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一大爷内心反复横跳

第三十九章 一大爷内心反复横跳

        又到了下班的时刻,这次的阎解成没有继续留在工厂里面休息,而是和易传宗一起回去。

        等两人来到工厂的门口,一大爷也从远处走了过来,看着阎解成那失魂落魄的模样,关心问道:“解成,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阎解成没有出声,只是脸色木木地朝着外面走。

        感受到大爷的注视,易传宗解释道:“可能是这两天被王主任看重,所以心里有压力吧?”

        易中海没好气地瞪一眼,自己这个大侄子老实了没两天,说话就开始不着调了,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看阎解成那副衰样,一点都不像是被主任看重,反倒是像犯了什么错误。

        “今个儿下午都干什么了?”

        易传宗直接回道:“没啥,就是砸盘子。”

        “砸盘子?你不是早上都砸完了吗?”易中海疑问道,这个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说过。

        “王主任感觉我适合干这个,让我这两天把车间里面这月需要砸的盘子都干出来。其实下午除了砸盘子还砸了点别的。”易传宗平静地说道。

        易中海眼皮跳了一下,问道:“砸得什么?”

        易传宗神神秘秘凑了过来,小声道:“砸车!”

        易中海的身体顿时一个激灵,“别开玩笑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无视阎解成幽怨的眼神,易传宗把今天下午的事情说了一遍。

        易中海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解成,你怎么这么大意?”

        “我也不想,我这是第四天砸盘子了,身体疲惫的很,心里一个放松……”阎解成还在狡辩。

        “我觉得你应该把这些话写在检讨书里面,到时候主任指定给你挂大门口!”易传宗一脸我为你好的表情。

        “传宗。”易中海低喝一句,转头说道,“解成,这事你得好好写写,这时候也别瞒着了,让老阎帮你分析一下,写得真诚些,全面点。要是挂到大门口,你连个媳妇儿都娶不上。”

        阎解成身子一抖,很是沉重地点点头。

        易传宗撇了撇嘴,他倒不是幸灾乐祸,今个儿要不是他反应快,那就是一条人命,往轻了说也得砸个残废。

        阎解成竟然还在这里狡辩,显然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在工厂里面最怕的就是粗心大意,血肉之躯怎么和那些机器较劲?

        同在一个院子里面,有着贾东旭的前车之鉴,还犯这样的错误,不是害别人就是害自己。

        一直走到四合院,阎解成依然还是那副表情,临到家门口都没有回过神来。

        易传宗环顾一圈,院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这次三大爷也没在那里看多肉植物,还不知道阎解成给他出了一个难题。

        平时都是让小学生写检讨书,没想到这次竟然换成了自己,也不知道三大爷的算计在这事上面好不好使。

        会不会一算卡车的价值,直接将阎解成赶出门?

        “大爷,明个儿我就不回家吃饭了,下了班同事要请我吃饭。”

        易中海顿时一愣,还有人请自己侄子吃饭?现在食堂里面哪个人不知道易传宗是个饭桶?

        一顿饭照着一块钱吃,什么家庭这么豪横?

        “谁要请你?人家无缘无故请你吃饭干嘛?”

        易传宗脸色平静说道:“就是跟我们一起砸盘子的那个赵舟,今个儿算是救了他一条小命,明个儿要请客吃饭报答。”

        易中海一听就急了,“盘子掉下来不是只砸了车吗?敢情你俩还在那站着呢?这种事之前怎么不说,你这孩子!”

        “这不是没事吗?”易传宗不在意咧嘴一笑,“就是个大钢盘而已,我一锤头就给敲飞了,我中午那二十个馒头可没有白吃。”

        “你还拿锤子砸弹过来的大钢盘?你不要命了?”

        易中海直接停下脚步,怒不可遏地瞪着他,那种大钢盘是冲床上面的一个主要部件,他以前的时候也接触过,最起码得一吨多沉。

        十个人抬起来都费劲,这边一个人还拿锤子砸,这肯定是脑子还没好,但凡正常人都干不出这种事来!

        易传宗也知道大爷是关心他,这事早晚在工厂里面传开,易中海到时候也会知道。

        他只能耐心解释道:“大爷,那个大家伙虽然比较重,但是掉下来速度能有多快?又不是子弹,我有信心躲开,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工友被压在下面。”

        易中海气得鼻子里面直喘粗气,听到这话脸色也没有缓和,不过也没有训斥,转身怒气冲冲地朝家走,“这事和你大妈说。”

        易传宗的瞳孔微微紧缩,本来爷俩讲理讲得好好地,关大妈什么事?

        脚下生风,他三两步就追了上去,讪笑道:“大爷,好好地您跟大妈说什么?这不是让她不放心吗?”

        “你跟我说的时候怎么不考虑我不放心?”易中海闷着声说道,心里却是不打算和一大妈说了,自己听着心里都被吓一跳,一大妈本来身体就不好,听了这事还不得心里老牵挂着?

        易传宗微微一笑,大老爷们还吃醋呢,“我这不是得出去吃饭吗?到时候在家里问起来,我要是不说出个一和三,大妈指定认为我学坏了,您和大妈能同意我去吗?您内是这家里的顶梁柱,我有事肯定得和您先通个气,您说是不?”

        顶梁柱?

        这话一听,易中海心里那叫一个舒服,脸生笑影,随后又感觉不对,这事必须得批评,拿着自己的安全开玩笑,那种大钢盘是个人能够撼动的?

        他绷着脸斥道:“你这进厂子钳工技能没学多少,嘴皮子倒是长进不少,工作的时候认真些,少在那儿磨洋工。还把大钢盘锤飞了,当时指不定多危险呢,我可不是你大妈,让你三言两语的糊弄过去。”

        易传宗心里一乐,合着刚才笑的不是您?

        “嘿,什么都瞒不过您,其实我只是砸偏了一点,我这不是怕您担心吗?谁知道您这么精明,我这还没说完,您那边把事情都给想明白了。”

        易中海两条粗眉毛跳了跳,似乎对于恭维很是受用,“厂子里面我什么活没有干过?真以为这八级钳工是送的?吃完饭你先说说车床的操作规范,完事我再给你讲讲机床操作。”

        易传宗当然不会拒绝,“那敢情好,我最喜欢您讲课了,脑子一热,今晚能再拿两个馒头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