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独身男女在线阅读 - 26岁冬(1)

26岁冬(1)

        “经过开会讨论,社里决定刊登你的少女漫。”白云庄严宣布道。

        “啪——”卫江随手扔给编辑一叠纸,“四格漫画作废,用新的画稿。”

        “卧槽,主编都同意了,你说作废就作废。你当漫画社是你家开的吗!”白云一边吐槽,一边敏捷地接住纸,打开来看。

        这一看,他立马愣住了,“你哪儿找来的枪手?靠不靠谱?”画稿上,男主女主又q又萌,可爱极了,完全符合少女漫颜值高的标准。

        “我画的。”卫江懒洋洋道,“事实证明,我想做的话,多加练习还是能做到的。”

        白云额头青筋直跳,想做的话能做到?早干嘛去了!这货可是画了近五年的几何图形!影视化的漫画丑死了也没见他多练习,如今怎么就转性子了?

        白云十分纳闷。他盯着卫江看,忽然问,“最近恋爱了?”

        “没有的事。”卫江镇定地转开视线。当然,他也没说谎,的确没恋爱。只是……忍不住心动。

        “骗鬼呢!”白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外面快入冬了,寒风凛冽,然而大大的内心深处俨然是春天。狗粮大把大把的撒,不齁不要钱。”

        粗粗翻看了下,男女主居然每番都在秀恩爱!

        “少女漫嘛,不甜不恩爱叫什么少女漫。”卫江一副为事业献身的决绝表情。

        白云表示,大大说的漂亮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你到底在纠结什么?以前画风不漂亮你嫌弃,现在我苦练后人物画的美型,你又觉得有问题。”卫江皱了皱眉。

        哪里是他太纠结?分明是大大一反常态,行为很奇怪!

        白云心里疯狂吐槽,脸上无奈地笑了笑,“行了,既然是你画的,那我拿回去给主编审核。再不久新刊即将发售,到时候就改不了了。”

        “放心,我没力气再改。”卫江心说,练习太多次,他都快画吐了。

        “女主人前漂亮霸气,人后居家贤惠。男主小时候被同学欺凌,长久以来一直很孤单,被女主救赎后敞开心扉,走出阴霾,开始甜蜜的恋爱日常。”白云啧啧感叹,“题材选得真不错。”

        说着,他转向卫江,目光里充满鼓舞,“放心,一定能红的!杂志快出刊了,我还有事,先走啦。”

        屋里只剩下一人时,卫江轻声呢喃道,“红不红无所谓,只是想画罢了。”

        **

        每月两次聚餐,许静早已养成习惯,以至于卫江忙到忘记吃饭约定的时候,她提前一天主动发短信询问,“明天去哪儿吃?”

        收到短信的卫江内心愤懑,去哪儿都没用,你就顾着吃,看都不看我一眼!

        说到这件事,卫江就不明白了。他的颜应该很好用才对,怎么跟许静出去吃过几次饭,许静终于开始对美食感兴趣了呢?这走向不对啊!要知道最初见面的时候,许静分明曾看他看傻了眼。

        难道他的颜值降低了?卫江虎躯一震,被自己的猜测惊到了,甚至很想照一照镜子。摇了摇头,把不靠谱的猜测甩出脑袋,他决定,这次见面要认真策划!

        经过仔细考虑,卫江把吃饭地点定在一家著名的情侣餐厅,气氛一级棒。见面前,他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确保自己处在颜值巅峰。他还特意提前一小时出发,到金店买了条纯金手链揣进兜里。确保万事俱备后,才淡定地走进餐厅。

        结果进去的时候,许静已经等在里面了。抬头看见卫江,她十分惊诧,“穿西装干嘛?吃饭前开会去了?”

        卫江一头黑线。他明明是特地打扮来见她,跟开会有什么关系?但是,他无法明说,只能硬梆梆地说了句,“有事。”

        “我第一次来这吃饭,发现点餐表上好多情侣餐,好划算啊!我们就点份情侣餐吧?”许静非常自然地提议道。

        卫江轻咳一声,定了定神,故意说,“这家店是有名的情侣餐厅,所以以情侣套餐为主。我没问题,你不介意就好。”

        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完全想多了。

        “不会介意啊。我明白的,你是坚定的独身主义者嘛,绝对不会想歪。”许静爽快地回答,顺便喊来服务员下单。

        点情侣餐心里会有异样的感觉?卫江不得不承认自己败了。对面这货完全是怎么划算怎么来,一点没觉得一男一女点情侣餐是什么难接受的事。

        另外……坚定的独身主义者什么的……卫江突然觉得略尴尬。不过很快,他就恢复镇定。对象是她,帅气、独立、漂亮、能干,很少有男人会不动心。

        卫江表示关怀,“周围不少人说话,要不要换个位置?”此时,餐厅里坐着好几桌情侣,每桌都是两个脑袋凑在一起嬉闹说笑。

        “是有点吵。不过没办法,人家在热恋嘛,粘粘糊糊难免的。”许静略无奈,“别换了,餐厅里到处都是情侣,换哪都一样。”

        卫江苦笑。灯光昏暗、气氛暧昧、情侣们笑闹相拥,一切的一切都挡不住许静煞风景的决心。

        “你独身的念头真坚决。”他忍不住感叹。

        许静很骄傲,“那是。所以你就放心地跟我一起吃饭吧,绝对安全!”

        这下,卫江连苦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旁边,许静继续说着话,“环境是吵了点,不过没关系,东西好吃最重要。”其他的可以忍受。

        许静一脸的嫌弃样,卫江无言以对。要知道,这家情侣餐厅是出了名的环境好,情侣在这里很放松。因为周围人都在秀恩爱,所以就算自己跟着秀恩爱,也不会显得扎眼。

        想了想,卫江假装若无其事地提起,“前几天有人送了我金手链,我一个大男人用不着这种东西。你要是喜欢的话,就拿了去吧。”一边说,他一边从口袋里掏出礼盒。

        “什么人会给男人送金手链?”许静十分不解。

        “我独身的事没跟多少人提起过,对方大概是觉得我女友或者我妈会喜欢吧。”卫江耸耸肩。

        礼盒放在桌上,许静却一点没想拿,“不用给我,我不戴手链、项链。再说了,我要是喜欢什么,自己会花钱买。”

        “我留着也没用,你就拿去呗。你要是不戴,可以转送给伯母。”卫江坚持。

        “你不想要?”许静询问。

        “恩。”卫江回答地十分果断。

        许静话锋一转,轻松之极地说,“把手链卖掉算了。”

        “卖掉?”卫江面无表情地重复,他从未想过还有这操作。

        “是啊,卖掉。有发、票么?”许静继续问。

        “没有。”事实上,此刻发、票正躺在他的口袋里,但他坚决不承认。

        “那就有点麻烦了。”许静摸摸下巴。

        “是啊,卖掉太麻烦了,还是你拿着玩吧。”卫江企图把礼盒硬塞到许静手里。

        “没事,没发、票也能卖,就是价格上吃点亏。”许静不肯收,反而安慰道,“一般来说,金饰的价格是金价乘以克数,再加上手工费。有发·票的话,有些金店允许顾客按照当天金价计算价格,把东西退回去。没有发·票的话,手工费退不回来,但起码能按照金价把金饰卖掉。”

        “反正你用不上金手链,与其留它在抽屉里吃灰,倒不如把它变现。”许静分析一大堆后,作出结论。

        卫江心塞,你怎么那么能干呢?送你东西,直接收下不就完了吗!

        身为一个总被撩的大帅哥,卫江从不知道撩人不成是什么体验。直到今天,他感悟了下人生……

        “你母胎单身到现在,从没人追过你么?”卫江实在很好奇。就算他并不打算接受别人,总被撩过,也能察觉到别人对自己有意思。对面这人怎么跟块木头似的?

        “当然有啊。”许静理所当然地回道。

        “男的光有颜值不够,得事业有成才算优质,女的不是。只要长得漂亮,就算是花瓶,也会被人追捧。可就算有优秀男人找上门,我也不会动摇。我衣食无忧,生活充实,结了婚的家庭主妇怎么可能比我现在过的更幸福?”

        “另外成家以后,不管做什么决定,都得跟家人商量着来,因为每个成员的决定都关乎着整个家庭的未来。万一遇见个观念不合的怎么办?我没法说服他,他不理解我,不管做出什么决定,总会有人不开心。相反,如果是单身一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也不用跟人交代。”

        提起这个话题,许静颇有些刹不住车,说着说着就开始跑偏,“老实说,明年春节我打算做自由职业者。如果是家庭主妇在家里做自由职业者,那就完蛋了。在其他人眼里,这等同于没有正常工作,整天闲在家里没事做。所以主妇得不停干家务,得洗菜烧饭、给老公准备饭菜,生了孩子的得一肩扛起带小孩的责任。等到把琐事全部做完,哪还有空余时间工作?早就累趴下了。”

        “并且就算主妇在家里忙到吐血,家人也不会念她半点好,只会觉得她没工作,赚不到钱,很没用。而忙的那些都是她应该做的,完全是分内之事。万一亲人有个什么事需要人跑腿,全部会找‘闲在家里没事做’的自由职业者。”

        “为什么?因为她空啊,因为她不用上班啊,因为她没事做啊!这上哪说理去?其他人根本不理解自由职业者很需要私人空间,他们得把时间花在工作上。万一家里老人有点小毛病住院就更惨了,其他人都忙着上班,所以看护的工作默认由自由职业者全权接手。自由职业者,再自由,这也是份工作啊!”

        “我不想摊上这样的麻烦。不嫁人,就不会有更多亲戚跑到我面前指手划脚,说些不上台面的言论。”最后,许静总结道,“如果妥协,就相当于我想不开、打算去跳火坑。”

        卫江沉默不语。许静说的那些话他从没想过,因为他是个男人。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大环境对女性要求更严苛,所以女性独身的意愿更加强烈。

        这时,正好服务员上菜。

        “不聊了,吃吧。”卫江把沉闷的话题一带而过。

        结果直到吃完饭,他依然没能把金手链送出去。甚至,许静压根没打开过礼盒,不晓得手链长什么样。

        ※※※※※※※※※※※※※※※※※※※※

        卫江(心塞):还没来得及开口表白,就被360度丑拒。

        金星在节目里说,儿子曾被同学讽刺:你的妈妈是个男的。

        一般的孩子都会特别自卑,但是八岁的儿子回怼:那又怎样,关你什么事?

        金星:本来是男人,后来变性成女人,跟德国人结婚,领养了三个孩子。小时候就跟孩子坦白,你们麻麻曾经是个男人。

        超级厉害的人。

        ——————

        以前换工作期间曾经在家休息过一段时间,麻麻看不惯我闲着,一定要给我找活干,让我忙碌起来。

        我还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