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眼天医在线阅读 - 第575章 海边的小男孩

第575章 海边的小男孩

        乌姝大祭司看着许源,顿了顿,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许源静静地听着。

        乌姝大祭司来到了船头甲板栏杆上,寻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坐了下来。

        “很久之前,在一处大海入口的渔村,有着一个小男孩,他的父母,全都葬身大海,一个人孤苦无依,是靠着吃村子里的百家饭长大的!”

        “而当时,村子里其他人的也不富裕,因为那处大海入口处,经常决堤,一旦风浪涌起,海水倒灌进来,整个小渔村,都将变成泽国!”

        “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村里的大人们,仍旧是勒紧裤腰带,将不多的食物省下来,分给小孩子,那个小男孩,从未被落下!”

        “就这样,小男孩慢慢的长大,一次,又是海水倒灌,小渔村再次被淹没,不少的村民因为来不及逃离而被海水卷走!”

        “其中,就有一位对小男孩很好的老爷爷……小男孩跪在海边哭泣,他想要让大海将爷爷还回来,可惜,回应他的,仍旧是大海无情的波涛怒吼!”

        “小男孩回去之后,找到村长,他问村长爷爷,我们小渔村在这里,大海常常倒灌淹没一切,我们为什么不搬走……”

        许源安静的听着,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这把铁剑,在乌姝大祭司慢慢讲述的话语之中,似是平静了下来。

        出奇的,那些原本冷冽的杀气,自然消失了!

        这可是许源从未遇到过的。

        从他看到这把铁剑的第一眼开始,对方就一直是杀气狰狞的模样,像是一只刺猬,几乎是谁敢轻易触碰,那杀气就会给谁来一下似的!

        可现在,那些杀气都消失了。

        是主动消失的。

        许源拿到这把铁剑的最开始,是因为海鳞天妖的那老族长的帮助,才压制了杀气。

        一个是人为,而眼前却是自主的!

        就像是,昔日是刺猬的铁剑,此刻却是变成了一只毛发柔软的小猫了!

        许源有些意外。

        他看了一眼铁剑,然后继续听着乌姝大祭司的话语。

        “老村长没有回答小男孩的话,而是拉着他的手,两人走到了后山悬崖边,从这里,可以看到这片海域的全貌,老村长问道,‘孩子,你看面前的大海,像什么啊?’”

        “小男孩看去,此刻的他们的位置颇高,再加上,是大海的入口,四周有着不少的海沙淤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回湾,高高的看去,像极了一只眼睛!”

        “深蓝色的海水形成的回湾,是眼珠子,而那些四周堆积的海沙,则是眼白,而小村子这边的黑色山崖,更是像极了眼睛上的睫毛……”

        “小男孩不理解老村长的意思,但还是道,‘眼睛’!”

        “老村长点了点头,‘是啊,其实,我们的村落,守护在这里,是命运,我们不可以搬走的,我们是一个部落的遗民,原本我们的这个部落,很是兴盛,勇士无数……”

        “可有一天,他们出海征服邪恶,就再也没有回来了,而我们这些遗民,就得在这里等候他们归来,先祖遗训,我们若是搬走了,那些出海征服邪恶的勇士们,就再也回不来了!”

        “为什么?”小男孩仰起头,有些不解的问道!

        老村长吸了一口旱烟,沉吟良久才道,“因为这处地方,是我们的图腾之地,我们先祖所信奉的图腾,就是眼睛,这里是先祖选的图腾之地,只有我们在这里,先祖的图腾之火才会永生不灭,那些出海,哪怕再远的勇士们,终有一天会循着图腾之火的光亮回家!”

        说到这里,乌姝大祭司继续道,“老村长的话,对当时的小男孩而言,可能有些难以理解,但小男孩却记住了那片海域形成的眼睛,也明白了肩上的一份责任,坚守!”

        “嗡!”

        许源手里的铁剑,不知为何,这时候忽然发出一声轻颤,像是在应和,也像是在哀鸣。

        乌姝大祭司看了一眼,继续道,“后来,小男孩渐渐长大,他接替了老村长的位置,成了新的村长,可这一天,大海发怒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每次都是隔几天,村子就被淹没了……”

        “小男孩独自一个人,坐在山崖之上发呆,那晚,他想到了老村长之前对他说的话,那晚,他也想到了那个在自己父母离开之后,照顾自己生活,宁肯自己饿着肚子,也要将最后一碗鱼汤留给他的老爷爷……”

        “但最后,不论是老村长还是老爷爷,都被大海无情的吞没,第一次,小男孩的心底对坚守萌生了动摇!”

        “直到三天后,又是一次海水倒灌,再度淹没了一切,也将小男孩心爱的女孩给卷入大海之中,他拼了命的想去救人,可惜,他的力量,又如何能跟大海相比?”

        “小男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心爱的女孩,被海水吞没……唯有海边的沙滩上,还残留着一个木头雕刻的手镯,那是小男孩送给女孩的定情信物,上面刻着一只眼睛,就像女孩的眼睛一样漂亮!”

        乌姝大祭司道,“这天夜里,小男孩躺在海滩上,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父母从大海里回来了,来看他了,在父母的身后,还跟着老爷爷,老村长,以及儿时的玩伴……还有那个他朝思暮想的心爱的女孩,穿着洁白的衣裙,赤着脚丫子,踩在洁白的沙滩上,头上还带着美丽的花环,正冲着他笑,还说,要做他的新娘子……”

        “小男孩忽然就醒了过来,可眼前,仍旧是漆黑,宛若巨兽张大了嘴巴在咆哮的大海,那些熟悉的人影,全都被吞没在了里面!”

        “小男孩站起身子,他指着大海发誓,你吞没了我的亲人,总有一天,我要依靠自己的双手,让你将他们都还回来!”

        “男孩回去之后,亲自动手,制作了一把极其粗劣的铁剑,他开始了每日练剑之路,他知道,只有自己足够强,才有可能将那些被大海吞没的亲人,重新带回来!”

        “因为,在他们部落之中,始终流传着一个传说,他们的部落的图腾之神,是眼睛,而这只眼睛,是大海中的海神的,所以,小男孩认为,是海神抓走了自己的亲人!”

        “小男孩在修行之上很有天赋,很快,他便是在小渔村无敌了,甚至小渔村附近的人也不打不过他了,直到有一天,一个路过的老人告诉小男孩,在海外有仙山,山上有着可以成仙得道的仙人,只有学会了仙人的本领,才有可能从海神的手里救回亲人!”

        “小男孩辞别村人,独自一人,背着铁剑,仅有一艘小木筏,踏上了行程……”

        不知道何时,蓝海棠泪眼婆娑的走了过来,问道,“大祭司,最后那个小男孩从海神的手里,救回亲人了吗?”

        许源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蓝海棠如此女儿态的模样。

        不过,想想也是。

        蓝海棠自小便和哥哥相依为命,唯一的亲人,也被狂鲨帮所杀。

        她也经历过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苦,所以更能理解那个小男孩了。

        乌姝大祭司道,“不知道……我只知道,小男孩再次回到那小渔村的时候,距离他离开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整整一百年!”

        “而彼时,沧海桑田,那小渔村,再也没有了……那个小男孩,在小渔村原本的旧址,枯坐三年,一动不动!”

        “等他再次起身的时候,那片的大海,就像是天地倾覆了似的,再度变成了一汪泽国,那眼睛的图腾,也自此消失了!”

        许源问道,“大祭司,这个小男孩,是不是就是真武神宗杨真宗?而那个图腾之眼的小渔村,后来被大海淹没,是不是就是那片未知海域?”

        蓝海棠也惊住了,看向大祭司。

        乌姝大祭司点了点头。

        “不错,真武神宗的武器,就是这把铁剑!”

        “我说的这些,都是从我父亲那里得知的,他曾经被炼制成了三号仙仆,在那片海域之中,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意外接触到了不少的信息……”

        许源心头也是震惊不已!

        “可有个情况他想不明白,这把铁剑是从海鳞天妖的老族长身上取下来的,而海鳞天妖的老族长,是在千年之前被杀的,难道说,真武神宗千年前还出现过吗?”

        “唳!”

        就在这时。

        原本躺在许源面前的那把锈迹斑驳的铁剑,忽然冲天而起。

        那几乎要崩断的剑身,也不知道哪来的能量,忽然绽放出无比璀璨的精芒,就像是一轮小太阳似的,挂在天空中。

        恐怖的气势威压,铺天盖地而来。

        而且,剑身还在不断的颤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似的。

        但剑身,却是在努力的抵抗,似乎不想屈服那般召唤!

        “轰隆!”

        几乎是同一时间,

        在这片海域的西方,传来了一阵天翻地覆的震动。

        许源噌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他启动神眼,极目远望。

        但诡异的是。

        那片区域,像是笼罩着一层阻隔,让许源看不真切。

        唯一能看清楚的,是那片海域的深处,也有着一件小太阳似的东西,散发出无比璀璨夺目的精芒。

        但具体是什么,许源也看不清。

        可以确定的是,那件东西……就出现在那片未知海域的深处!

        “是那片未知海域里面出现异动了!”许源道。

        乌姝大祭司也道,“前段时间,就有消息传来,那片海域将有变故发生,而今终于应验了!”

        “这把铁剑,恐怕有此反应,也是因为那片未知海域里面的东西而产生的吧……能够让这把铁剑产生如此反应的东西,恐怕也是一件对于真武神宗而言,极其珍贵的!”

        许源倒是没有什么贪婪的心思。

        能得到这把铁剑,已经是极其幸运的事情了。

        不过,更担忧的是,那片为海域里的五行奴仆,是个什么情况?

        倘若自己刚刚神眼看到了那个散发出璀璨夺目精芒的东西,真的是真武神宗留下的一件堪比铁剑的存在。

        那五行奴仆,会轻松放过吗?

        而外面这些齐聚龙牙岛的各方势力,最终目的,便是那片未知海域,这般的动静传来,他们肯定会坐不住,从而前去探寻。

        这会不会是那五行奴仆的诡计?

        毕竟,他们炼制诸多仙仆的初衷,便是想办法磨损真武神宗留下的封印,好让他们脱困。

        寻常那片海域凶名在外,所去之人少,倒也能够避免一些情况。

        可这次如果去的人多的话,会不会某种程度上,算是帮了那五行奴仆一把,加快他们脱困?

        许源的担忧不无道理。

        但乌姝大祭司似是看出了许源的想法似的,她走了过来,拍了拍许源的肩膀。

        “不用想那么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别忘了,那片未知海域,曾经是真武神宗的故乡……真武神宗素来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他不会真的纵容自己的奴仆,将自己的故乡旧址,变成修罗地狱的!”乌姝大祭司道。

        蓝海棠还是担忧着问道,“可是,大祭司,那真武神宗都已经去了域外星空,消失了这么久了,他真的能预料到那五行奴仆的行动吗?”

        许源道,“放心吧,以真武神宗的手段,如果连这点情况都预料不到的话,那他也不会成就如此威名了!”

        “好了,海域将乱,我先带着青狼部落的众人避难去了,许源,你一路小心!”乌姝大祭司开口。

        许源郑重抱拳道,“大祭司,你们一路顺风!”

        送别大祭司和青狼部落众人之后。

        许源便开始操控着大船,朝着那片未知海域赶去。

        来到这里这么久,这也是许源第一次去那片未知海域。

        他看着手上的那柄铁剑。

        自从刚刚忽然冲上天空,剧烈的绽放光芒之后,此刻的平静下来后,就跟真正的破铜烂铁毫无分别了。

        但知晓它阵阵身份的许源,还是不由的感慨起来。

        这竟然是真武神宗的武器!

        而且,乌姝大祭司说,真武神宗从离开小山村之后,一直到百年之后重新回返,这柄铁剑,从未曾放弃过。

        他不是没有得到和见过更多更好的至宝,但他都不动心,一直用着自己这把铁剑……

        可如此的话,为何这把铁剑,会出现在海鳞天妖老族长的尸体上,难不成,真武神宗真的死去了吗?

        许源不知道答案。

        很快,他们就到了那片未知海域的周边。

        此刻,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

        许源他们的仇人太多,所以进行了易容,倒也不用担心被人认出来。

        或许是大家都心存警惕,谁也不敢第一个真的冲入那片未知海域,都是站在不远处观望着。

        在这里,可以更加清楚的感知到,从那片未知海域深处传来的恐怖的气息波动。

        如果这件东西,真的是和铁剑相当的宝贝,那一旦出世,绝对会引发无数人争抢……

        就在许源他们这么想的时候。

        在他的船后面,忽然有着一艘更大的船开来,船头甲板上,站着一个大胡子,身材高达汉子。

        他的肩上扛着一柄斧头,气势汹汹的冲着许源他们大喊道,“喂,你们的小破船当着我们的路了,快滚开,这位置是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