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独身男女在线阅读 - 26岁春(7)

26岁春(7)

        许静慢条斯理地说,“大家都是亲戚,好好说话,以后还是可以来往的。如果你非要端着长辈的架子,让我们小辈完全按照你说的做,那还是赶紧断了联系吧。”眼见卫江没有出言阻止,她就当作已经被默许撕逼,于是越说越high。

        “那怎么行?他可是我亲侄子!”卫雪梅断然拒绝。

        “管东管西的,别说亲侄子,就算亲儿子也扛不住啊。”许静吐槽。

        卫雪梅眼巴巴看着侄子,小心翼翼地问,“小江呐,你该不会真听她的话吧?”

        卫江感觉到许静的视线也挪到他身上,于是轻咳一声,镇定道,“怎么会呢?”

        许静皱眉,卫雪梅欣喜,却听卫江接着说,“不过姑姑的做法是不太妥当。我已经是成、年人,凡事都能自己做主,就不麻烦您给我介绍对象了。”

        卫雪梅笑容僵在脸上,这话的潜在意思,其实也是在嫌她多管闲事。

        卫雪梅有心把这两个不懂尊敬长辈的家伙数落一顿,但又怕两人拔腿就走,真的从此不再联系,顿时陷入两难。

        想了想,她松了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随你吧。”

        卫江扬了扬眉,很是惊诧。今天从一开始,谈话节奏就跟以往不一样。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想到姑姑会让步。

        “那就多谢姑姑了。”卫江迟疑着说。幸福来的太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谢什么,都是自家人。我想把外甥女介绍给你,还不是觉得她人很好,配你合适么?”卫雪梅露出慈祥之色。

        许静面色有异,很想问问卫江,他姑姑是不是学川剧的?怎么这么会变脸?

        “既然已经把事说清楚,那我们就先走了。”

        卫江起身想离开,却被卫雪梅一把拦住,“别呀,你表弟和你姑父马上就快回来了,再坐一会儿呗。你和表弟好久没见面了吧?待会儿见个面,两人好好聊聊。”

        “我们马上还有事。”许静插了句嘴。

        卫雪梅很不想搭理侄子带回来的女人,实在是因为没在对方手里讨到过好。但现在要是不搭理,说不定两人就直接走了,只能硬梆梆回道,“有事?什么事?”

        许静很想翻白眼。别人说有事,难道不是想离开的借口吗?居然追问具体内容。于是,她回答的也敷衍,“逛街,约会,看电影。”

        “……”卫雪梅黑了脸,心说,就这破事?

        许静只当看不见,笑道,“你忙吧,不用留我们吃饭。”

        卫雪梅死死拉住卫江,不让人离开,“小江,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卫江垂下眼帘,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皱,“说吧。”其实心里早有预感。

        卫雪梅瞥了眼许静,总觉得这人在场很不放心,会坏了她的事,于是要求,“让你女朋友出去等着,一会儿就好。”

        “不用在外面等啊,我又不是外人。”许静笑语盈盈,丝毫没有出去的意思。开玩笑,她不把人看好,某人不得任人拿捏?傻子才听话在门外等。

        “我早就决定,大大小小事情都听未来老婆的。有什么事你得跟她商量,跟我说没用。”卫江眼神里透着股宠溺,假装无奈道。

        卫雪梅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嘴上极力劝道,“太不像话了!女人当家,别人会说你怕老婆的。”

        “不是怕老婆,是爱老婆。”卫江认真纠正。

        许静好整以暇地坐在椅子上,笑道,“姑姑有什么事尽管说,别跟我客气。”

        卫雪梅彻底没辙,只能当着两人的面开始提要求,“你表弟今年大学毕业,我想给他准备一份毕业礼物。我看你的汽车也不怎么开,不如送给他吧。”

        许静面无表情,十分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这种要求,怎么说的出口的?!

        卫江却是早已习惯。沉思片刻,说,“表弟刚刚毕业,学校只是三本,目前还没有工作。就算我肯把车送给他,我怕他也养不起。”

        “你可以帮他养嘛。”卫雪梅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

        许静木在旁边,三观炸裂,暂时回不了神。

        “可我也需要用车。虽然不常用,但得有一辆放在家里,以防万一。”卫江耐心地讲道理。

        “那你买一辆新的送给你表弟好了。”卫雪梅更加高兴,“他可是你唯一的表弟!对他好点不是应该的吗?你大学那会儿,还经常跟他玩呢。你不记得了吗?”

        卫江、青筋直跳,沉声说,“如果你是说表弟觉得我是个拖油瓶,不但赖在你们家吃白饭,还占了他房间地板,应该滚远一点的话,那些事我的确都记得。”

        “你这孩子,怎么还记仇了?”卫雪梅讪讪笑道,“那会儿你表弟不是还小么?”

        “是还小,所以说的都是真心话。”卫江扯了扯嘴角,笑得嘲讽。

        卫雪梅还想说什么,却见卫江慢慢地说,“姑姑,我把你当亲人看,也很感激你曾经帮过我,不过别拿我冤大头,我的忍耐是有底线的。”

        卫雪梅讷讷说不出话。

        卫江继续说着话,似乎忍耐太久,已经克制不住,“大学四年里,表弟每年都要换个水果手机,我给他买了。他说笔记本配置太低,内存不够,影响学习,我也送了他一个水果笔记本。我自认做的已经够多。”

        卫江轻笑起来,话里却透着股寒意,“他是你儿子,可不是我儿子。”

        “要我说,你根本就是铁公鸡,舍不得花钱!”卫雪梅听不得儿子被人数落,顿时火了,“你当我不知道呐?你出了好几部漫画,一部改编成电影,已经在拍摄,一部即将改编成电视剧,版权费加起来起码七位数!一辆车能有多少钱?就算是好点的新车,也就十来万。花你这么点钱,你至于肉痛么!”

        许静总算听明白了。原来卫江在亲戚眼里就是个财神爷,难怪他姑姑想把外甥女介绍给他,难怪她一过来就被针对。感情在别人眼里,她是争抢财神爷财产的竞争对手。

        “他辛苦赚的钱,凭什么要给你儿子花?”许静想笑。

        “我帮过他!他不报恩就是忘恩负义!”卫雪梅怒吼。

        果然是道德绑架。

        许静冷静看着卫雪梅,“你想要多少钱?”

        “恩?”卫雪梅没听明白。

        “你的那份恩情一共值多少钱,报个总数吧。”许静直截了当要求。

        卫江一惊,突然恍然大悟。三五不时被剥削下,看着每次都是笔小数目,但其实加起来是很多钱。不如一次性买断,从此别再拿恩情说事。这才是正确的处理方式。像他一样念旧情,不忍拒绝姑姑的要求,只会越发纵容她,养大她的胃口。

        卫雪梅犹豫不决。隔段时间问侄子要一次钱,虽然说不会多,但好就好在细水长流。如今侄子女友看起来不愿意,希望了断这个恩情,她该报价多少呢?报价低,她会觉得不乐意,可报价高了,说不定对方就不愿理睬,直接走人。

        “价钱合理,就按照你说的给。要价太高,我看着随便给点就算。”许静凉凉地道。她真正想了断的,不是卫雪梅的恩情,是卫江心里的内疚和歉意。

        “大家都是亲戚,说什么钱不钱的呀?”卫雪梅笑着,企图把话题带过。说到底,她仍然希望时不时在卫江身上捞一笔,不想绝了后路。

        “大家都是亲戚,帮点小忙很正常,根本不用给钱送礼来还情对吧?”许静似笑非笑。

        卫雪梅彻底僵住。

        许静伸了个懒腰,由衷地建议,“我觉得你还是报个数字比较好。再耍小聪明,你一分钱都捞不着。”

        “二十万。”考虑了很久,卫雪梅终于下定决心,爆出一个数字。

        许静嗤笑,朝卫江挥挥手,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给她转账六万。”

        “怎么才六万?”卫雪梅急了,蹭的一下站起身,“他能有今天多亏谁?赚了七位数,居然只肯给六万块,你们太小气了!”

        “能有今天多亏谁?多亏他自己努力上进,脑子够好使。”许静冷冷道。

        “你家这房子,就算包场住一年,房租不会超过两万五。就算他顿顿在你家里吃,餐餐大鱼大肉,一天伙食费100,一年也就三万五。”

        “六万块,再加上之前送的水果机,水果笔记本,加起来起码八、九万。八、九万是什么概念?正常供一个大学生从大一念到大四,再加上生活费,省着点花也就这么多钱。我已经很够意思了。”

        “我劝你见好就收。要不然的话……”许静眼神变得更冷。

        卫雪梅心怦怦直跳。她心里清楚,如果对面两人说走就走的话,她是真的一点没办法。看侄子女友那样,绝对是个精明狠心的,也许真的说走就走。老实收下钱,起码不会什么都没有。

        可想想实在不甘心,于是,她用商量的口吻,哀求道,“再给一点儿吧。目前家里条件不好,真的很需要钱。”

        许静无动于衷,“别跟我提感情,伤钱。”

        卫江,“……”他好说话,讲义气,姑姑就拿捏他、耍无赖。现在许静摆出一副“就这么多钱、爱要不要”的大爷样,姑姑反而低声下气说话。这不是欺软怕硬,活生生的贱骨头么?!

        卫雪梅见侄子女友一副冷心冷面的表情,于是转头求侄子,拼命诉苦,“你姑父已经被公司辞退,平常闲在家里没工作,只能偶尔给人打打零工。他距离退休还有好久,家里收入一直紧巴巴的。”

        “你表弟是三本大学,又是冷门专业,肯定很不好找工作。我们家这个情况,他将来也难娶媳妇。只要你松松手,指缝里稍微漏一点,就足够解决我们一家人的烦恼了。”

        “姑姑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人。你还年轻,将来肯定能赚大钱。帮帮我吧,我一个人撑起这个家真的很累。”

        “你也是个人才。”许静忍不住感慨道。遇到好说话的人就无赖撒泼,遇见难说话的就诉苦打感情牌,见人下菜碟做得很溜。

        ※※※※※※※※※※※※※※※※※※※※

        见人下菜碟:针对同一件事,根据不同人有不同的处理态度。比如精品店的店员看到衣着华贵的就殷勤点,看到衣着一般的不搭理。

        春还有点内容,但不足3k字,所以今晚上加更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