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王主任来了

第三十八章 王主任来了

        不一会儿了,王主任就急匆匆的从办公室一路小跑过来,刚到车间的拐角,他就听到铛铛的捶打声。

        加快脚步走过五号车间,他就看到车间门口停着的卡车,易传宗在那拿着锤子敲着挡板,此时挡板大体已经锤平整了,但是还能看到一些扭曲的折痕。

        王主任走过来严肃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易传宗连忙说道:“我俩在那拆着工件包装呢,那边盘子掉了下来,车拦板和平板砸得变形了,铁盘应该没什么事,不过还得您看看。”

        王主任皱着眉点点头,朝着车身看了一眼,车身上面的平板边缘凹下去十多厘米,然后他朝着车间里面走去。

        结果走到车间门口他顿时愣住了,这还是他车间的那些工人吗?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竟然一个凑热闹的事情都没有?都在那里很是平静地工作?

        并且现在门口还有一辆车停在那里,天车还在不断地朝着上面吊着盘子,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隐瞒肯定是不可能的,他会如实上报,但是只要没有什么损失,上报就全靠他怎么说了。

        这让他的心情好了很多,车间里面没有什么骚乱是最好了,他也能当成一点小意外来处理。

        走到那个单独存放的大钢盘面前,王主任弯腰检查了一番。

        一吨重的实心铁盘没有那么脆弱,掉下来是一点事都没有,也就是边角有几个米粒大小的印记,这是掉下来的时候磕的,其他没有任何的损坏。

        这种边角的地方不要紧,有些大钢盘熔铸的时候就有这种缺口,真正需求精度的地方不在这里,完全不影响使用。

        巡视一圈再次走出车间,王主任的脸上多了一丝轻松,“传宗,你还会修车?这车没问题吧?”

        轧钢厂的卡车,平时铁屑、钢架什么的都会拉,表面有点划痕不要紧,就怕汽车出现什么故障。

        这时候小汽车都是大领导来坐的,卡车也只有公家才有,连司机都对车不是很了解,王主任对车也是一窍不通。

        易传宗犹豫地说道:“略懂一点,听人说过车上有哪几个部位比较重要,盘子掉下来的时候没有砸到,咱们修修皮子,司机再去检查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

        “嗯,很好,大致的事情我都听阎解成说了,你当时处理得很及时,出手很迅速,这才避免了事故更加严重,这次的事件我会如实上报的。”

        王主任一边说着,视线不断上下打量,之前他就知道易传宗的力量惊人,看砸盘子这种活就能看得出来,别人几十下完成的活,到了这也就是一锤子的事。

        现在他对易传宗这身力量有了更加充分地了解,轧钢厂待了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能把锤柄敲断的!这得多么大的力气?

        并且看车间里面工人的状态,听阎解成的话,这应该也是易传宗的功劳,王主任的心中对他的印象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

        “嗐!王主任,又不是什么大事,提我干嘛,大家都没事,好好地就行了。”易传宗大咧咧地说道。

        王主任摇头笑了笑,“一会儿司机师傅去检查一下车辆,我那边还忙着写生产报告呢,上面要得急。”

        “王主任,您慢走。”阎解成谄媚地说道。

        他这不出声还好,一出声王主任顿时想起来,这件事的罪魁祸首还没有惩罚呢!

        发生了这种事,差点就出现人员伤亡,要不是易传宗处理及时,他们车间就出名了,他也肯定会受到批评责罚。

        就算是现在,等他上报之后那也是一起事故,虽然事情处理得不错,但开会的时候肯定还得挨口头批评。

        “阎解成,你必须深刻检讨一下自己的行为,这次给你两天的时间,写一份不少于四千字的检讨书。这次我要看到你的觉悟!如果让我不满意,我就把你的检讨书挂在大门宣传栏上!至于其他惩罚,等我忙完再给你安排!”

        王主任说完就脸色阴沉地离开了,这会儿他真有急事,上面催得紧,要不是发生这种事情他都不会过来。

        原地留下的阎解成神色彻底呆滞了,放在大门宣传来上!那不就是通报批评?

        这种具体的行为描述,更加显示出王主任的决心和认真,要是这次检讨书写不好,真的会被全场通报批评!

        这时候的名声可是很重要的,媒婆上门看名声,出门都要介绍信,工作要打听名声,一旦通报批评,那就名声就全毁了,就算进了轧钢厂,他还得转正呢。

        “阎解成,别在这愣着,去跟人家赵舟道个歉,一会儿盘子来了你看着摆好!安装好工件喊我。”易传宗很贴心地喊了一句。

        不想干活,在这装愣?做梦!

        “我说哥们,你这样砸真的没有问题?”司机紧张地问道。

        易传宗抬头瞥了他一眼,“你要是想让它有问题也简单,我砸车板的时候拉我一把,锤在水箱上面这车就开不了。”

        “不能够!不能够!你砸!你砸!”青年司机连忙说道。

        然后他就看到易传宗铛铛地砸着车板,每一下他的心就跟着跳一下,回想一下自己第一次接触汽车的拘谨,再看看那狂放的动作。

        “果然是够粗暴!对得起这个体格!”他心中忍不住感叹。

        一场风波过去,易传宗也过了一把砸车的瘾,买不起还砸不起?

        其实他一直想有辆车来着,前世也不是买不起,毕竟二手的也便宜。但是没有那个业务,都不如买个大号的玩具,那种摆在房间里面超炫酷,他也喜欢那种精美霸气的工艺品。

        至于这一世,想买车怎么都得十多年,想坐车也得有身份地位才行,第三轧钢车这么大个厂子,好像才一两辆工厂的商务轿车,都是厂领导办公使用。

        “传宗,今天这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就完了!”

        赵舟真挚地感谢道,这时候他也从惊魂未定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易传宗轻轻一笑,“没事,要是不锤出去砸的可不是你一个人,我也在那站着呢。回去泡点茶叶喝喝,要不然叫大妈给找个跳大神叫叫魂?”

        “小声点,现在可不兴这个。”赵舟紧张地说着,随后脸色一肃,“传宗,等明个儿到我家吃饭,我请你一顿!”

        他是诚心要请客,之所以拖到明天,主要是易传宗的饭量太大,当天不准备肯定不够吃,要是下了班再去买,时间上面太紧张了。

        易传宗没有推脱,毕竟他那副认真的模样,不去指不定心里惦记多久。

        “行,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去,那不是不给你面子吗?不过我吃得比较多,准备点馒头咸菜的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