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独身男女在线阅读 - 25岁春(7)

25岁春(7)

        春节过后第一天上班,人事当众宣布,程序员收入正式改为十五薪,取消半年奖。

        因为早有预料,许静面上并不惊讶。

        人事走后,赵筱萱慢悠悠晃到许静身边,语气低沉、情绪低落,“我错了。不是加量不加价,是价格便宜量又足。”

        许静笑了笑,安慰道,“最近行业不景气,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人家是公司赚不了钱,所以必须削减开支,撑过困境;我们是公司大赚特赚,跟员工没一毛钱关系,能一样么?”赵筱萱大吐苦水。

        “这次是我有史以来过的最凄凉的一个春节。往年年终奖三薪,再加上一月份薪水,一共四薪,想买什么买什么,花钱完全不用考虑。可今年呢?每次掏钱前,我都得犹豫好一会儿,在心里默默计算。最坑的是,好不容易有几天假期,却没钱带儿子出去旅游,想想都觉得心酸。”

        “往年春节过后,不管怎么花钱,总归还能剩点。今年?呵呵,信用卡卡债还没还清,又欠下了新的,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天天在公司加班到老晚,就是为了过这种入不敷出的苦逼生活吗!简直怀疑人生。”

        许静无奈,有心说这不是收入问题,是花钱习惯问题。照赵筱萱花钱的方式,换成其他工作,她早就得倾家荡产了。但想了想,就没理会赵筱萱的抱怨,反而提起另一件事,“今天早上看见一个帖子,楼主说it人员靠技术吃饭。前十年是学习的阶段,不必在乎工资高低,不必在乎有无存款,反正水平到了一定层次,第十一年开始薪水会暴涨。”

        赵筱萱以为许静在安慰自己,刚想说什么,就听许静接下去说,“然而在第十一年,发帖人被公司辞退。三十几岁的年纪,再找下家可不容易。他发帖诉苦,直说自己被鸡汤坑惨了。”

        “……”赵筱萱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一口毒鸡汤来的猝不及防。

        许静摊手,“终究还是得靠自己呀。平常多准备点存款,才能有备无患。”

        如果有存款,被辞退后可以试着做点小生意;如果全款买了房,起码不用担心无处可去、月月有还贷压力。年轻的时候薪水随意花销,看上去是恣意潇洒,可一旦出点什么事,没钱就没办法。

        赵筱萱憋了半天,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有毒。”

        她是典型的月光族,信奉赚多少花多少,活在当下,从不考虑存钱的事。因为她一直认为,只要她有赚钱的能力,钱花出去了,自然能赚得回来。

        可被许静那么一说,赵筱萱心里很有点发虚。她现在年纪轻,精力充沛,活力十足,当然有足够的资本说她能赚钱。但十年后呢?二十年后呢?况且她跟许静不一样,拖家带口的,哪哪都是开支,就算节省着花,一个月也存不下多少。

        越想心越慌。

        “我手头有工作没忙完,先走了。”赵筱萱几乎是落荒而逃。

        许静耸耸肩,嘀咕道,“我说的是实话嘛。”赚的钱再多,不会打理,照样会陷入窘境。

        **

        正月初十。

        许静下班到家,发现自家老妈正在屋里踱步,一脸的焦急。

        “怎么了?”许静随口问道。

        “阿宁不见了!”王枫脸色很不好看。

        许静动作一顿,缓缓放下包,询问,“什么叫表姐不见了?她剖腹产后不是住在医院里么?怎么会不见?”她家只有大姨家一门亲戚,两家人走得很近。不管出什么事,彼此间都会伸出援手。

        “初六起就不再住院,回家休养去了。”王枫眉头紧皱在一起,心情烦躁,“今早你姨劝阿宁去相亲,两人吵了一架。不过你姨发火,说不去就不认阿宁这个女儿,母女断绝关系,所以后来阿宁还是去了。”

        “结果相完亲后,阿宁回家收拾行李,带着刚出生的女儿不晓得去了哪里。只发了条短信给你姨,说就当没生过她这个女儿。”

        “你姨收到短信,回家一看才发现阿宁卧室空了。之后拼命打阿宁电话,怎么打都打不通,快要急疯了!”

        “……”许静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在表姐刚刚生完孩子不满半个月的情况下,大姨又逼迫表姐去相亲?”这是人干的事吗?这能是亲妈?表姐是充话费送的吧!

        “什么逼迫?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话。”王枫嗔道,“就是,就是大家见一面,随便聊聊天嘛。”

        许静直截了当地说,“我先跟你说清楚,千万别学大姨那一套。你要是也这么干,我肯定和表姐一样,打包好行李离家出走。”

        王枫,“……”

        外甥女还没找回来,亲女儿就在跟她说也想离家出走。现在的孩子都是怎么回事?

        王枫放缓语气,柔声说,“你知道阿宁现在在哪吗?她带着一个未满月的孩子,呆在外面总不是个事。不如你联系她回来,大家坐下来好好商量。你姨其实已经后悔了。好好说,她会听的。”

        许静注视自家老妈,告诫道,“这是大姨的家事。在旁边看着就行,你别跟着搀和进去。”

        “那怎么行?!”王枫刚要说话,就被无情打断。

        许静语重心长地说,“表姐再在家里住下去,怕是要产后抑郁了。我把她找回来,万一到时候她想不开,这责任算谁的?”

        “不至于吧……”王枫不信,为王桦辩护,“不就是见几个陌生人么,阿宁哪能就想不开了?你说的太夸张了。”

        “大姨先是把表姐推入火坑。等表姐好不容易爬出来后,再次迫不及待把人推进去。”许静嗤笑,心里说不出的窝火,冷冷道,“她就那么的等不及,换谁都得心寒。”

        王枫还想说什么,许静饱含深意地道,“表姐活着的时候也许无法选择想过的生活,但她可以选择自己是生是死。就算是父母,也不可能掌控得了儿女所有的事。”

        说完,不顾王枫惊诧、慌张的表情,许静回了自己房间。

        ※※※※※※※※※※※※※※※※※※※※

        感谢21765784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