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独身男女在线阅读 - 26岁秋(3)

26岁秋(3)

        自从女儿住医院,王桦已经很久很久没见到女儿笑了,愣了愣之后才说,“自从你老公,恩……我是说前夫帮小姑子还清卡债后,她一点没长教训,又开始买买买。但是她找的工作月薪不高,家里又不是有钱人,所以很快就又还不上卡债了。她想找你前夫帮忙,结果一问才知道,你前夫每月两千块钱工资,早就收不抵支,也弄了个信用卡在周转。”

        “两千块钱工资,光是养车就得花出去近一千,他还得每月还贷。另外,因为已经离婚,他开始接触别的女孩子,打算二婚。可跟女孩子见面得吃饭吧?得请人看电影吧?这些大多他买单。再说,开了辆不错的车,他总不能继续穿地摊货坐在车里,穿衣档次也得跟着升。”

        “就这么左一笔支出,右一笔开销,花钱如流水。先是存款糟蹋光了,接着每月工资不够花,只能申请信用卡借钱周转。这孩子刚工作那几年挺省的,知道省吃俭用多存钱,谁知道买了车以后人就变了。现在大手大脚惯了,哪还回得去以前艰苦朴素的生活?”

        “小姑子眼见她哥帮不上忙,又不敢告诉她妈,怕被骂,于是咬咬牙到处办信用卡。借了这家的钱填补那家的窟窿,来回借。到最后,她办了近十张信用卡,十张全部欠了钱,再也还不起了。银行通知她,再还不起钱,会被法院起诉。眼见瞒不住了,她没办法,只好跟她妈说实话。”

        “她妈知道后血压狂升,差点没晕过去。偏偏这时候,她哥也说了实话。为了按时还车贷,他办了五张信用卡,也欠下一屁股债。多办点信用卡拆东墙补西墙,这招还是他妹妹教他的,结果两人都玩不转。”

        “小姑子欠了十多万,前夫信用卡欠了三四万,车贷还有六万,她家哪有这么多钱?铁定还不上。”说到最后,王桦唏嘘不已。

        “……”许静面无表情,心说大姨居然还能跟个没事人一样,坐在这里替别人惋惜。当初她不让离婚劝和,要不是表姐态度坚决,现在不得被这一家子拖累死?!大姨已经假装把这事忘了吗!

        王宁倒不生气,她早知道自己老妈是个什么德性。沉思片刻,她问,“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简直像是开了天眼全程围观。

        “你婆婆知道这件事后,彻底没了主意。于是,她找几个玩得好的小姐妹问怎么办。找人出主意,可不得把前因后果说清楚么?”王桦解释说,“我也是从别人嘴里听到的。当时你婆婆一边叙述情况一边哭,样子特别凄惨。”

        许静扶额,都说家丑不可外扬,这帮人倒好,把自家丑事也拿出来说。找人出主意,可以,但她不会编个借口么?比如说“欠了二十万不得不还,该怎么办”之类。用的着把事情原原本本拿出来说?她当她家有事,需要昭告天下,让其他人都知道?

        王宁笑得畅快,“知道婆家人过的不好我就放心了。我早就猜到,他们迟早会把自己作死。”

        “谁说不是呢!欠了这么多钱,还是欠的银行,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卖房。”王桦不住地摇头,“你婆婆打算把住的老四合院卖了,得来的钱把债还清,然后租房住。四合院虽然面积挺大,但毕竟太老太破,他们正愁寻不到买家呢。”

        在老一辈眼里,不断置业说明日子越过越好。逼着家里老人卖房的,那都是败家子、不孝子。

        “他们打算卖四合院?”王宁一愣。

        “不卖不行啊,儿子女儿都等着钱救命呢。欠了银行的钱,不还清就得打官司吃牢饭。”王桦摊手。

        王宁轻笑,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他买了车会把自己玩死。以为自己有辆车就能随意泡妹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情况。人家有钱,所以买辆车代步方便;他兜里没钱,贷款欠债也要学人家买车。真以为跟人一样有车,就一样是有钱人了吗?啧啧啧,天真。”

        “他家欠了二十多万,光每年利息钱就不少。房子又被卖掉,得出去租房住……”王桦犹豫了下,艰难地说出口,声音干涩,“你离婚是对的,我不该拦你。”

        咦?许静挑了挑眉,古板如大姨,居然会说离婚是对的?难道她不该认为,死了都不能离婚么!大病一场后,真转性了?

        王宁神色淡淡的,“当然是对的。过得好不好,我自己心里最清楚。当时的情况,无论如何我都得把他们摆脱掉。你不让我离婚,大不了去死么,一样能把人甩开。”

        王宁说的轻描淡写,王桦心里却忍不住发怵。她听得出来,女儿不是在开玩笑。如果当时没能离婚,女儿真的会想不开!试着想象了下没了女儿后的情景,王桦浑身颤抖,根本接受不了。

        差一点,就只差那么一点,她就会永远失去女儿。明白过来的王桦连忙点头,“好好好,以后你爱干嘛干嘛,妈不逼你了。”

        从没想过自家老妈会醒悟的王宁,“……”

        她忍不住转头看许静,用眼神询问,“你对我妈做了什么?这人还清醒吗?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许静无辜地眨了眨眼,意思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见女儿不出声,王桦只当女儿不肯原谅自己,顿时慌了。起初她以为两人是普通吵架,只是两人都杠上了,所以没人肯低头。如今得知女儿曾经认真考虑过去死,自己俨然是差点逼死女儿的后妈,别说女儿不搭理她,就是搬到其他城市、从此以后在她面前消失、再也不联系都是可能的!

        女儿走了,外孙女肯定也跟着走,一家人就剩她一个留在家里数墙砖吗!

        王桦越想越害怕,情不自禁拉起女儿的手哀求,“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回来住吧,以后我再也不管你了。”

        王宁从来没见过她妈放下身段、苦苦求人的样子,眉间闪过一丝不忍。但她视线落在推车上时,立即变得铁石心肠,猛地甩开她妈的手——要是她妈出尔反尔怎么办?坑她不要紧,坑到她女儿绝对不行!

        王桦说尽好话仍被推开,顿时懵住。

        王宁简简单单吐出几个字,“我不信。”

        这句话简直是神补刀,王桦像是被雷劈了一般,整个人面无血色。

        许静用眼神问,“这回大姨似乎跟以前不太一样,真下定决心断绝关系,不给机会了?”

        王宁叹气,斜了眼推车方向,意思是,“如果只有我一人,我当然可以冒险试一次,毕竟是亲妈,扯不断的血缘关系在这里。可我有女儿,万一出什么幺蛾子,我女儿怎么办?”

        舍弃从小到大相依为命的亲妈,她心里怎么会好受?但是没办法,再跟她妈住一起,她会想死。

        许静想了想,问大姨,“你说你以后不会再管表姐做什么?”

        “对对对。”王桦忽然发现,她没办法,不代表她外甥女没办法呀!于是,她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拼命点头,万分期待地看着外甥女。

        “可你平常做的事很不怎么样。表姐坐月子期间,你就能逼她去相亲,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会悔改?”许静直截了当地问。

        王桦石化。她开始怀疑外甥女是在借机找茬,而不是真心想帮她。

        幸好许静接下去说,“好听话谁都会说,根本不算数。你心里到底怎么想,关键得看你怎么做!说说看,你打算怎么做表明诚意。”

        王桦似乎懂了什么,急急地说,“我、我退休了,可以帮忙带孩子!这样阿宁就能放心地去工作、赚钱!”

        王宁虎躯一震,当时就想抱着孩子逃离。她心说,让她妈帮她带孩子,孩子得长歪成什么样?太可怕了好么!

        “不需要你带孩子,换个。”许静面无表情地拒绝了这个提议。

        “我……”王桦冥思苦想,终于想出来例子,“我以后再也不会逼阿宁相亲!我可以用退休金给孩子买奶粉,买尿不湿。我还可以出去找份兼职继续干,赚的钱全给阿宁。”一边说,她一边眼巴巴看着女儿,希望女儿明白她的诚意。

        王宁撇过脸,不希望自己心软。

        王桦十分失望。忽然,她灵机一动,想出个主意,“阿宁不是希望买房吗?你买呗,我来给你还贷!”

        王宁面有异色。要知道,她没结婚的时候就一直想买套房子自己住,但她妈十分不以为然,总觉得买房是男方的事,女方根本不用操心。现在老妈主动让她买房,看起来是改变了不少。

        于是,她看向许静,用眼神询问,“给我妈灌的迷汤药还有吗?我打算每天给她灌。为了保持清醒,药不能停。”

        许静望天,谁知道你妈在想什么。

        王宁无奈,清了清嗓子说,“买房就不用了。宝宝开销大,手头挺拮据的,暂时没钱。我也不打算再跟你住在一起。不管是你迁就我,还是我迁就你,总归有人住的不舒服,倒不如分开住,各过各的。”

        王桦失落。过的再不舒服,也总比没了女儿好。

        结果下一秒,王宁说,“如果你不再固执的话,我会经常带着孩子回家看你。”

        王桦怔怔看着女儿,突然猛地站起。抛下一句“我去给你烧爱吃的菜”,然后一溜烟跑进厨房。

        王宁眼神复杂,轻叹一声,“她强势了一辈子,如今跟我说话却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其实挺不忍心的。”

        许静摊手,“那怎么办呢?你妈就是这个脾气。你不压着她,她就会想压着你了。为了你和宝宝以后日子能好过点,还是你压着她吧。”起码表姐不会逼大姨做她不乐意做的事。

        “你说的真准。”王宁苦笑。她妈脑子里似乎没有平等共处、互不干扰的概念,谁强势就听谁的。

        “真不买房?”说起正经事,许静立即严肃起来。

        “我倒是想买,可惜房价涨的速度比我存钱快多了。如今带着宝宝,更是连买房的想法都没有了。”王宁惆怅。

        “怪我。如果当初没建议你生下孩子,你就不会活得这么累。”许静有点内疚。提建议的时候她疏忽了,忘记表姐不像她那么会赚钱。

        “没有的事。”王宁摇摇头,慈爱地看着宝宝,“如果不是有孩子支撑着我,我大概早就不想活下去了,只会一心求死。”

        ※※※※※※※※※※※※※※※※※※※※

        看过一个新闻,说母亲太强势,要求女儿事事做到最好。女儿不是那块料,反对几次无效,受不了最后跳楼了。

        母亲悔不当初,说早知道女儿会死,当初一定不会那么干。然而那有屁用,人都跳楼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