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质女在线阅读 - 第 113 章

第 113 章

        凤离梧虽然以前也有醉酒的时候,但神智大约还是清醒,像今次这般酩酊大醉的,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姜秀润费力地将他推到一边的床榻上,然后唤桃华用铜盆打温水,拿湿巾帕子,煮了醒酒汤备着。

        等给他擦拭过了手脸,姜秀润正投帕子的时候,一转身才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正目光幽深地看着自己。

        姜秀润以为他酒醒了,便俯下身问他:“饮了那么多,可曾头痛?”

        可是下一刻,凤离梧却伸出长臂,将她的头揽住往自己的怀里带,硬着舌根含糊不清道:“不许你冲他笑,看一眼都不行!”

        姜秀润猝不及防,手里的湿巾帕子都掉落到了地上,苦笑不得道:“殿下不准我冲着谁笑?”

        凤离梧此时酒醉,就跟三岁的孩童一般,堵着气儿的袒露心事:“不准你跟其他的女人一样冲着凤舞笑,你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你!”

        姜秀润被凤离梧气哼哼,满嘴傻话的样子逗笑了,只低着头,用鼻尖抵着他的道:“他的身形又没有殿下的好看,一看腰杆子就没气力,冲他笑作甚?”

        凤离梧一听倒是来了精神,只晃晃悠悠地起来,要向他的侧妃证明自己有身好气力,可刚压在姜秀润的身上,便又呼呼睡去了。

        姜秀润想着凤离梧方才跟二皇子拼酒的样子,其实跟鸡圈里扬尾巴打架的公鸡,也别无二致,都是不服不忿,死斗不休的德行。

        若换了旁人这么做,姜秀润只会觉得无聊透顶,担不得大才。

        可是平日里一本正经的凤离梧今日却这么拼,只让她觉得他倒是真有了几分孩童的可爱稚气。

        最后,也不嫌弃他满身的酒气,只擦拭干净后,便抱着一起睡着了。

        只不过,凤离梧所饮的酒,也是鸣山当地的特产山蛙泡的酒。

        待得入了后半夜,酒全醒了,而精血却是激发的畅通甭张,怀里的小侧妃睡得绵软香甜,哪有不吃的道理?

        便是后半夜按着玉体香浓,不知怠足地颠覆了半宿。

        最后姜秀润只觉得要颤了音儿,那嗓子都吊得发哑了,殿下还是不知怠足,直说自己昔日懈怠,没有喂饱了他的侧妃。

        到了第二日,姜秀润起床,由着桃华服侍她漱洗时才猛地想起,浅儿没有跟在自己的身旁,她常服的那种子药,竟然也忘了放入了她的匣子。

        姜秀润总不好叫侍女桃华给自己拿药,只思度着今日回去后,再喝药也是来得及的,于是就没有放在心上。

        到了鸣山怎么能不泡温泉,可是不巧的是,第二日晨起后,天色就泛起了阴云,不多时便下起大雨,这样的天气,实在不能露天温泡。

        所以只待雨停,便下山回转京城。

        可是没想到,那雨却是越下越大。阴雨的天气,让人的心情也没由来的烦躁。

        桃华敲了一碟子山核桃仁儿放在姜秀润的手边,让侧妃一边看书简一边食零嘴,而凤离梧则带人冒雨到了行馆的前山处,看下山的路有没有被淹没。

        姜秀润看了一会窗边滴落成串的雨帘,心绪有些不宁,却又说不好是因为什么。

        待得天空突然劈闪了大雷时,她激灵灵地坐直了身子,突然想起了一件要命的事情来。

        她怎么忘记了,就是这一年的秋季,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雨,下了几天是记不清了,可是就在大雨的第三日,哥哥顶着大雨前来浣衣局寻她,兴冲冲地告诉她一个好消息,那便是波国派来了密史,传了父王的口信,要接哥哥回国。

        当时姜秀润还喜极而泣,觉得自己苦尽甘来。

        只是当兄长对那密使提及要带着姜秀润一起走时,那密使却劝哥哥自己先走,免得耽搁了前程。

        姜之哪里肯干?软磨硬泡下,那密使只好答应,可是还没等把她救出去,却被路经浣衣局墙外的凤离梧觉察,命人将那密使拿下审了后才知,那密使根本不是父王派来的人,而是波国申后派来的新妇,准备将姜之骗回国去,然后在半路杀之。

        姜之虽然懦弱,到底是嫡长子,就这么不赎回而立申后的儿子,总是要惹人非议。

        这样一来,姜之担负起了撕毁两国盟约的罪责,而依着波王的性情,必定会亲自派杀手杀了姜之,再把他的人头奉还给大齐,以示诚信。

        申后一直担忧着姜之会突然折返,干脆设下毒计陷害姜之。没想到却被突然路过的太子搅局,自然不敢再异动。

        姜秀润别的记不大清了,只记得前世里在大殿上,她又一次近距离与凤离梧相处,被他冷言冷语地盘问,只跪得双腿软麻,才被放回到了浣衣局。

        姜秀润越想越心悸,前世这时的自己和凤离梧都在洛安城内,可是现在他们皆不在京城。若依着前世的轨迹,申后派出的人当是已经接触了哥哥,若是拿回国当诱饵,哥哥必定上当。若是被他们骗出城去,哥哥岂不是陷入可怕的境地。

        心里这么一犯急,她再也坐不安稳。让桃华去问在外探路的殿下,问今日能不能折返回去。

        桃华穿好蓑衣,撑起了伞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不久回来禀报雨下得甚急,山中小溪迷漫,山路泥泞,却是不好出行。

        就在这时,凤离梧也回来了,对姜秀润道:“路途难行,既然无迫切急事,便耽搁一日,待明天雨停再上路。”

        可是他话音未落,便看到姜秀润脸上一丝不易察觉的焦虑,于是问道:“怎么,可是有事,急需回去?”

        姜秀润知道这大雨数日内都不会停歇,却是无法说出实情,心中一转,说道:“昨日做了一个噩梦,梦见父王将死,哥哥心急父王病重,居然也跟着一病不起。心中不安,想见见哥哥……”

        凤离梧本不信梦兆断吉凶之事,但见姜秀润满脸急切,很是困扰的样子,沉默了片刻,道:“且派两个侍卫先返回城,给你哥哥通报一声。”

        姜秀润心道哥哥见了太子府来人,数日内必然不敢轻举妄动,到时自己返回城里见了哥哥便是无事了,心中略微松稳了一些,连忙谢过太子。

        这场大雨果然连绵数日,却是毫无停歇的样子。

        此时山中来的公侯官宦众多,还有一应的正妻和侍候的丫鬟仆役,每日里消耗的食物甚多,只是两日山中存储的食物便是不多了。不得已,只好定下每位官宦及家人一天食用的食物的数量,于是官宦及其妻妾们怨声载道。

        那凤舞倒是做足了姿态,拿了自己部下结余下来的口粮,分给其他不够吃的公卿。

        太子小时在冷宫里是尝过挨饿的滋味的,他并没有学那凤舞的姿态,分出自己的粮食。

        毕竟他与二弟不同,带着自家的侧妃,可着自己的女人先吃饱再说,倒没那闲工夫惺惺作态。

        但是姜秀润生怕凤离梧被反差得太明显。便命令自己的侍卫中的那两个老江湖想法子,取了行馆里的渔网,趁着溪流湍急,网捕了些小鱼,晚上炖煮了鱼汤分发给各府的贵人。

        姜秀润一向好美食,所以出行时也带了西域特产的名贵胡椒,在热腾腾的鱼汤里撒上一些,喝起来通汗除湿,让众人赞不绝口。

        可是一顿饭罢,撂下碗筷又是一顿牢骚连天。

        凤离梧见此情形,私下里对姜秀润道:“这些都是朝中重臣,掌控齐国,虽然有些人秉承先人遗泽,但大部分还算堪当职责,想不到不过是略微饿了两日,便人心动荡了……”

        姜秀润猜出凤离梧一时联想到了什么,便道:“若是梁国奸计得逞,当他们既不贩卖粮食给齐国,又不收购齐国百姓手中的桑叶时,齐国必然陷入饥荒,那时整个齐国便不只人心动荡了。”

        凤离梧没有言语,他听出了姜秀润的言外之意。粮仓充实,实在是关系到天下人心的大事。

        一个不小心,便会积蓄起惊涛骇浪,任何人都躲闪不过……

        好在又两日后,终于雨过天晴,久违的和煦阳光再次照耀到鸣山。一应大臣们早已被连日的阴雨天和半饥饿折磨得不堪,忙催着仆役收拾东西,纷纷上车赶回洛安城,一时间山路上的疾驰马车络绎不绝,再无来时走走停停的安逸。

        凤离梧也招呼侍卫备下马车,带着姜秀润回转了太子府。

        这几日凤离梧不在,朝中积压了许多的公文。凤离梧到了太子府,换身服装便去朝中批阅公文去了。

        姜秀润这几日忧心不已,太子走后连忙上车赶往哥哥姜之的府上。

        可是姜之并不在府上,只有在府宅里安胎的稳娘,正在做着一双小虎头鞋。

        姜秀润心中一块大石头依然高悬,也懒得绕弯,只径直问嫂嫂,是否有波国之人来过。

        稳娘将鞋子上的线头用牙齿咬断,微微压低了声音开口说道:“就在大雨前一日,却是有波国之人来过,言明波王病重,让你哥哥偷偷回去呢。”

        姜秀润一听,心提到嗓子眼道:“哥哥现在何处?可是跟那密使走了?”

        稳娘道:“你哥哥二话没说,将来者扭去了府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