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刘备帐下,朝九晚五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三章:吕奉先急流勇退

第两百四十三章:吕奉先急流勇退

        “末将郝萌/侯成,拜见相国大人!”

        来人,正是吕布手底下的八健将之二。

        “你们,是吕布的部下?来此,所谓何事?”董卓总算是记起了二人的身份。

        二将对视一眼,由郝萌开口道:“特来向相国投诚,今后愿为相国效犬马之劳!”

        董卓微微惊讶,看向王允。

        二人这才注意到王允此刻的模样,被吓了一跳,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王允阴翳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打量了一番,这才开口道:“既是投诚相国,可有投名状?”

        早有准备的郝萌立刻会意,取出一卷图纸:“相国请看,这是吕布的并州系人马一应布防图,吕布已非昔日之吕布,相国有所不知,吕布之女,与那刘备帐下秦耀苟合一起,我料定,他必反相国!”

        怪吕布对他从并州带来的嫡系将领没什么防备,吕玲绮如今身处何处,郝萌也是有所耳闻,而现在,却成了他获取董卓信赖的砝码。

        王允立刻道:“相国,如有他二人相助,必能轻取吕布,使他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被我等擒拿!”

        二将一惊,对视一眼,满是侥幸,看来是赌对了,董卓和王允,竟然在密谋除掉吕布!

        “哈哈,好,常闻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看来,这吕布,是当真不得人心啊,你二人且听司徒安排,待到功成,咱家必有重赏!”

        难得,董卓还学会了几句圣人之言。

        “谢相国大人,谢司徒大人!”

        “你们且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可记清楚了?”王允一阵吩咐。

        二将听得连连点头。

        “司徒妙计,以吕布之能,难逃司徒之手,我等提前预祝司徒大人马到功成!”

        王允终于是露出了一丝笑意,虽然这抹笑容,显得是那么的狰狞。

        不由看了一眼此刻兴高采烈的董卓,郝萌侯成的投诚,更是让他信心满满。

        董卓、吕布,还有刘备、秦耀,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

        “奉先,郝萌、侯成说是家中有事,需要处理!”张辽小声说道。

        站在吕府门口,吕布回身望了一眼,的确是不见二将。

        “无妨,看来他们已经心有所属,我吕布已经没有资格让他们跟随了!”

        “你们几个,我也不瞒你们,我欲离开董卓,转投明主,你们自己做好打算,是选择跟我,还是投靠董卓,甚至是去揭发我,我念在同袍一场,概不追究!”

        “这……”

        诸将面面相觑。

        “奉先,决定了吗?”

        相比其余几将的迟疑,张辽却是兴致冲冲,他很清楚,吕布口中的明主是谁。

        吕布点了点头,张辽咧开了嘴,师父,等张辽与你相会,共讨外敌!

        “八百陷阵,都是丁原时期我们甄选出来的嫡系,你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高顺不会说话,但以他的性格,认定吕布为主,宁死,不转投他人!

        吕布与他有恩,足以让他铭记一生,纵使之前吕布和他的性格相悖,对他多有冷遇。

        吕布闻言,内心稍稍感动,拍了拍高顺的肩膀:“放心,你的八百陷阵营,会有更大的用武之地!”

        高顺一怔,吕布什么时候还会安慰人了,僵硬的脸上难得挤出了一丝笑容。

        “你别笑,你一笑我就瘆得慌,憋回去!”吕布立刻说道。

        高顺刚刚挤出来的一丝笑容冻结在脸上,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_?)

        “你们呢?”吕布看向除去张辽、郝萌、侯成之外的剩余五将。

        魏续率先表态:“奉先,你我为亲家,多的就不说了!”

        吕布点头。

        臧霸瓮声道:“早就在这里待够了,他董卓,没比丁原好到哪里去!”

        曹性搀扶着受伤的成廉,相视一笑道:“奉先,我们跟随你,可是打算建功立业的,此番再投他主,我们就已经是声名狼藉了,可能告知你欲投谁?”

        剩下的宋宪也是满脸好奇。

        吕布没有隐瞒:“晋阳,刘备!”

        三人一怔,成廉挣脱了曹性的搀扶,问到:“重回并州!?”

        吕布点头:“我欲完成我们之前的抱负,杀尽外族,建立不世功勋!”

        宋宪咽了一口唾沫道:“刘备他……愿意收留我们吗?”

        “哈哈,这,就不需要你多虑了!”

        曹性一喜:“莫非先前传闻,玲绮侄女,真的嫁给了那秦耀?”

        吕布脸色一板,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怎么?如果不是玲绮和秦耀那臭小子在一起,以我吕布之能,他刘备会将我拒之门外?”

        “额……不是这个意思。”曹性挠了挠头道。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做出了决定:“愿随将军左右!”

        “那行,这几日,让我们从并州带来的人马,随时做好准备,待我寻一良机,直接北上投他刘备!”

        “是!”

        这次,吕布不只要走,而且还要将丁原曾经留下的家底都给带走,不给董卓剩一根毛。

        虽然吕玲绮在那边过的很滋润,但吕布还是有些彷徨,自己再三背主,已成笑柄,听闻那刘备以仁义御下,自己这种声名狼藉之辈,到了那里,不知是好是坏!

        但是,为了自己的家人,为了愿意跟随自己的部下,吕布觉得值得冒一次险,大不了,解甲归田,和自家夫人过上耕田织布的逍遥日子算了!

        几将告退,吕布匆匆地跑进了家门。

        “夫人!”

        “将军,你回来了!”

        听到响声,已经怀孕的严氏一路小跑出来,换了一身衣衫的魏氏都差点追不上她。

        “呀,夫人小心,你身怀六甲,不可如此奔波!”

        吕布连忙扶住自家夫人,有些爱怜地抚摸着严氏微微隆起的小腹,这里面,是他吕家的血脉啊。

        严氏当着魏氏的面,脸蛋微红:“将军,还没显怀呢!”

        满打满算,不过是三个多月,严氏整个人是丰腴了一些,但小腹还不怎么看得出来。

        说话间,吕布大手一环,不由分说将严氏抱起。

        严氏被吓了一跳,以为吕布又要作恶。

        “将军,放我下来,大夫说了,前三个月,不能行房,不能,不可以……”

        吕布不管严氏的挣扎,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俏脸微红,扭着衣角的魏氏。

        “你也进来!”

        “昂?诶!”一向不被吕布疼爱的魏氏闻言,如获至宝,忙不迭地跟了进去。

        出门三月,吕布就像是一棵久旱的大树,急需雨水的滋润。

        在严氏半推半就,以及魏氏疯魔般的服侍下,终于是饱饮雨水。

        三人大被同眠,严氏酥软地躺在吕布宽阔的胸膛之上:“将军,以后,不可如此!”

        说完,严氏身子一颤,吕布邪恶的大手在不断的婆娑。

        “不……不行了,要不你还是找妹妹吧!”

        魏氏半张脸缩在被子里,闻言,小脸惨白:“将军太厉害了,姐姐,我也不行了。”

        吕布看着二人含羞带臊的模样,刚刚湿润的嘴角又微微发干,在魏氏羞怯的目光中,按住了她的脑袋。

        “夫人,我准备离开长安了!”

        “什么?”严氏愣住,魏氏的动作也是一顿。

        “我打算,带着你们一起去找那臭小子!”

        严氏眼睛一亮,抱着吕布的手臂惊喜道:“真的吗?”

        魏氏也松了一口气,更加卖力了。

        “当然!”吕布舒服的微微眯上了眼睛。

        “什么时候动身?”

        “为防不测,等这几日,文远他们将我们并州系的兵马都整顿完毕,大军开拔,一路朝晋阳而去!”

        “太好了!”

        严氏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走光,不断地晃动着吕布的手臂。

        吕布眯着的眼睛睁开,宛如饿狼吞食,一把将严氏抱住。

        几番云雨,自不必多表。

        夜深,苦守闺房许久的严氏今日再度焕发了神采,对着月色,严氏温柔体贴地给吕布夹着菜。

        一旁的魏氏蹲着,脸上是难掩的笑容,自嫁入吕府以来,她第一次感觉到了吕布对她的接纳,这便让她内心像是吃了蜜糖一般的甜蜜。

        不断地给吕布的杯子里斟酒,哪怕是面对吕布一些过分的举动,也是配合着让他满意。

        吕布坐享齐人之福,不料有客上门。

        “吓,貂蝉妹妹,大半夜的,你怎么过来了?”

        严氏见到戴着帷帽敲门的貂蝉,吓了一跳。

        迎了进来后,貂蝉朝着吕布欠了欠身子。

        面色有些古怪。

        “发生什么了?”吕布拍了拍魏氏的手掌,示意她将酒席撤了下去。

        貂蝉和严氏坐在一块,抿了抿嘴道:“我也不清楚,义父回家之后,就变得有些奇奇怪怪。”

        “什么意思?”吕布一头雾水。

        貂蝉看了吕布一眼,解释道:“义父好像误会了我和将军的关系,夜深了,还让我带着探视姐姐的名义,上门来和将军说说话。”

        “嗯?”吕布更听不懂了。

        严氏捂嘴一笑:“我们这位司徒大人,怕是以为将军看中了貂蝉妹妹你的美色了!”

        吕布闻言,记起了当初秦耀给他的信中的内容,面露思索。

        “王允那老小子,以为我看上了你,所以让你大半夜的过来,嗯……那个意思?”

        貂蝉红着脸点了点头。

        “义父还说,让我邀请将军,改日入府一叙!”

        严氏脸上笑容止住,看向面露深思的吕布道:“将军,你是不是在怀疑……”

        “不用怀疑,臭小子虽然混蛋,但他说的事情没有错过!”吕布掷地有声道。

        “那……王允邀请你上门赴宴,没安好心啊!”

        “将军,这关头,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推托身体不适,就别赴宴了!”

        吕布本想答应,可看了貂蝉一眼之后,又迟疑地摇了摇头。

        “若我不去,貂蝉恐怕会被王允那老小子算计!”

        “你们……在说什么?”貂蝉不知道那封信,听着二人打哑谜,满心疑惑。

        “夫人,你跟貂蝉妹子解释一下吧!”

        吕布的意思,没把貂蝉当外人看待了。

        严氏会意,向貂蝉说出了那封信的内容。

        貂蝉听完之后,脸色煞白:“所以,那日将军登门,便是为此事而来?”

        吕布点头:“正是!”

        “义父……不,王允他收我为义女,竟然是打着这种算计!”貂蝉神伤道。

        “唉……”吕布夫妇叹了口气。

        严氏不住地安慰。

        “妹妹,王允此人,一心以复兴汉室为己任,如今已经是不择手段,按照我那女婿的意思,哪怕是让他自己献出生命,都在所不惜,何况你这个用作筹码的义女呢!”

        貂蝉掩面哭泣,本以为失去亲人之后,被王允收纳,认为义女,是上天对她的眷顾,没想到,自己在他眼里,只是一个玩弄计谋的工具。

        趴在严氏怀里哭完之后,貂蝉稍稍恢复,像是想到了什么,小脸一红问到:“那……姐姐先前说要将我许配给那位才子秦汉明,是……是,是他的本意?”

        严氏嘴角一抿:“也不知道我那女婿是从何得知妹妹生的如此美丽,原先还有所怀疑,但在见到妹妹容颜之后,我深以为然!”

        随即瞥了一眼吕布,不屑道:“据说我那女婿长相极为出众,哪怕是大儒蔡邕之女,都为之才华倾倒,从以往我家玲绮送来的信件中,也能看出,他待身边之人是极好的,若妹妹能与他结为连理,也算找到了一个好人家,若是被王允算计,让我家这口子看中,那才是暴殄天物啊!”

        吕布一急:“夫人,你夸那臭小子就夸呗,为何还要贬低我!”

        严氏懒得跟他说话,在貂蝉面前说了秦耀的诸多好话。

        不得不说,这样的丈母娘,谁能不爱呢!

        貂蝉被严氏说的,脸是越来越红了

        (????????):“若能嫁给这样的奇男子,我死而无憾!”

        “傻妹妹,说什么死不死的!”严氏拍了拍她的柔荑,安慰道:“如今的长安,乃是是非之地,王允表面和善,实则一肚子坏水,不瞒妹妹,我等正欲举家迁往晋阳,和我那女婿女儿一起。”

        “啊?”貂蝉脸色瞬间苍白:“若姐姐你们都走了,那长安城里,我就真的再难有一个知心人了!”

        “妹妹不要着急,哪怕你今日不上门,改日我也想跟你说这事呢!”

        “姐姐的意思是?”

        “妹妹,可愿与我们一道离开长安?”

        “可……可以吗?”貂蝉有些不安道。

        这时,吕布拍着胸膛道:“有我在,什么可以不可以的,只要你愿意!”

        貂蝉立刻喜极而泣:“我愿意,我愿意,那就麻烦兄长和姐姐了!”

        “都喊我一声兄长了,今后你就是我吕布的亲妹妹,不管何人,都不能伤害你!”

        “牛的你,我那女婿,智勇双全,天下无敌,貂蝉妹妹若能嫁给他,何须你这糙汉保护!”严氏毫不客气道。

        吕布气势瞬间萎靡。

        严氏眼珠子转了一圈:“既然妹妹你都来了,这几日,就呆在吕家不要回去了!”

        “昂,这怎么可以!”貂蝉极力抗拒道。

        严氏极力挽留:“妹妹,你就听我的,就当……就当是为姐姐解闷,而且,你留在这边,也就不怕王允动什么歪心思了,如何?”

        “这样,不会打扰到兄长和姐姐吗?”貂蝉犹豫道。

        “这有什么打扰的,正好,我图个清静,妹妹这几日就跟我一起睡!”

        “那兄长,岂不是要独守空房了?”

        “没事,还有魏家妹妹照顾他呢!”严氏狡黠一笑,刚刚收拾完走出来的魏氏腿一软,但看向吕布的目光中,满是春意。

        “就这么说定了!”严氏笑道。

        “夫人,你为何如此薄情!”

        “魏家妹妹,还不带将军下去,为他更衣洗漱?”

        魏氏瘸着腿,扭捏道:“??(???????)听姐姐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