你们见到本公子居然不跪不拜?”

        “是想死吗?”

        “嗯?”

        面对三公子赢天的质问和苛责。

        商君和四公子嬴稷立刻下跪带头朗声道:

        “恭迎三公子!”

        而其他大臣。

        尤其是以相国甘龙、左司空杜挚、右司空蹇平为首的大臣。

        只是冷眼旁观。

        有的甚至出言讥讽:

        “三公子,你不过是个公子而已?”

        “我们凭什么给你下跪?”

        那些赢氏贵族、世家看到三公子赢天竟然如此嚣张。

        初来乍到。

        不说低低调调做人。

        居然还敢在他们面前嚣张跋扈。

        让他们给三公子赢天这个曾经在咸阳杀了那么多贵族、世家的人下跪。

        纷纷嗤之以鼻。

        有狂妄者指着三公子赢天鼻子骂道:

        “赢天!你这个家族的败类!秦国的耻辱!”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我等一定要想办法杀了你!”

        “咸阳的事情你当我们都忘了!”

        三公子赢天冷着脸眯着眼睛扫视了一眼。

        张三立刻站到了三公子赢天身旁。

        见三公子赢天没有说话。

        他也就没有上去给人嘴巴子。

        而三公子赢天再度看向武将那边。

        武将之首蒙骜、王翦等老将之和三公子赢天对视了一眼。

        立刻带头下跪:

        “恭迎三公子!”

        唰唰唰!

        所有武将在蒙骜、王翦的带领下齐齐下跪。

        “嗯,不错。”

        三公子赢天对于这些秦国武将还是比较满意的。

        随即看向了老祖宗赢虔。

        “老祖宗,我赢天该不该受他们一拜啊?”

        老祖宗赢虔却笑道:

        “你小子还真是嚣张!”

        “还真有点秦穆公的风采!”

        “今天老夫给你这个面子!”

        老祖宗赢虔立刻转头看向了以相国甘龙、左司空杜挚、右司空蹇平为首的大臣、秦国贵族、世家。

        喝令道:

        “赢天乃当今王上之弟!”

        “怎么?受不起你们一拜吗?”

        老祖宗赢虔的态度。

        不仅让相国甘龙、左司空杜挚、右司空蹇平等大臣陷入了迷茫。

        更是让躺在担架上的秦武王嬴荡心中有了嘀咕:

        老祖宗究竟是什么意思?

        无奈。

        这一刻。

        所有人给三公子赢天下跪行礼。

        心不甘情不愿的喊道:

        “恭迎三公子!”

        朝拜之声回荡在偌大地秦国王宫内久久不久。

        这一刻。

        所有人才意识到。

        曾经的那个三公子赢天真的回来了。

        “哈哈哈哈!”

        三公子赢天得意大笑之后。

        秦武王嬴荡又在黄门总管黑夫耳边低声了几句。

        黄门总管替秦武王嬴荡询问三公子赢天:

        “三弟,你这突然出现。”

        “今日所来,是为了什么?”

        三公子赢天这才雍容大气声音浑厚道:

        “我赢天今日!为秦王之位而来!”

        黄门总管黑夫现在已经成了秦武王嬴荡的传话筒。

        黄门总管黑夫又询问道:

        “这么说三弟你也想当秦王?”

        三公子赢天指着宫殿内的王座自信道:

        “那个位置!本来就应该是我的!”

        “什么?”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

        “什么?这个赢天疯了?”

        “他今日果然是为了王位而来!”

        “他要是当了秦王还有咱们的好?”

        “不行!不能让他得逞!”

        “不但不能让他得逞!还要搞死他!”

        所有大臣、世家、贵族议论纷纷。

        他们目标一致。

        今日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秦武王同意三公子赢天成为秦王。

        黄门总管黑夫立刻又替秦武王嬴荡说道:

        “既然三弟也想染指王位!秦国神器!”

        “本王没有子嗣。”

        “便在先王的子嗣之中选择!”

        (最近又开始失眠熬夜,状态很差啊,总之快点调整加油快点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