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在线阅读 - 第0266章 玉凰心的目的

第0266章 玉凰心的目的

        黑老头在震惊完之后,也默默将秦凡所说的信息记在心里,随即说道:

        “帝尊,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第一步,调动夜府的力量加快忘忧鬼市的建立。”

        黑老头点了点头,他此刻其实更在意的是如何赢得这次对内的战争。

        秦凡猜到了他的想法,解释道:

        “刚刚所说是为了让你了解哪一方是我们的自己人,    而这场无硝烟的战争并不需要打打杀杀,我们的手段也要柔和一些。”

        “柔和?”黑老头有些不解。

        “大概意思就是通过平日里的相处慢慢将其同化,最终让他们发自心底的认同是忘忧鬼市的一份子。”

        “这想法是不是有些太天真了。”黑老头沉默片刻道,毕竟所要面对的是两个次一级的大势力,这么容易同化的话,估计机巧宫和临雪暖香阁早被其他人拐跑了。

        秦凡摇了摇头道:

        “这件事自然不会这么容易完成,内部的渗透肯定还要继续。

        想要将其一举拿下更需要合适的时机以及一些外力的帮助,    此刻告知你这些只是先跟你提个醒。”

        当然秦凡还有一句话没说,没有人比他更懂同化,    凡是与他合作或者成为他盟友的最终都会不知不觉的归于其麾下。

        例如朱雀宫,例如燕狂山,例如公孙世家。

        特别是在这个混乱的世道即将来临之时,对他而言可以利用的机会也就更多。

        毕竟现在最难的一步已经迈了出来。

        随即秦凡竖起两个手指道:“你要做的第二步是将夜府的大部分战力逐渐向南方转移。”

        黑老头那隐于兜帽下的双眸闪过一道精光道:

        “帝尊是要对南玄州府下手吗?”

        “早做准备总是没错的,若想让忘忧鬼市成为媲美那一佛一道一王的顶尖势力,只是占据一个玄阳域远远不够。”

        “我明白了。”

        “那么暂时的最后一步,扮演好自己的身份。

        此刻的你是夜府的代表,该争的就争。

        而我是代表无忧山庄加入的忘忧鬼市,你我之间只是一個刚刚建立合作关系的陌生人而已。”

        黑老头微微皱眉道:

        “帝尊,不需要我故意制造一些矛盾吗?”

        秦凡摇了摇头:

        “一个初创的联盟势力内部或许会有些龌龊,但在一开始就搞得太过针锋相对,反倒是落了下乘。

        更何况凭借如今我在江湖上的名声,你若做出一些故意挑衅的行为,绝对会被她看出些端倪。”

        “她?”

        “临雪暖香阁的新一任阁主,玉凰心。”

        “护凰一脉啊,    这位长公主着实有些棘手,那我大概明白帝尊的意思了。”黑老头想了想后,点头说道。

        “那接下来你先前往无璃鬼河,    四天后,正式开启五方会议。”

        听到秦凡所言,黑老头起身一礼,只是迈出一步后,他又有些犹豫的回过头道:

        “帝尊,我刚刚在外面重伤了雨葵邪,没跟您造成什么麻烦吧。”

        当提到玉凰心的时候,黑老头已经明白雨葵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所以对此有些担忧。

        虽然雨葵邪在大玄皇族那里只是一条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恶狗,但若是在外出现些情况,那就不好交代了。

        “无妨。”秦凡摆了摆手道,“你出手的时机刚刚好,而且因为你将其重伤的关系,让我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

        见到秦凡没有详细解释的打算,黑老头也没有多问,接下来他要好好想想自己接下来所能起到的作用。

        ......

        转眼间过去了四天,    也是五方会谈之时。

        这四天过得风平浪静,玩家之间虽时常讨论天象剧变的原因,    但很快就因为大量的日常任务,让他们已经没有精力继续好奇下去了。

        至于知晓这个原因的三魔,在与阿黄镇长详谈了一番后,也被其几句话给打发了。

        对于已经支棱起来的无根魔,秦凡倒是见了一面,顺便加了一下友好度,毕竟对方的忠诚还是值得表扬的。

        虽然秦凡知道玩家里面少有存在忠心这个玩意儿,当下无根魔能选择无忧山庄,或许是经过了一番权衡利弊,也或许是出自某种情感的牵绊。

        总之跟玩家谈忠诚,还不如对牛弹琴更实际一些。

        而这四天里,秦凡也抽空回了一趟无忧山庄,结果并没见到风陌,据秦尊所说,他需要更进一步的修行。

        根据秦凡的猜测,风陌大概率是被关小黑屋了。

        至于太皇太后给秦尊的信件中的内容,秦凡并没有多问,毕竟在保护老人家隐私这方面,他做的还是不错的。

        只是秦尊别有深意的说了一句,若自己有把握的话,可以放下一些顾忌。

        对此秦凡沉思了一晚上,长时间的隐于幕后不仅是因为他之前是个弱渣的关系,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担心自己太过招摇引发不该有的关注。

        但当之前墨韵岚对他出手,以及三问里暗讽武威王一事,让他有了一些猜测。

        (部分详情见第九十四章。)

        那双真正在暗处盯着自己的眼睛,或许已经消失了。

        而这次决战选择扬名未尝不是在验证这一点。

        如今得到秦尊近乎确认的消息,也让他长松了一口气。

        此外这短短的四天里,还有一件事情让秦凡感到有些意外。

        ......

        无璃鬼河的河畔。

        一位身穿黄色长裙的妩媚女子正对着玉凰心恭敬一礼,在她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女人,正是临雪暖香阁在玄阳域分部的负责人·姚婉清。

        此时趁着黄裙女子和玉凰心谈话的功夫,姚婉清看似不经意的挽过一根根发丝,实际上则是用一种密语手势向秦凡表明身份。

        秦凡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停留了三秒后,便看向黄裙女子。

        她是临雪暖香阁内已知的三位大宗师之一,梦里花落·碧倾云。

        让秦凡比较在意的是她对玉凰心的态度,那是一种无法伪装出来的崇敬,或者用一个标准化的数值来形容更加准确。

        她对玉凰心的忠诚度绝对达到了九十七点以上!

        理论上的一百点死忠近乎是不存在的,其实九十五点以上就可以看作绝对忠诚了。

        因此她的这种表现让秦凡原本自己都觉得不太准确的猜测,更加得以验证为事实。

        特别还有更关键的一点,也是那件让秦凡感到意外的事情。

        此时秦凡回过身看向胖大拉着的马车,里面躺着一个人,正是之前被黑老头重伤的雨葵邪。

        已经过去四天,但其身上的伤势也只是好转了一点,真论起来大概是从百分之九十的重伤程度降低到百分之八十。

        甚至这四天里雨葵邪一直是昏迷状态,直至刚刚才苏醒。

        秦凡很确认玉凰心应该给他服了药,否则雨葵邪可能已经飙到濒死状态了。

        但这药的效果嘛,只是能够勉强稳定伤势的程度。

        而这四天里玉凰心的表现很老实,甚至可以说乖巧,每天都是宅在府邸里看书,没有给秦凡添一丁点麻烦。

        若说之前,秦凡还会觉得是杀鸡儆猴起了作用,可现在来看的话......

        “在想什么呢?”已经与碧倾云交谈完的玉凰心走到秦凡身旁说道。

        秦凡认真回答道:

        “想通了一些事,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私下聊聊。”

        玉凰心沉默片刻道:

        “只有你和我?”

        “嗯。”随即秦凡看向一旁的水涅生和张孤尘道,“一会儿你们与碧姑娘她们一同乘坐竹筏先进鬼市。”

        至于阿大则是被秦凡安排跟胖大继续欢乐的玩耍,顺便守着雨葵邪。

        水涅生和张孤尘点了点头,而碧倾云想要说什么,却被玉凰心一个眼神制止了。

        随后这河畔处只剩秦凡和玉凰心二人,就连胖大的熊车都让阿大给拖到另一边去了。

        看着前方漆黑的长河上好似飘荡着无尽幽魂,浓郁的死气散发着骇人的威势。

        玉凰心颇为感慨道:

        “那位夏四爷可是出了不少力,伱与他的关系还真不错呢。”

        “关系再好也需要有利可图才行。

        如果忘忧鬼市的吸金效果达到预期,他就可以借此再进一步,以后只会有夏三爷,而不是夏四爷了。”

        秦凡听出了对方言语中的试探,不过这本就是一个共赢的局面,所以也经得起进一步推敲验证。

        依照这些年夏金雨的成长轨迹就能发现,他做出这种孤注一掷的决定并不太让人意外,只要后续忘忧鬼市的回报远远大于前期投资。

        自可以让更多怀疑他与夏金雨之间存在某种特别关系的人闭嘴。

        玉凰心也只是随口提了一句,作为看过计划书的人,她更清楚忘忧鬼市算是填补了一块重要市场,赚大钱是稳稳的。

        虽然夏金雨的行为略显出格,但根据她的了解,这位从七掌柜一步一步爬到四掌柜之位的商业奇才,本就经常做这种踩线行为。

        随即她的目光看向秦凡道:

        “我不知道你猜到了哪一步,你只说你需要什么就可以了。”

        秦凡沉思片刻道:

        “雨葵邪的空间戒指,此外别在玄阳域动手。”

        玉凰心挑了挑眉,听到秦凡这句话,她已经清楚对方知晓了自己的目的,于是说道:

        “我的破绽在哪?”

        “没什么所谓的破绽,只是奇怪的事情太多了。

        作为大玄皇朝的长公主,你为什么身边只跟着一个雨葵邪。(前面玉凰心说过是到了南玄州府才与李拾舟相遇同行的。)

        一开始我猜测你是对临雪暖香阁的不信任,但看到碧倾云的态度,这已经表明你可以调派值得相信的大宗师保护你的安全。”

        “我确实是对临雪暖香阁不信任,否则怎么会一到玄阳域就被你发现了。”玉凰心深深看了秦凡一眼。

        秦凡对其言外之意故意装作没听见,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还有一点,雨葵邪来玄阳域是抱着某种目的,这目的应该跟你有所冲突,从其表现也能看出,他忠于你,但更忠于护凰一脉的正统。

        所以这一路上,你即是在给他机会,也是在等待一个机会。

        只可惜他不仅头脑不怎么灵光,运气也不太好。”

        “正统......”玉凰心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她清楚秦凡的意思,历代护凰一脉的掌控者都是当代玄后,唯有到了她这出现了意外。

        这也是她对临雪暖香阁不信任的关键所在,当然了也不排除她发现临雪暖香阁已经被渗透成了筛子。

        “还有一点,你并不是一个武学奇才,凭借常规的修炼远达不到如今的程度,那雨葵邪这个人就会变得有价值许多。”秦凡这句话只是点到即止。

        这也是之前在临雪暖香阁分部,水涅生试探的结果。

        无论是玉凰心还是李拾舟都达到了大宗师境界,后者秦凡已经通过精神威压亲身检验过了。

        至于前者虽然一直在隐藏,但从开始暴露的那一刹那,加上后续一些事情的验证,已经让秦凡也确认了这一点。

        更何况她敢和忠于玄后的雨葵邪单独出来游历,就说明了她的有恃无恐。

        所以这次出行,这位长公主殿下即是为了赤袍军而来,也是顺便剪除一个麻烦。

        西厂督主的身份对于江湖人来说很高,就是秦凡想要将其做掉也要担上极大的风险,但唯独对护凰一脉来说,他的死就跟死一条狗差不多。

        更何况还是护凰一脉自己扶持上来的狗。

        “我可以提供一些小小的帮助。”秦凡的笑容充满了善意,只是说出的话感觉与这亲和的气质极其不符,“但是要加钱的。”

        玉凰心的视线一直未从秦凡的脸上离开过,而对于提供帮助一说却直接无视道:

        “你猜到了这么多,那你也应该清楚雨葵邪真正的目的了吧。”

        “大概是为了促使我与玄后合作,毕竟之前我是与护凰一脉达成联盟关系。

        他故意接触那位天外来客,或许是有意让其成为两方的传声筒,所以他行事才会如此无所顾忌,甚至不介意让我发现。

        毕竟天外来客的名声懂得都懂,一个凝气境的小人物就是叛变也没什么,他应该是这么想的,也以为自己这么做不会引起我的反感。

        或者说他一直以来站的高度已经习惯了如此行事。”

        秦凡虽然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玉凰心已经察觉到了他的笑容有些冰冷。

        “那么你会怎么做?”

        “我这不是已经做出选择了吗,你的理想不会与我的目标产生冲突,所以与其选择一个不怎么熟悉的盟友,你才是最合适的那一个。”

        秦凡的笑容再次变得友善起来。

        “我会帮助你建立忘忧鬼市,甚至不会妨碍你真正的计划。

        之前我就说过了,我并不信任临雪暖香阁,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筛选谁是人谁是鬼。

        不过有一点要说明,至少一年内,忘忧鬼市中属于临雪暖香阁的那一份,你要给我。”

        玉凰心说出了让秦凡有些意外的一句话,并且此刻的她也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在秦凡看来,这或许是对方的投桃报李,而凭借玉凰心对自己的了解,猜到自己建立忘忧鬼市的目的不会那么简单也不是太困难的事。

        不过也不排除是进一步的试探,特别这种只是基于日常交流的许诺更是听听就好。

        二人默契的对视一眼后,同时停下了交谈,随即目光齐齐看向无璃鬼河深处浮现的一叶轻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