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独身男女在线阅读 - 25岁冬(7)

25岁冬(7)

        除夕中午,许静收到了卫江的约饭短信。看完短信内容,她当即快步走出公司。等她紧赶慢赶到达约定地点时,卫江正淡定地坐在椅子上,服务员在旁边上菜。

        许静找到卫江,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今天是工作日,午餐时间一个半小时,时间差不多我就得走。”

        “知道。”卫江颔首,“所以我先点了菜。有什么想吃的,你再继续点。”

        许静扫了眼桌上的烤串,嘴角抽了抽,“撸串?”还能不能有点追求了?

        卫江微笑,拿起一串烤鱿鱼开吃,“这家店东西味道不错,尝尝。”

        “我说过今天我请,不用客气。”许静总觉得卫江是不好意思去高大上的地方剥削她。

        “没打算客气。”卫江坦白道。

        “好吧。”许静不再纠结。有人想帮她省钱,她没道理不同意。

        于是,许静挽起袖子,左手抓起羊肉串,右手拿了烤面筋,左一口,右一口,吃的欢快极了,丝毫不顾形象,“唔,味道是挺不错的嘛,真会找地方。”

        卫江动作一顿,微微愣住,“你还记得在你面前坐了个大帅哥么?”

        许静看了卫江一眼,满不在乎道,“你还记得我是个坚定的独身主义者么?”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的眼神可不是这么说的。”卫江反驳。

        “你也说了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现在已经看习惯你的脸了。”许静喊来服务员,又点了十串羊肉,五串烤面筋,五串烤鸡翅,五串烤鱿鱼,其他鸡脆骨、烤馒头、鸡爪、烤豆腐、烤黄鱼零零散散一堆,还要了瓶饮料。

        卫江乐了,索性撩起袖子,学着许静的样左右开弓。

        许静一口气撸完八串,豪迈地灌下一大口饮料,然后才说,“不是说好一月下旬吃饭的么?今天才16号。”还没到法定放风日呢。

        “等到下旬我有空的时候,店家都回家过年去了。”卫江解释说,“反正就一顿饭的功夫,拖延不了工作进程。”

        “又快到春节,又要到逼婚催相亲的季节。”许静语气略惆怅。但是很快,她高兴起来,“幸好今年不用担心这些事了,因为已经把问题彻底解决。”

        “笑得收敛一点。你是解决了,别人可没搞定呢。”卫江冷漠提醒。

        许静估摸着那个别人就是指的卫江自己。于是,她安慰小伙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说一声。”

        “今年……应该用不着……”卫江一阵恍惚,神色复杂,似乎陷入到自己的思绪里。

        许静瞥了眼,心说,一看某人就是饱受摧残的表情。但既然卫江说不用帮忙,她就不再多想,开始专心地撸串。

        酒足饭饱后,许静一扫桌面,察觉到桌上堆满竹签。

        许静,“……”她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吃撑了。

        卫江为自己正名,“能吃的不止我一个。”

        “能吃怎么了?反正我养的活自己。”许静招来服务员结账。

        一算下来,两人吃了小三百,不比去饭店点菜花的少。

        卫江耸耸肩,“我说过,我没打算客气。”

        “你是要让我夸你言行一致么?”许静斜眼瞄。

        “或者你可以要求我回请你一顿。地点你选,时间你挑,付账我来的那种。”卫江一本正经地说。

        许静面色古怪,“你请一顿,我再请一顿,然后你再请一顿,最后咱俩就变成长期饭友了是么?”

        卫江轻咳一声,“如果事情是这样发展的话,我也不反对。”

        “然而我从不关心哪里有好吃的,选不了地点。”许静面无表情,一边说一边收拾背包,准备走人。走之前,她回头对卫江说,“所以你要是发现有什么好吃的可以介绍给我,选好地点,选好时间,再通知我见面,结账时候aa。”

        卫江愣住,呆呆望着许静远去。好半天才回过神,笑出声,“这算是答应了?真是……”他发现自己难以找到形容词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

        **

        吃完饭,卫江没有多逛,直接回家赶稿。如果进程延缓的话,他打算晚上加个班。

        结果刚站到自家门前,就听见对面传来开门声。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惊呼,“小江?!”

        这就尴尬了。卫江不想回头,但不回头、开门冲到家里会显得他很心虚。无奈,他缓缓回过身,木着脸打招呼,“阿姨好。”

        王枫惊讶地合不拢嘴,“真是你呀?你怎么在这?”

        “这是我家。”卫江一指家门,心里暗骂猪队友。老妈搬到对面,也不提前通知他一声。

        所以她女儿不仅买了个新房没跟她说,还把新房邻居领回家当男朋友介绍给她了么?王枫仿佛被雷劈了一般,木在原地。某人还真是随便带回来一男的啊!

        见此情景,卫江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两句,“第一次在咖啡馆遇见小静,后来又发现她买下了我对门的房子,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

        该不会小江不知道自己被女儿利用,一心以为两人真好上了,到现在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吧?王枫心中不免升起内疚之情,眼神躲躲闪闪,不敢和卫江正视,闷声道,“我女儿她……恩……暂时不想结婚,想先打拼几年。”

        卫江茫然,为什么突然说到许静想先打拼几年?他迟疑着回答,“挺好的,三十岁以下的人就该有点冲劲。”

        没生气?王枫不着痕迹瞥了卫江一眼,发现对方并不震怒,顿时松了口气,看来女儿已经把话说开了。于是,她变得轻松起来,闲聊般问,“这个点怎么回来了?”说着,她掏出手机看时间,略微不解,“不是上班时间么?”

        “……”卫江面无表情,心说,早知道你会搬到对面,我也不会说自己在央企上班啊!没冲到公司逮人,倒是在家门口把他抓住了。

        卫江挺想说今天休息,不用上班。可再一想,谁知道这人会在对面住多久?下次上班时间再被逮住怎么办?天天不用上班吗!

        所以,卫江机智地换了个借口,“党派斗争太多了,心累,年后打算换个工作。”

        王枫惊讶,话脱口而出,“央企的工作都不想干?”要知道,多少人求爹爹告奶奶、挤破头地想往里面冲呢!

        “无所谓吧?只要有能力在,在哪儿都能赚到钱。再加上年终奖已经到账,现在走时机刚刚好。”卫江笑了笑,飞快掏出口袋里的钥匙,迫不及待地说,“今天有点急事要做,改天再跟您聊哈。”

        王枫愣在原地,半天后摇头叹息,“看来我老了,已经跟不上时代,完全不懂如今年轻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

        晚上,许静跑到新房蹭饭。她正大口大口吃得欢,忽然听见老妈说,“跟你商量个事,我想把老小区的房子卖掉,在炸鸡小区再买个一居室。我问过了,咱家楼上楼下正好都有空房。”

        许静动作一顿,惊讶地看着老妈,“你不是一直跟我说,老小区的房子迟早要拆迁,一定要等到拆迁队来么?”

        “我是挺想等拆迁队来的。然而你高三那年就有传闻说要拆,可到今天还没见人来联系!你算算,你都工作几年了?”王枫无奈地笑了笑,说出自己的想法,“把房子卖了,在炸鸡小区买一套新的,咱们母女俩住一块,省的你吃完晚饭还得走回家。”

        当然,这只是表明原因。更重要的是,住了大半个月,王枫越发觉得炸鸡小区的邻居友善,从来不议论她没丈夫的事。反而一副“日子都是别人在过,随便别人怎么生活,当事人开心就好”的样子。

        不得不说,最近王枫过了几天舒心日子。搬家以后,没有人指责她克夫,没有人担忧她没老公、以后独居在家肯定会出事,更没人关心她是不是有孩子、孩子有没有结婚。王枫这才知道,居住环境有多重要。

        许静满不在乎,“那是你花钱买的房子,所以你决定就好,我没有意见。”

        王枫说,“我反复考虑过,在楼下买一套一居室,房产证上写我的名字。等到房子装修好,通好风,我就搬过去。这套房子是你的,还是给你住。这样的话,前前后后大概需要半年时间。”

        “都行。”许静还是同样的口吻。

        王枫哭笑不得,“别说都行呀!跟我说说你的意见嘛,你怎么想的?”不管是有意无意,王枫的确慢慢开始信赖女儿,凡事都想询问女儿的意见。

        许静放下筷子,认真道,“我觉得卖掉老房子,买套新的一居室很好。老小区的房子虽然又老又旧,但是面积有六十平米。换房的话,资金缺口不会太大。其实我一直想买两套一居室,你住一套,我住一套。如果你自己买了,那么我会轻松很多。还完第一套房贷后再无压力,不用再咬牙攒钱买房。工资存下一部分,其他可以随便花,生活质量会提高很多。”

        “这样的话,你干嘛早不跟我说换新房?”王枫纳闷。

        许静望天,“我不喜欢被、干、涉,被做决定,也不想干涉你做任何决定。只要我努力存钱,买下两套一居室,你爱住哪住哪,每天换着住都行。”

        “过完春节我就联系中介卖房、买房!”王枫微微动容,下定决心,“我手上还有一笔钱呢。本来是想等你嫁人的时候,给你做嫁妆用的。”

        “那钱别留着了,用来装修吧。”许静没心没肺道。

        王枫睨了女儿一眼,没好气地说,“我明白,没抱任何不切实际的指望。”

        “好,很好,非常好。”许静啪啪啪鼓掌,也不知道是因为明白王枫心态在变,还是纯粹因为嫁妆钱花完心里开心。

        王枫无奈,谈完买房后提起另一件事,“阿宁还是没跟你联系吗?”

        “没有。”许静坚定摇头。自从上次聊过后,表姐再也没找过她。她怕自己知道太多说漏嘴,也不想主动问。

        “作孽哦!除夕夜家家团圆,就你姨一个人孤零零呆在家里没人陪。也不晓得过年的时候,阿宁会不会回来看她妈。”王枫唏嘘不已。

        “别瞎操心了。说不定不听话的女儿滚的远远的,大姨心里开心着呢!”许静故意这样说道。

        ※※※※※※※※※※※※※※※※※※※※

        好几年前的人,没几个料到如今房价会这么高。谁知道国家越调控,房价越高呢?

        要是知道,肯定无数人砸锅卖铁、不惜一切代价买房!可惜他们不知道,所以过去买房不是很迫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