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独身男女在线阅读 - 25岁夏(2)

25岁夏(2)

        王宁从小乖巧懂事,向来是众人嘴里别人家的孩子典范,因此在王宁离家出走后,王桦认定,只要她不松口,女儿晓得拧不过她,就会主动回来。

        抱着这样的念头,王桦淡定地等在家里,照常过日子。

        一个月过去了,毫无音讯。

        两个月过去了,没有消息。

        三个月过去了,音讯全无。

        王桦有点坐不住了,她发现自己可能低估了女儿这次离家出走的决心。晚上,她急急忙忙冲到王枫家里找许静,张口就问,“我知道你跟阿宁保持联系。告诉我,她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许静正在写代码赚外快,看见大姨突然跑到她家来颇为惊奇,“表姐不是给你发过短信吗?短信里说的很清楚了。你如果打算继续逼她再婚,就当作没生过女儿好了。你不改变主意,她就永远不回来。”

        王桦心脏怦怦直跳,有惊慌,还有不敢置信。她总以为阿宁和阿静联手在骗她,为的是让她妥协。可如果阿静说的是真话呢?那该怎么办?

        许静不慌不忙,继续说,“表姐是有跟我联系过一次。前不久她在企鹅上问我,你改变主意了没有?可我回答没有后,她就再也没登录过企鹅。就算这会儿大姨你肯让一步,我也没把握能找到表姐,及时把消息告诉她。”这话半真半假。两人的确是只联系过一次,但那是因为许静后来再也没联系表姐,以防知道表姐在哪后,在大姨面前一不小心说漏嘴。

        王桦一阵眩晕。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乖女儿说走就走,母女关系说断就断,这么的决绝。

        “是你对不对?是你教她这么做的,是不是?!”王桦忽然一把拽住许静,厉声责问。

        王桦会这么想是有道理的。王宁做事规规矩矩,长这么大,连叛逆期都没有。与之相反的就是许静,做事随着自己性子来。认定的事,不管谁劝,不管周围的人说什么,她都不带搭理的。

        一定是许静在阿宁耳边说了什么,阿宁才会性格大变,执拗地不回家!王桦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有道理。因为心里着急,手上用了不少力气,把许静的手腕都抓白了。

        “干什么,这是干什么!”看见女儿被人狠拽,王枫急了,赶紧上前,想把王桦拉开,“脚长在阿宁身上,她走谁管得住?关阿静什么事!”

        许静一点不着急,也不喊疼,反而被大姨逗乐了。她冷静提醒,“表姐是成年人,而且是快三十岁的成年人!我在她耳朵边嘀咕点什么她就信了,你当她是没有分辨能力的三岁小孩么?用根棒棒糖就能被人哄走?”

        王桦张了张嘴,无法反驳,整个人木愣愣地呆在原地。

        王枫趁机把王桦的手掰开,护犊子似的把女儿拦到身后,气急败坏地道,“阿宁离家出走,不愿意回家,你一会儿说阿宁有错,脾气太倔,挺大一人却不懂事,一会儿又说这事怪阿静,肯定是她在阿宁耳边唠叨了些什么。呵,感情所有人都做错了事,就你没做错!”她心里有气,说话也就不怎么客气了。

        王桦气的直哆嗦,但一口咬定,“她肯定对阿宁说了些什么!要不然,阿宁怎么会离家出走?阿宁哪有这个胆子!”

        女儿跑没了,这人还在把错推到外甥女头上!

        王枫怒火中烧,真心话脱口而出,“阿宁还在坐月子,你就逼着她去相亲,不去就断绝母女关系。她不愿意相亲,就真跟你断绝母女关系了。两个选项不是你让她选的吗?现在阿宁做出了选择,这下你该开心了吧?”

        王桦很少见到妹妹发火,顿时傻住了。妹妹说的几句话更是像刀子一样,直插她心窝。王桦哆嗦着,差点喘不上气。

        许静在心里默默道,母上大人威武霸气!同时心里好一阵感慨,老妈平常脾气好的很,吃点亏也笑呵呵的,不当一回事,但老妈有个毛病,她见不得自己女儿受丁点委屈。一旦女儿被人欺负,老妈就会怒火万丈,失去理智,跟人互怼起来。

        老妈还经常在家里唠叨,说女儿有时候说话太直白、性格火辣,脾气上来了谁的面子都不卖,也不知道像谁。她真是一点都不了解自己……还能像谁?当然是像自家老妈失去理智的时候咯!

        话说出口后,王枫才发现自己说了些什么。她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一脸闯了祸的尴尬表情。对面是亲姐姐,就算互怼,也不能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呐。更何况,她说的话似乎是直接用刀子把亲姐伤口划的更深了……

        许静面上轻咳一声,缓缓开口,“表姐住院的时候,她有主动找我聊过天。她说结婚后过的很不开心,婆家人才是一家人,个个都在欺负她。她找你诉苦,你却只会叫她一味地忍耐。她想离婚让自己解脱,你也不肯站到她的立场挺她。说着说着,她就当我的面哭了。”

        “后来,她又问我,母胎单身到现在开不开心;不听长辈劝阻,干了ti行业工作开不开心。她提问我没法不回答啊,我也不喜欢说假话,当然是告诉她,快活极了,逍遥极了,好的不能再好。或许是她听了我的话,心动了吧?”

        “结婚、离婚对表姐的影响之大,可能超出你的想象。她亲口告诉我,说回想过去的时光,她觉得很后悔,不该听你的。如果她自己做决定,按照希望的生活方式过日子,她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自从听说表姐离家出走,我就估摸着她是彻底想开了。吃苦也好,轻松也罢,她就想按自己的意愿活几年。我不是告诉过你么,在我看来,你不低头,表姐是不会回来的。”

        “这话你怎么不早说!”王桦大急,越听心尖越颤,慌得不行。

        许静瞄了大姨一眼,“女孩子间的私密话,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告诉你?要不是你冲到我家来,把我当成诱拐走表姐的犯人,这话我也不想说出来。”

        顿了顿,许静反问,“我告诉你,你就愿意退一步、让表姐回来了么?那我现在把话告诉你了,你什么想法?”

        王桦表情阴晴不定,久久没吭声。好半天,她才铁青着脸说,“自己的亲妈说丢下就丢下,我没有这样的女儿。”然后,气冲冲地离开。

        “要求表姐把你当亲妈孝顺,你也没见的把表姐当亲女儿了呀。啧啧啧,双重标准。”许静在旁边感叹。

        “人都走了,你少说两句。”王枫非常无奈。

        “人都走了,反正听不见。”许静笑嘻嘻回道。

        王枫面现愁容,叹了口气,“阿宁不晓得跑去哪了,你姨又固执,这叫什么事呀。母女俩相依为命二十多年,怎么就闹到要分开生活的地步?”

        “大姨那脾气可够呛的。前面能顺顺利利一直生活,还不是表姐让着她。现在表姐不肯让,当然就针尖对麦芒了。”许静耸耸肩,随即神色变得肃穆,语重心长道,“你看看大姨,结了婚相当于没结,老公跟人跑了,只留给她一个女儿。”

        “周围的人说什么一定要结婚,一定得生孩子,可以养儿防老,根本都是骗人的!大姨就是活生生的反例。管得太宽,脾气固执不听劝,谁能跟她一起生活下去?老公、女儿,这不都全跑光了吗!”

        “前车之鉴啊。大姨就是太爱作。周围聚了再多人,也得被她作没了。”最后一句话,许静没当着老妈的面说出口,只敢在心里想想——众叛亲离,说的就是这么回事。

        王枫,“……”

        她又想瞪女儿了。但想想很可能她瞪的眼酸,女儿也满不在乎,就熄了这个念头,“越说越过分了啊!想说的话回屋,说给你自己听去。”

        许静心说,自言自语有什么意思?这话就是专门说给老妈听的!为什么不结婚,为什么不想生娃,因为结了、生了也不见得就有人陪到老呀!

        “算了,我回屋继续工作了。”许静其实并不喜欢跟人掰扯,她的兴趣爱好只有赚钱。

        “等等。”王枫叫住了女儿。

        许静回过头,面露无辜。让她回屋的是老妈,喊她等等的也是老妈,怎么就那么善变呢?

        王枫迟疑了下,到底是问出了口,“刚才你说阿宁跟你聊天,讲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吗?还是逗你姨玩,故意说些气话?”

        “实话,大实话。”许静认真道,“我说过好几次了,表姐快被大姨逼疯,不搬出去不行。我说了你又不信,以为我诓你。”

        “阿宁一向乖巧没主见,谁知道这次下了这么大决心?”王枫又是一声长叹,心情复杂,“好好的母女俩,眼看就快成仇人了。”

        “那也是大姨作的。”许静淡定接道,同时不忘告诫老妈,“你要引以为鉴呐!”

        王枫心情更加复杂,她居然被女儿借机说教了。

        “要我说,表姐就是太好说话、太没脾气了。所以大姨觉得,只要她坚持住,表姐迟早会听她的。”许静冷笑,“大姨就继续固执吧,随她去。等到表姐彻底失去联系、就算大姨后悔懊恼人也不回来的时候,我看她上哪哭去。”

        ※※※※※※※※※※※※※※※※※※※※

        男主于26岁后经常在线。

        恩……我能说写女主单身生活写的根本停不下来么……远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