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往事

        果然,当周玄回到碧鸡小区楼下的时候,就看到宋范和武举两人在烧烤店撸串。

        “小玄子,等你很久了,你咋才回来?”宋范左手拿串,右手朝周玄招手。

        周玄没客气,走了过去:“我去约会了。”

        “信你个鬼。”宋范明显不信,“我还不了解你吗?你明显就是修炼过头,忘了时间。”

        很早之前,两人就已经认识了。

        他了解周玄,知道周玄刻苦、认真,悟性也极高。唯一的遗憾就是,星魂是杂草。

        他说完,又冲着老板喊道:“老板,再加二十串大腰子,十根虎鞭,三盘生蚝,一个羊腿。”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先自提三杯。”周玄没有第一时间坐下,而是倒了三杯酒,一饮而尽。

        对面的武举看到之后,微微点头,道:“原来兄弟你也是敞亮人,这性格我喜欢。”

        他性格直爽,喜欢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白天他和周玄见过,但了解不深。

        今晚再见,他顿觉周玄这个人是可以相交的。

        周玄笑了笑,道:“既然这样,我们得多喝几杯。”

        他早就饿了,倒也没客气,一边喝酒一边撸串。

        烤串金黄,酒水香醇,三两好友,气氛和谐。

        三人喝开了,谈论的话题也多了起来。

        武举看向周玄,道:“兄弟,我听说,你们都是三个月前阳城那场兽潮当中的幸存者?”

        “是的。”周玄听后,内心一沉,似乎陷入了回忆。

        三个月前,成千上万的妖兽暴动,形成兽潮,攻击阳城。

        阳城军民团结一心,奋力抵抗。

        但妖兽数量太多,攻势太猛,甚至还有妖王现世。

        最终,阳城失守,人类惨遭屠戮。

        后来人们是这么形容当时那一场灾难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在最后的时刻,以镇妖学院为首的各大势力的强者赶到,斩杀群妖,才化解了那一场危机。

        但纵使如此,一切还是太晚了。阳城之人,死的死,伤的伤,十不存一,凄惨无比。

        周玄唯一的亲姐也死在了那场灾难之中。

        宋范不是阳城之人,但那个时候恰好在阳城,也经历了那一场灾难。

        两人也算同生死共患难过。

        他们两人能活下来,是得到了镇妖学院一位高级导师的救助。

        后来,灾难结束,他们跟随那位导师来到镇妖学院。

        幸运的是,两人都成功拜入镇压学院。

        宋范的星魂是银月狼,有进化的潜力,被那位高级导师看中,得到重点培养。

        至于周玄,由于星魂是杂草,便只能在镇妖塔打杂。他现在孑然一身,世上再无亲人。

        唯一的遗憾就是,亲姐为了保护他,死在了那场灾难之中。

        武举拍了拍周玄的肩膀,道:“兄弟,别太难过,我们都是一样的。当化悲痛为力量,刻苦修炼,斩杀妖兽,让离开的亲人安心。”

        一番交谈,周玄这才知道,武举的父母也是早亡,是他哥嫂照顾他长大的。

        他为了报答哥嫂的恩情,刻苦修炼。最终,他也不负众望,顺利拜入镇妖学院。

        拜入镇妖学院,是无数猎妖师梦寐以求的事情,无比光荣。

        记得武举拜入镇妖学院的那一天,他的哥嫂都哭了,比他还要高兴。这么多年的辛苦努力,算是值了。

        武举的父母早年死于虎妖之手,这也导致他对虎妖格外憎恨,曾经甚至恨到极致,几乎产生了心魔,见虎就杀,不留活口。

        后来,他遇到了现在的导师。

        经过那位导师指点和帮助之后,他除去心魔,才正常起来。

        他除去心魔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抓了那只大头虎妖。他也忍住了,没有杀它,而是把它带回来研究。

        用武举的话来说,除了父母,他这辈子最感恩的就是他的哥嫂,然后就是现在的导师。

        他猛喝一口酒,道:“我哥做的烧饼是一绝,等以后回家,我请你们吃烧饼。”

        “好。”周玄重重地点头。

        他好面食,最爱吃白面馒头,但也可以吃烧饼。

        宋范看着两人,猛喝一杯,感慨道:“你们两个,一个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另一个父母不在,却还有哥嫂疼爱。我就不一样,父母双全,还有哥嫂,但感受不到半点人间温情。现在的我啊,就只有钱了。”

        武举对宋范了解得不多,但周玄却知道宋范的情况。

        真可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别看平日里宋范时常有女伴相陪,小日子过得不错。

        实际上,他过得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开心。

        作为一个私生子,他受到家族排挤,亲哥打压,常人无法体会那种滋味。

        用他的话来说,他现在除了钱,一无所有。

        也正是因为受到打压,之前他才跑到阳城,后来才和周玄相识。

        结果没多久,就遭遇兽潮危机,九死一生,差点挂掉。

        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就是,他现在成功拜入镇妖学院,还得到重点培养。

        周玄拿起酒杯,看着宋范,道:“你说错了,你除了钱,还有我们,不是吗?”

        宋范听后,愣了一下,随即调整好状态,道:“对啊,你说得对,还有你们。”

        经历越多,内心就越强大,也就越能面对逆境。

        晚上,我们互诉衷肠。白天,我们埋葬悲伤,各自努力。

        这就是生活!

        忽然,他变得郑重起来,道:“我最近得到消息,三个月前那场兽潮并非偶然,是有原因的。”

        周玄一听,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什么原因?”

        他一年前穿越过来,有一个叫周灵的亲姐。周灵对他极好,让他感受到了前世体会不到的亲情。

        他本以为这可以长久,但天不遂人愿。

        是那场兽潮,让他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当时,要不是亲姐周灵拖住妖兽,死的就是他。

        关于那场兽潮,他除了痛苦,还有仇恨!

        痛的是失去了唯一的亲人,恨的是那些妖兽。

        宋范解释道:“我也只是听导师说,具体原因还查不出来。但是,能确定的是其中有猫腻。”

        周玄陷入沉默,没有说话。有些痛,真的一辈子也忘不了。

        宋范看到之后,继续道:“你放心,我会继续打听的,一有消息就会告诉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