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独身男女在线阅读 - 26岁春(2)

26岁春(2)

        王宁离开不久,王桦渐渐安静下来。整个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跟她说话也不搭理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又坐了没一会儿,王桦站起身,“我刚想起有点事,先走了。”

        许静眼睁睁看着她离开,惊呆,“我妈烧了一桌的菜,一点不吃,就这么走啦?”

        王桦摆摆手,什么都没说。离开的时候,身影略萧瑟。

        王枫把菜搬到桌子上,叹了口气,“你姨早早地来咱们家过年,说不定只是想见阿宁一面。”

        许静一边夹菜,一边抱怨,“不见面的时候想得厉害,一见面就开始吵架,也不知道大姨在想什么。面子、观念、家长的架子,真的比亲女儿陪在身边还要重要么?”

        “随她去吧,别人也劝不了。”王枫倒是看开了,不再一心想着帮忙。主要是她觉得,亲姐这个样,别人做什么都没用。

        “这一桌菜怎么办?”王枫看着桌面发愁,“早知道只有咱们俩,就不烧这么多了。厨房里还在煮饺子呢。”

        “没事,我帮你吃。”许静很给老妈面子,大口大口地吃菜。

        “只有咱们俩,这得吃到什么时候去?”王枫想了想,拍拍女儿的肩膀,下令道,“上隔壁问问,看小江愿不愿意过来吃顿饭。”

        “咳咳。”许静吃饭的时候呛到,惊讶地看着老妈。

        王枫无奈,“你以为我不知道啊?随便拉了个人假装男朋友,还把人叫到家里吃饭,亏你干的出来。前两天的时候,我出门遇见小江了,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长得帅嘛。”许静认真道,“所以是我见过的人里面最顺眼的一个。”

        “行了,别啰嗦了,去问问看。”王枫把女儿打发走。

        许静乖乖听话,跑到对面敲门。敲了好几下后,门开了。

        “什么事?”卫江揉了揉眼睛,声音低沉。头发乱糟糟的,衣服有些许褶皱,一看就是刚睡醒。

        许静疑惑,“你不是说自己作息很正常、不睡懒觉的吗?”

        “春节啊妹子。”卫江扒了扒头发,越发慵懒,“一年到头没睡过懒觉,就今天睡一次怎么了?”

        “我发现有个地方做家常菜特别好吃。”许静面上装的一本正经,“你来不来?还是说,今天已经有其他安排?”

        “春节居然有店不休息?不管什么店,不是都会放假三天吗?”卫江很惊奇。

        许静避开不回答,只催促,“一句话,来不来?”

        “去,有吃的当然去。我没什么要紧事,你等我一会儿。”卫江关上门,回去洗簌去了。

        片刻后,卫江把自己拾掇的人模人样,终于走出家门。他一边锁门,一边扬了扬眉,“真难得。你不是说不太清楚哪里有好吃的么?”

        许静轻咳一声,“因为有地理优势。”

        卫江不太明白。他还在等许静带路,就见许静打开她家大门,然后做出请他进去的姿势。

        卫江,“……”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许静振振有词,“我妈做的家常菜你不是吃过吗?说好吃难道是我骗你的吗?”

        这一点卫江真没办法否认,不得不承认,“味道是很好。”

        “对嘛。要不是我妈觉得当老师收入稳定,家里又没什么积蓄,凭她的手艺去开个小饭馆绰绰有余。”许静笑着说,“大过年的,人多也热闹点嘛。反正你就一个人闷在家里,不如过来一起吃饭。”

        卫江不说话,一阵恍惚。他已经记不清,到底有多久没跟人一起过春节了。

        许静却误会了他的沉默。她不太放心地问,“你应该知道,我独身意志有多坚定的吧?不会因为吃顿饭就误会什么,对吧?”

        卫江回过神,笑了笑,“我明白的,你不用担心。”

        许静这才放下心来,“我估计我妈是想趁机赔罪。她一直认为是我利用了你,对你感到很抱歉。”

        “小事。”卫江浑然不在意。

        两人一起进了门,王枫正端出一大碗饺子,看见两人打了个招呼,“快过来吃饺子,刚煮好。”

        许静应了声,飞快地跑到桌边坐下,捻起一只饺子就往嘴里塞。

        “啪,啪。”王枫用筷子在女儿双手分别敲了一下,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拿筷子!”

        “呜呜呜。”许静很不满,平常不都这么吃的吗?

        王枫隐讳地瞥了眼卫江,再次重复她的要求,“拿筷子。”客人在,随随便便捻着吃,像什么样子?!

        原来罪魁祸首是你。许静嫌弃地看向卫江。

        卫江,“……”

        他轻咳一声,在许静旁边坐下,跟着捻起一只饺子,夸奖道,“真好吃。”

        许静哀怨的眼神瞬间转化成赞许,干得好!大家都是一样的吃法,这下老妈总没话说了。

        果然,王枫很无奈,自暴自弃地说,“你们先吃,我去厨房拿醋。”

        王枫刚进厨房,许静立即叫起来,“快吃快吃,赶紧把饺子往肚子里塞。”

        卫江莫名其妙,但许静嚷的他心发慌,速度不自觉跟着快起来。一边吃,他一边问,“怎么了?”

        许静含糊着说,“我妈很迷信,说是初一只能吃六个或者八个饺子,这样新的一年才会有好运气。趁她这会儿人不在,咱们赶紧吃。”等东西吃到肚子里,老妈再说什么都没用了。

        “好神奇。”卫江表示,感觉遇上了从旧社、会穿越回来的人。

        “神奇吧?”许静一边吃饺子一边咬字清晰,“更神奇的是,我家到现在还在搞贴春联,倒贴福字之类的活动。要不是我妈不会毛笔字,没这项才能,她还想亲自写春联。我记得初中以前有不少人喜欢这样的活动,但是后来渐渐的,大家都不这么干了。老妈还保留着老习惯呢。”

        两人风卷残云地吃着。等王枫拿了醋回来一看,顿时傻眼,大半饺子没了影。

        许静在旁边装模作样地念叨,“哎哟,吃的时候忘记数数了。糟糕了,不晓得两人各吃了几个,这下怎么办呢?”

        卫江扶额,他总算知道为什么某人一假装就会被看穿,实在是她装的很敷衍。又或者是,她压根没这方面天赋?

        事已至此,王枫还能怎么办?只能假装不知道,让两人随意吃,爱吃多少吃多少。

        许静笑得很贼,吃得欢快。卫江在旁边看着,心情莫名变得好起来。

        **

        春节一过,小区售楼处开始上班,王枫赶紧去联系买房、卖房事项。

        一问才知道,房价又涨了。原本六楼的房价比五楼还要稍微高一些,结果到了今年,五楼的房价已经涨到5100元每平米。

        王枫曾经问过女儿,知道女儿是去年春节买的房,每平米4500,这下可心疼坏了,“这才过了一年啊,房价就从4500涨到5100了?抢钱呐?”

        售楼处小姐的微笑温柔又得体,“近几年全国各地房价一直在不断上涨,各地楼盘都是这样子的。建议您尽快选购,防止房价进一步攀升。”

        王枫无奈,人家是根本不愁房子卖不出去,只好咬咬牙,付了定金。

        幸运的是,房价攀升,二手房价格也在上升。因此老小区房子的价格比预想中要好。仔细一算,发现出售旧房的钱正好可以购买新房。

        再一问,房价上涨,各地开始出现炒房客。这些炒房客中有的炒新楼盘,低买高卖;有的则愿意入手老小区房子,然后把房子出租,静静等待拆迁队的到来。于是,当王枫有意愿出售手中房子时,没几天就有人上门联系,表示愿意购买。

        不过,王枫有些发愁,问女儿,“老房子卖了,你住哪呢?”

        许静不以为意,“手里有钱,还用担心没地方住吗?”

        “……”王枫没辙。这话说的太有道理,她没法反驳。

        “这半年我在外面随便找个地方住着,等买了新房赶紧装修,尽快搬进去。对了,说到这个,你喜欢我屋里的装修风格吗?”许静问。

        “挺好的,又简洁又干净又大方。”王枫十分满意。

        “新房装修的时候,我找的大学同学帮忙。不但价格便宜,做工质量也好。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把她介绍给你。”

        “好呀。”王枫一口答应,她正嫌自己找人装修麻烦呢。不清楚对方底细,很容易被坑。做工质量好就算了,多花点钱也值得,怕就怕质量不行,价格还高得离谱。

        本来事情已经商定好,就等开工了。谁知王枫说漏嘴,被王桦知道了装修的事。王桦当即拍胸脯保证,她认识装修公司的人,妹妹找她认识的那家肯定靠谱。

        王枫慌忙拒绝,“已经有人选了,阿静大学同学也在装修公司工作。”

        王桦撇撇嘴,不屑一顾,“小年轻懂个什么?被人骗了也糊里糊涂的。”

        之后,不管王枫说什么,王桦都在为她认识的那家装修公司说好话。

        晚上,王枫把事情告诉女儿,然后苦着脸说,“怪我,不该跟她提这件事。”

        许静一脸懵逼,“你都说已经找好装修公司了,大姨还追着让你选她知道的那家啊?”

        “大概是熟人,彼此之间了解底细,所以你姨才大力推荐。”王枫猜测。

        许静很无语,“要不是知道大姨一贯什么德性,我真以为她收了人家红包呢。”所以才这么卖力推荐,简直是强迫中奖。

        “现在怎么办?”王枫发愁,后悔自己多嘴。

        许静陷入沉思,努力想办法。

        过了一会儿,王枫迟疑着说,“要不这回就算了?反正也是你姨认识的熟人,她又这么积极,就让她去联系呗。本来她最近就因为阿宁的事心情不好,正需要转移一下注意力。有个事让她忙前忙后,起码不会心情抑郁。”

        许静冷笑,“大姨认识的人你也敢信?还记得表姐是怎么离的婚吗?不就是被大姨的熟人坑了吗?要我说,大姨认识的人专门杀熟。”

        “不会吧?”王枫将信将疑。

        许静摊了摊手,“随便你,反正到时候是你住进去。让我同学负责的话,我们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装修好后去验收。而且已经装修过一次,不管是价格还是质量都有保证。”

        “让我好好想想。”王枫缓缓道。

        ※※※※※※※※※※※※※※※※※※※※

        说我短什么的,我早就习惯了啊……就想安静地当条咸鱼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