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梦了清晨忙

第二十四章 梦了清晨忙

        又是畅快淋漓的一顿晚餐,易传宗内心感叹,傻柱真是个好人!

        只是饭饱思**,他却只能老老实实睡觉,梦里什么都有了。

        迷迷糊糊之中,系统的提示音响起:

        “叮,温馨提示:今天即将过去,您在这一天当中无任何高度精神集中行为,此次系统随机选择作废,系统免费赠送您一项技能,累赘+1,望您再接再厉,早日脱离贫困,走出养活自己的第一步,不要再做系统的累赘。”

        系统的声音在意识之中响起,易传宗顿时就清醒了过来,直接开口大骂,“我艹艹艹!”

        “你个狗系统,原来精神高度集中就能获触发,早点告诉我不就完了!我至于连着爬半个月的墙,以至于……”

        “姥姥的!”

        “新的一天开始,系统温馨提示:鉴于宿主生存状态过于艰苦,且缺乏独立生存的能力,以免宿主被饿死,请及时领取每日生活救助金,不要做系统的累赘。”

        安静。

        不知过了多久,易传宗才在心中流着泪说:“领取!”

        “系统:每日生活救助金已发放,您获得金钱两块,粮票二两,肉票二两。”

        “系统温馨提示:恭喜您抽中三个幸运数字,额外奖励您累赘+1。”

        易传宗额头冒出三条黑线,连忙打开系统面板:

        姓名:易传宗

        年龄:二十(前世三十一)

        文化水平:大专(遗忘超过60%)

        附加能力:累赘2/∞(荣誉性技能,无特殊功效,可隐藏),望(医术)2/10,爬墙4/10,偷窥6/10,隐蔽2/10,夜视2/10,身体机能1/10。

        易传宗撇了撇嘴,“废物系统,给钱就给钱,你还学会嘲讽了,还不给爷隐藏了!”

        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系统面板发生了变化:

        姓名:易传宗

        年龄:二十(前世三十一)

        文化水平:大专(遗忘超过60%)

        附加能力:累赘2/∞(荣誉性技能,无特殊功效,隐藏),望(医术)2/10,爬墙4/10,偷窥6/10,隐蔽2/10,夜视2/10,身体机能1/10。

        易传宗顿时呆了,有变化吗?

        这就是系统说的可隐藏?就隐藏了一个“可”字,这是存心膈应他的吧?

        连忙把系统面板给关掉,易传宗来了一个眼不见心不烦,心中则是想着关于技能的问题。

        明天再过一天,后天他就要开始上班了,到时候只要认真进行工作,那么他的钳工技能就能得到提升,养活自己已经不在那么遥远。

        说不定一直提升下去,他很快就能和大爷一样成为一名八级钳工,到时候不光是能娶个媳妇儿过上安稳日子,他也不是系统的累赘了,还能反过来嘲讽一波。

        如此想着,易传宗嘴角露出笑容,不知不觉再次进入梦乡,梦里他开始报仇,狠狠教训了娄晓娥一顿。

        ……

        天蒙蒙亮。

        后院响起了刷刷刷的声音,院子中央的水龙头也哗啦啦的流水。

        在水池旁边,一名身高一米八的壮汉不断揉搓着手里的衣服,他身上则是穿着一身崭新的藏青色大褂和宽裤,脚下一双黑色老布鞋。

        现在不兴那种明亮色,多是以蓝色、灰色、绿色为主,藏青色也只是蓝色和黑色的过渡色。

        这名壮汉虽然是在洗衣服,但是本来十分强壮的体型,再看起来刚毅果断的寸头,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凶悍。

        “你这个小兔崽子,还不滚起来读书!现在都几点了?没听见人家这么早就起来洗衣服了?”

        “啪!啪!啪!”

        “爹!别打,别打了,我马上起来!”

        “昨天学校老师半路上又叫住我了,我怎么生了你们这两个废物?你看什么?还不赶紧起来!”

        “啪!啪!啪!”

        易传宗竖着耳朵听着,这位二大爷最为信奉的就是棒打出孝子,

        大儿子刘光奇从小没挨过一次打,二儿子刘光天和三儿子刘光福三天两头地挨顿打。

        并且二大爷是不分原由的就打,发狠的时候都直接拿皮带抽!

        不过听这声音,今天应该是用的巴掌,每一下都啪啪地响,俩兄弟这次骨子还挺硬,都没听怎么叫唤。

        “嗷~爹,我错了。”

        “爹,我们错了!”

        “嗷~”

        易传宗眉毛一挑,他刚以为两兄弟硬气了,结果就这?

        刚才那是还没睡醒被打蒙了?

        吱!

        一阵急促开门声,东厢房的房门打开,一个身材清瘦,嘴角留着两撇小胡子的青年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青年装,先是朝着院子看了一圈,听到对面的动静嘴角一撇嗤笑一声,随后歪着头走到院子中心。

        易传宗脸色一憨,喊道:“大茂哥!”

        许大茂点点头,眼神上下打量一圈,随后勉强笑着:“你是一大爷的侄子易传宗对吧?那天两口子吵架也没和兄弟言语一声,你这是住老太太屋了?”

        没言语?骂骂咧咧地出去,真当不出声他看不出来?指不定说他占老太太房子的人就是许大茂。

        易传宗心中想着,表面不动声色:“对,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请多多关照!”

        许大茂笑呵呵地点点头,双眼转了一圈,“好说,好说,你这两天应该都在院子里面吧?有没有见我媳妇儿?”

        易传宗正了正身子朝着东厢房看了一眼,似乎又回想起娄晓娥教他拼音时的模样。

        他连忙摇摇头道:“这我不知道,前天我还见她来着,昨个儿就没见到人,应该是早上就出门了吧?”

        许大茂脸色顿时沉下来,直接转身朝着西厢房走了过去。

        易传宗玩味地看着那离开的背影,这就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问完话之后连个谢谢都没有,果然是很许大茂。

        当然,他也喜欢帮助这种人,因为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易传宗摇摇头,决定先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于是他再次匆忙地洗了起来,着重清洗的是一条米黄色大裤衩,身体年龄重回二十岁,总会有那么点小尴尬。

        麻溜地洗好了,易传宗端着盆子朝着西边的晾衣绳走过去。

        就在这时,一阵晨风吹来,明明穿着大妈刚给他做的裤子,里面还穿着秋裤,他的胯间却莫名感受到了一股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