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热闹的楼道

第四十章 热闹的楼道

        第三轧钢厂办公楼。

        这里和家庭住房的楼梯不同,一段楼梯很长,因为一段楼梯就是一层,穹顶更是超过六米。

        如此高度,为了安全起见,楼梯的中间用刷着绿漆的栏杆围着。

        此时,三楼的楼梯平台放了一张课桌,课桌后面还坐着一对青年男女。

        青年男子拿着一张表格高声念道:“姜维!”

        一个身穿蓝色工装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上前,口中还吆喝着,“我在这,到我了!”

        课桌后面的女人则是在那里点着钱,点出几张钱,最上方是长江大桥的两角纸币,“这个月没有旷工,你的工资是三十八块六,来这里签字。”

        “好!”应了一声,中年男子面带笑颜地弯腰开始写。

        青年男子再次高呼,“下一个,孟顺安!”

        今天是九月三十号,一溜身穿蓝色工装的工人排队领着工资,脸上洋溢着喜悦的表情。

        “咱们厂还真够意思,除了极个别的车间,其他的车间都休息两天的时间!”

        “谁说不是呢,我媳妇儿之前老吵,非要让我陪她去皇城广场转转,你说那里有什么好看的,看得多了还不就是那样?”

        “乡下人,就那样,我媳妇儿也让我带她转转,幸好放假了,要不然这一个星期,都得埋怨着我。”

        “你这个月的工资满薪吧?”

        “这肯定啊!不上班哪有钱啊?这钱也就是刚够花,怎么能不上班呢?”

        楼道里面的交流声不断,易传宗也在算着自己这个月到底是能发多少工资?

        按照工厂的制度,一个月也就是三、四天的正常休班,只要上够了二十六天就能满薪。

        他是九月二十日开始上班的,也就是上班十一天,上的天数不到一半,可能会按照天来计算,而学徒工一个月的工资是十七块五,他应该能发七块钱左右。

        这么一算计,易传宗脸上不由苦笑起来,七块钱怎么够花的,都不如他的救助金多,活该他被系统嘲笑。

        见他这副模样,赵舟疑惑道,“传宗,发工资是好事,怎么这副表情?”

        易传宗只是苦笑着摇摇头,还不等他说什么,楼梯下面就传来一句嘲讽,“几块钱的工资也就吃几顿饭,还不是得靠易师傅养着。”

        虽然声音并不大,但是大家都在小声嘀咕,只有他放开了嗓子说话,声音很是清晰地传开了。

        楼道内顿时陷入了安静,易传宗脸上的苦笑直接凝固,眼神也变得很是冰冷。

        这几天六车间发生的事故已经传开,他庞大的力量也在轧钢厂出了名,加上他来的时间长了,已经很少有工友再讨论他的饭量问题。

        得益于他在六车间勤劳表现和工作效率,平时也是和车间的工友打闹成一团,同车间的工友们在外面对他满是称赞。

        身边的人都说好,这让厂子里面的工友感觉易传宗可能还不错,谈论他的时候也不再带有偏见,像现在这种当面嘲讽的就更不可能有了。

        循着声音望去,易传宗就看到了一个长得很瘦,弓着腰像猴一样的人,此时对方还昂着头一脸挑衅地看着他,脸上的颧骨凸出,脸颊凹陷,模样很是丑陋。

        他顿时想起来,眼前这家伙就是进厂第一天嘲笑他的人,当时他恐吓了一句对方就慌慌张张地走了,没想到几天不见涨胆量了,还敢当面嘲讽他?

        随着易传宗绷起脸来,楼梯内顿时冷了三度。

        周围工友都注视着他,眼睁睁地看着他那蓝色的工作服紧绷了起来,身形顿时拔高了两分,就好像下一秒就要动手一般。

        有人已经下意识地让开了身位,这么强壮的家伙他们可不敢拦着,要不然顺手把他们勺上,放假就别回家了,直接进医院吧。

        赵舟连忙伸手拽着他的胳膊,低喝道:“传宗!别冲动!”

        “说两句怎么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弓着身丑陋的那个家伙还在叫嚣,眼神很是阴蛰,他不相信易传宗敢在办公楼里面动手。

        当初第一次见到易传宗他心里就很妒忌,因为他身微力薄后背还有些畸形,从小到大没少被人嘲笑,甚至进厂的时候也被人嘲笑了好多天。

        当时他嘲笑易传宗,没想到反而被威胁了一波,在那强大的体魄压制下,他只能忍气吞声地离开,两人一对比就让他的心中更加憋屈了。

        易传宗当然不会直接动手,他眉头紧蹙仔细端详了一番,转头认真地问道:“不穿这身衣服我还以为是只猴呢,长得和大家都不一样,不会是敌资吧?赵舟,这猴有名吗?”

        赵舟神色一愣,仔细地打量了那个家伙一番,才回道:“他大名韩详,不过大家都喊他猴子,他在三号车间五年多了,因为体力差一直是学徒工,厂子出了名的慢。”

        此时周围的人都将目光转移到韩详身上,尤其注意那凸出的颧骨,还有嘴角上面的两撇小胡子。

        以前大家只是认为他长得丑,现在一看好像还真和大家长得不太一样,脸型和个外国人似的,在他身边的一些人默默地挪动一下,直接把他周边给空了出来。

        韩详看到周围人的反应顿时就急了,敌资这种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他踮着脚对着楼梯上面吼着,“易传宗,你放屁,别在这污蔑好人,我家祖籍河南焦作,祖上三代都是雇农。”

        易传宗眉梢一挑,“干了五年都只是个学徒工,就你这样的,在大队里面能挣七个工分吗?别在这侮辱农民!”

        农村里面男人一天都是十个工分,干得多拿得多,那些妇女干些杂活挣七个工分,也只有那些家庭情况特殊,提前干活的孩子,因为劳动力比较低,才挣七个工分以下,易传宗十五岁刚近大队干活就挣二十多个工分。

        言外之意就是韩详干活连个娘们儿都不如。

        这话一出,楼道里面的工友都笑了,哪怕是平时和韩详走得近的两个人嘴角也是憋着笑。

        “你侮辱人格是吧!我跟你拼了!”

        受不了周围工友的嘲笑,韩详被羞辱得脸红脖子粗的,整个人直接炸了庙,大吼一声就朝着上面冲去,结果因为跑得太急被楼梯绊了一下,直接摔了一个狗吃屎。

        “哈哈哈!”

        “哈哈!”

        大家都忍不住笑了。

        易传宗也是被这家伙给逗乐了,“发了工资再磕头也不迟!”

        “嚷嚷什么?再吵你们就都回去,等别人领完了再来!”

        三楼上面响起了一声严厉的呵斥声,大家都安静下来,但还是满脸嘲笑地看着韩详。

        他一动不动地趴在楼梯上,脖子通红,也不知道是疼得还没有缓过来,还是没脸爬起来。

        易传宗轻声嘀咕了一句,“一动不动是王八!”

        周围工友听了个仔细,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不少人转头朝着易传宗看,一直听说他怎么强壮,又怎么能吃,没想到这嘴也这么厉害,现在韩详连楼梯上面的水泥缝都不用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