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独身男女在线阅读 - 27岁春(2)

27岁春(2)

        “烧好了,放凉一会儿就能吃。”卫江把碗端到餐桌上。想想旁边有个人美美地吃着,他估计也没心思工作,索性把吃饭时间提前,“你先吃着,我去给自己烧一碗。”

        等到面稍凉、终于能入口时,许静迫不及待暴风吸入,然后又喝了一大口汤,顿时觉得幸福感爆棚。她蓦然发现,给面加配料是有道理的。跟没加比起来,味道就是不一样,煮出来的汤也更鲜。

        卫江烧好第二碗面端着走过来,发现许静的身前只剩下空碗,里面连汤都不剩。

        沉默了会儿,他默默把碗递过去,“想吃还有,我再去烧一包。”

        “不用,我够了。”许静把碗推到卫江面前,忍不住夸赞,“你煮面的手艺真好!”

        这么好吃,想不想以后每天吃到?卫江差点脱口而出,但是话到嘴边蓦然一惊,他发现自己有怪叔叔诱·拐小孩的倾向,于是赶紧低下头吃面。

        许静十分好奇,“既然手艺很棒,为什么还要买方便面呢?直接买挂面不是更好?”

        “方便面比挂面好吃。再加上偶尔卡思路的时候累到只想葛优躺,不想多事,会直接拿方便面里的调料包煮面。”卫江解释道。

        “每天一个人吃饭,你会寂寞么?”许静忽然这样问道。

        卫江眼里透着了然,反问道,“我说寂寞,你是不是打算每天过来陪我吃饭?”

        许静拍拍胸脯,义不容辞地说,“我们是饭友嘛,应该的。”

        卫江不想说话。能把蹭饭说的如此清新脱俗,某人也是很厉害的了。

        他用筷子搅拌了两下,心情很不怎么样,心想,某人怎么就对面感兴趣,不对煮面的人感兴趣呢?拴住了人,还怕以后没面吃吗!

        “你现在呆在家里忙什么?”卫江状似在闲聊。他担心有人吃完饭就跑,所以故意扯东扯西。

        “还是编写代码。国外的it行业更发达,所以我特地在国外的兼职平台上找了三家靠谱的公司。合作一年了,来往挺愉快的,工作量不大,给的钱多,性价比很高。他们告诉我需求,我负责编写合要求的代码收钱。”

        卫江暗忖,听起来跟他找了家杂志社供稿差不多。

        “以后不打算再找工作了?”卫江好奇。

        “不啦,本来就不想跟一堆人聚在一起相互坑。如今房子都买好了,干嘛还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许静撇撇嘴,下结论,“没必要。”

        提起这件事,许静忽然想起来,“一直忘了问,你是怎么决心脱离大众轨迹、当个漫画家的?”

        “大学期间试着投过稿,结果运气好被采用了。之后每个月工资三千往上,稿酬不断提升。作品结束后,还有做成动漫、影视化等各种或许收入,没道理再去苦逼苦当个小职员、整天听人训话吧?”

        运气好,画稿被采用?许静没把这话当真,画稿质量不行,运气不会好起来。说到底,还是有天赋,轻易上手、飞快开窍的天赋。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直到时钟指向一点,许静才告辞回家。

        她出门前,卫江大发慈悲地表示,“如果以后家里又没存粮了,你可以过来跟我一起吃面。”

        许静一愣,心说,那要是她不再囤粮,不就会天天跑来蹭午饭了么?

        许静到底没那么无耻,真跑到对门天天蹭饭。一个礼拜,她最多也就过去蹭两顿。而且不愿白吃白喝,一度打算给钱付饭费,结果话刚说出口,她就被卫江黑着脸拎到门外,然后门啪的被关上。心知卫江不肯收钱,她才只好作罢。

        有时候,她也会在心里犯嘀咕,某人不是说最讨厌被女人占便宜么?说什么想到为女人买单就心里烦躁排斥,为什么她主动要求付钱,某人反而不乐意了?

        经过认真分析,许静很快找到了合理解释——两人不是情侣,而是朋友,甚至可以说是一同抵制结婚的同袍战友!交情自然不一样。这么一想,她倒释然了。

        **

        成为自由职业者没多久,许静特意通知老妈,休息日有变动。然后,她就开始精彩的自由生活。

        周三到周末,早上八点半到下午五点半是工作时间,一般她有充足的时间完成项目。偶尔遇上麻烦,导致进度较慢,她会在晚上专门抽出时间赶工,确保项目能如期完成。

        周一和周二则是休息日。在这两天里,她完全没有敲代码的念头,而是尽情地娱乐。有时一整天追剧,有时参观本市的著名景点,有时去逛大商场,顺便吃顿大餐。不得不说的是,在绝大多数人忙着上班的时候出门,街上非常空旷,一点不拥挤。在早上看电影,有时甚至会有包场的感觉——偌大一个电影院,只坐了一两个人。去餐厅用餐,因为顾客少,喊服务员更方便,

        对此,许静忍不住感慨,“就该周一、周二逛街呀!换成周六周日,就是出来人挤人的。”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她去银行办事的时候。许静走进银行没多久,感动的快要哭出来。她去排队取号,前面居然只有两个用户!以前正常工作日请假出来,哪次取号前面不是排了十几二十号人?从没这么顺利过!

        于是,成为自由职业者越久,许静越是不想再回到职场。尝过自由的滋味后,她再也无法忍受按部就班、循规蹈矩的工薪族生活。

        **

        这天周六,许静照例去对门蹭饭。是的,因为主人家热情好客,她蹭饭已经蹭成了习惯,甚至把周三和周六列为法定蹭饭日。

        卫江面上装作很嫌弃,“我发现自从你当了自由职业者,就开始变口味。尤其是最近,像是吃泡面吃上瘾了。”其实内心深处十分窃喜。

        要知道,约饭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一个月只有两次机会。而除了约饭,许静基本不会想起他。有什么困难,更是靠她自己就能解决。但现在她一周上门蹭饭两次,一个月蹭饭八次,再加上约饭的两次,一共就是十次!跟之前一比,简直是飞跃!

        “你煮面的手艺好嘛。”许静笑道,丝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卫江扯开话题,心里开心不已。

        许静很给面子,大口大口吸食。

        “对了,我知道一家寿司店很不错,明天有空么?”卫江漫不经心抛出邀请,就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明天?许静摇摇头,“明天不行,有事。”

        卫江很心塞,他发现他似乎高看自己了。满心以为提起吃饭的事许静就会跟他走,搞半天用食物引诱居然并不是百分百成功……他怎么就混到这个地步了呢?

        幸好许静接着说,“已经约好要和同学聚会,人走不开,要不另外约时间吧?听说寿司店里的肉要生吃,一直没试过,味道好么?”

        卫江面色稍霁,放缓口气,“那就没办法了。同学会难得一次,错过太可惜,吃饭可以改天。寿司店里有熟食,吃不惯刺身你可以点其他的。简单点说,寿司就是拿紫菜包饭,里面再加点杂七杂八的配料。”

        许静略囧,“那干嘛要出去吃?自己在家做也行吧?”听起来很简单。

        卫江斜眼看她,“自己做的,跟外面专业师傅做的,味道能一样么?”

        许静想了想,“也是。”这差一点,那差一点,到最后加起来,差的就不是一星半点了。既然有经济条件,当然是要尝一尝正宗的寿司了。

        “我看她们的安排,说是周日先约了吃午饭,边吃边聊,结束大概在两点。接着一起去唱歌,晚上再吃顿饭。”许静越盘算,越觉得明天行程已满。同时十分庆幸,幸好她是自由职业,直接把周日的工作挪到周一就好,不用苦逼苦向领导请假。

        “全班同学聚会?”卫江假装若无其事。其实他想问的是,有男同学参加么……

        许静摇了摇头,“几个女孩子,都是高中同学。当年学的理科,因此班里女生不多。前几天有人提出说想聚聚,正好大家都有空,就决定聚一聚。”

        卫江表情更加温和,理解地点点头,“老同学嘛,聚一聚挺好的。寿司店一直在那里,不用赶这几天。”

        事情就此决定。两人还约好,下周二中午一起吃寿司。

        谁知周日中午,卫江刚烧好方便面正打算吃饭,许静一个电话打过来,“聚会结束了,还想去吃寿司么?”

        卫江敏锐地察觉到许静说话声不对,于是马上回,“去。”随后,他把烧好的面搁在餐桌上,直接走出房门。

        等他到达寿司店的时候,许静已经等在里面。

        “我不懂这些东西,你看着点。”许静把点餐任务交给卫江。

        卫江也不客气,选了几样小卷和手握寿司。心里想着,东西份量少,许静才能多尝几种口味么。如果有些许静不喜欢吃……那就进他的肚子呗,反正不会浪费。

        点完餐后,寿司店师傅开始制作。卫江在一旁安静坐着,也不多话。

        反倒是许静有些惊诧,“不想问我为什么聚会快速结束?”

        “想说的话,你会主动告诉我。”卫江这样说道。

        也对。许静叹了口气,“听她们聊天,我呆不下去了,赶紧编了个借口逃出来。只有我一个人提前离开,她们还在聚会。”

        望着卫江不解的目光,许静继续解释,“几个人待了一会儿,她们要么在秀孩子,举例证明自己孩子非常聪慧,将来一定能成才;要么秀男友、老公,说对象多么多么了不起,要么事业有成,要么长相帅气,最不济的也会对女友温柔体贴。”

        卫江更加不明白,“大部分同学聚会不都是这样子么?相互炫耀,相互攀比,很正常啊。”

        “我不讨厌炫耀攀比,我讨厌的是她们在炫耀别人。”见卫江不明白,许静只得进一步说明,“高中以后,大家想法差不多,挺聊得来。她们曾说过,讨厌把老公、孩子当作一切的女生。可今天,她们已经彻底忘记自己曾经说过什么,一味地聊着孩子早慧、丈夫能力出色,却提都不提她们自己。所有人言行表现出来的是,男友做出成就,孩子学习优异,那就是她们最大的成功。”

        “我希望有人说,她靠自己拿了什么奖,某项工作被公司认为经典案例,她升上了什么职位,从此变得有钱有权,又或者是做了什么投资,财产已经翻倍。但是没有,一个人都没提到,全特么在聊对象和孩子。”

        “虽然知道这是别人的生活方式,我无权干涉,但心里依然忍不住想,难道在她们心里,女人的价值完全由他人所获得的成就来决定的么?她们的生活里难道只有对象和孩子,完全没有自我?想到这些,我就完全没办法继续旁听下去。哪怕我心里很清楚,她们可能只是在随口闲聊。”

        “我走的时候,很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估计她们也觉得奇怪吧。”许静苦笑,眼中浮现一阵后怕,那是担心自己有一天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人、却恍然未觉的恐慌。

        卫江安慰道,“算了,三观不合,以后别再联系就是了。”

        许静心有余悸地点点头。

        ※※※※※※※※※※※※※※※※※※※※

        无责任小剧场

        许静:要是我不再囤粮,不就会天天跑来蹭午饭了么?

        卫江:要的就是这效果

        ——————

        昨天12点准时更新,然而目录上有,jj到晚上9点仍未显示更新

        作者: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jpg

        后续:作者灵机一动,改了个错字,显示就正常了……我!一口老血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