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我长得像爹吗

第四十五章 我长得像爹吗

        最终,易传宗还是没有追上阎解成。

        干饭欲望催生出强大的力量,阎解成的速度极快,他出门后连个人影子都没看到。

        出去二十多分钟,易传宗才捧着一个油纸包裹回来。

        不怪他速度慢,实在是这个时间点鲜少有人还卖包子,其他的东西也不好带。

        晚上出来吃饭的不会吃包子,就他买的几个包子也是中午的时候没卖完剩下的。

        “怎么才买了这几个?”

        一大爷看着他手中的包裹感觉怪异,这里面也就是装四个包子,够他一个人塞牙缝的吗?

        易传宗双手一摊,“大爷,这时候卖饭的人少,我受不了医院里面这味儿,回来的时候吃了四个,你们一人一个也差不多。”

        一大爷点点头,拿着菜包子和几人分了。

        稍微垫了一下肚子,易传宗的心情稍微愉悦了一点,转头对着傻柱问道:“柱子哥,听说你还有一个妹妹?”

        傻柱脸色一呆,随后沉吟片刻,“嗯?是有个妹妹,她人在外面学习一阵子,这半拉月没在家。”

        易传宗轻轻点点头,他就是随口问问,心中一点想法都没有,长得好看不好看先不说,自己什么样还没数吗?

        何雨水那瘦得跟竹竿子一样的身板肯定经不住折腾。

        “传宗,你应该是二十对吧?和我那妹妹一样大,她是六月的,你是几月的?”

        易传宗脸色一怔,随即转头看自己大爷,

        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是几月的生日,小时候是个傻子,现在还过不着什么生日。

        易中海沉声说道:“你是三月一日的生日!”

        作为易家第一个孩子,弟媳又出现了意外,他的印象比较深刻,后面想自己个儿的时候,也经常回忆,现在被问起来,想都没想就直接说出口。

        易传宗只是默默点点头,或许是换了个脑子的问题,他连自己前世的父母印象都变得很模糊了,对于这一世的母亲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吱!”

        产房门突然打开,众人都连忙转过头去,贾张氏的两个小眼睛瞪得圆圆的,就好像开奖之前的那副表情一样。

        一个中年女护士伸出头来大喊一声:“稍微早了几天,中途打了催产针,索性母女平安!谁是家属?”虽然这么喊,但是她的视线却是放在易传宗身上。

        混蛋!看我干嘛?

        我长得像爹吗?

        进去之前他明明说过了,那是嫂嫂!

        那是嫂嫂啊!

        这是在给他判刑!鞋他还没穿过呢!

        易传宗心中狂吼,面上不动声色,就好像完全没有感受到女护士的眼神,他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贾张氏倒是没有注意那么多,满怀期待地听完,精气神一落千丈,整张脸都耷拉着,嘴里还喃喃着:“赔钱货!赔钱货啊!”

        “她婆婆,人家喊你呢!”一大爷赶紧提醒了一句,其实他要是有孩子也想要个儿子。

        “哎!来了!”叹息一声,很是不情愿地回了一句,贾张氏费了老劲地从长椅上面站起身,就和椅子上面有胶水似的。

        贾张氏和棒梗都进了产房,走廊内只剩下三个大老爷们,易传宗不禁小声问道:“大爷,咱们今个儿就回去?”

        这时候的人可没有那么讲究,那些在村子里面接生的就用不说了,一般都是接生婆去家里。

        就是在城里面,很多也是生完孩子就走,最多也就是待两个小时,给新生儿清洗一下。

        一大爷朝着产房抬抬头,“看她们的。”

        易传宗转头看着贾张氏那怏怏不乐的表情,这个婆婆怕是不会让儿媳妇儿在医院里面待,生个女儿不说,在医院还得花钱。

        现在可没有人来给她们垫住院费了,就是大爷前面交的钱都不一定能要回来。

        哇哇哇的声音更近了,一名年轻点的女护士抱着一条白色的毛巾包裹走了出来,在毛巾的一角还浸着血红色。

        易传宗抻着脖子去打量,只见毛巾包裹里面露出一张小脸,看起来皱巴巴地和老太太的脸还差不多,头上满是鲜红的血丝和淡黄色不明液体,看起来黏糊糊的。

        他禁不住就说了一句:“好丑!”

        “啧!传宗!”一大爷连忙拉了他一把,示意别乱说话。

        他的声音依旧还是那样出色,成功获得了陌生小护士的白眼一枚,附带训斥音效:“小孩子本来就是这样的,你也是!”

        易传宗只得低下头,心里嘀咕,“本来就是,你见的多,你有理!”转头朝着傻柱看去,这老实人就是不一样,眼里满是羡慕和憧憬,一点也不觉得丑。

        很快,贾张氏垂头丧气地走出来,孙子的梦没了,对她的打击是不小。

        一大爷两步迎了上去,“老嫂子,我们回去明天再来接?”

        贾张氏双手朝着下面一甩,声音抬高了八度,“接什么?今个儿回去,家里连个挣钱的都没有,回去养,她都生了三个人,没那么贱气!”

        一大爷只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他们只是来帮忙的,怎么做那是人家的家事,寡妇门前是非多,表现得太体贴、热情也不好。

        “哎,我说棒梗他奶奶,秦姐这刚生了孩子,您起码让她在医院待一晚上,一晚上也花不了多少钱!”傻柱打抱不平地说道。

        易传宗瞳孔猛然睁大,这是真勇士啊!

        这生了个孙女,老太婆没人招惹,她人都在气头上面,现在满肚子牢骚没处发,竟然还敢往前凑合!这是谁的部将?

        贾张氏直接炸了庙了,村头大妈的气势一拿捏,“傻柱,有你什么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比我还关心我家媳妇儿?我看你就没安好心!东旭啊~”

        “你!我!”傻柱气得干着急,嘴巴张开闭上的也说不出什么,最后一扭头,“什么人啊?这是?我不管了!”

        易传宗眼眉一挑,这是咱们该管的事吗?好心归好心,但真能办坏事。

        这老太婆现在的神经敏感着呢!

        他已经看到产房里面的秦淮茹下了床,她踉跄着走出来了,两个护士也没拦着,这就快到了门口了,一头乌黑的头发散着和刚洗过似的,脸色也是惨白的吓人。

        “妈!”

        “咱们今个儿回家!”

        听到这声呼喊,贾张氏的身体一顿,口中也不再出声。

        傻柱先出了头,一大爷也敢说话了。

        “老嫂子,您以后家里可都得指望儿媳妇儿呢!这刚生了孩子就是鬼门关前走一圈,要是出了什么好歹,您家里可怎么办?医院里面待一天能安心点。”