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独身男女在线阅读 - 27岁夏(1)

27岁夏(1)

        盛夏,屋外骄阳似火,柏油马路热的能煮鸡蛋。许静宅在家里吹着冷空调,啃着雪糕,敲敲键盘,小日子别提多滋润了。

        因为已入夏的关系,卫江一早就改了主食,每天中午不再烧面,开始熬粥。

        黑鱼粥由鱼汤熬制,黑鱼切片放在粥里烧煮,再加了榨菜。最后的成品米粒浓稠,飘香四溢。

        南瓜粥味道甘甜,清热去火,配上小区旁卖的小笼包刚刚好。

        吃完正餐,还有一碗银耳汤可以喝。

        许静吃过两顿后,就有些走不动道,恋恋不舍地问,“除了南瓜粥和黑鱼粥,你还打算烧什么?”总觉得每周七天,每天菜式会不一样。

        卫江老神在在,“你每天过来尝尝不就知道了么?”

        许静一头黑线,天天过来蹭吃蹭喝,她成什么人了?依她的脾气,白吃白喝完,心里会很不踏实。要不是卫江执意不肯收钱,大家关系不错,她知道卫江有钱、不在乎那么点小数额,她真不敢再往卫江家里跑。

        而此刻,理智和胃展开拉锯战,许静有些犹豫不决。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逼你上刀山下火海呢!”卫江轻哼一声,很是不满,“我是给你喂.毒么!表情这么勉强。”

        “你还不如让我上刀山下火海呢。我不喜欢占人便宜,帮你做点什么,吃饭才能吃的踏实。你什么都不肯要,我都不好意思再上门。”许静叹气。

        我只接受肉.偿,把你自己赔给我做女友。卫江木着脸在心里说。

        不过想也知道,这话说出来,眼前的人一定会飞快地跑掉。于是,他只能勉为其难地答应,“这样吧,平常让你免费蹭饭,出去约饭你付钱。”

        许静这才舒展开表示,“说定了。”

        卫江内心深处感到一阵悲凉,分的这么清,哪有进一步的可能?分明连普通的好朋友都不如!

        接着,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工作怎么样了?换成自由职业后,还适应么?”这就是一起吃饭的另一个好处了,能正大光明地询问饭友的近况。

        “开心死了!前几天下暴雨,水就跟从天上倒下来似的,打伞也没什么用。然、而!我不用上班,不用出门,不用挨雨淋,嘿嘿!”许静得意地笑,“不必挤公交,不必担心同事排挤算计,生活太幸福了,真希望这辈子都能呆在家里。”

        “遇上麻烦的话,欢迎过来咨询我。怎么说,我也是干自由职业好几年的前辈了。”卫江主动说。

        “没问题。”许静答应下来。

        卫江暗地里撇撇嘴,什么没问题!这话他说过几次了,这人什么时候来过?也就是嘴上答应下来,纯粹是在敷衍他。

        突然,许静笑的很贼,“每周我能换时间过来么?”

        “什么意思?”卫江斜眼瞄她,心里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许静掰着手指头数,“第一周,周一周二过来,第二周,周三周四过来,以此类推。只要三周半,我就能吃遍你烧的粥!”说话时,她颇为意气风发,认定自己想出了个好主意。

        卫江面无表情,“所以我不仅得负责管饭,还得记录你什么时候过来?你当这是你后.宫,你有兴致就能过来?”人不肯多过来几趟,好吃的还想吃个遍,哪有这种美事!

        不等许静回答,卫江接着说,“你来了,我得烧两人份的粥。万一记错了时间,粥烧多了,谁吃?大夏天,粥不能过夜,浪费粮食多罪恶。”

        许静刚想说,万一记错了,多余的那份送我家,我吃。然后她就见卫江一脸“你敢说,我就敢天天烧两人份,给你送粥”的淡定表情。

        “……”许静不得不承认,“是我没考虑清楚。”让卫江天天烧两人份,给她送粥,那和上门蹭有什么区别?

        “所以你就每周固定时间来,吃这两种粥得了。”卫江劝道。

        “我再想想。”事关美食,许静不肯轻易放弃。直到回到自己房间,她仍在思考。

        然而,想了许久,她都找不到办法。

        每天都跑去蹭饭,无疑是最简单的办法,但是许静舍弃不了自尊心,总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死皮赖脸。

        每周选不同的两天品尝粥,其实是很好的方法。但很可惜,厨师不肯,嫌记日子太麻烦,许静只好放弃。

        事到如今,只剩下最后一条路了!

        “不就是几顿粥么?以前经常泡平民方便面,也没觉得怎么样啊!”许静自言自语劝自己,神情格外悲壮,“大不了不吃呗。我并没有好奇其他粥是什么样!”

        许静打定主意。谁知几天后,卫江每天晚上来敲她家大门。

        “怎么?”为了忘记吃不到美食的忧伤,许静格外勤奋地工作着。以至于打开门的时候,神情有些恍惚。

        “粥有剩,就拿来送你了。”卫江把装满粥的塑料盒塞到许静手里。

        许静眨了眨眼睛,“因为你做的是两人份?”

        “错,因为我最近减肥,在控制饮食。”然后,卫江忍不住强调,“我只打算减肥一周!”所以以后再想吃,必须敲他家的门,再也没有送货□□了!

        说完,他愤愤地回屋。对于某个不肯为了美食放下身段、显然吃货素质十分不合格的家伙,他抱有极大的不满。

        许静手捧满满一大盒粥,嘴角偷偷翘起。

        **

        在家工作的事,许静一直瞒的很好,直到某天她喝着粥,吃着小笼包,家里没醋,她直接跑去老妈家里借醋,事情才败露。

        王枫一副快晕过去的模样,手指颤巍巍指向女儿,“你怎么在家里?今天不是工作日么?现在不是上班时间么?你要借什么醋!”

        许静也很无奈。她下午茶吃的太欢,忘记这个时间段她“还在上班”的设定,光顾着到老妈家里借醋了。

        如果只是编理由哄老妈,许静能想出很多听起来有道理的借口,比如,“今天休假,我忘了告诉你”;比如,“工作的时候肚子疼,于是请了半天病假,回家才发现是没吃饱”;比如,“公司越来越差劲,我打算换工作,刚请假去其他公司面试回来”。

        但许静不爱撒谎。见被老妈发现了,她耸耸肩,光棍地表示,“我以后打算在家里做事。正好公司倒闭,就回来了。”她实在不想再躲躲藏藏,跟做贼似的,连去超市都不太方便。

        “你没工作多久了?没工作,那就没人给你发薪水,你还每个月给我打钱,让我继续旅游到处玩?”王枫又气又急,“你当妈是什么人?你没了工作,难道我会逼你给我打钱吗?你住的那套房子,房贷都没还清呢!”

        “房贷还清了,我已经去银行办好手续,提前还贷完毕。”许静认真道。

        “那也不能没工作呀!你以后吃什么喝什么?”联想到女儿之前说改休息日的事,王枫一阵眩晕,“老实告诉我,你没工作多久了?”

        “不是没工作,是在家办公。”许静忍不住出言纠正,然后才说,“大概半年吧。春节之后,就没出去了。”

        “!!”王枫脸上有着震惊、抓狂和不敢相信。

        “我就知道你会大惊小怪,所以才不想告诉你。”许静走到厨房,开始翻瓶瓶罐罐,“借我点醋,我还得回去吃小笼包。”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着吃!”王枫都要急死了。

        “在家办公怎么了,不晓得比在公司多少倍呢!一个人清净多了。”许静撇撇嘴,冷静分析,“上班那会儿,我多忙你也看见了,周一到周六每天都要加班,周日也要工作,一个月拿八千。如今我一周工作五天,不用加班,休息日完全用来放松休息,一个月大概能拿一万八,这有可比性么?肯定选在家办公啊。”

        “上班的话,公司会给你交五险一金。”王枫不禁提醒道。

        “我可以自己交。”许静开始计算,“在公司,所有补贴奖金加起来,一共十二万。在家办公,一个月一万八,一年粗算下就是二十万。险一个人交社保,大概一万一年。差额八万,够我自己交八年了。”

        “那怎么一样?”王枫反驳道,“上班是公司帮你交社保,不用你掏钱。”

        “你以为公司是开善堂的?它能‘免费’帮我交社保?说到底,社保的钱也会计入人力资源成本,也是我的劳动成果。退一步,就算工资、奖金、社保全部加一起,也是在家办公更划算。”许静吐槽道。

        王枫心生无力之感,问,“已经决定了?”

        “恩。赚的多,工作轻松,前景远大,我没道理不选在家办公。你要是不同意,我只能学表姐,另外找个地方呆着了。”许静无奈摊手。

        王枫心惊肉跳,顿时没了脾气,“好的不学,就知道学人离家出走。”

        “我没理由去选一个性价比低的选项。”许静认真道。开玩笑,在家办公几个月,她再也舍不得离开,“要不,你就当不知道算了。跟以前一样继续出去玩,反正每个月我会照常给你打钱。”

        王枫还能说什么?只能无力摆摆手,“你一贯是个有主意的,自己拿决定吧,将来别后悔就行。”

        许静轻笑起来,坚定地道,“当然不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