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孙子!孙子!

第四十四章 孙子!孙子!

        天色渐晚,太阳也开始加速坠落。

        悠长的楼道内光线就略有不足,墙面刷的白腻子反光也变得不是很好,米白色的瓷砖经历了一天的踩踏也沾上了一层灰尘。

        如此情况下,在楼道的中央位置出现了一片阴暗区域,也就是远处正厅的位置有一道光束。

        刺激性的药水味儿非常正宗。

        隐隐约约的哭嚎声在楼道内回响,似真非真似假非假,让这里的氛围平添了一份诡异。

        突然,正厅明亮的地方伸出一只灰黄肿胀的手,手掌中心有些发黑,它停顿在半空中。

        一秒……两秒……三秒……

        一名胖妇人扶着墙走过了拐角,她脚步踉跄地走了两步,身后飘出来一个留着西瓜头的小男孩。

        傻柱听到声音扭头一看,口中讥讽了一句,“呵!这都多久了,您这才过来?”

        之前他们出院的时候棒梗还没有跟着,院子里面的人肯定不会让棒梗自己跑过来,贾张氏这是半路回去接孙子了。

        “呼~棒梗他妈怎么样了?”贾张氏喘了一口大气,急忙问道。

        一大爷这时候站起身,朝着产房昂头示意,“进去有小半个小时了,您这是去接孙子去了?”

        贾张氏连连点头,神色慌乱地说道:“对,我这出了院子门突然想起来了,棒梗他妈进了产房还不知道要多久,孩子留在家里也不是回事。”

        一大爷连声问道:“那小当呢?”

        贾张氏回想了一下这才开口,“小当在您家呢,我这回去的时候在您家门口看到了。”

        一大爷微微颔首,“在我家就行,她一大妈肯定能看好她。”

        “这次真是谢谢你们了,幸亏发现得早,东旭就这么走了,要是棒梗他妈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该怎么办啊?”

        说到后面,贾张氏声音逐渐抬高,隐隐就要哭喊起来。

        易传宗看得直翻白眼,这时候知道惦记着后面了,秦淮茹在院子里面的时候怎么不注意着点?

        这要是摔巧了,那可就没有什么以后了。

        不过要是没有他的话,好像秦淮茹也不会来得这么突然?

        心里这么一想,易传宗顿时有些心虚,他还是好好看着吧,这时候他感觉隐匿也挺好用的,最起码能够减少一些自己的存在感。

        见贾张氏这副模样,一大爷快速环顾了一下左右,连忙出声安慰道:“老嫂子,咱们院子里面那么多人,肯定能发现的。正巧我们过去的时候她有了反应,您那儿媳妇没摔着,后面那是抱上木板的。”

        贾张氏歪着嘴的表情凝在脸上,眼神却是安定了不少。

        见她情绪稳定了,一大爷心中松了一口气,继续安慰道:“进了产房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您儿媳妇儿都是第三个了,还有医生看着,您就等着抱孙子孙女就行了。”

        贾张氏急忙大声纠正,“孙子!孙子!”

        一大爷眉头一皱,赶紧抬起手来做安抚状,“好好,是孙子,老嫂子,您小声点,这里医院,后面您孙子还得指望人家呢,咱别在这闹!”

        贾张氏这才彻底安定下来,但面色还是十分纠结。

        “来,老嫂子,跑了一路子了,您坐下休息会儿。”一大爷招呼着,同时将长椅上面的阎解成随手拽了起来。

        “哎!哎!”

        接连应了两声,贾张氏拉着棒梗就坐在了木质长椅上面,紧紧的抱着孙子。

        易传宗眼瞅着这奶孙俩,这副模样看起来还真有些可怜。

        不过都有个孙子了,还想再要个孙子?

        这怕是不能如意了,秦淮茹肚子里面的是小槐花,女娃!

        他也能理解,这时候刚刚安定没多少年,男人的身上还印着荣耀的勋章,其主导地位是不容置疑的,女人也将男人作为一种依靠。

        现在的机械才刚刚起步,劳动力是关键,就像是农村里面的活,男人都是十个工分起步,妇女一般都是七个工分,多劳多得。

        再就是平时生活方面,家里有什么力气活,可没有后世那种上门服务,一般都是家里老爷们看着拾掇。半夜打个贼什么的。有个男人撑着,出门说话也有底气。

        最重要的,男孩子以后是留在家里,女孩子是嫁出去。

        这时候都穷,哪有娘家人一直住在女婿家里的?

        女孩嫁出去也就是十来块钱彩礼,养大花费多了去了。

        但是男孩子就能留在家里,这是家里的顶梁柱,奶奶、妈妈全靠这长大的男孩子照顾。

        易传宗正在那装透明人呢,忽然就感觉自己的袖口被拽了两下,转头一看,阎解成这小子贼眉鼠眼地朝着大厅的方向噘嘴。

        几人都是刚下班就来医院了,他们回去之后一大妈肯定是准备好了饭菜,回家洗把脸洗洗手就能干饭,热乎乎的说不定还沾点荤腥。

        老阎家……只要是过了饭点,能给他剩一个窝窝头和一碗凝固的糊糊就不错了,他这是想走!

        易传宗的眼神有些飘忽,其实他也想走来着,这点了也饿了。

        但是他心虚啊,要是秦淮茹出来之后看他不在,把早产的事情怨到他的头上,甚至把上次傍晚的事情说出来,他就得被赖上。

        易传宗同样朝着自家大爷努努嘴,示意现在这里他说了不算,自家管事的还没发话呢。

        阎解成顿时了然,直接出声道:“一大爷,这里要是没我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易传宗眼神一凝,好小子!他呢?怎么不说他?不带上他,那之前和他打什么暗号?

        他走不走是一回事,这给不给他说话又是一回事。

        紧接着他就看到自家大爷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直接恢复正常,淡然、沉稳、关怀、友爱、和善、可靠……

        一大爷的目光只是在他的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后又转头看了看傻柱,略微沉吟之后说道:“行,这里还有传宗和柱子在呢,正好棒梗他奶奶也过来了,回去的时候就不那么着急了。这次的事还多亏了你,长大了,也能帮院子里面的邻居挡事了,行了,回去吧。”

        “哎~谢您了,一大爷。”阎解放弯腰表示谢意,对着易传宗微微一笑,脚底抹油直接颠儿了。

        易传宗嘴角微微抽搐,这小子是在跟他炫耀吗?这是哪根筋不对想要让他给正正?

        这时候打打架,闹一闹可是很正常的,真当他一米八五的强壮体魄是摆设?正好他两天没砸钢盘忘了钢盘长什么样了!

        “传宗,你出去买两个包子,大家都饿了,就是生完孩子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一大爷转头吩咐道。

        “得嘞!”老老实实应了一句,易传宗撒丫子就朝着外面跑去,阎解成那小子应该还没跑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