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独身男女在线阅读 - 26岁春(1)

26岁春(1)

        第二天春节,一大早,大姨就跑到家里。

        许静有守岁的习惯,昨晚上没有回老小区的房子,直接在新房里跟老妈挤挤睡下了。早晨一睁开眼,发现大姨就站在自己面前,顿时吓了一跳。

        王桦见到外甥女醒来,立即抛出一串问题,“阿宁跟你联系了吗?有没有说今年春节回来?她最近过得好不好?孩子怎么样了?”

        许静扒了扒头发,茫然地说,“不知道啊,她没跟我联系。”

        王桦小声嘀咕,很是不满,“连春节都不回来,那孩子还真记仇了啊……”

        许静在旁边翻了个白眼,就你那些行为,不记仇才有鬼。

        王桦倍感失落,沉默地走到厨房,似乎是去帮忙烧菜。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许静瞄了眼来电显示——王宁,于是轻手轻脚离开房间,走到楼梯口才接通手机,“喂,什么事啊?你妈在我家呢!”

        电话另一头传来王宁的轻笑声,“春节了,我想着怎么也得聚一聚,可是发现你们不在家,敲门没人理。都在哪呢?”

        许静一拍脑袋,“忘了跟你说,我家买新房了,在炸鸡小区甲单元六楼。”大姨被她妈通知过,所以才能准确摸过来。表姐不知情,估计去了老房子,那当然是一个人都不在了。

        “买房啦?恭喜恭喜。”王宁轻快的说话声里藏着一丝苦涩。

        许静估摸着表姐是想起了旧事。要是表姐没遇到渣男,现在肯定早就买房了,也不至于到现在还得住在员工宿舍里。

        许静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继续说着话,“你马上打算过来?可是你妈也在这里,不怕起冲突吗?”

        “大过年的,又是在别人家里,她应该不会大吼大叫发脾气吧?”王宁笑道。

        “难说。”许静望天。大姨的心思她从来猜不透,那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奇人。

        王宁很淡定,“她要发脾气,我就跑呗。”

        “好主意。”许静赞叹。

        “我妈现在是什么情况?还在生气吗?”王宁一边走,一边咨询。

        “唔,你没出现前,怒气为0。看起来有点寂寞,有点可怜。你出现后会是个什么情况就不好说了。说不定瞬间怒气满值,可以使出撕逼大招。”许静冷静分析。

        “哈哈,你真了解我妈。”王宁笑声从话筒里传过来。

        “怎么说也曾经被她逼着相亲过,能不了解她是什么德性吗?”许静想翻白眼。要知道,她也是受害者!

        “我已经在路上了,一会就到。”

        “我很怀疑你决策的正确性。明知道你妈在这里,居然还敢过来?”许静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切地问,“你不会把孩子也带出来了吧?”

        “孩子没带,托朋友看半天,就我一个人来。”王宁耸耸肩,“她要是发脾气了更好。到明年春节为止,我都有理由躲在外面了。”

        “你真苦逼。”许静十分同情。

        “摊上这么一个妈,我能怎么办呢?”王宁其实内心也很绝望。

        “需要我跟她们说一声你过来的消息吗?还是你直接出现在她们面前,给她们一个惊喜?”许静问。

        “说一声吧,就说半小时以后我会过来。”王宁想了想,作出决定,“留点时间给我妈考虑下,看她愿不愿意让步。”

        “好吧。”许静严肃道,“不过我不觉得她会妥协,做好战斗的心理准备。”

        王宁笑,“不管她做什么,我都不打算搬回去住,最多一个月回去看她一次。三十岁的人了,还跟老妈住一起,像什么话?自从离家出走后,我觉得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不像以前,被她管的喘不过气。”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许静欣慰地笑道。

        “前半辈子犯傻把自己坑得不轻,再犯蠢,那就没的医了。”

        **

        通话结束,许静回到屋里,把表姐打算过来的消息告诉屋里两人。

        哐当一声,王桦当即把盘子摔碎了。

        “哎哟,岁岁平安,岁岁平安。”王枫嘴里止不住念叨。同时撩起袖子开始收拾碎片。

        许静看了看,发现大姨手抖的厉害。

        然而下一秒,王桦气势汹汹道,“哼,她还敢回来?”似乎打算等见到人以后,好好教训一顿。

        许静心说,是啊,有这么一个妈,表姐居然还敢回来。胆子太大了。

        王枫问,“阿宁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过来?”

        许静回答,“半个小时内。”

        “你不是说,跟她没联系的吗?”王桦皱着眉头,十分不悦。

        许静理直气壮地回道,“是啊,她刚刚才通知我,说要过来。我联系她,她不接我电话。她联系我,我总不能主动挂断电话吧?”

        王桦狐疑地打量外甥女,总觉得两个小辈之间有点什么。

        王枫在一边打圆场,“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嘛。大过年的,本来就该一家团圆。”

        说着,她瞪了一眼女儿,“怎么说都是过年。大家和和气气的,不要吵架。”

        许静望天不理。她总不能为了所谓的和气,向错误的一方低头。

        “……”王枫没办法,只能转向另一边,告诫自己姐姐,“阿宁难得回来一趟,有话好好说。再把人气走,后悔的还不是你?”

        “知道,我心里清楚。”王桦烦躁地摆摆手,盯着一个方向发愣,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枫轻叹一声,自顾自做饭去了。

        门被敲响,许静一个箭步跑去开门,心想,由她把门,万一待会儿又吵起来,起码能把表姐放出去。

        门打开。

        王宁大大方方地走进来,笑着一一打招呼,“小姨新年好,阿静新年好,老妈新年好,我来看你们了。”就像没事人一样。

        王桦气不打一出来。她总觉得,一个单独的离异女人离开家之后会过得很凄惨,尤其是她还带着不满月的孩子。谁知道再见面,女儿唇红齿白,面色红润,精神焕发,一看就知道过得不错。她惦记女儿,惦记到有时候觉都睡不好。可女儿呢?离开她之后,似乎过的很开心嘛。

        王桦清清嗓子,端着架子,沉声说,“终于肯回来了,是认识到自己错误了吧?”

        “……”王枫捂住脸,不忍再看下去。

        许静“噗哧”一声笑出声,十分好奇。大姨说她心里清楚,到底清楚什么了?

        王宁无奈地笑了笑,“大过年的,我想一家人总该聚一聚,所以才赶回来。你这么说话,我可没办法继续聊下去。”

        干的漂亮。许静心底里暗暗称赞,觉得表姐跟换了一个人似的。以前的她,可不会这么呛声回去。

        “不想跟我说话,那你回来做什么?”王桦口气略冲。

        王宁无奈道,“我不说了吗?为了跟大家聚一聚,不是专门回来见你的。”

        “你!”王桦怒火直往上冒。她觉得女儿是故意这么说话,为的是惹她生气。却不知道,女儿说的都是真心话。

        王枫怕两人越闹越僵,特意插话道,“好久没见,快坐下来说话。”一边说,一边去拉王桦衣袖,示意亲姐有话好好说。

        王桦勉为其难地收起怒气,清清嗓子,说,“你要想回来住的话,必须先认识到自己错在哪。”

        “我说了,没想回家住,就是过来看一眼。”王宁更加无奈。

        许静暗地里笑到肚子疼。大姨明明很惦记女儿,又要摆架子,希望女儿主动认错,她好有台阶下。可她也不想想,错的人是她,表姐怎么会道歉?再加上表姐离家以后似乎变了性格,什么都实话实说,也不藏着掖着、委屈自己了。结果大实话一出,立马把大姨气得够呛。

        许静很想笑出声,可是顾虑到大姨心情,只能强行憋住。然而,她憋得很辛苦,实在是觉得可笑。

        “没打算回家住,那你还过来干嘛?”王桦恼羞成怒,忍不住拔高嗓音,质问道。

        王宁再次重复,“我说好几遍了,就是过来看看你们过得好不好。”

        这话触及到了王桦的敏感神经,她忍不住吼道,“你一声不吭就跑出去,之后再也没有音讯,哪管过我死活?现在问什么过得好不好?你要真有心,就搬回家来好好照顾我。”

        “然后你是有人照顾了,我就生不如死了。”王宁自言自语道。

        王桦头晕目眩,觉得自己血压急剧升高。

        王宁站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说,“算了,看来我不受欢迎,就不厚着脸皮留下来了。明年春节,我再来看你们。”

        “别走啊!再坐一会儿。”王枫又要搀扶着亲姐,又要朝着外甥女喊话,忙得不得了。

        王宁摇摇头,“你专心照顾她吧,不用管我。”说完,毫不留恋地往外走。

        王桦眼睁睁看着女儿离开,有心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她越是气,越是急,就越是说不出话。

        “孩子好不容易愿意回次家,你跟她斗什么气?现在好了,没说几句话又把人气跑了。也不晓得阿宁去了哪里,这一年过得好不好。”王枫不住埋怨。

        许静摇头叹息,大姨你就继续作吧。作到没人愿意理,你就开心了。

        ※※※※※※※※※※※※※※※※※※※※

        王宁:颁给你“中华好表妹”荣誉称号

        许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