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独身男女在线阅读 - 26岁冬(2)

26岁冬(2)

        自从王宁同意常回家后,王枫觉得亲姐不会老了没人理,总算了了桩心事,开始找人结伴旅游。

        许静每个月都会往自家老妈账户里打款三千块,于是王枫每个月都要往外跑。偶尔外出旅游一周,那么三千块做开销刚好,一个月去一次;偶尔去隔壁城市弄个两天一夜游,那么一个月就能玩两三趟。

        其余时间,王枫要么约了小姐妹打牌,要么约了搓麻将,日子快活的不得了。有时她甚至觉得奇怪,感觉前不久刚领了退休金,怎么过两天又要领?实在是心情愉快的时候,时光逝去,丝毫不觉。

        眼见王枫退休生活过的逍遥自在,许静十分欣慰——自从老妈沉迷打牌旅游搓麻将后,再也没唠叨过她。

        有时,许静暗自腹诽,老妈以前就是没有个人生活,把全部重心放在她身上,才喜欢管东管西。如今老妈生活充实,一会儿有人邀她结伴旅游,一会儿有人说“我们这三缺一,你赶紧过来”,每天忙得很,哪还有心思关注女儿每天在干什么?能在打款那天记得她还有个女儿就很不错了!

        王枫到处疯玩很开心,许静没人管乐得轻松,唯一觉得日子不如意的大概只有王桦了。

        这天,王桦坐在家里心事重重,盯着某个方向愣愣出神。不管怎么想,她都琢磨不明白。明明自己女儿乖巧懂事,外甥女桀骜不驯,应该自家的日子更好过才对,怎么现实却是反的?

        她拿着微博的退休金,哪儿都不能去,平常买点好吃的改善下伙食都要考虑很久。亲妹却三五不时跑到其他城市疯玩,就好像她家钱花不尽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

        阿静声称她要独身,一辈子不嫁人,日子难过的不该是她们家吗?阿宁老老实实、循规蹈矩,跟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不该生活幸福才对吗!

        王桦脑子里一团乱麻,心底深处隐隐有个念头在闪烁——大部分人认同的事,不一定就是对的。

        晃了晃脑袋,王桦不愿再想下去,想做点其他事换换心情。可她能做什么呢?王桦茫然四顾。

        阿宁说以后会多回来看看她。这话倒是真的,只不过是从一年聚一次变成一个月聚一次。

        阿静的想法奇怪出格,她根本理解不了。每次说几句话,就开始觉得现在年轻人想法怎么这么离奇?

        她跟亲妹倒是有话聊,可亲妹太难约了。每次问有没有空,都说已经跟其他人约好了走不开。还说要是爽约,其他人就三缺一玩不了了。王桦只能作罢。

        到最后,她只剩下一个选项——去跟小区里退休的大妈们聊天侃八卦。老实说,王桦心里是抗拒的。自从得知女儿婆家卖房还款的事后,她总觉得自己不该再跟大妈们混在一起。

        可是……除了退休大妈们,谁还肯理她呢?

        王桦想,就算不说话,坐在人群堆里听她们聊也好啊。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太寂寞了。

        谁知,她刚在小区凉亭里坐了没多久,她的老熟人、女儿的前婆婆,就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一过来,开口就是指责,“姓王的,你丧良心啊!明知道我家情况艰难,居然唆使你女儿来哄我,让我以市价的八折把四合院卖给她!骗熟人的钱,你们好意思。”

        王桦只觉得莫名其妙。这事她听女儿提起过,可分明是对方求着女儿把房子买下,深怕四合院被法院拍卖。于是,她眉头皱成川字,厉声道,“姓魏的,把话说清楚。我什么都不知道,别随便把屎盆子往我家头上扣。”

        魏大妈气急败坏,“装,你继续装。你敢摸着良心说,你不晓得我家那四合院要拆迁,所以才装好心买下?之前我就纳了闷,一个主动要求离婚的女人,怎么肯在前夫出事的时候帮忙,原来是在这等着呢!你们早就知道四合院要拆迁,故意在我家遇到困难的时候趁火打劫!”

        魏大妈气得不行。虽然四合院已经卖了,虽然她家已经在其它地方租了房子住,但她仍然舍不得旧屋,时不时就溜达过去瞧两眼。谁知今天过去的时候,居然在四合院围墙上看见一个大大的“拆”字,顿时觉得自己被骗了。她想找王宁讨回公道,可又不知道王宁在哪,于是就找上了王桦。

        说实话,知道点内情的人都明白,即使魏家房子不卖,也早就被法院拍卖用来还款了,根本等不到四合院拆迁的那天。要不然的话,魏大妈只能一个人住在房子里,然后去监狱里告诉儿女四合院要拆迁的好消息。

        但是,世界上很多不明真相又自以为很有同情心的人。魏大妈指责的话一出,小区大妈们看王桦的眼神立即变了。

        王桦是什么人?那可是装修被坑,打算去装修公司倒地撒泼耍无赖的狠人!

        她当即破口大骂,“你当拆迁办是我家开的?政府决定什么时候拆迁,我怎么知道!要我说,你就是天生贫贱,没有享福的命。不但儿女不成器,就连快拆迁的房子都守不住!”

        “你放屁!”魏大妈怒不可遏。

        王桦呸了一口,然后恨恨地说,“要我说,这全都是报应!我看你儿子不错,人老实,才把女儿嫁到你们家。谁知结婚以后,我女儿受尽婆家人欺负!幸好她聪明,知道早点逃出火坑,要不然整个家都得被你那败家儿子掏空!”

        “胡说八道!”魏大妈气疯了,信口乱说道,“哪个大着肚子的女人会主动离婚?要我说,你女儿肚子里根本不是我儿子的种!所以快临盆前,她逼着我儿子跟她离婚,好赶紧找下家。”

        顿时,王桦脑子里轰的一声巨响,把理智全炸没了。

        因为把女儿嫁给了魏家,才有了后面一系列事情。她不肯承认,女儿的不幸全怪自己做错决定,于是下意识把大部分错推到魏家头上——她相信魏家婚后会好好待她女儿,才决定结亲。是魏家辜负了她的信任,苛待她女儿,事情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阿宁才会对她有怨言。

        在这样的前提下,魏大妈不检讨自身错误,居然怀疑阿宁出轨,勾搭别的男人,王桦顿时怒了。

        只见她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嚎啕大哭,“我苦命的女儿啊!是妈害了你呀!都怪妈不会看人,把你嫁给了一家子畜生,你才会受尽了苦。大着肚子快临盆了,喝下婆婆亲手熬的汤,居然立即腹痛被送医院,差点一尸两命!”

        “魏家人全都没良心啊!这边你躺在医院里生死不知,那边他们就牵着手一起回家睡大觉,把你和孩子一起留在医院病床上。这是根本不打算管你死活啊!”

        “你昏迷中被送到医院,婆婆不是急着问医生你得了什么病,而是让医生什么都别管,先给你做b超看看孩子是男是女。我苦命的女儿哟,妈对不起你!魏家人简直连畜生都不如呀!知道你怀了个女娃,立即就不想管你母女俩了。”

        “你伤透了心,不想将来女儿生出来被婆家人作践,坚决想离婚。可你前婆婆呢?她不但虐待你,还要毁你声誉啊!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丧良心的婆婆!”

        “离婚后,她一次都没有上门看过你,看过她孙女。现如今知道房子拆迁了,立即找上门要钱,说咱们坑她钱。天地良心哟!她一家子满身是心眼,咱们哪里斗得过她们哟!”

        “女儿啊,你说婆家一家子都不是好人,咱绝对不能帮忙。是妈不对,妈不该心软,不忍看魏家一双儿女欠银行钱还不出,最后被送进监狱,答应把他家的四合院买下来。魏家他一家都是白眼狼呀!咱好心帮忙,他倒是讹上咱们了!”

        王桦说话跟唱戏似的,声音抑扬顿挫,听起来很有节奏感。话里话外不但把魏家人骂个遍,还把魏家的恶行说的清清楚楚。

        魏大妈几次张嘴想打断,王桦根本不带搭理的,自顾自哭得欢,完全不理会魏大妈说什么。严格来说,这不算对骂,完全是王桦单方面在哭诉。

        不知何时,四周聚了一圈人看着。听见王桦哭的稀里哗啦的,当即就有年轻刚嫁人的小媳妇儿、吃过婆婆亏的大妈跟着抹眼泪。

        “造孽哦。遇上这样的婆家,太惨了。”

        “天呐,好狠毒的婆婆,居然用一碗汤水把自己媳妇送进医院,然后把孕妇孩子扔在医院。这是故意想害死人吧?要是我老公、我婆婆这样干,我铁定二话不说回娘家。”

        “别说买下房子是巧合,就算是故意的,我也觉不出错来!婆家就该做出补偿!”

        “哎,现在的人哟,一看见娃娃不是带把的就变了态度。女娃娃怎么了?我家孙女不知道多贴心,比几个只知道闯祸的混小子好多了!”

        围观群众渐渐改了口风,开始用鄙夷、厌恶的眼神看向魏大妈。

        魏大妈慌了手脚,连连向其他人解释,“别听她胡扯,她说的都是骗人的!我没欺负她女儿。”

        但是王桦诉说,是拿一件件真实例子在说。魏大妈为自己辩解,却是用一些假大空的话,例子一个都举不出来。围观群众又不傻,立即清楚谁在说谎。一个个看向魏大妈,眼神跟刀子一样锋利。

        魏大妈觉得,要是眼神能杀人,她估计早就死几百次了。可一时半会,她又想不出具体例子反驳王桦。而且越是急,她越是脑袋里一片空白,想不出招来。

        最后,魏大妈一跺脚,愤恨道,“你别得意,这事没完。你以为买下四合院就能安安心心等拆迁、数钱了?告诉你,我家户口还在那呢!走着瞧!”说完,一溜烟跑了。

        ※※※※※※※※※※※※※※※※※※※※

        王桦跟王枫住的不是一个小区。

        王桦:讲道理我不会,撒泼耍无赖我熟啊!

        许静: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