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独身男女在线阅读 - 26岁秋(2)

26岁秋(2)

        最终,王枫还是没能旅游成。倒不是她舍不得花钱,而是因为在找旅游团的时候,亲姐王桦突然摔下楼梯,被送进医院。

        医生巴拉巴拉说了一堆,王枫有听没有懂……

        最后,医生下结论,“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起码得住院一星期。腿上已经给她打了石膏。如果身上出汗出的多,建议给她擦擦身体,暂时不要洗澡。”

        王枫赶紧点头。等医生走后,她就想把病房里的空调开起来。

        “别开。现在是秋天,干嘛开空调?纯粹浪费电!”王桦舍不得花钱。

        “不开空调容易出汗。”王枫争辩。

        “不就出点汗么?小事。我说不用开就不用开。”王桦坚持。

        王枫无奈,只得放下空调遥控器,坐下陪亲姐聊天,“你说你好好的,怎么就摔下楼梯了?”

        “年纪大,身子骨不行了。走在楼梯上,突然腿一软,整个人就跌下去了,幸好旁边有人看见。”王桦连连摆手,一脸晦气,“难怪年纪大的人都不喜欢住在高层,是挺危险。”

        “要我说,不如把老房子卖了,换个小一点的新房。新房住着就是比老的舒服。以前我还不觉得,现在搬进炸鸡小区的房子,才真正感觉到。”王枫说。

        王桦白眼一翻,“你当我是你,教师退休,拿的退休金不少?我那点钱吃吃喝喝就用的差不多了。”

        不提这事还好,提起这事王枫就来气,“你还说?当年你学习成绩可不比我差,我劝过你跟我一起做教师,你却一门心思地想捧个铁饭碗。结果呢?后来去了家国企工厂,再后来工厂倒闭了。铁饭碗砸了,到处打零工,日子一直不太好过。”

        “你这辈子心心念念要铁饭碗,结果把自己坑得不轻。轮到阿宁找工作的时候,你居然还让她找稳定工作。孩子之前干销售不是干的很好吗?工资高,她自己也喜欢,你非让她听你的转行,说不稳定。”

        “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什么稳定啊,能多赚点钱就是最稳定、最有安全感的事了!”

        “行了,我要休息,你回去吧。”王桦用被子把头一闷,不耐烦道。

        王枫无语,“我要走了,谁照顾你?”

        “不用人照顾,我自己能行。每天早上给我送点饭来就好。”

        固执!死倔犟!王枫一边心里暗骂,一边往外走。走着走着,她还是忍不住了,走回到床边道,“你不爱听我也得说。自从春节后,你看阿宁有回来吗?你再固执下去,女儿可真就没了。”

        “没就没。那种不孝女儿,我才不稀罕呢。”王桦嘴硬道。

        “你什么事都要管,什么事都要阿宁听你的,她受得了才怪!又不是机器人,你下个命令,她做个动作。那是个人,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思维能力!”王枫低吼道。

        王桦眉头皱成川字,奇怪地看向亲妹,“你怎么了?这话不像是你平常会说的。”

        “怎么了?开窍了呗。”王枫自嘲地笑了笑。

        “搬家半年,我感觉自己整个人比过去轻松太多。以前我也觉得女儿又不懂事,又不听话,我年纪大,生活经验足,她该听我的。但最近我才知道,阿静看事可比我明白多了,做的决定也大多是正确的。认为年纪大做出的决定就是对的,那才是糊涂蛋干的事呢。”

        “我耳根子软,性子也软,有时候强硬不起来,不得不做些违心的事。但阿静从不这样,她有自己的主见,也从不理会别人怎么想怎么看。说实话,有时候我挺羡慕她的,因为我就办不到。”

        “别看阿静她们年纪是小,但接触到的东西比咱们多多了,眼界也不一样。亲姐妹才好心提醒你,这话以后我都不会再说。你要是执迷不悟,那就随便你吧。”说完,她转头就走。

        王桦艰难地翻了个身,忿忿道,“我才没有那种没良心的女儿。”

        **

        得知大姨住院,许静犹豫了下,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表姐。她在企鹅上打完字没一会儿,表姐就回复,“知道了。”

        表姐该不会想亲自去照顾大姨吧?许静有点担心,就见表姐接着回复,“我会请个护工照顾我妈一星期,自己就不过去了。”

        许静心下一松,并立即察觉到,表姐是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一个星期转瞬即逝。

        大姨出院那天,估摸着自家老妈一个人搞不定,许静特意请假去接。到了医院门口,出租车等在外面,许静就见大姨面色苍白、红着眼圈、被她妈搀扶出来。

        等把大姨扶进车里,许静拉拉自家老妈衣袖,低声问,“怎么回事?”难道医院住的太舒服,舍不得回家了?

        王枫轻叹一声,同样低声道,“住院一星期,除了我,一个人都没来看她,反倒是被她认定是没良心的女儿花钱给她请了个护工照顾她。说到底,她就是分不清亲疏!对她好的人她不珍惜,不把她当回事的人,她还以为跟人家交情好的不得了呢。现在看清楚了,大概受了点刺激,心里难受。”

        许静微囧,“她一直很糊涂。该不会在她心里,还觉得自己很能干吧?”

        王枫望天,含糊着说,“各人看法不一样嘛……”

        许静彻底无语了。

        **

        炸鸡小区五楼的房子一通好风,王枫就赶紧搬了进去,把六楼的房子让给女儿。

        因为乔迁是件大喜事,再加上搬进六楼的时候没庆祝,于是这回搬家的时候,王枫特意提前邀请亲姐到新家来,打算做一大桌好菜,一起热闹热闹。

        王桦沉默很久后说,“让阿静把阿宁和孩子也喊来吧,我想见见外孙女。”

        王枫有点为难,“这可不能保证,阿静不一定联系得到。”

        “不管最终会不会来,麻烦阿静帮我带个话。”王桦神色恹恹的。

        “那行。”王枫一口答应下来。主要是亲姐自从大病一场后,情绪一直很低落,她瞧着觉得挺可怜。

        许静得知后,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大姨太久没见表姐,是不是又想训表姐一顿啊?”

        “应该不会吧……”王枫心里也没底,“我之前有劝过她,让她看开点。”

        许静无语。她很想说,老妈,你自己还没能完全看开呢,居然去劝别人……

        “反正也就是带句话的事,就帮她这一回吧。不过就这一次,要是阿宁肯来,见了面她俩又闹得不愉快,以后不管你姨说什么,咱们都不理她了。”说完,王枫眼巴巴看着女儿,征求意见,“你看行不行?”

        “主意不错。”许静颔首。她怕老妈心软,着重强调,“我不开玩笑,就这一次啊。要是再出幺蛾子,之后就算大姨在我面前哭到晕过去,我也会当成没看见的。”

        在许静心里,大姨再可怜,也可怜不过表姐去。摊上那么个妈,表姐哭都哭不出来。

        “就这一次。”王枫斩钉截铁地回道。

        于是,许静在企鹅上转告表姐。

        “既然她想见囡囡,那我就带着孩子回去一趟。不过我只去你家,并且你得在场。万一有点什么事,你在能帮我。”表姐很快回复。

        “那地点就定在炸鸡小区六楼吧,就是你春节来的地方。”许静拍板决定。

        “恩,到时候见。”

        乔迁宴当天早上,王枫一直在亲姐耳边唠叨,“阿宁答应会过来。待会儿你见了她,一定要控制住自己脾气。有话好好说,不要冲她发火。这是最后一回帮你搭桥牵线,万一闹僵,估计你以后只能春节才能见女儿了。”

        王桦默默听着,一句话不说。

        王枫十分怀疑自己的话白说了,人家根本没听进去。

        “我来啦。”随着说话声响起,王宁走了进来,身边带了辆推车。

        王枫“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

        王宁逗弄躺在推车里的漂亮宝宝,教育她,“宝宝快喊人。出来之前,妈妈是怎么教你的?”

        “外婆,婆婆,阿、阿姨。”宝宝根本分不清谁是谁,只细声细气地把每个称呼喊一遍。

        “真聪明。”王宁吧唧一口亲在女儿脸蛋上。

        王桦一阵恍惚。她突然想起阿宁小时候,也是这么粉粉嫩嫩的一团。阿宁每次看见她,都会笑得格外开心。如果她不是那么强势,如果她有好好跟女儿交流,一家人是不是就能继续住在一起?

        “哎哟,小宝宝真聪明。”王枫一边夸,一边对王宁说,“我去端菜。”

        这时,许静从厨房走出来,径直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礼盒递给王宁,“喏,送你家宝宝的。”

        王宁一怔,打开礼盒,发现里面是块生肖玉。再一看,玉质通透,显然品质不错,价钱不会低。她皱了皱眉,不想收,“太破费了。”

        “我知道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外边手头紧,宝宝肯定不会有太多这样的饰品。不过没关系,谁让她有个会赚钱的小姨呢!”许静大咧咧拉过宝宝的手,逗她玩,“送你礼物啦,开不开心?”

        宝宝似乎听懂了,咧着嘴冲许静大笑。

        王桦一惊,得知会见到女儿和外孙女太高兴,她完全忘了准备礼物这回事,顿时手足无措地站在旁边。

        王宁显然没对她妈抱有指望,能不挨骂就谢天谢地了。为此,她特意打预防针,“说话声音不要太高,会吓哭宝宝。”所以说,绝对不能拔高嗓音吵架!

        王桦僵在一边,既不说话,也没动作。

        许静望天,某人又想见女儿,见了面又一句话都不说,真是……

        “先坐下来吧。”许静怕一直站着尴尬,赶紧张罗其他人坐下。

        王宁心里叹气,她妈该不会指望她先低头吧?那根本不可能啊。

        “听说你之前进了医院,现在好点了吗?”王宁闲聊般提起。

        “已经没事了。”王桦硬梆梆说。

        许静松了口气,她真怕大姨气急败坏地叫嚣,“等我出院才问,早干嘛去了?”如果大姨真这么干,那她一定二话不说,暗示表姐赶紧走人。

        然后,屋里安静下来,再无人说话。

        处在母女俩中间,许静尴尬癌快犯了,又不能离开。

        很久之后,王桦才缓缓开口,“我最近刚好听见你前夫家的一些事。据说,他们过的很不好。”

        王宁动作一顿,来了兴致,“哦?详细说说。”

        ※※※※※※※※※※※※※※※※※※※※

        如果人名有错,大家记得提醒我哦。

        三个姓王的写在一章里容易出错。

        感谢长歌行(2),21765784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