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独身男女在线阅读 - 25岁冬(1)

25岁冬(1)

        秋去冬来,寒风凛冽。

        许静望着小区里树木光秃秃的枝干发呆,心里十分感慨,又过去了一年。自从她大学毕业开始工作,时间就像流水一般逝去。偶尔翻翻日历,总是会感到惊奇,怎么一眨眼又过去好多天了。

        她正想往家里走,忽然听见附近一堆大妈在聊天。其中一人高声道,“王枫是老师又怎么样?女儿工资高又怎么样?她闺女还不是一把年纪了,嫁不出去?!要不是看在大家都是街坊邻居的份上,我才不要她家闺女给我做媳妇呢!嘿,她倒好,以为自己闺女是什么千金大小姐,金贵的不得了,还给拒了。我倒要看看,她女儿以后能找个什么婆家!”

        旁边一人搭话,“听说王枫家闺女从来没往家里领过男朋友,该不会暗地里得了什么病吧?”

        另一人立即接上,“要我说,不结亲也好。你看看王家姐妹,生的都是女儿不说,一个老公还跟人跑了,一个老公又遇上了意外。啧啧啧,我看呐,她家是惹上了什么脏东西罗!男人进了她家都活不长。”

        最初高谈阔论的大妈顿时觉得遇上了知音,手一拍,摇头叹息道,“谁说不是呢?跟她家结亲我心里挺不踏实的,没想到王枫还要拿乔!真当我儿子娶不到老婆不成!要知道,我儿子在发电厂工作,那可是国企!铁饭碗!想做我媳妇的人多着呢。”

        “王枫一个人带大女儿也不容易。就算老师待遇不错,可现在养个孩子开销太大。一个女人要想撑起一个家,太累了。”又有人感慨道。

        许静听了一会儿,怒火直冲脑门。家里没男人碍着她们了?不想结婚跟她们有关系?不乐意找男朋友就是身体有隐疾?一个比一个能瞎扯!那个说要结亲的大妈,她压根就不认识好么!

        “别人嘴里吐出的话到底多可怕,现在瞧见了吧?”背后传来熟悉的嗓音。许静回头一看,是自家老妈,此时正露出一脸的无奈和惆怅。

        许静心气不顺,“她们编排我无所谓,我见不得她们说你坏话。爸不幸遇上意外离世,大姨夫出轨,怎么还是家里女人的错了?”

        王枫眼神里透着疲倦,“说闲话哪管前因后果?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呗,又不用负责。”

        “说要跟咱家结亲的那女人姓赵,几个月前来咱家,说什么儿子瞧上你了,想试着处一处。我知道你暂时不想结婚,直接就给拒了,也没跟你提起。至于说咱家没男人,这也不是头一回了,我都习惯了。”

        “女儿啊,我就是吃过别人说闲话的苦,被别人指指点点过,才不希望你以后跟我一样,被人背地里议论呀!不止是住的地方,还有你呆的公司。现在年纪轻不觉得,等你三十几岁、四十几岁都没结婚的时候,你怎么跟同事说?”

        许静叹了口气,“妈,不想被别人议论不一定得听她们话跑去结婚,我有其他应对办法。”

        王枫愣在一旁。

        许静大步走向大妈堆,冷着一张脸道,“说话客气点,别有的没的直接挂在嘴上。”

        背后说人长短被当事人逮个正着,当时就有两三人露出尴尬的表情,脚底抹油开溜。

        赵大妈却不。她双手叉腰,拔高嗓音道,“什么有的没的?我诬赖你了吗?我说的都是大实话!”

        “说实话可是要付出代价的。”许静也不辩驳,冷笑着扫视一群人,“怎么说我也是年薪十二万的金领,能力强,人脉广,你们得罪得起我么?”

        年薪十二万!

        这话一出,立即把在场的大妈们震住了。她们互相看了眼,发现大伙眼里都有些畏惧、退缩。心里再一想,也对呀,年薪十二万呐!这要是真的,平均一下,那就是月入一万!

        大妈们差不多都是退休年纪,儿女大多成家,每户家里起码有四个劳动力。可家里所有劳动力收入加起来也不过刚破万,刚刚抵得上许静一人。更别提有几户还破不了万呢。

        这么一算,高下立见。

        当时就有人赔笑脸道,“那啥,你别生气呀。我们也是担心你,在这随便唠唠嗑。”

        其他人赶紧附和道,“对呀对呀,我们没恶意的。”

        “你要是不喜欢听,以后我们就不说了。”

        “工作一天辛苦了吧?赶紧回家歇着吧,明天还得早起上班呢。”

        其他人服软,赵大妈却不服气,大声嚷嚷道,“你个小丫头看着挺能耐啊,还敢威胁我?”

        “你儿子在发电厂工作对吧?刚才我都听见了。”许静仗着自己腿长,居高临下俯视赵大妈,轻蔑地笑了笑,“虽然国企没法把人赶走,不过给他穿点小鞋倒是容易。”

        许静说的轻松,似乎这只是一件事,轻易就能做到。

        赵大妈心里唬了一跳。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儿子是怎么进的发电厂,那是找人托关系,才能送进去的。而且儿子不是发电厂正式员工,而是个没地位的临时工!如果对方真有认识的人在厂里说得上话,儿子就得卷铺盖回家了——国企的正式工无法辞退,临时工却能被赶回家。

        她该不会闯祸、得罪人了吧?!赵大妈越想心里越没底。

        偏偏这时候,许静在嘴里念叨着。声音不高不低,却足以让大妈们听的清清楚楚,“看来得把李总约出来见一面了。啧,就为了这么件小破事请他出来一趟,估计得落埋怨了。不就是国企上班么?这也值得得瑟?”

        李总?难道是经理级别?赵大妈眉头直跳,转头就走,步伐迈的飞快,就差没跑起来。

        许静环视剩下的人,冷冷提醒,“这回就算了。如果下次再被我听见……”她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直接高傲冷艳地离开。

        王枫在旁边看傻了眼。

        “回家说。”路过王枫身边的时候,许静小声道。

        王枫呆呆地跟在女儿身后。一到家,她迫不及待问,“你认识发电厂的高层?”说话时,她脸上满是惊讶。万万没想到,女儿如此能干。

        许静望着天花板,嘟囔道,“市里好几家发电厂,鬼知道她儿子在哪一家?”

        王枫傻住,“那李总是?”

        “李姓是中国最常见的三大姓氏之一。”许静意味深长道,“说不定她儿子的某个领导就正好姓李呢?”

        “……”王枫摇摇头,“你胆子太大了。当着那么多人面说谎,就不怕被拆穿么?”

        “不用担心,我想的很清楚才会说出口。”许静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冷静分析道。

        “当年咱家孤儿寡母,生活拮据,没选择的余地,所以随便买个老小区就住下了。小区环境很不怎么样,同小区的人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在她们眼里,年薪高、有能力、人脉广、有关系都能划等号。我说自己年薪十二万,她们估计就以为我是个大能人、无所不能了。”

        “赵大妈儿子在国企嘛,那种地方派系争斗很严重的。只要不是站在最顶层的领导阶级,一不注意就会遭人算计。仍住在咱们小区,说明她儿子只是个小人物,买不起新房。赵大妈嘴又碎,要是儿子有遗传到,很容易就得罪人。说不定什么时候被人算计了,她还以为是我在背后撺掇。”

        “退一步,万一她真记不住教训,依然在小区里胡说八道,到处抹黑咱家,我不介意打听她儿子名字和工作地点,做点手脚。这帮人都是欺软怕硬的货。态度稍微强硬点,她们就怕了,再也不敢不负责地瞎扯淡。”

        许静料得不差。一个星期后,赵大妈儿子工作中出了点小差错,结果被领导训斥了一个多小时。这本是件平常小事,可赵大妈心虚,越琢磨越觉得事情跟许静有点关系。于是特地拎了礼物上门,又是赔笑脸,又是说好话,催着王枫收下,不收就是还在记仇。王枫哭笑不得,又不能拆穿女儿谎言,只得收下。赵大妈这才松了口气。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此时,王枫张大嘴巴,感觉三观受到了剧烈冲击。

        许静双手插、进口袋,镇定道,“没钱没本事的姑娘才会遭人嫌弃,有能耐有本事的,谁敢说三道四?这帮人文化不高,小聪明还是有的,知道有本事的人不能得罪。”

        沉默许久,王枫叹了口气,“我晓得你主意大,有能耐。我只求你一件事,自己选个中意的人家嫁了。如果之后真的过不下去,那以后我再也不管你的事,想怎么样都随你。但我希望你能试一试。”

        许静跟着叹气。好好一未婚姑娘,非得弄成二手货……难道离过婚的名声会比老姑娘好听么?

        ※※※※※※※※※※※※※※※※※※※※

        明天起恢复中午十二点更新。

        ——————————

        “你为何不结婚呢?你如此天生丽质。”

        “告诉你吧,我连结婚的想法都没有。届时许多优秀男子会找上门,就算如此,我也一定不为所动。”

        “女人有这种想法真是太奇怪了。”

        “我觉得我可能永远不会结婚。既然情愫未到,我又何必改变现状呢?我衣食无忧,生活充实,我不相信有哪位主妇能比我现在还过的幸福。”

        “但当个老姑娘确实可怕。”

        “如果有一天我愚钝不堪,四处唠叨鸡毛蒜皮的琐事八卦,那我明天就去结婚。但是,不用担心,因为我会成为一位富有的老姑娘。只有贫困潦倒的老姑娘,才会成为大家的笑柄。”

        摘自——《艾玛》

        特别喜欢这段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